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63章 清清白白(第三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萧裔远叹了口气,朝门口的岑春言点了点头,让他们先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岑春言会意地笑了,做口型无声地说:“我们等你……”

    她转身离开,姿态潇洒极了。

    而电话里,温一诺还在纠缠这件事。

    萧裔远觉得有些心累。

    他抿了抿唇,说:“诺诺,我刚才在开会,岑总的公司也是特效制作公司,现在跟我们公司合作,一起为蓝如澈那部仙侠剧做后期特效。——你听听你刚才说的是什么话?”

    “我说什么话了?我就是问你刚才是不是跟岑春言在一起,你扯那些七的八的是几个意思?”温一诺像受惊的小刺猬,把全身的刺都露出来了。

    “我们两个公司的人在开会,加起来一百多人,电话都静音了的。”萧裔远极力解释。

    但是温一诺因为一连串的事,对岑耀古,以及岑家人已经深恶痛绝了。

    她沉下脸,说:“萧裔远,如果我要你跟岑春言的公司解除合作关系呢,你答不答应?”

    “诺诺,在商言商,我们签了合同的。”萧裔远不想再谈这个问题,态度有些强硬,“再说我也没有干涉过你家事务所的管理运作,如果我让你不要再做天师,你会答应吗?”

    “这是两码事。”温一诺不觉得自己也有错,振振有词地说:“我一直是做天师的,以后也会做下去,就跟你做人工智能一样,那是你的理想,你的追求,我让你不做人工智能了,你会答应吗?”

    “当然不会。所以我们不如各退一步,放对方一马?”萧裔远看了看手表,“好了,别生气了,我没有撤销过担保,银行这件事,等我有空再跟他们算。你现在没了钱,开发土地的事,不如算了,直接转卖出去吧。”

    “房地产行业的水太深了,不适合……”

    温一诺被激出血性,勾了勾唇,冷笑一声说:“哪个行业的水不深?想做点事,怕这怕那,就当缩头乌龟吗?水深学游泳就行了,如果不能游泳,那就搭桥,总会有办法。但是你呢?你不跟岑春言的公司合作,就做不好特效了吗?”

    “你的那个软件那么强大,我一个人都能完成整个制作,你还需要跟别人合作?”温一诺心里的嫉妒疯狂生长,她就是不想看见萧裔远跟岑春言在一起。

    萧裔远闭了闭眼,忍耐地说:“好,如果你硬是要这么说,我可以取消跟岑总公司的合作,但是你能从傅宁爵的公司辞职吗?”

    “当然不能。”温一诺冲口而出,“我说了这是两码事。我跟小傅总清清白白,你干嘛老是针对他?”

    “同样的话送给你。我跟岑总也是清清白白,你干嘛老是针对她?”萧裔远怼起人来,功力不遑多让。

    温一诺瞠目结舌,心里更加难受了。

    这是萧裔远在她面前第一次维护一个除他家亲戚以外的第一个女性。

    他为何萧芳华也就算了,到底是他姐姐,温一诺虽然越来越讨厌萧芳华,但不是不能接受萧裔远的做法。

    因为换她也会这么做,要维护自己的家人。

    可岑春言呢?

    凭什么能让萧裔远这么为她说话?

    特别是她都说了她不想看到岑春言出现在萧裔远身边,他都毫不在意……

    她头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低吼道:“行!你这么维护她,那你自己说,是不是不管我怎么反对,你都要继续跟她来往!”

    “诺诺,出来做事,总是免不了要跟女性合作。这一次我听了你的,下一次呢?是不是我不能跟除你以外的女性说话合作?你自己呢?你能做到不跟别的男性说话合作吗?”萧裔远发现自己还是不太了解温一诺,这是双标吧?

    “你别一个类比一个类比的比,看来在你心里,跟她合作已经是比我的喜好更重要的事情了。”温一诺心里不止是嫉妒,还有重重的失落。

    早知道,她就不选择跟他在一起了……

    她以为在他心里,她是第一重要的。

    她的要求,他都会满足,就像在小时候一样。

    可是他没有,他有了自己的主见,他有了更看重的东西。

    他的事业,他的眼界,他的地位,他的朋友圈,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

    而她,还把他当以前那个任她予取予求的邻家哥哥。

    温一诺心酸,鼻子里涩涩的,眼圈都红了。

    她扬起头,不让眼泪掉下来,极力忍着哽咽,说:“那好,我们好聚好散,离婚吧。”

    萧裔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么点破事就要离婚?!

    她是有多不把他们的婚姻当回事?!

    萧裔远脸色阴沉至极,淡淡地说:“你现在在气头上,别说气话。这一次我当没听见,不然我听见有下一次。”

    说着他挂了电话,甚至把温一诺的号码暂时放到黑名单里,免得她一时气不过,对他说更多伤人的话。

    萧裔远如果不是那么爱她,怎么会跟她结婚?

    可是最近两人吵架的频率,似乎比婚前多多了。

    不,婚前他们就没吵过架,因为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其实不多。

    每年的寒暑假,温一诺不跟她大舅出去看风水的时候,他们才有时间聚在一起。

    那时候他们还是朋友,对彼此保有一份距离,反而能够体谅对方,和睦相处。

    现在好得亲密无间,却矛盾丛生。

    这就是婚姻的代价?还是亲密的代价?

    萧裔远重重叹了口气,收拾了办公桌上的东西,出去跟他们一起聚餐。

    温一诺这边发现再打电话就打不通了。

    她开始以为是自己的手机网络出问题了,连忙给傅宁爵打了个电话。

    傅宁爵迅速跑到她办公室门前,关切地问道:“怎么了?有事当面说,不用打电话。”

    温一诺这才发现她的手机网络没问题,那就是萧裔远那边的问题。

    她怔怔地看着傅宁爵,默默地想:萧裔远居然拉黑了她的电话……

    他居然拉黑了她的电话!

    这不能忍!

    绝对不能!

    温一诺紧紧抿住唇,生怕自己一张口,就是唇枪舌剑,误伤了面前的傅宁爵。

    傅宁爵见温一诺脸色雪白,双眸黑似寒星,还有一股极力压抑的怒气,好像刚要爆发的火药又被淋了水,处于将爆未爆的边缘。

    “……一诺,这是怎么了?是有什么难事需要我帮忙吗?还是别墅的事?”他看着她,心里很是担心,忙走进来,还顺手关了温一诺办公室的门,免得她失态的样子被员工们看见了。

    温一诺深吸一口气,用最大的自制力控制住自己,朝傅宁爵扯了扯嘴角,说:“是啊,是别墅的事。小傅总,你不是说要投资吗?想不想跟我家的事务所合作,共同开发?”

    “那当然好!”傅宁爵眼前一亮,“我早说了,只要你开口,我一定帮你!”

    “好吧,我们找律师正式签个合同,然后对外发布吧。我这边不能再拖了。”温一诺淡淡地说,“我只出地,你得出钱出人。刚刚银行把贷款全部追回去了,我没钱开发。”

    “这没问题。是岑耀古搞的鬼吧?”傅宁爵撇了撇嘴,“我爸说的没错,这个老头子坏得很!”

    温一诺脑海里飞快地权衡着利弊。

    确实,能敢正面跟岑耀古和岑氏集团刚的人,充其量也只有富豪榜上的前九大公司和集团。

    而那九个集团,又有几个愿意冒着跟岑氏集团翻脸的风险,只为了这样一个小工程呢?

    只有傅氏财团从来不掩饰他们对岑氏集团的打压和厌恶。

    所以她只有这个选择了,不然就只能乖乖把那块地拱手让出,让给岑耀古。

    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温一诺和傅宁爵很快找到律师,开始起草两个公司合作的协议。

    傅宁爵当然不是用新人类这个娱乐公司做合作对象,他现在也是傅氏财团旗下一家不起眼的建筑公司的总裁,跟温一诺家的天师事务所签订合作协议的,是傅氏财团的新希望建筑有限公司。

    律师忙了一下午,终于把双方合作的协议草案搞定。

    按照协议,温一诺家的大天师事务所出地,新希望建筑有限公司出人,一起合作开发京郊的那块地。

    同时傅氏财团的金融机构借给他们十亿做运作资金,由那块地做抵押,不需要担保。

    傅氏财团跟岑氏比,在融资方面的实力大多了。

    下午三点过五分,股市刚刚停盘不久,傅氏财团和大天师事务所联合发布新的公告,宣布双方正式合作开发京郊那块声名大噪的别墅用地。

    并且将开工时间都定好了。

    因为这块地一早就是报备的高档别墅,审批就花了不少时间,现在终于算是尘埃落定。

    社交媒体上顿时一片欢腾,众网友吃瓜都吃不过来了。

    而傅氏公司的股价,在盘后迅速上涨,不到半个小时,涨了百分之十,比前半年他们的股价总涨幅都要多。

    本来傅氏财团的董事会和大股东还有少数不同意的,觉得傅辛仁和傅宁爵父子俩“公器私用”,拿着公司的前途去解决“私人恩怨”。

    但是一看这个股价涨幅,得,都闭嘴了。

    在商言商,能让股价飙升的生意,肯定是好生意。

    而岑氏集团的股价,因为这个消息,盘后下挫了百分之十!

    等于去年一年的涨幅都没抹的干干净净!

    岑耀古在病床上看见这个消息,五内俱焚,气血上涌,如果不是萧芳华发现不对,马上叫来医生急救,他就差点中风了。

    傅氏的股价上涨,岑氏的股价下挫。

    温一诺喜闻乐见。

    她坐在办公室里甚至忘了下班时间,看着电脑上两个公司完全相反的盘后交易曲线,打了个榧子,得意地说:“看我的聚宝盆威力!”

    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温一诺瞥了一眼,发现居然是萧裔远的号码。

    她诧异拿起来划开接通了,第一句话就是:“……咦?你不是把我拉黑了吗?”

    萧裔远:“……”

    “……该下班了,我接你回家。”他淡定地说,“我没拉黑你。”

    承认是不可能承认的,这辈子都不会承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