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79章 你给他钱,我更不高兴(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岑春言依然笑着点点头,“你们的感情真好。像你这么好的未婚夫,温小姐一定要好好珍惜。”

    萧裔远笑了一下,“能够跟诺诺在一起,才是我的福气。”

    岑春言再次被喂一嘴狗粮,什么谈话的心思都没有了。

    她扬了扬手,说:“那我走了,有事联系。”

    萧裔远颔首,“一路顺风。”

    岑春言走了之后,萧裔远又等了大概十五分钟,还是没有等到温一诺那辆大切诺基开过来。

    他想了想,拿出手机给温一诺打电话:“诺诺,你什么时候回家?”

    温一诺已经坐在客厅里吃水果了。

    她撇了撇嘴,有点惊讶地说:“……我什么时候回家?我不是已经回家了吗?你在哪个家啊?”

    萧裔远:“……”

    他换了个姿势拿手机,转身往小区里面走,纳闷说:“我在你家小区门口啊,等了半天,没有看见你的车。——难道你没看见我?”

    温一诺轻哼一声,“你在小区门口没有看见我的车……你那么专注地跟人说话,怎么会看见我的车?不用你等了,我已经回家了。”

    萧裔远心里一动,知道温一诺是看见他和岑春言在小区门口说话了。

    可是就算他跟岑春言在小区门口说话,他也注意着小区门口进进出出的车和人,根本没有看见温一诺和她那辆很显眼的大切诺基车。

    不过感觉到温一诺不高兴了,他开始解释:“我今天在小区门口等你回家,结果遇到岑春言,跟她说了几句话而已。她来这里看她父亲的,今天晚上的飞机,据说要出国度假。”

    “你跟我解释做什么?你跟谁说话我管不着。”温一诺只觉得有些气闷。

    明明她也知道,没必要看见萧裔远跟别的女人说话就炸毛。

    可是她就是忍不住。

    萧裔远抿嘴轻笑,“……诺诺,你在吃醋。”

    “别,我不喜欢吃酸的,我只喜欢吃甜糯糯的东西。”温一诺拿起一块沾了椰蓉的小奶糕,放到嘴里咀嚼,唔了一声,“你快回来吧,要开饭了。”

    挂了电话,萧裔远还在琢磨,温一诺什么时候回来的,他怎么就没看见呢?

    回到大平层,萧裔远还在追问:“你怎么进的小区?那么大的车,我不可能错过你啊?”

    温一诺这时想到傅宁爵给她送的阿斯顿马丁的小跑车,有点心虚地笑了笑,说:“这也说不准啊,万一你就是太聚精会神跟人说话,眼睛里看不见别人,我就是骑大象回家,你也看不见啊!”

    萧裔远感觉到温一诺又在转移话题了。

    他没继续追问,而是回自己房间,打开电脑,跟小区门口的监控连接,看看之前他到底是怎么错过温一诺的车的。

    连接了小区门口的监控之后,能够看的角度不一样了。

    从监控的角度,他能够看见温一诺从一辆宝蓝色小跑车里探出头来,跟小区门口的安保人员打招呼。

    然后那人把自动横栏打开,让她进来。

    原来是换车了,难怪他错过了她。

    他又仔细看了看那车,发现居然是阿斯顿马丁的小跑车。

    这车起步价三百多万,如果要全部用最高定制,要四百多万。

    温一诺什么时候去买的车,居然瞒得严严实实。

    萧裔远不动声色关了电脑,回到厨房,帮老道士把饭菜端到餐厅。

    温燕归也在厨房帮忙,她忙说:“阿远你去坐着等吃饭吧,我们马上就出去了。”

    张风起已经和温一诺坐在餐厅里聊天说话了。

    他现在已经好很多了,笑着说:“你快把我的车还给我,我已经在准备接单继续做生意了。”

    “师父,您不多休息几天吗?”温一诺摇了摇头,“我记得医生说起码要休息三个月。”

    温燕归这时正好从厨房出来,听见他们的对话,忙说:“一诺说的对,你就别逞强了,再休息两个月再说。”

    温燕归一说话,张风起就只有服从的份儿。

    他摸了摸鼻子,讪笑着说:“在家里待了一个月,跟坐月子似的,都快闷死了。装了一个月植物人,也该好了,是不是?”

    “师父您可以在小区里走走啊,或者出去买菜买早点都行。”温一诺笑嘻嘻地建议,把碗筷分发给大家。

    老道士刚坐下来,听见这话,心里咯噔一声,抬头看了看温一诺,又看了看张风起。

    张风起正笑着说:“我这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困浅滩遭虾戏’。一诺,你厉害了啊!”

    “师父,我是为了您好!”温一诺拿起筷子,开心地说:“妈妈吃饭,师父吃饭,师祖爷爷吃饭,阿远吃饭。”

    萧裔远看了她一眼,暂时把那辆新跑车的事按下不提。

    等吃完晚饭,萧裔远和温一诺负责收拾晚,温燕归陪张风起下楼去小区走动,算是宣布自己“王者归来”。

    老道士的精神头却有些不大好。

    他打了个哈欠,说:“我去洗漱,今天要早点睡觉,你们没事别叫我。”

    “好的,师祖爷爷,不过您不走动一下再睡觉吗?刚吃完饭,马上睡觉容易积食。”温一诺站起来想送老道士回房。

    老道士摇了摇头,“我会打坐一会儿再睡。”

    他看了看温一诺的脸,说:“明天是你生日,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我只要大家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我就开心了。”温一诺一边说,一边还是朝老道士伸出手,“不过师祖爷爷您要是想给我个惊喜,也未尝不可。”

    “说了是惊喜,怎么会现在给你?”老道士笑着拍掉她伸到面前的手,“行了,你去帮阿远收拾厨房,以后你也得学着做饭,不然你天天吃外卖吗?”

    “有师祖爷爷,还是阿远在,我干嘛要自己做饭?”温一诺将两手背到身后,目送着老道士离开餐厅。

    厨房里,萧裔远已经把所有的碗筷都放到洗碗机里了。

    温一诺走了进来,萧裔远从洗碗机前转身,看着她笑容满面的脸,突然问:“你什么时候买的新车?”

    温一诺:笑容渐渐消失.jpg。

    她眨了眨眼,说:“刚买的,还没决定要不要,只是试开一下。”

    她想,她本来就要付给傅宁爵钱,所以从理论上说,这确实是她“买”的,不算骗萧裔远。

    萧裔远丝毫没有怀疑,说:“这车多少钱?五百万够不够?”

    温一诺嘻嘻一笑,凑到他面前,睫毛忽闪得像大雨过后在森林里翻飞的蝶翅:“……咦?远哥你是要给我钱买车吗?”

    萧裔远笑道:“无事阿远,有事远哥。诺诺你的称呼最近很心机啊。”

    “你知道就好。”温一诺不心虚了,不仅点点头,还有点小害羞,“……那你是不是呢?”

    “你说呢?”萧裔远把他准备的生日礼物拿出来,“给你,里面有五百万,密码是你生日和我生日连在一起。”

    温一诺惊喜不已,从萧裔远手里接过银行卡:“发财了发财了!远哥你可真豪!出手就是五百万现金生日礼物!我只担心明天我的生日你该怎么办?”

    今年的生日还没到呢,就惦记明年的生日礼物。

    很好,这很温一诺。

    萧裔远心软的一塌糊涂,他捏了捏温一诺的脸,笑着说:“明年?明年你就知道了。”

    ……

    因为这车算是过了明路,第二天温一诺上班,大大方方和萧裔远一起去停车场。

    萧裔远仔细看着这辆车,连车牌都记得清清楚楚。

    这还是车行的临时牌照,不是正式的。

    跟温一诺说的“试开”,也对的上。

    萧裔远开车送她去公司,这样她可以把张风起那辆大切诺基开回来。

    结果刚到傅氏大厦门口,温一诺从萧裔远车里出来,被萧裔远拉着亲亲的时候,被傅宁爵看见了。

    他心里顿时酸得像是倒了一缸醋,忍不住故意夸张地说:“咦?一诺,我昨天送你的小跑车,怎么不开了?新车啊!刚开了一天就出问题?不会这么差吧?”

    温一诺回过头,不满地说:“小傅总,您可不能乱说话。那车我说了要自己出钱买的……”

    “哦,对哦对哦,我差点忘了,我本来是想送你做生日礼物和结婚礼物的,可你坚持要自己出钱。”傅宁爵两手插在裤兜里走了过来。

    萧裔远见状,也从车的另一边出来,绕到温一诺身边,对傅宁爵说:“原来是小傅总要送礼物,那就好了,不用我们出钱了。诺诺,虽然这种车比较贵,但是小傅总一片心意,怎么能用钱来衡量呢?是吧,小傅总?”

    傅宁爵只觉得萧裔远也有点阴阳怪气的。

    他乐呵呵地说:“是啊,我真的是一片心意,只要一诺愿意收。”

    “收,为什么不收。”萧裔远捏捏温一诺的脸,亲昵得简直不像他,“你放心,我不会生气的。小傅总给咱们结婚送的礼物,你还想给钱?是不是傻?”

    温一诺只有一个想法:男人要是骚起来,真是没女人什么事了。

    连萧裔远这种从来不屑争风吃醋的男人,也能骚断腿……

    傅宁爵满腔怒火盯着萧裔远捏温一诺脸的手指头,恨不得给他掰折了。

    萧裔远眼角的余光瞥见傅宁爵的神情,只在心里冷笑一声,缓缓松开了手。

    傅宁爵哼了一声,转身往大厦里面去了。

    温一诺感觉到萧裔远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

    她不好意思地解释说:“远哥……这个,我真的是说跟小傅总说了我自己出钱买,他都同意了的……”

    “所以你就误导我,说是你自己买的。”萧裔远凝眸盯着温一诺有些不自在的神情,“诺诺,你还想给傅宁爵钱?”

    温一诺:“……”

    “既然傅宁爵这二世祖想花钱,就让他花。人家说了是礼物,你还给钱,真不像我认识的小财迷诺诺。”

    温一诺嘀咕说:“……那不是怕你误会不高兴吗?”

    “你给他钱,我更不高兴。”萧裔远心里确实是不高兴,不管给不给钱,都不高兴。

    他很想温一诺从傅宁爵的公司辞职,来他的公司跟他一起创业。

    可是也知道,夫妻之间最好不要一起创业,太影响夫妻感情了。

    最后忍耐下来,亲了亲温一诺的脸,说:“你去上班吧,下午早点下班,家里给你准备生日呢。”

    温一诺说不高兴是假的。

    突然省了四百万,对她来说简直是天降横财。

    她笑嘻嘻地说:“那这个银行卡,我还要还你吗?”

    “当然不用,这本来就是给你的生日礼物,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