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69章 陈年八卦(第三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傅夫人是从傅氏大厦把温一诺接走的,温一诺的车还在那里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过她们从聚会的地方出来,已经快晚上十点了。

    傅夫人说:“一诺,我直接送你回家吧,你家在哪里?”

    温一诺把大平层那边的地址给了傅夫人。

    送到之后,温一诺没急着下车,很诚挚地对傅夫人说:“傅夫人,今天很感谢您带我去参加盛世雅集的聚会,不过今天那个司徒夫人……”

    傅夫人笑眯眯地打断她:“你是说司徒秋?没事的,只要她女儿不在身边,她没那么疯的。”

    还朝温一诺眨了眨眼。

    看来对温一诺和沈如宝之间的事,也是知道一点的。

    温一诺放了心,讪讪地说:“……那就好,我就担心因为我,让司徒夫人对傅夫人起龃龉就不好了。”

    “你想太多了。”傅夫人掩嘴笑了起来,眼神里还有些调皮,“没事的,回去好好休息,别想七想八。”

    温一诺朝傅夫人露出一个微笑,然后推开车门下了车。

    她站在小区门口朝傅夫人挥手,看着她的车灯闪耀,在路灯下渐行渐远。

    转身往小区里走的时候,倏然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小区门口的青柏树边,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拿着烟。

    烟头一闪一闪,烟味儿有些浓。

    温一诺皱了皱眉,看清楚是萧裔远站在那里。

    “你抽了多少烟?还要不要命了?”温一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萧裔远把烟头扔到门口的垃圾桶,从背光处走出来,朝她伸出手,“诺诺,我们回家。”

    “你在这里干嘛?你不会给我发消息?”温一诺奇道,然后想到自己拉黑了萧裔远的号码,甚至连微信都屏蔽他了。

    闻到萧裔远身上浓浓的烟味儿,温一诺冲口又问:“你倒是抽了多久的烟?”

    “没多久。”萧裔远淡淡地说,见温一诺没有拉他的手,只好讪讪地把那只手也放进裤兜里。

    没多久能有这样的烟味儿?——还嘴硬。

    温一诺在心里做了个鬼脸,有点心软。

    两人一起往小区走进去。

    萧裔远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下午去傅氏接你了,结果看见你跟傅夫人一起走了。”

    温一诺点了点头,也不瞒他,“傅夫人带我去参加聚餐了,她们这些贵妇人和富二代有个圈子,叫盛世雅集,只有大股东和公司高管才有资格进呢,是盛名资本的盛夫人起的头。”

    她也笑着说:“其实我不算高管,只算是职业女性,但是去见见世面也是好的。我今天认识了沈如宝的堂姐沈如玉,她可比沈如宝好相处多了。”

    萧裔远知道沈氏有两兄弟掌权。

    大哥沈齐煊,以前是沈氏的总裁兼董事长。

    后来只担任董事长,弟弟沈齐鑫现在是总裁。

    这样的圈子,他踮着脚也是够不到的,但也没什么羡慕的。

    他跟那些所谓“old money”的人,本来就是两个圈子的人。

    他们这些搞高科技的,是所谓资本场上的“新贵”。

    回到家里,紧绷了一天的神经终于能够松散下来。

    温一诺回自己的卧室泡澡,萧裔远也只能回自己的房间。

    此时同一小区的岑家大平层里,萧妈正将萧芳华骂得狗血淋头。

    “好你个萧芳华!你长本事了啊!连自己弟弟的钱都想贪!”

    岑耀古在住院,萧芳华今天想回家休息一下,结果被萧妈逮到了,追问了几句之后,就开始骂她。

    “妈,我没有,我是想帮阿远。”萧芳华忙疲惫地解释,“我怎么会贪阿远的钱?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你和岑先生急吼吼地从南方过来,难道不是为了阿远手上那块地?!要不是因为你们,阿远会退出吗?!”

    “萧芳华我警告你!你要是敢瞒着我搞三搞四,从你弟弟那里抢钱,我饶不了你!”萧妈用手指头狠狠点着萧芳华的右脑门,萧芳华一声不敢吭,只是抱着头往一边躲。

    萧芳华委屈万分,忍不住说:“我连这套房子都准备好送给阿远了,我怎么可能贪他的东西?”

    “那可说不准,你这只是一套房子,阿远那边可是很多的地啊!”

    萧妈脾气上来了,骂了两个小时,直到自己都累了,才回房去睡觉。

    萧芳华直接靠沙发上快睡着了。

    ……

    第二天早上萧裔远一大早就醒来,准备给温家人做早饭。

    他走进厨房,才发现老道士早就在那里了,只好说:“老神仙早,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老道士在做皮蛋瘦肉粥,他用勺子搅着煮得烂烂的大米粥,笑着说:“你去小区门口买点鱼片粥和生煎包回来,一诺很爱吃。”

    萧裔远尴尬地笑了笑,转身出去了。

    虽然他和温一诺都瞒得挺好,回来之后没有表现出吵过架的样子,但是好像瞒不过老道士。

    萧裔远也没想过要隐瞒什么,就是不想家里的这些长辈担心而已。

    温一诺也是一样的想法。

    因此在她起床之后看见萧裔远买回来的鱼片粥和生煎包,还是欢呼着感谢萧裔远,然后坐下来吃得高高兴兴。

    早饭吃完,萧裔远和温一诺一起下楼去上班。

    温一诺的车还在傅氏大厦的停车场,但她不想坐萧裔远的车,一个人拿着手机低头打车。

    萧裔远叹了口气,走过去拉着她的胳膊说:“诺诺,别生气了,我送你上班,嗯?”

    他的语气有点软,眼底的青黑有些重,看着温一诺,专注得好像全世界只在乎她一人。

    温一诺猛地抬头,撞进萧裔远那双含情脉脉的凤眸里,心里好像又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一下。

    脑子里一时迷糊,好像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于是稀里糊涂被萧裔远拉进车里。

    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坐在车里,看着傅氏大厦越来越近了。

    到了傅氏大厦楼下,萧裔远给她解开安全带,含笑说:“我下午还来接你?你能不能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温一诺傲娇地“哼”了一声,说:“我自己开了车,不用你接。”

    她拉开车门下车,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悄悄把萧裔远的手机号码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了。

    萧裔远拉黑她一次,她也拉黑他一次,这才叫公平。

    她走到傅氏大厦门口,看见傅宁爵从停车场那个方向过来了。

    傅宁爵也看见了萧裔远的车,甚至看见温一诺从萧裔远的车里出来,不仅有些气馁。

    不过当他瞥见温一诺盈盈浅笑的面容,立刻又斗志昂扬了。

    “一诺,昨天晚上的聚会怎么样?我听我妈说你好厉害,把那个司徒秋带来的姑娘给怼得找不着北?”

    温一诺抚了抚额,不好意思地说:“……要不是她先出言不逊,我也不会怼她的。要怪,只有怪那个司徒夫人。不过幸好昨天沈如宝没有去,不然可能就要连累傅夫人了。”

    “不会的。司徒秋其实还理智点,她不敢对我妈怎么样的。”傅宁爵朝她眨了眨眼,凑到她耳边,轻声说:“想听陈年八卦吗?”

    “想啊!”温一诺如上好青墨一样的眸子陡然亮了起来。

    “嘿嘿,我妈算是司徒秋跟沈大佬的红娘,你说她敢不敢冲我妈发脾气?”傅宁爵哈哈大笑,和温一诺一起走进傅氏大厦一楼的旋转门。

    萧裔远坐在车里,默默看着傅宁爵和温一诺继续不避嫌隙地并肩行走,挨得那么近不说,还凑到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温一诺笑得掩住嘴。

    ……什么破事这么开心?!

    萧裔远握紧拳头,往方向盘上捶了一下,然后一脚猛踩油门,迅速开走了。

    温一诺听得瞪大眼睛,“什么?傅夫人是司徒秋和沈齐煊的红娘?这是怎么回事?”

    “我听我爸说的,沈家跟我妈她家算是世交,两人从小认识的。后来我妈去国外念书,跟司徒秋认识了,成了好朋友。司徒秋来国内看我妈妈,认识了沈齐煊,然后……”

    傅宁爵做了两个手指哒哒快跑的手势。

    温一诺明白了,惊讶不已地说:“你是说,是司徒秋追的沈齐煊?那个人看上去特别矜持优雅,真不像是能主动追的人。”

    “呵呵,我当时听见也很惊讶。但是我妈娘家和沈家当初曾动过让他俩联姻的心思,他们俩好像还处过一阵子朋友,我爸一直醋到现在呢,所以我相信我爸的话,因为只有舔狗才能明白舔狗的卑微!”傅宁爵一语双关,眸光闪闪地看着温一诺。

    温一诺根本没有意会傅宁爵的“舔狗”之说,只是她印象中司徒秋那个高傲得好像俾睨一切不染尘埃的样子,完全不能想象她会主动追人。

    她笑得更厉害了,“小傅总,你说话可真促狭。这话要是被司徒夫人听见了,不活撕了你!”

    “哈哈哈哈,我当然不敢!但是我说的都是实话!”

    “嗳,不对啊?”温一诺突然皱起眉头,“那司徒秋开始追沈齐煊的时候,沈齐煊跟你妈妈还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傅宁爵紧紧抿住嘴,恨不得自己刚才没多说那一句话!

    真是言多必失!

    古人诚不我欺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