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57章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第三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萧裔远没有继续反驳,不过在他心里,依然是更相信科学。

    在他的理解里,房地产开发商需要知道的是土质问题,地形问题和气候问题,还有建筑中的质量问题。

    至于温一诺刚才说的那些“灵性”、“运势”,在他看来,都是虚无缥缈,不可证伪的东西。

    科学是可以证伪的,玄学不能。

    只是他也没有跟温一诺争执,只是说:“那好,假设他身边有高人,那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不会因为这里的地形像个‘帝王冕’,就能让他做皇帝吧?”

    “当然不能。”温一诺笑了起来,“而且这个‘帝王冕’,是人造的风水局,又不是天然的。如果是天然的,说不定真的可以。”

    “人造的?”

    “对啊,你看,这个‘帝王冕’风水局,前面部分是要人工种植十二颗树才能完成整个布局。所以我说它是人造的。”

    “在风水的世界里,人造的东西,永远比天然的低一等,效果也差一些,因为风水讲究的是自然。人造的风水局,是从别处借了运势,不可能自然,效果当然差了一等。”

    “但是对‘帝王冕’这种风水局,就算差一等,那也是非常罕见的。不是我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运气极好的风水师,是弄不出来这个格局的!”

    温一诺说的振振有词,就差直接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萧裔远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双手撑在温一诺的座椅后背上,欠身往前,看着她的显示屏,说:“好吧,算你厉害,那岑耀古应该也是看出了一半的帝王冕风水局,所以自己也要补足前半部分了?”

    “肯定啊!不过他能看出来,也真是很厉害了。”温一诺啧啧不已,“就是不知道是他本人,还是他身边的人。”

    这都是有可能的。

    萧裔远不关心到底是岑耀古,还是他身边的人看出来的,他只关心岑耀古看上这块地的目的和动机。

    “所以他要这块地,到底是为什么?如果不是为了做皇帝?”萧裔远半开玩笑的说。

    温一诺坐回自己的座椅,拿起鼠标笑着说:“做皇帝他是别想了,这辈子都别想,也就只有抢抢别人饭碗,才能勉强维持生活这样子。”

    “岑耀古六十多岁,快七十了吧?在商场上他确实能算得上南方房地产界的土皇帝了,可是官场和商场不同,他从来没有涉足官场,所以这么做,应该不是为了他自己。”萧裔远缓缓地说。

    “嗯,绝对不是。官场是有年龄限制的,就他那年龄,还想翻天呢?”温一诺翻了个白眼,“肯定是为别人准备的。——有人觉得自己怀才不遇呗!其实他确定他真有才?”

    至于这个别人是谁,她不想知道,也不屑知道。

    反正被她洞悉了他的真正动机,那就只有捣毁了事。

    看着电脑上不断旋转的“帝王冕”动态图,温一诺感慨地说:“幸亏我留下了证据,证明我曾经是个多么伟大的风水师!但是现在,我得亲手毁了它!”

    萧裔远微怔,“为什么毁了它?这不挺好吗?”

    “好什么啊!对我们这种身份的人来说,太好的东西是留不住的。我为什么要给别人做嫁衣裳?再说了,这个风水局,太容易被人拿来做文章了。”

    “我告诉你,真正的风水师都知道,风水只是辅助,是不可能起决定性作用的。但架不住任何行业都有败类,所以我只有为民除害了。”温一诺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道。

    她点着鼠标,想修改这个风水局的时候,突然心里一动,想到赵良泽今天打电话特意提醒过她的“社区特殊服务时间”。

    卧槽!

    这不会是她的第一个“任务”吧?!

    温一诺激动起来,手一抖,摁动着鼠标,把这幅图发给了赵良泽。

    留言是:……修改这个风水局,算是我的“社区特殊服务时间”吗?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赵良泽居然很快回复了她。

    他没写字,只是发了三个巨大的感叹号:!!!。

    温一诺会意,笑着点点头,说:“这个至少值五十个社区特殊服务时间!”

    萧裔远没想到赵良泽都被温一诺带到沟里去了,不由挑了挑眉。

    温一诺拿起鼠标,开始修改图片。

    前面和后面的“冕旒”不能改,但是左右两面可以改啊!

    萧裔远抱着手臂默默看着,只见温一诺在那块帽状平顶地形的东西两侧,各加了一个高台,像是封闭的凉亭的样子。

    左右又加了一根高高的旗杆一样的东西。

    温一诺指着东面的旗杆说:“这里挂我们的国旗,以正压邪,而且国旗这东西一旦装上,没有风水师刚改的,改了就会被反噬。”

    “西面是下风口,这里装5g基站。”

    “远哥,你再看,现在像什么了?”

    萧裔远看了一会儿,笑道:“……像个元宝。”

    “这就对了!”温一诺哈哈大笑,“整个风水局,从帝王冕变成了聚宝盆,住进去的人可就发财咯!”

    整块地的价值没变多少,但是对有人来说,可是大大不如了。

    “这样你那个黑心肠的姐夫,就不会来跟我们抢了。”温一诺感慨的说,“这个得赶快改,不然岑耀古还有侥幸心理,谁知道他还会出什么招?”

    萧裔远抿了抿唇,低声说:“对不起,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

    如果不是有他姐的那层关系,也不至于被岑耀古借力打力,让业界所有人以为他们的这次招标,其实早就“内定”了。

    “这不关你事,你别没事瞎道歉。”温一诺向后挥了挥手,“我分得清的,你姐也是被岑耀古那家伙给骗了,也不怪你姐姐。你去休息吧,我把这个图改好了发给赵总,他会找人去加凉亭和旗杆。”

    萧裔远第二天确实还要上班,还有几个重要的会议要开,叮嘱了一番让温一诺也感慨睡觉,他才离开温一诺的卧室。

    温一诺忙着改风水局,一晚上没睡。

    到天亮的时候才把改好的风水设计图发给赵良泽,还留言说:赵总,这个图价值千金!但是我都免费献给国家了,希望你们能早点把东西两边改建,这样我也好安心赚钱。

    赵良泽收到温一诺做的风水改局设计图,仔细研究了一上午。

    他们部门也有这方面的高人,也做了一个风水改局设计图。

    但是和温一诺这个相比,可那人做的,只能算是一个粗糙的涂鸦似的艺术图片,意思都表达到了,但是要真正盖起来,还得自己再去找建筑师做图纸。

    温一诺这个,则完全是个有各种图纸数据的建筑设计图。

    包括方位的经纬度,旗杆的高低,她都标注得清清楚楚。

    甚至还有当地的风速,温度和湿度分析,连建筑材料都有推荐和标注。

    简直可以拿去直接让工人照着盖。

    这姑娘真是绝了,生生把玄学做成了科学……

    赵良泽叹为观止。

    当然,为了保险起见,赵良泽还是把她这份图纸截成两份,左右两侧各一份,交给不同的建筑师核查一遍。

    下午的时候,专业建筑师的反馈回来了,表示图纸数据完全正确,扫描到专业软件里,可以直接做三维透视图。

    赵良泽松了一口气,把东西两侧加盖的图纸发给了有关部门,让他们马上开工。

    这东西两侧也属于温一诺那块地,本来一般是用来做自然景观的。

    被温一诺这样一改,整个地方的风水格局就彻底改变了。

    特别是东侧的国旗,加的最是促狭。

    因为加盖了国旗旗杆之后,这里就属于“国旗的地盘”了,也就是属于全国人民的风水局,再牛逼的风水师都无法再改变这个局面。

    ……

    有了专业人士出动,没几天,那块地还没开工,东西两侧已经垒起了高台,盖好了简洁又古典的两处建筑。

    西侧的5g基站暂时没有安装,但是东侧的国旗已经在高高飘扬。

    岑耀古从梦中惊醒,心头剧痛,像是有人从他心里宰了一刀。

    他哇地一声吐出一口血,将雪白的蚕丝背面吐得血迹斑斑。

    出事了。

    他知道一定是出事了。

    这种感觉,他已经有四十多年没有体会过了。

    岑耀古摸索着从床上起身,去浴室洗漱。

    看见浴室镜子里衰老的面容,岑耀古眼神黯了下来。

    长江后浪推前浪,他真是老了啊……

    拉开窗帘看了看外面,发现已经天光大亮,小学生们现在已经上学了,正是唱国歌,升国旗的时间。

    他看见小区的国旗正在冉冉升起,迎着灿烂朝霞,分外耀眼。

    岑耀古面无表情看了一会儿,拿起手机,找到自己的司机,说:“我马上要出门,你五分钟之内来接我。”

    司机忙答应了,很快在五分钟内开车来到小区。

    岑耀古上了他的车,说:“去郊外的楼盘。”

    那司机这些天跟着岑耀古那郊区那个地方跑了好多趟了,对路线特别熟悉。

    两个多小时后,岑耀古站在那座山的山脚,赫然发现,左右两侧,也就是东西两面,多了两个旋转型的高台!

    整个地形看上去就像一个两头上翘中间微凹的元宝!

    而东面,还有一杆国旗正在迎风飘舞!

    岑耀古的手无意识地握紧了拐杖,枯枝一般的手背上青筋直露,脸上的神情都有些狰狞。

    这他娘的是谁画蛇添足!

    好好的帝王冕,硬是改成了俗不可耐的聚宝盆!

    关键是加了国旗!

    这是不可逆的改动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