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73章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第三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总裁办公室的大门打开,门口守着的秘书吓了一跳。

    回头看见里面的人说说笑笑走出来,根本没有他臆想出来的“两女相逢,必有一争”的八点档狗血剧。

    难道他看错了?

    不过秘书还是敏锐地发现岑春言换了发型……

    他挠了挠头,往旁边让了一步,笑着说:“岑总,萧总,温小姐,你们要去哪儿?”

    岑春言走在前面,笑着说:“我们要去对面分公司的会议室,你们萧总也会去,等下如果有事,你帮着料理,按照轻重缓急,该知会萧总的,不能等,要马上通知。如果不重要的,可以排在后面。”

    她和颜悦色的说,像是在自己的公司指点下属。

    偏偏那秘书还对她言听计从,连连点头哈腰。

    温一诺看了,恨不得从鼻孔里哼一声以示不屑。

    但是想到自己刚才“大打出手”已经在岑春言知性得体的风度前输了,所以她没哼,甚至没有翻白眼,只是微笑着问那个秘书:“……你在来我们远诺之前工作了几年了?”

    那秘书愣了一下,心想我如果是没有工作经验的职场新人,能做总裁秘书?

    公司是新成立的公司,员工可不一定是新员工。

    那秘书连忙笑着说:“……我有十年工作经验,ai远诺是我工作的第二家公司,之前我在一家上市公司做总裁助理。”

    他跳槽来ai远诺,当然是看好这个公司的发展前景。

    “哦,这样啊。”温一诺点到即止,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是岑春言和秘书都听懂了她的话外之音,就是在嘲讽岑春言之前的叮嘱是婆婆妈妈,多此一举。

    岑春言但笑不语,那秘书也是做了多年秘书的人,更大的场面他都见过,温一诺这种言辞上的小刺激那是小菜一碟。

    他打着圆场说:“虽然我以前有很多年的工作经验,但是每个公司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萧总跟我以前服务过的总裁非常不同。而岑总比较了解萧总的工作风格,她的指点对我来说受益匪浅。温小姐以后经常来公司的话,也希望温小姐能够多多指点我,让我能更好的为萧总,为公司服务。”

    这确实是个人才,几乎面面俱到,两边都不得罪。

    可是他不该说“岑总比较了解萧总的工作风格”这句话。

    温一诺默默地在小本本上记下这个秘书的名字,打算有机会给萧裔远吹枕边风,把这个秘书换掉。

    当然,在换掉秘书之前,先要隔绝岑春言和萧裔远。

    没了张屠户,就得吃带毛猪?

    同理,没了她岑春言,他们还开不了公司了?

    温一诺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完全不能客观地看待问题。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掺杂了以前从来不会掺杂的“男女感情”因素。

    萧裔远站在温一诺身边,脸上没什么表情,俊美的面容上开始有了上位者的气势。

    虽然不算很足,但也给他那张如同仙人临凡对世人进行降维打击的美颜增添了一丝冷冽。

    三个人来到对面分公司的大会议室。

    特效公司的姜总监陡然看见温一诺,顿时感觉头都要大了。

    他讪笑着站起来,“萧总,岑总,温经理,你们来了。”

    萧裔远坐了下来,不想再扯别的什么了,直接说:“把制作好的样片放出来,特别是男女主表白的那个五分钟版本,放你们制作的那个。”

    “好的,这就放。”姜总监熄了会议室的灯,让打开播放器,将投影放到墙上巨大的投影屏幕上。

    这段情节就是导演看了温一诺制作的那个片段之后,重新做了修改的一段情节。

    洁净无瑕的雪山,宛如仙人的男主,美貌动人的女主在树下互诉衷肠。

    两人身边波光粼粼,是湛蓝的湖水。

    微风浮动,树上落下一粒种子,掉入湖水里,很快生长,开出一朵香芋紫的花。

    女主惊喜不已,让男主去给她采花。

    摘花的时候,魔种趁机入侵,钻入男主心底。

    没有温一诺之前用的蜜蜂那一段,但是对情节推动更流畅,也更有戏剧冲突的效果。

    温一诺对这一点没有任何意见。

    她只是不明白,这一段的画面,为什么看上去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总觉得好像差了一点那什么。

    也就是萧裔远说的“灵性”吧……

    她轻飘飘地瞥了萧裔远一眼,心想他不是不赞同她说过的“灵性”吗?

    怎么自己又怎么说了?

    这可真是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真实写照了……

    温一诺勾了勾唇,没有说话。

    萧裔远又让姜总监放温一诺做的那个五分钟特效短片。

    这个里面多了一只蜜蜂,没有女主要男主采花的情节。

    但从画面来说,这一段真是好看多了,不仅美轮美奂,画面将仙侠作品所推崇的“仙”字表达得淋漓尽致。

    然后姜总监继续操作,用画中画技术,将两个特效短片并排放在一起,都在大屏幕上播放。

    萧裔远这时说话了,“就是这两个不同的效果,我希望他们能做出跟左面那个五分钟蜜蜂短片一样的效果,但是他们和岑总都表示右面已经是最好效果了,不可能跟左面那个做得一模一样。”

    温一诺想了一下,说:“现在只是口头讨论没什么意思。不如我去把右面那个短片再制作一下,然后大家看看效果?”

    岑春言有些惊讶,“现在吗?可是大家都没多少时间啊?”

    姜总监也有些啼笑皆非,忙说:“温经理,我们花了接近三个小时才把这段搞定,您现在要去重做……”

    他们可没三个小时等着。

    “呃……”温一诺看了看萧裔远,又看向姜总监,“不需要三个小时,就几分钟时间,把画面色调调整一下而已。”

    “这么简单?”姜总监将信将疑,“如果只是调整色调,我们已经用系统最优化了。”

    言下之意,温一诺就算再调,也只能调到这个样子。

    温一诺没有再说话了,只是看着萧裔远。

    萧裔远做了决定,“我带你去旁边的制作室,应该不需要多长时间。”

    萧裔远都发话了,姜总监只好闭嘴。

    他求援似地看向岑春言。

    结果岑春言也说:“就让温经理试试吧,说不定能有用呢。”

    温一诺总觉得岑春言话中带刺,可因为今天她动了手对方都能当没发生一样,这份涵养让她自愧不如。

    所以她也忍着没有反驳,和萧裔远一起来到旁边的制作室。

    萧裔远打开系统软件,将那段短片导入进来,然后把座位让给温一诺,说:“这个是麦克,你可以和上一次一样进行人机对话,修改调整。”

    他坐在另一个电脑前面,可以看见随着温一诺的指令,代码是如何变化的。

    温一诺聚精会神看着电脑显示屏,开始用语言发出指令,让系统去修改,去调整。

    十分钟后,她修改完成,取下耳机,对萧裔远说:“看看这个效果怎么样。”

    萧裔远从她背后探身过去,握着鼠标,点了重新播放。

    这一次经过温一诺的短片,和刚才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里面的人物动作流畅非凡,场景转换无缝对接,色彩的饱和度和图像的清晰度再一次达到高峰。

    更重要的是,萧裔远追求的“灵性”,终于也出现在这个短片上。

    就像是,里面的一切,都“活”了过来。

    萧裔远眼前一亮,忍不住给她鼓起掌来,“做得好!这就是我要的效果!”

    两人带着温一诺刚刚重新做好的短片来到大会议室,让姜总监重新播放。

    这一次,连姜总监都愣住了。

    大屏幕上经过温一诺改进过的特效,确实有点不一样的东西。

    要说哪一点不一样,他也说不出来,但就是更好看,更能吸引人的注意力,好像一分钟都不愿意错过,生怕漏掉了画面的精彩。

    他惊讶地说:“还真是不同了!温经理,您是怎么做出来的啊?!能不能教教我们!”

    萧裔远在旁边说:“诺诺用的方法,就是我教你们的方法。刚才我在旁边全程观察,她没有用任何别的辅助手段,所以说,我们的系统软件,是能够达到这个效果的。”

    姜总监脸上的笑容有点撑不住了,“……可是如果我们做不出来这种效果,那怎么办呢?总不能所有的母带都让温经理重做一边吧?”

    岑春言这时说话了。

    她笑容可掬地把温一诺夸了一番:“想不到温经理还有这手绝招!难怪萧总对你赞不绝口!瞧这画质,这色彩,国外的微塔公司也不过如此!”

    “这种效果,是温经理亲自调试出来的,就像手工打磨的精品,永远是大机器生产赶不上的高度。”

    然后话锋一转,继续说:“可是这部片子有五十集,每集四十五分钟,一共是二千二百五十分钟。”

    “按照温经理的速度,每五分钟短片,需要十分钟制作,那就需要二万二千五百分钟,换算成小时,就是三百七十五个小时。一天二十四小时,也就是需要十六天,才能完成所有制作。”

    “这还是排除每个员工接受训练的时间,让大家十六天,每天二十四小时的工作,还不一定能达到温经理这个效果。”

    “为什么?因为温经理不可能靠她一个人去制作所有的剧集,我们需要团队合作。”

    “团队合作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每个人用的语音指令是不一样的,所以效果永远不可能统一。”

    “那么最后的统筹谁来做?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把所有的五十集内容监控到每一分每一秒?——我们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马上电视剧交易节就要开了,错过了今年,就得等到明年,或者只有直接去寻找买家,都不现实。”

    岑春言说的虽然不是特效的技术语言,但确实是制作中的实际问题。

    姜总监连连点头,“就是这个道理!还是岑总明白!”

    岑春言笑着说:“其实我明白温经理和萧总的意思,也很钦佩你们对质量精益求精的追求。手工生产小范围可行,但是在大工业时代,手工生产已经成为落后生产力的象征。”

    “我们都知道,对质量的追求是有一个度的,超过了这个度,不仅会影响效率,而且会让成本成倍增加,也就是边际效益递减,所以我们需要取舍。因为没有人能够做到完美,大家只能在不断追求完美但永远达不到之间继续探索成长。——萧总,姜总监,温经理,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比如古代的时候,一个秀娘精心刺绣,可以花一个月或者一年的功夫做一件精致的衣服。那质量自然是杠杠的。”

    “可是现在是大工业时代,用机器一天能做成千上万件衣服,质量也还不错,虽然比不上绣娘的手工制作,可也差不到哪里去。”

    “现代企业越大挣钱越多,就是靠的这种规模效应。”

    “我们作为特效制作公司,也应该拥抱大工业时代,而不是固步自封,一叶障目。”

    她把话说得很婉转,也很符合现代商业生活人们的基本认知。

    姜总监情不自禁赞好。

    萧裔远却皱起眉头。

    他是想反驳的,但是不知道从哪里说比较好。

    毕竟他现在的位置,既是管理员,也是技术人员,正处于艰难抉择当中。

    温一诺眨了眨眼,也知道靠她一个人肯定不行。

    岑春言的这个比喻比较有说服力,可温一诺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她抿了抿唇,拿起会议桌上的矿泉水瓶,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水,让自己缓和了一下,脑子里飞快地转着,思考如何将对质量精益求精的追求,和大规模生产制作联系起来。

    岑春言见她不说话了,以为她已经被自己说服了,扭头对萧裔远说:“萧总,我们应该已经达成一致了,如果你没有进一步的意见,我们明天……”

    温一诺心里一急,脑海里立刻灵感闪现,她扬声打断岑春言的话:“如果我有办法呢?如果我有办法,让质量和效率之间不矛盾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