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47章 这可怎么整(第一更求推荐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和萧裔远忍不住对视一眼,都在琢磨,都过了三天了,岑耀古现在来医院干嘛?

    难道要趁张风起伤势初愈的时候搞事?

    还是专门来探望的?

    温一诺脑子转得飞快,很快得出结论,岑耀古应该只是来探病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因为张风起伤势有好转,也是偶然事件,因为路近来给张风起做手术这件事本身就是很偶然的。

    她心里一动,朝萧裔远使了个眼色,让他先出电梯。

    萧裔远会意,先一步走了出来,对岑耀古笑着说:“岑老板来了,是来挂号的,还是来探望病人的?”

    岑耀古看了他一眼,心里着急,板着脸说:“我来看人,你们呢?这就走了?”

    温一诺这时已经给温燕归发完消息,让她小心,说岑耀古来了。

    温燕归马上给她回复:知道了。

    病房里,张风起也知道了消息,他这个时候不想理会岑耀古,就跟温燕归安排好对策。

    温一诺知道温燕归和张风起有了准备,放了心,也从电梯里走出来。

    她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地说:“远哥,咱们走吧,还要回去拿饭呢,我妈妈胃口不好,医院的伙食吃不下。”

    她只朝岑耀古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说,就拉着萧裔远走。

    萧裔远带着一脸歉意回头看着岑耀古,说:“岑老板先上去吧,我们回去取点东西。”

    赵良泽自始至终没怎么说话。

    他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笑意,跟着温一诺和萧裔远后面走出电梯,跟岑耀古也没打招呼。

    岑耀古跟他本来也不熟,知道他的名号,但根本就没见过他,所以也没注意他。

    从医院里出来,赵良泽回去收尾,温一诺和萧裔远回大平层。

    老道士已经在家里等着了,把刚做好的饭菜和汤都用了保温的食盒装,放在餐厅的桌子上。

    看见温一诺和萧裔远回来,老道士满脸期待地看着他们,说:“你师父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温一诺笑着说:“好多了,今天请了个厉害的医生给他做手术,已经醒过来了,不过要休养好一阵子。”

    老道士长吁一口气,对着西方的方向拜了拜,喃喃说:“三清祖师在上,保佑弟子一门顺顺安安。”

    温一诺也跟着行礼。

    萧裔远两手插在裤兜里,默不作声站在一旁,脸上没什么表情。

    等这祖孙俩拜完了,萧裔远才问:“老神仙,大舅那边刚醒,我们想给他和岳母送点吃的东西过去。”

    老道士笑呵呵地说:“我都做好了,算好时间你们会回来拿,都装好放在餐厅了。”

    “啊?师祖爷爷神机妙算好厉害!”温一诺朝他伸出大拇指,“您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我师父?”

    “呃,我就不去了。今天做了一整天吃的,累着了,我回去躺会儿。”老道士捶了捶自己的腰,然后快步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温一诺看着老道士的背影,总觉得他有些“落而逃”的意思,嘀咕说:“师祖爷爷好像不敢去见我师父……是我的错觉吗?”

    萧裔远拎着几个食盒从餐厅出来,淡淡地说:“不是你的错觉,我也感觉到了。”

    两人对视一眼,不知道老道士有什么心结。

    但是这个时候,他们都没功夫去探究这个问题。

    毕竟老道士八十多了,人老成精,做事肯定有他的理由,他们这些小辈没资格去指责他。

    温一诺现在只担心岑耀古去见张风起,会不会出什么事。

    她催着萧裔远赶紧回医院。

    在路上的时候,温一诺想起温燕归和张风起的事,想着不跟萧裔远说一下也不好,不然他老是叫张风起“大舅”,听起来也是糟心。

    于是温一诺含蓄地说:“远哥,我师父其实不是我亲大舅,你知道的。”

    “嗯。”

    “呃,我妈决定跟他在一起了,等我师父伤好之后,两人可能就要办证了。”温一诺说完,就看见萧裔远差一点方向盘都把不住了。

    车轮嗞的一声巨响,将黑色的柏油马路几乎蹭出一条明显的痕迹。

    萧裔远忙踩了刹车,飞快地把车稳住,才扭过头看着她说:“……怎么回事?你妈妈和你……师父要领证?结婚证吗?”

    “当然啊,不然还有什么证。”温一诺有点想笑,她没想到萧裔远反应这么激烈,“怎么了?你不高兴?”

    “我跟你说,你不高兴也不行,这是我妈和我师父的事,不关我们的事。”温一诺很强硬地提醒萧裔远。

    萧裔远苦笑着摇摇头,“这轮不到我高不高兴。可是你想,我姐姐嫁给了岑耀古,你可以叫岑耀古姐夫。”

    “现在你妈跟你师父结婚,而你师父是岑耀古的儿子,你妈就成了岑耀古的儿媳妇,而你,从辈份上说,是岑耀古的孙辈了。”

    温一诺从来没有想到这一点,一时瞠目结舌。

    过了一会儿,才轻轻拍着自己的额头,懊恼地说:“我的妈!我确实没想过这个问题!这可怎么整?!”

    “幸亏我不是我师父亲生的!不然我可真要跳河了!”温一诺想着想着,又笑了起来。

    她的角度总是这么奇奇怪怪,而且特别容易把话题给带偏。

    果然萧裔远也被带偏了,笑着说:“也对,等你找到你亲生父亲,把姓给改了,就没这问题了。我估计你是不愿意做岑耀古的孙辈。”

    “就算我不改姓,我跟他们家也一丁点关系都不想攀扯上。”温一诺很诚恳的说,“你姐姐嫁给岑耀古,这件事我始终觉得是你的一个污点。”

    “关我什么事?又瞎说。”萧裔远笑着腾出手,捏捏她的脸。

    “远哥你真是什么都好,我从你本人身上找不到缺点,所以吹毛求疵的话,也只能从你亲戚家找缺点了。”温一诺嘻嘻笑道,推开萧裔远的手,“好好开车,你开车的技术不如我。”

    萧裔远扯了扯嘴角,“别得瑟了,回去咱们再算账谁才是老司机!”

    温一诺本来还想继续怼下去,忽然瞥见萧裔远勾起的一边唇角,和唇边的坏笑,倏地明白过来萧裔远在说什么。

    “呸!”温一诺嗔了他一眼,说:“其实我挺高兴我师父做我爸爸的,我也不想找我亲生父亲。”

    “我知道你跟你师父从小关系就好,就算是亲生父亲,也没有多少能做到他这个样子。可是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想找你亲生父亲?一般人不是会很好奇吗?”萧裔远抽回手,放到方向盘上。

    温一诺耸了耸肩,“这不是很明显吗?如果他还活着,这么多年,也不见来找我和我妈。我妈带着我过不下去了,去找我师父,也没找他,可见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萧裔远发现自己居然无言以对。

    温一诺把胳膊肘撑在车窗边缘上,又说:“如果他是好人,那他就是死了,所以这么多年也没找过我们,我妈也没找过他。”

    “所以我为什么要对他好奇?——你提他一次就是给他脸了!”温一诺很是不屑地说。

    她的想法其实很直接很简单,就是别人对她好,她就会对别人好。

    她不会上赶着去找一个对她的存在不闻不问的人。

    那是给自己找堵呢?

    而且她很心大,并不伤春悲秋地认为自己是个没父亲的孩子就低人一等。

    萧裔远对她这一点简直是又爱又恨。

    爱呢,当然是这么心思明白不钻牛角尖的女孩子真的很少见,能让这种直线思维的女孩爱上,其实是男人的福气。

    恨呢,当然是她太直线思维,心太大,有时候甚至比他这个男人还要心大,又会让他很不确定,在她心里,他到底占有多少位置。

    萧裔远淡笑了一声,说:“我觉得你亲生父亲应该没有死。”

    “但是他在我这里,已经算个死人了。”温一诺捂了捂胸口,前面已经到了医院停车场,她准备下车了。

    两人从车里出来,拎着食盒往医院大楼那边走过去。

    快到大楼的时候,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幻影直接开过来直接停在大楼门口。

    这里可不是一般人能停车的。

    温一诺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那辆豪车的车门打开,从里面出来的,居然是司徒秋和沈如宝两个人。

    沈如宝一脸孺慕,小心翼翼站在司徒秋身边。

    司徒秋弯腰给她整整衣领,看起来脸色很是苍白憔悴。

    她穿着一袭浅烟灰色裙式风衣,腰很细,显得非常地瘦,好像风吹一下就能被吹跑的样子。

    司徒秋这是生病了?

    温一诺忍不住想,家庭医生都不管用了,要来医院看病?

    这司徒秋的病,估计挺重的。

    不过温一诺也没有想搭话的意思,她很快收回视线,当做没看见一样,和萧裔远一起上了台阶进入大门走向电梯。

    沈如宝这时看见了温一诺,她想叫住她,可是温一诺却已经转身不顾而去。

    沈如宝瘪了瘪嘴,看向司徒秋,说:“妈妈,我们一定要去这种医院吗?要不我们出国去看大夫吧?”

    “妈妈身体很不舒服,先在这里查一下吧。我已经让他们准备飞机了,过两天我们就出国,我再去国外的医院再彻底检查一下。”司徒秋勉强笑了一下,跟沈如宝也走向电梯。

    ※※※※※※※※※

    这是第一更,今天可以三更了。

    第二更给“火火_”盟主的累积打赏加更下午一点。

    第三更晚上七点半。

    还有今天是周一,亲们的推荐票表忘了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