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54章 姜是老的辣(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岑夏言眨了眨眼,以为自己听错了,“啥?要乘风公司那块地?我们才到手啊……”

    还没焐热呢,就要甩出去吗?

    “嗯,你确定是你的吗?你自己考虑。没考虑清楚,不用给我打电话了。”岑耀古淡淡说着,放下了电话。

    没多久,岑夏言就接到了岑氏集团的索赔律师信,还有连她名下的房子都有律师通知她,会被拿去拍卖。

    因为她的大部分房产,也是她的个人信托基金持有的。

    这么一来,岑夏言撑不住了。

    其实再想一下,没有岑氏集团和她爹,那块地也不可能这么顺利地到手。

    而且把那块地抵押给岑氏集团,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损失,有损失的只有叶临泽,但是可以保住她自己的个人财产不受损害。

    想好之后,岑夏言马上去做抵押的全部法律手续。

    因为叶临泽有一半的产权,他也必须要签字。

    当文件摆在他面前,叶临泽疑惑了:“为什么要抵押给岑氏集团?”

    岑夏言冷着脸,把岑氏集团的索赔信放到他面前,“你自己看,这可是给我们两人的索赔信。如果你有钱还,就不用抵押了。”

    看着律师信上的天文数字,叶临泽也颤抖了,眼睛瞪得非常大,“不是吧?他们凭什么啊?!这是你做的错事,怎么我也要被索赔?!”

    岑夏言想起那件事就呕得慌,如果不是温一诺倒打一耙,她早就成功了,哪里还需要把到嘴的肉扔出去……

    她板着脸,不悦地说:“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夫妻一体,总不能只能同富贵,不能共患难吧?你到底签还是不签?你要不签,后果自负!”

    叶临泽没想到自己刚刚摆脱姐姐姐夫的压榨和威胁,又要面临岑氏集团的打压。

    而且相对而言,岑氏集团更可怕。

    他连直面自己的姐姐姐夫都没勇气,更别说跟岑氏集团硬杠了。

    沉默了一会儿,他默默签了字,说:“那什么时候能够还给我们?抵押期限是多少?”

    岑夏言没有回答,只是冷笑着想,抵押了还想期限?到了那群老狐狸嘴里的东西还能拿回来?——真是太天真!

    ……

    自从那块别墅群后山的地被确认为国家一级保护区之后,温一诺就越来越忙。

    她和萧裔远用别墅群的这块地做抵押,由萧裔远的公司担保,从银行贷了十亿。

    五亿还给了欧阳,这就两清了,欧阳对这块地没有了任何指望。

    还有五亿现金,她和萧裔远得好好策划,把房子盖起来。

    有些事看着简单,这些年,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几个月就完工,好像没什么难的。

    可是到了建别墅群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看人挑担不吃力,自己挑担步步歇”。

    温一诺仔细考虑之后,还是觉得应该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她和萧裔远都不是建筑方面的专业人才,还是需要找个靠谱的建筑公司接下工程,由他们来统筹管理,自己只要看账单出钱就可以了。

    萧芳华带着孩子家人和岑耀古回到京城的小区,很快和温一诺增加了来往。

    她听说温一诺在找建筑公司接手之后,极力推荐自己和冬言名下的公司。

    “一诺,不是我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名下的这个建筑公司,曾经做过很多别墅工程。你看看,这都是他们以前做的成果,不是我吹,能有这个经验的,国内不到五个公司。”萧芳华把那个公司的宣传资料摆出来。

    “就算他们去竞标,你也找不到比他们更好的公司。”

    如果让温一诺自己说,她是一点都不想跟岑家人搭上关系。

    刚刚才被岑夏言摆了一道,难道教训还不够吗?

    可是萧芳华是不一样的,她是萧裔远的亲姐姐,而且从小对她就很好,她有点心软了。

    温一诺想了一下,问道:“那个公司是你名下的?跟岑氏集团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我和冬言占百分百股份。”萧芳华笑着说,“你放心,是完全属于我和小冬言的公司。”

    想到可可爱爱的小冬言,温一诺更加心软了。

    “那……要不就让你的公司竞标吧,反正如果你们拿出的条件最好,我们没理由不用最好的公司,是吧?”温一诺笑着说道。

    萧芳华见温一诺松口了,很是高兴,接着说:“我们什么关系,还需要竞标吗?我只是担心你和阿远什么都不懂,被人骗了。你们俩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现在盖房子要找个建筑公司操盘,不是自己人还真不能放心。”

    然后她把岑耀古说的那些事给温一诺也说了一遍。

    无非就是那些老板不懂行,被下面员工糊弄,导致生意失败的事。

    盖房子这件事就更别说了,那真是需要特别专业的知识和经验,不然就等着哭吧。

    温一诺听得很有意思,记得牢牢地,还好好感谢了萧芳华一番,但还是要求她的建筑公司去竞标。

    萧芳华其实也不懂,但岑耀古特别交代过她,如果要竞标就没意思了,一定要直接拿下工程。

    如果要竞标,这个公司的一些特殊产权结构就瞒不住了,因为那是需要公示的。

    见温一诺一直不松口,萧芳华心里开始不悦。

    她没想过要挣自己弟弟的钱,可是这个温一诺,真的有把她当姐姐吗?

    打完电话,她一脸郁闷地抱着小冬言坐在阳台上看风景,其实是在散心。

    萧妈走过来,笑着说:“阿华,我们什么时候去把这房子写给阿远啊?我看他现在天天住在一诺家里,也不像个话。”

    “哦,我已经在安排了,只要阿远签字,这房子就是他的。”

    “嗐,阿远对你这么好,怎么会签字要你的房子?不得是你主动赠与给他吗?”萧妈在这方面门儿清,“你先把赠与搞定,剩下的过户可以以后再说。”

    萧芳华没有在意,她现在也是有资产的人了,点点头,“等我有空就让律师写赠与合同。”

    萧妈还想再劝,这时岑耀古走了过来,笑着跟她打招呼。

    萧妈才连忙转移话题,说:“我去看看厨房的饭菜准备得怎么样了。这边的厨子啊,做汤没有南边的好吃。”

    萧妈走了之后,岑耀古坐在萧芳华边上。

    看她这幅样子,岑耀古笑着说:“事情不顺利吗?”

    “这个温一诺,比以前真是难说话了。以前多好的孩子啊……”萧芳华摇了摇头,没有把话说死。

    岑耀古微微笑了,在她身边坐下,逗了逗小冬言,漫不经心地说:“其实这也没什么,她知道谨慎,还算有救,不然真的被别人骗了,哭都没地方哭。——这样吧,我给你出个主意。”

    “什么主意?”萧芳华看了他一眼,不是很确信地问。

    “你把你建筑公司一半的干股给你弟弟,这样你弟弟也是大股东了。那么那块地,他用哪一个建筑公司,还要想吗?”岑耀古主动说。

    岑耀古主动说要给她弟弟送资产?!

    萧芳华又惊又喜,“岑先生,我没听错吧?你真的要把一半的干股给我弟弟?!”

    “这个公司是你和冬言的,其实你想要给谁,不关我的事。”岑耀古笑呵呵地说。

    但是股份和股份是不一样的,萧芳华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她只是连连点头,“好的好的!我愿意把一半股份给我弟弟!”

    于是没几天,萧芳华带着自己的律师来到萧裔远的ai远诺公司,要萧裔远签字。

    她把房产赠与合同和股份转让合同放在萧裔远面前,很是骄傲地说:“阿远,姐姐说过,有姐姐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萧裔远坐在办公桌后,面无表情,目光从那两份文件上扫过,又落到萧芳华脸上。

    “姐,这是什么意思?”

    萧芳华抬手让律师先出去,自己关了萧裔远办公室的门,在他对面坐下,推心置腹地说:“阿远,我知道你有能力,但是在现在这个社会,你真信有人白手起家啊?——只是有些后台不会让人知道罢了。”

    萧裔远扯了扯嘴角,有些无奈地说:“姐,你管好小冬言就好了,我这里你真的不用操心。”

    “我怎么能不操心呢?你也不想想,你和一诺这一次合伙做生意,明眼人都看出来是一诺家提携你,你不拿出更大的实力,以后会被人看不起的。”

    萧芳华的想法其实有些老派,她骨子里还是认为,男人才是家里的顶梁柱,应该担起更大的责任。

    这种思想对萧裔远多多少少有些影响,但是他也没想过对别人承担这份责任,除了温一诺。

    但不需要像萧芳华这样做。

    可看着萧芳华殷切的眼神,还有这两份明显是给他更大利益的合同,萧裔远揉了揉眉心,疲惫地说:“房子赠与不用了,我现在要想买大平层,分分钟都可以买。公司股份那份合同先留下来我看看,如果公司的实力确实不错,我可以出钱买股份。”

    他不会占他姐的半分便宜。

    萧芳华很是高兴,忙说:“知道你有钱买房子,但这房子是我的一点心意,你还是拿着吧,不然咱妈天天催我,我的耳朵都快被她磨出茧子了。你拿着这房子,咱爸咱妈才住得踏实啊!”

    萧裔远更加无奈了,“真的不用,姐,我有空会跟妈解释清楚的。”

    他坚决推辞,萧芳华没办法,才把房屋赠与合同收了回去,但把股份转让协议留下了。

    她带着律师从萧裔远的ai远诺公司出去的时候,有人站在不远处,用上好的长焦镜头拍下一张又一张照片,还用高清镜头的手机,拍下一个又一个视频。

    第二天早上,社交媒体上突然传出一个爆料。

    全国富豪榜排行前十的岑氏集团,就是那个做房地产起家的岑氏集团,要跟ai远诺合作,开发京城郊区那块目前炙手可热的别墅群!

    爆料的证据就是萧芳华从萧裔远的公司走出来的照片、视频,还有她带的律师,居然被人认出来,是岑氏集团的法务部总监!

    看图说话的潜台词就是:岑氏集团正式跟ai远诺签约了,由岑氏集团出人出钱,ai远诺出地,别墅群很快就要开工了!

    爆料的人言之凿凿地指出,去签约的萧芳华,就是ai远诺创始人兼总裁萧裔远的亲姐姐!

    还拿出了一份合约截图,证明萧芳华把自己公司的一半股份送给了自己的弟弟萧裔远!

    有这样铁的关系在里面,外人怎么可能分一杯羹?!

    这个热搜在社交媒体一待就是一天,温一诺打电话去问萧裔远,萧裔远忙说:“我姐是想给我股份,但是我没要,协议都退回去了。”

    温一诺立刻知道是被人摆了一道,可当她和萧裔远想澄清的时候,热搜又莫名其妙消失了。

    热搜的出现,让很多人“恍然大悟”。

    热搜的消失,更让很多人确信,这是“不小心泄露的内幕消息”。

    于是到了竞标截止的日期,温一诺发现,居然只有一家建筑公司前来竞标,就是萧芳华的那家公司。

    别的公司都纷纷撤回竞标申请,因为这种严重有内幕的竞标,谁也不想浪费时间和精力来做陪衬。

    这是用手段逼退了所有的竞争对手啊……

    温一诺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更多的是不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