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58章 受不了刺激(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岑耀古身子晃了晃,脑子一阵眩晕,手里的拐杖都杵不住了,差一点没原地晕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喘着气,捶着自己胸口,想到自己打包票答应别人的事,眼前一阵阵发黑。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四十多年前,他靠着那家人一飞冲天。

    四十多年后,那家人退居幕后,已经快要被人遗忘,几乎失去他们所有的权柄。

    所以当他发现这个地方可以改造成一个人工“帝王冕”的风水局,简直欣喜若狂。

    他第一时间跟他们取得联系,表示可以助他们一臂之力!

    现在整个风水局给毁了,他还能怎么办?!

    岑耀古心如刀绞,终于承受不了巨大打击,滑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司机忙扔掉烟头,跑过来将他背回车里,送到附近的医院。

    又给萧芳华打电话,告诉她岑先生突发疾病住院了,让她来照顾他。

    萧芳华接了电话,也是着急得很。

    岑耀古对她真是不错,除了年纪大点,她挑不出任何毛病。

    所以接到电话,她顾不得等自己的私人司机,自己打车来到郊外的医院。

    幸亏岑耀古的司机及时送他去医院,经过紧急抢救之后,等萧芳华到的时候,岑耀古已经醒过来了。

    他这病不是什么大病,是常见的那些老年病,比如血压高,冠心病,还有慢性支气管炎。

    他今天晕倒,是因为受不了刺激,血压骤然升高导致的。

    萧芳华看了一眼那医院的状况,很是不放心,问了医生之后,立刻找医疗专车把岑耀古送回市区的私立疗养院。

    京城市区的私立疗养院不说水平怎么样,医院环境那是一等一的好,单人病房里还有套间,可以让陪同的人有地方过夜。

    岑耀古只跟萧芳华打了个招呼,就任由她把他送到市区的私立疗养院。

    他一路昏昏沉沉,睡了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了。

    躺在私立疗养院的单人病房里,岑耀古看见萧芳华既担心又憔悴的面容,微微笑了一下。

    他这辈子没信过什么人,但是萧芳华,确实少有的他知道可以信赖的人。

    这个女人善良到几乎迂腐的地步,比他另外几个太太都让他放心。

    “芳华,我没事了,吓到你了吧?”岑耀古吃力的开口说话,喉咙里开始发出呼哧呼哧的声响。

    “岑先生您别说话了,太费力气,还是好好休息吧。”萧芳华给他掖掖被子,“您饿不饿?想吃什么东西?”

    “我不饿,现在没有胃口。”岑耀古看着萧芳华,重重咳嗽几声之后,说:“我去看阿远他们那块地了,你得去催催他们,不能再拖了,赶紧预售卖楼花吧……不然再拖下去,热度散了,他们会赔钱的。”

    萧芳华见岑耀古病成这样,还不忘为她弟弟着想,心里很是感激熨帖。

    她握着他枯枝一般的手,轻声说:“我晓得了,我会催他们的,你先休息吧,养好身体再来帮他们看着,我什么都不懂……”

    岑耀古满意地眨了眨眼,说:“你也别累着了,好好休息,给我请几个看护就好。还有,别让我别的家人知道。”

    萧芳华忙点点头,“我不会说,您放心。”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岑耀古有些累,又睡过去,萧芳华一边找经纪人给岑耀古找看护,一边给萧裔远打电话。

    萧裔远此时正在开会,手机被换成了静音模式,因此没有接电话。

    萧芳华打了半天,打不通萧裔远的号码,只好转而打给温一诺。

    温一诺前些日子一个晚上搞定“五十个小时”的“社区特殊时间”,别提多美滋滋。

    她这几天上班的心情都特别好,见谁都笑眯眯的。

    大家本来以为她手上唯一的大咖艺人蓝如澈退圈了,她会很伤心难过。

    还想安慰安慰她。

    可看见她比五月的阳光还要绚烂的笑容,大家又没脾气了。

    得,这主儿真是个心大的主儿,想得真开!

    不过她的乐观开朗也感染了大家,公司的气氛越发和睦。

    今天在办公室里她刚打理完公司所有的官方社交媒体账号,就看见萧芳华给她打电话了。

    她想了想,还是接了过来,“萧姐姐,您好。”

    萧芳华忙说:“一诺,我是想问问你,开工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你们那地不能一直拖着吧?银行的利息每天都是一大笔。”

    温一诺有些意外连萧芳华都这么看重她那块地。

    她笑着敷衍说:“谢谢萧姐姐提醒,我会注意哒!”

    萧芳华扯了扯嘴角,说:“那你什么时候跟我的公司签合约呢?早点把合约签了,他们也好开工。”

    “合约?什么合约?”温一诺装傻,“我们还没选定建筑公司呢……”

    “是吗?你们还有别选择吗?”萧芳华很是意外,“不是只有我一家公司竞标吗?”

    “对啊,可是法律规定,不能只有一家公司竞标,所以我们还在等有没有其他公司竞标。”温一诺笑盈盈地说,“芳华姐,我们都不急,您急什么啊?”

    “那是我弟弟的生意啊,你说我急不急?”萧芳华没想到温一诺还不肯签给她的公司,哪怕没有别的公司竞标。

    这是几个意思?

    温一诺的笑容淡了下来,说:“这不是远哥的生意哦,是我家和远哥合作的生意。目前来说,那块地还是我家的,跟远哥没有关系。”

    “暧?你可别这么说啊……”萧芳华很是不悦,“你们找银行贷的十亿,还是我弟弟的公司担保的,没我弟弟,你能拿下这块地吗?我说你可别过河拆桥。我弟弟不说话,你别把他的好意当做理所当然。”

    温一诺的手握紧了鼠标,语气还是一样的轻松:“哈哈……这可怎么办呢?萧姐姐,你弟弟就是乐意给我担保,我也没办法啊……再说了,我们终究要做夫妻的,分那么清楚有什么意思呢?”

    萧芳华自己被瞿有贵坑过,所以对这方面现在很注意了。

    她还不知道温一诺和萧裔远已经领证结婚了,因此很容易把温一诺让萧裔远贷款给她家买地的事,跟瞿有贵当年忽悠她贷款给他自己买房的时候,套在一起了。

    萧芳华脸色立即变了,“一诺,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可不能跟瞿有贵那个贱人一样。我记得你常说你们做天师的最讲究因果,你要骗我弟弟的钱,这因果怎么算?”

    “瞿有贵才骗我五十万,你这可是十亿啊!”萧芳华的嗓音都快颤抖了。

    温一诺叹了口气,淡淡地说:“萧芳华,你当年那五十万,还是我想办法给你弄回来的。如果我真要忽悠别人的钱,你早就让我忽悠得倾家荡产了。——管好你自己吧,别说我不提醒你,岑耀古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干嘛骂人啊!”萧芳华大怒,“是,你帮了我,我感激你一辈子!如果你让我倾家荡产,我也由你。可是你不能骗我弟弟!还有,岑先生是不是好人,我比你更有资格说话!”

    简直是缠夹不清。

    温一诺不想再跟她说话,直接挂了她电话,然后拉黑了萧芳华。

    萧芳华还以为掉线了,她打了几次都打不通,连消息都发不出去,才回过神,温一诺把她给拉黑了。

    萧芳华也很生气,一时着急,又给萧裔远打电话。

    萧裔远这时刚开完一个会,第二个会还没开始,正在办公室里快速翻阅公司的月结财报。

    看见是萧芳华的号码,他忙放下手边的事,划开手机接通了。

    “姐,有什么事吗?我有十分钟时间。”萧裔远开门见山地提醒萧芳华。

    萧芳华咬了咬唇,没说刚才在温一诺那里吃的瘪,只说:“我只是问问你那边盖房子的事准备地怎么样了?你姐夫提醒你,可以先预售,卖楼花,把销售趁热度炒起来再说,不然等热度褪了,就没那么容易挣钱了。”

    萧裔远皱了皱眉,说:“我们连建筑公司都没找到,怎么预售?至少也要有效果图吧?”

    “……你还要找建筑公司?”萧芳华一窒,“不是我的公司吗?”

    没想到萧裔远居然这么听温一诺的话,萧芳华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萧裔远:“……”

    他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说:“姐,这是需要竞标的。第一次竞标因为只有你们一家公司参与,所以流标了。我们还得准备一下,可能会进行第二次招标。”

    “不管你们进行几次投标,你都应该找我的公司签合约。”萧芳华这一次强硬起来,“阿远,实话跟你说,我很担心一诺对你耍手段。”

    “你别忘了,瞿有贵当年是怎么骗我的,还没领证就忽悠我贷款,给他买房子。”

    “现在你跟我当年的情况一模一样,也是没有领证,你就用自己的公司担保,借钱温一诺家买地。”

    “趁着他们还需要你,赶紧预售吧,把楼花卖出去,先把银行的债还了。”萧芳华忧心忡忡,生怕萧裔远也重蹈她的覆辙。

    萧裔远更好笑了,摇摇头,打算把他跟温一诺已经领证的事说出来,道:“不会的,诺诺不是那种人,况且我和诺诺……”

    他话没说出口,萧芳华已经打断他,着急地说:“看,说了你还不信!刚才我就跟温一诺打过电话,让她赶紧签我的公司,她不肯,我说她是不是跟瞿有贵一样在忽悠你,她恼羞成怒,还把我给拉黑了!”

    当年被瞿有贵骗钱那件事,是萧芳华的心结。

    所以一遇到相同的情形,她就变得偏执又武断,很不好说服。

    萧裔远一听不对劲,“什么?诺诺把你拉黑了?你都说什么话惹恼她了?姐,你别忘了,当初是谁想出办法帮你的,你怎么能跟她这么说话呢?”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三更哈。

    第二更四月月票1800加更下午一点,第三更晚上七点半。

    亲们的月票可以投了哦!没有以前的限制了!而且现在还是双倍!

    五月的双倍是一号到七号!不是月底!

    感谢“火上烧的鱼”、“odie949700”、“湉湉443005811”等亲昨天的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