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56章 这就是运气(第二更月票1500+)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这块地的位置离京城其实已经很远了,开车不堵的时候也要两个小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然,如果温一诺开,她可以一个半小时达到。

    萧裔远是不会给她机会秀车技的。

    因此他们两个多小时之后到达了目的地。

    温一诺从车里出来,看了看手机,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四周一片黑暗,他们那块地的地势比较高,又被平整过了,准备盖房子,远远看去,在月色下显出高耸如帽状的平顶轮廓。

    这块地目前还处于休整状态,只搭建了几间临时房屋,还没人住进去。

    温一诺和萧裔远手拉着手,沿着临时挖出来的林间小路往山上走。

    那片别墅用地被平整好了,只等造好图纸,通过审核,就能开建。

    温一诺一路走来,留心感受着周围气运的变化,暗暗点头,对萧裔远说:“远哥,我觉得山水真是有灵性的。”

    “怎么说?”

    温一诺闭上眼睛,轻轻呼气,再吐出来,说:“我上次来的时候,这里的气氛让我有些不舒服,压抑,还有说不出的沉闷,好像哪里被堵住了一样。”

    “现在这种感觉完全没有了,就如同一间密闭的房屋突然开了窗,新鲜空气一拥而入,让人打心眼里舒坦。”

    “这就是这一片山水土地知道它们会有更好的用处,所以整个气运都变了。”

    温一诺尽量用比较接地气的语句描述她的感觉。

    萧裔远笑了起来,“你确定是山水的灵性?你确定不是你自己心情的变化?”

    “上一次你来的时候,被人都快逼上梁山了,当然会觉得沉闷压抑。”

    “现在问题解决了,不仅解决了,还会给你带来巨大收益,难道你不是打心眼里舒坦?一看见这块地,看见的就是满满的钱……”

    温一诺被他说得不好意思了,轻轻捶了他一下,“远哥你变坏了,你也会贫了!”

    “我不是贫,我觉得就是这么个原因。”萧裔远手里拿着手电,和她一起来到那片山顶已经平整好的空地上。

    站在这里,远眺对面那条弯弯的小河,河边灯光璀璨,比她上次看的时候更明亮热闹。

    温一诺踮脚看了一会儿,指着那边的灯光说:“那里会建一座桥,现在应该已经开工了。”

    她用手比划着自己这边的对策:“前面山脚下我们这边会建一个围廊,就像一个屏障一样,把那座桥带来的反弓煞气挡住。在风水上,叫破煞。”

    萧裔远笑了笑,不置可否,关了手电筒。

    温一诺眼前一下子暗了下来。

    她过了一会儿才适应这片黑暗,眼前的一切又渐渐看得清了。

    “围廊前后会栽种很多植物,就跟后山的植被一样。”温一诺一边说,一边回头往后山看了一眼,“这样整体上气运相通,对这片地上的住户也有好处。”

    她收回视线,脑海中好像划过一道亮丽的弧线。

    温一诺突然想到什么,倏然又回头看向后山。

    此时的后山,静谧得如同刚刚沐浴更衣的大家闺秀,清新秀美。

    山上没有灯,但是有小亮点鳞次栉比地亮了起来。

    一个个小小的光点在后山翻飞,像是天上的星星落入凡尘,也像是美人衣裙上镶嵌的小碎钻,一闪一闪亮晶晶。

    “萤火虫……没想到这里有这么多的萤火虫……”温一诺喃喃地说,这是她上一次没有见过的景致。

    上一次月色明亮的时候,萤火虫的光芒不会那么明显。

    今天晚上是阴天,月亮被遮得看不见了,萤火虫就显了出来。

    被划为国家一级保护林地的后山比他们现在这个位置要低一些,地势更平稳一些,不然当初不会被划为墓地。

    现在不再是墓地了,那些林木都会保留下来,在夜色里影影绰绰,像是一根根从天上垂下来的丝线,而那些小小的萤火虫,就是丝线串好的珠串。

    温一诺又扭过头,看着前面山脚将来要建围廊的地方。

    如果围廊建起来,前后栽上同样的植被,也会一样有萤火虫吧?

    到时候,这边半山别墅的前廊后院像是有人挂了两幅珠帘,当真会美不胜收……

    珠帘?

    两幅?

    温一诺心里一动,觉得自己隐隐触摸到那极深极远的所在。

    那是一种“问君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壮阔豪迈,也是一种“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意气风发!

    想起来了!

    温一诺拉着萧裔远急急转身,让他看着后山那片珍稀林木保护地,激动地说:“远哥,你看后山那边的树,比较高的有几棵?”

    后山那边林地大部分是灌木,只有少数是比较高的乔木。

    其中就有被她找到的“天水铁木”。

    但除了天水铁木之外,还有别的乔木,不多,但是恰好都跟天水铁木在差不多的纬度。

    从他们这个角度看去,就是一字排开的数颗乔木鹤立鸡群。

    萧裔远大致数了数,“十二颗。——怎么了?有问题吗?”

    温一诺双手一阖,哈哈笑了起来,“我知道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了!啧啧啧啧……岑耀古这个老匹夫,真是big胆!”

    萧裔远含笑看着她,捏捏她的脸,“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了?”

    温一诺没有说出来,而是拿出手机把后山的萤火虫拍了下来,这一次她没打闪光灯,拍出来的照片黑乎乎的。

    “行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了,咱们回去吧。”温一诺精神极了,迫不及待往山下跑。

    萧裔远只好跟了上去。

    两个小时之后,他们回到市区三环的大平层。

    虽然已经晚上十点了,温一诺也没有睡觉的意思。

    她一头扎进自己的卧室,把手机里的照片导入到电脑里,然后开始做图片编辑。

    萧裔远洗完澡,发现温一诺房里的灯还亮着,就去敲了敲门,“一诺,还没睡?”

    温一诺扬声说:“进来!我给你变个戏法!”

    萧裔远好奇地推开门,见温一诺还坐在电脑前面,兴高采烈的朝他招手。

    “你发现什么大秘密了?”萧裔远好笑地走到她身后。

    只见温一诺的电脑显示屏上,是一张刚刚被编辑、抽象过的图片。

    图片的亮度被调整过了,依然有点黑,但也看得出来,图片上是他们那块地的形状。

    中间呈帽状凸起,前后都有林木竖立,林木之间还有小小的光点闪烁,像是冕旒上晃悠悠的明珠。

    如果仔细数一下,那些林木前后都是十二颗。

    萧裔远笑道:“这是你今天晚上拍的照片重新编辑过了?”

    温一诺重重点头,指着图片给萧裔远解释:“对啊!你看,中间这个帽状平顶凸起,就是我们那块地,而后山十二颗林木,是我们今天晚上数过的,正好是十二颗乔木。”

    “前面的十二颗,是我打算要栽种的,因为要破对面小河上的反弓煞,我们必须要用围廊。而为了让整片地的气运自由流通,没有阻碍,前后山的植被必须相同。”

    “也就是说,前面围廊周围也要种十二颗乔木,其余是灌木。”

    “晚上也会有萤火虫闪烁其间!”

    “这样一来,你看这个地形像什么?!”

    她抬头,满脸狂喜,看着萧裔远。

    萧裔远抬起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下颌,若有所思:“……像一个冕旒。”

    “对!就是冕旒!就是电视上皇帝们最喜欢戴的那种前后都有珠帘遮住脸的玩意儿!”温一诺几乎跳了起来,在座位上都快手舞足蹈了,“你知道这在风水上叫什么吗?!”

    萧裔远:“……”

    他镇定摇了摇头。

    “这叫帝王冕!帝王的冕旒都是十二旒,也就是十二根串珠……你知道吗?!帝王冕啊!”温一诺兴奋得双眸粲然如星,脸上红粉菲菲,十分诱人。

    萧裔远忍不住弯腰亲了亲她的面颊,笑着说:“很厉害吗?我不懂风水。”

    “当然厉害!”温一诺几乎掰着手指头滔滔不绝,“风水对人的运势有加成作用。”

    “而人的需求又各不相同。有人求财,有人求官,有人求一生顺遂,有人求爱情美满家庭幸福。”

    “风水虽然不能让你心想事成,但是能对你的运势起一定的推动作用。”

    “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看不见摸不着的‘运气’。”

    “谁不想运气好呢?是吧?全世界那么多人,为什么只有我发现了那两颗天水铁木,那就是运气!”

    温一诺膨胀了,那个座位仿佛已经容纳不了她了。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抬起双臂,面对了三清祖师的方向。

    萧裔远咳嗽一声,淡淡地说:“……是吗?你的运气就用来找这两颗树了?”

    “当然不。”温一诺回过神,比一般人更黑的眸子闪了闪,声音比蜜甜:“当然能跟远哥在一起,也是我的运气之一!”

    萧裔远知道她是随口说说的,但是心里还是被甜到了,俯身亲亲她的脸,“算你识相。——你继续说。”

    温一诺点了点头,“这就是我要说的。求官的风水地里面,官帽翅已经是很罕见的了,没想到还能让我做成‘帝王冕’的风水局!”

    “官帽翅?”

    “对啊,就是地形的形状。我跟你说,如果那桥不是建在我们那块地的对面,而是在两旁,那就是官帽翅的风水局,也是非常好的。”

    “但是远远不能跟我们现在的‘帝王冕’风水局相提并论!”

    “我知道岑耀古为什么一定要得到这块地了!”

    “因为我改变了这块地的风水,他也看出来了!”

    萧裔远:“……岑耀古好像不懂风水。”

    他没见过岑耀古跟温一诺、张风起这样神神叨叨的样子。

    “他一定懂。”温一诺斩钉截铁地说,“盖房子的大老板,就算自己本来不懂,身边也会高人指点,肯定学了两招。不然早就翻车了!”

    ※※※※※※※※※

    这是第二更月票1500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半。

    亲们的月票可以投了哦!没有以前的限制了!而且现在是双倍!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