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46章 分秒必争(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霍绍恒淡淡笑了一下,“反正已经是你父亲的关门弟子,她的安保级别也可以提高了。来日方长,慢慢看吧。”

    顾念之是他妻子,对他的意思心领神会。

    过了一会儿,说:“嗯,安保级别提高,如果真的有什么异常,我们会第一时间发现。”

    “不过温一诺心地是好的,就是江湖气重了点,我爸爸没有接触过这种人,应该不会有事吧?”

    “希望她能够吸取教训。”霍绍恒关了视频,拿出手机低头给赵良泽发短信,淡淡地说:“还有,别让阿绥跟她接触太多。”

    阿绥是两人的儿子,还不满四岁。

    顾念之:“……”

    ……

    这边温一诺带着路近来到张风起所在的医院。

    陈列一看路近来了,喜从天降,忙前忙后给他做手术准备。

    温燕归不是很愿意,拉着温一诺来到僻静地方,皱着眉头说:“不是说不做手术吗?你能保证手术一定安全吗?”

    温一诺轻声说:“妈,大舅这种情况,还是早点醒比较好。现在我们有最好的医生可以做手术,为什么不做呢?您放心吧,这对人家来说,只是小手术,说不定不用开颅呢……”

    张风起的主要情况是后脑被重击引起的脑部出血压迫神经,最好的治疗时间段是受伤后七十二小时。

    他们现在已经逼近这个时间点的最后阶段了。

    陈列给他配药可以加快淤血的吸收,但还是有影响脑部功能的副作用,因为淤血在脑部时间长了本来就对身体有一定影响。

    温燕归轻吁一口气,说:“风起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在意的。我只要他活着,安全地活着。”

    温一诺这几天就忙着给张风起“善后”,以及为蓝如澈的事想办法,一时没有注意到温燕归态度的变化。

    这时她察觉到了,疑惑地说:“……妈,您怎么这么称呼大舅?”

    “……既然你问了,我就跟你实说了吧。”温燕归淡淡笑了起来,温婉的面容上泛起红晕,“你知道你大舅并不是你亲大舅,是你姥姥姥爷收养的。我和他已经决定在一起了。等他痊愈,我们就去领证。”

    “啊?!”温一诺呆住了。

    她就是震惊,非常震惊。

    温燕归看见她的神情,有些不好意思了,“一诺,你是不同意吗?风起对你这么好,你……”

    温一诺忙摇头,“不不不!我不是不同意!我怎么会不同意呢!大舅对我比亲生父亲还要好,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只是,有点突然。我一点都不知道,您和大舅是怎么在我面前‘暗度陈仓’的呀?”

    “你好好说话,什么‘暗度陈仓’这么难听。”温燕归嗔道,“风起为了我们母女,完全改变了他的人生轨道,我心里早就有他了,只是一直觉得我配不上他……”

    温一诺抚了抚额,叹息说:“妈,真有您的!我猜,如果不是这次的事刺激了您,您还是不会改变想法吧?”

    “是啊。”温燕归也叹息,“这一次让我知道,原来‘人生苦短’这个词是真的,珍惜眼前人才是正确做法。不然后悔都来不及了。”

    温一诺抱紧了温燕归的肩膀,目送着护士将张风起推进了手术室。

    萧裔远和赵良泽远远站在走廊另一头,没有打搅温一诺和温燕归。

    他们这一次只等了不到十分钟,张风起就被推出了手术室。

    萧裔远和赵良泽忙迎了上去,站在温一诺和温燕归背后。

    温一诺焦急地问走在最前面的路近和陈列:“路教授,陈医生,我……师父怎么样了?”

    既然知道温燕归的心意,温一诺就不再叫张风起“大舅”了,改叫他“师父”。

    路近戴着口罩,只看见口罩上方的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应该是在笑。

    他说:“没事,小手术,回去等麻药劲儿过了,就能苏醒了。”

    他抬手看了看手表,“苏醒需要的时间不会多余五分钟。”

    “这么快?!”温一诺又惊又喜,和温燕归一起向路近和陈列连连鞠躬。

    路近哈哈笑着,指着温一诺对陈列说:“这可是我的关门弟子,怎么样?厉害吧!”

    陈列:“!!!”

    他求了这么久,到现在只有旁观路近做手术的份儿,温一诺居然能做他的关门弟子?!

    真是羡慕嫉妒恨!

    他愤愤地盯了温一诺一眼,转身跟着路近大步离开。

    温一诺一点都不在意,她冲着他们的背影笑着摆摆手,然后和温燕归、萧裔远和赵良泽一起回到张风起原来的病房。

    病房里,温一诺赫然看见老道士也来了,坐在张风起的病床前,脸色还好,稍微有点憔悴。

    她忙说:“师祖爷爷,您来了?您放心,师父做了手术,很快就好了。”

    她拿出手机看了看,“还有三分钟,就能苏醒了。”

    一行人紧张地等在张风起的病床前。

    说实话,除了赵良泽,大家的心里都有些不确定。

    觉得路近说是“五分钟”,大概是泛指,不会是实打实的五分钟。

    也许是十五分钟,五十分钟,甚至是五个小时,或者五天。

    不过不怕,他们能等。

    但是温一诺能感觉到,时间的分针刚刚第五次从零点的位置上走过,张风起就睁开了眼睛。

    这份精确度,连温一诺都叹为观止。

    她不由对路近起了一点崇拜之心。

    温燕归已经扑了上去,靠在张风起床边,动作很轻柔,生怕惊吓到他,柔声唤他的名字:“风起?你听得见我吗?看得见吗?”

    张风起只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

    上一秒还在半山腰的黑土地里被人殴打,下一秒,他睁开眼睛,看见了天堂。

    到处都是雪白一片,只有温燕归那张婉媚的面容是他世界里唯一的颜色。

    他过了一会儿,视线才渐渐凝实,脑子也开始能正常运转了。

    张风起微微抬眸,有些吃力地对温燕归笑了笑。

    温燕归强忍着泪水,不再唤他的名字了,也朝他笑了笑。

    温一诺忙说:“好了好了,大……师父醒了就没事了,好好休息,睡一觉,明天肯定活蹦乱跳!”

    张风起一听温一诺说话,额头的青筋都爆起来了。

    什么大师父?!说的跟食堂的厨师似的!

    他张风起曾经可是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美少年一枚!

    只是这些年才长胖发福颜值尽毁……

    张风起这一瞬间,甚至起了要健身减肥的心思。

    温燕归还是那么美,他可不能拖她的后腿,让人说“一朵鲜花……”

    啊呸呸呸!

    张风起的心理活动非常丰富,只是脸上的神情还有点僵硬。

    脑部受损的病人都有这种问题,休养休养就好了。

    温一诺走过来看了看张风起病床旁边那些仪器上的数据,虽然看不懂,但是看一看,她就能安心好多。

    那股信心和愉悦,是数据给她的希望。

    萧裔远也走过来,淡声说:“大舅,您好好休息,等出院了,我给您请个好的复健师,很快就能恢复正常了。”

    张风起很努力地露出一个笑容,有点吃力,但很给萧裔远面子。

    温一诺忙说:“师父,您不用这样的,远哥不是外人,您不用特别对他笑。”

    张风起的笑容一下子垮了下来,朝温一诺瞪起双眼,连嘴都鼓了起来。

    温燕归将温一诺推开,嗔道:“什么时候了,你还气你师父……行了,这里有我照顾,你和阿远先回去,把老神仙做的菜送过来。”

    “好,我们这就回去。”

    温一诺拉着萧裔远离开病房,把这里让给温燕归和张风起。

    赵良泽也跟着走了出去。

    三人一起坐着电梯下楼。

    赵良泽想着手机里先前收到的霍绍恒的短信,扯了扯嘴角,对温一诺说:“一诺,你这一次确实做得不对。但是因为路教授保着你,我们暂时不会对你起诉。”

    温一诺:“……”

    没来由地又紧张起来。

    好像被什么了不起的东西盯上一样,她情不自禁像小学生在课堂罚站一样站直了身子。

    萧裔远抿了抿唇,对赵良泽说:“赵总,一诺的情况是情有可原,她以后不会再这么做的,您能不能……网开一面?”

    “不能。”赵良泽淡笑着摇头,“这一次不罚她一下,她还会有下次你信不信?”

    “公义是我们应该遵守的准则。遵守公义的人,是个好人。但是谁去执行公义,却是文明人的象征。”

    温一诺尴尬的脚趾头都蜷起来了,向下的力度简直能把鞋底挖穿。

    她惴惴不安地等着自己的审判。

    赵良泽的嘴角露出几不可察的笑意,他看着温一诺头顶的发旋,说:“有关部门决定让你做一百小时的特殊机构服务,主要是在有关部门需要你出手的时候,为国家为人民做贡献。”

    温一诺“呃”了一声,大眼睛眨了几下,又长又浓又黑的睫毛飞快闪动:“……有关部门?特殊机构?能不能具体一些?我能做什么啊?出手?你们是还让我打人吗?”

    她举起拳头,做了个“捶”的动作。

    赵良泽微微笑道:“当然不是打人,但是你是道门中人,不是还号称自己是道门里最厉害的人吗?——总有一些情况,是需要道门中人来解决的。”

    他朝温一诺眨了眨眼。

    温一诺秒懂,胸口一块大石终于落地了,她点头如捣蒜:“知道了知道了!我一定鞠躬尽瘁……!”

    后面一个词没说完就被萧裔远捂住了嘴。

    他皱眉说她:“行了,好好为赵总他们做事就好,别乱说话。”

    温一诺这一次没发脾气,她比谁都清楚乱说话的危害。

    忙在萧裔远的手掌里点头,还调皮地亲了亲萧裔远的掌心。

    萧裔远的手立刻跟触电一样松开,不再捂住温一诺的嘴。

    赵良泽只当没看见这小两口的小动作。

    电梯叮的一声响,到了一楼。

    电梯门打开,三人正要出去,看见电梯门前站着黑压压一群人。

    当头一个老人拄着拐杖,眉头紧皱,正是岑耀古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