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82章 人家自己还是个宝宝(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张风起哪里敢让温燕归喂他吃甜品?

    被温一诺怼得敢怒不敢言。

    正想多给她几个白眼,嘴边突然感觉到一阵冰凉的甜意,还有点酸酸的……

    张风起缓缓垂眸,看见一个白瓷勺子已经喂到自己嘴边。

    顺着白勺往前看,是温燕归那张温婉到极点的面庞。

    她不像温一诺的面容又艳又仙,而是非常有书卷气,文雅地像是从教室里刚刚走出来的大学文科教授。

    和当年比,温燕归脸上不可避免有了岁月的痕迹,可他还是喜欢得要命。

    其实她不管什么样子他都喜欢,不是因为她是他最喜欢的样子,而是因为他喜欢的样子就是她。

    温燕归主动给他喂甜品……

    张风起一瞬间忘了跟温一诺拌嘴,傻笑着只顾张大嘴,温燕归喂什么他吃什么。

    温一诺本来只是调侃一下,没想到她那一向矜持得跟大学教授一样的妈妈居然真的亲手喂甜品!

    她忙捂住自己的眼睛,故意大声说:“啊啊啊!少儿不宜!少儿不宜!你俩秀恩爱,能不能回房里去秀?!”

    张风起朝她嘿嘿一笑,说:“你已经成年了,什么少儿不宜,还装嫩吗?”

    温一诺“切”了一声,扭头从萧裔远手里接过碗,三下五除二,把甜品吃光了,说:“你俩回房去吃,我要收拾桌子了!”

    张风起朝她瞪眼,说:“我还没吃够呢!你收拾什么桌子?!”

    温一诺只想抚额。

    她这个师父,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一刻值千金,他还顾着吃甜品?

    回房去“吃”,不好吗?

    温一诺敲了敲桌子,朝张风起挤眉弄眼:“爸,洞房花烛夜啊,你就想在餐厅里渡过吗?”

    张风起的脸蹭地一下红得像是喝多了酒,整个人都醉了。

    温燕归本来想装没听见,但张风起从她手里夺过小碗,仰头喝得干干净净,说:“好了,吃完了,你们收拾桌子吧。”

    他站起来,慌慌张张说:“我去洗澡。”

    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餐厅拐角处,温燕归才故作镇定地站起来,说:“你爸喝得有点多,我去看看……”

    她也离开了餐厅。

    温一诺要极力控制自己,才不笑出声。

    老道士看着也挺高兴的,乐呵了一会儿,说:“好了,我也回去了。”

    温一诺看见他走向的却是另一边,不是他以前自己的房间。

    “师祖爷爷,您这是要去哪里?”温一诺指了指老道士以前的房间,“您不应该住在那边?”

    老道士以前的房间在张风起和温燕归的房间中间。

    老道士嘿嘿笑道:“我的房子给他们俩做新房了。以后那边三间套房,都是他们的房间。”

    “我就跟你和阿远住一边了。”

    温一诺长长地“哦——”了一声,心里还挺高兴的。

    以张风起跟她妈妈粘糊的程度,说不定过一年,她真的就要做长姐了。

    温一诺怀着这个美好愿望,一直跟萧裔远在厨房里畅想有小弟弟小妹妹的未来。

    萧裔远倒是没有特别的感觉,不管温一诺有没有弟弟妹妹,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他其实不是个感情特别丰富的男人,心里先是有的她,然后才有她的家人。

    不过温一诺这个人说话特别有感染力,听她说得高兴,萧裔远看了她一眼,笑着说:“……其实,你我生个孩子,也能这么可爱。”

    温一诺眨了眨眼,捧着自己的脸故意说:“那可不行,人家自己还是个宝宝呢!”

    “……知道了,过几年再说。”萧裔远其实并不着急。

    他和温一诺都还年轻,事业也才开始,等几年事业巩固了,再要孩子也不迟。

    他并不想把孩子给别人带,一定要自己带。

    两人在厨房里说得高兴,老道士洗完澡出来去阳台打坐的时候,顺便听了一耳朵。

    等温一诺和萧裔远收拾完厨房,准备回房的时候,老道士把温一诺叫到他房间里。

    “师祖爷爷,什么事啊?”温一诺好奇地在他面前坐下。

    老道士叹了口气,低声说:“一诺,我知道你是想你妈妈和你师父能和和美美过一辈子,但是要和和美美过一辈子,不是一定要有孩子的。所以你以后别再你妈妈和你师父面前提孩子的事。”

    温一诺很是奇怪:“为什么啊?为什么不能提?虽然他们年纪是不小了,可我妈妈也在四十来岁,如果想要孩子,完全可以要的。人工受精技术已经很成熟了……”

    老道士扯了扯嘴角,“越说越离谱,这是人工受精的问题吗?”

    “那是什么问题?”

    老道士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地说:“当年你妈妈生你的时候大出血,几乎难产而亡。后来医生把你们俩都救回来了,但是你妈妈的身体……受到损伤,不可能再有孩子了。”

    温一诺的心猛地一沉,几乎下意识反驳:“师祖爷爷,这不可能吧?现代医学这么发达,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但这就是事实。”

    温一诺看了老道士一会儿,觉得他没说谎,马上调整心态,说:“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什么不继续治疗?”

    老道士只是看着她不说话。

    温一诺像是明白了,立即又说:“是不是钱的问题?如果是钱的问题,我可以把我的钱都拿出来,给我妈妈去治病,治好就能生小宝宝了。”

    “你怎么执着让他们生孩子?”老道士都有些奇怪了,“其实他们不生,最大得益者是你……”

    温一诺虽然很财迷,但并不是没有底线。

    她挑了挑眉,说:“我知道,但是他们自己选择不生,而是他们没有选择不能生,是两码事。”

    “我希望师父有自己的孩子,如果我妈妈愿意给他生的话,这是他们的权利。”

    老道士深深看她一眼,点头说:“一诺,我就喜欢你这点。我的衣钵,肯定是传给你的。你不会因为我老了,就把我扔到山里活埋了。”

    温一诺噗嗤一声笑出来,“师祖爷爷,就算是您的徒弟我的师父,他也不会把您扔到山里活埋了啊?!”

    “哼!他是不会,可是他结婚了,他眼里只有他的亲亲好老婆,哪里还记得我这个可怜无助又衰老的师父!”老道士哼哼唧唧地说,对张风起似乎有些不满。

    温一诺更觉得好笑了,“可是我也结婚了啊,您不担心我眼里只有我的亲亲老公远哥?”

    “你吗?还没有哦!”老道士哈哈大笑,“至少我知道在你眼里,我比你亲亲好老公阿远重要!”

    “怎么可能?!”温一诺撇了撇嘴,想打老道士的脸。

    老道士却笑嘻嘻地说:“那我和你亲亲好老公一起掉到水里,你会救谁?”

    “当然是师祖爷爷啊!”温一诺下意识说,“而且远哥他会游泳。”

    “这不是会不会游泳的问题。而是轻重缓急的问题。”老道士意味深长地说,“如果你妈和我一起掉到水里,我那个无良的徒弟肯定会先救你妈,然后才是我。”

    “而我要是和你老公一起掉到水里,你肯定会先救我。——所以我选择你。”

    温一诺仔细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她有些心虚地笑了笑,不动声色转移话题:“好了,我知道了,等我有空问问我另外一个师父,看看他有没有办法给我妈妈治病。”

    “另外一个师父?是那个给你师父做手术的吗?”老道士好奇地问,“叫什么名字来着?”

    “路近。”温一诺兴致勃勃地说,“他特别特别厉害!不仅懂医学,听说还懂高能物理!这可是跨专业啊!发表过很多论文,还有很多厉害的专利!”

    老道士见多识广,完全不在意地“嗯”了一声,说:“这就厉害了?懂医学,又懂高能物理,了不起了?我也认识这样的牛人!”

    “哪有这么多牛人?”温一诺极力安利自己的新偶像路近,“他不是一般的懂医学哦!手术做得出神入化,还是基因剪辑方面的大牛人!高能物理就更牛逼了,我完全看不懂他发的那些论文……哈哈哈哈哈……”

    “……会做手术?还会基因剪辑?还有高能物理**文?”老道士嗤了一声,“你就吹吧。”

    “我没吹!”温一诺拿出手机,随便搜了搜,搜出一篇以前发的论文,说:“您看,二十多年前,他就很有名了!”

    老道士瞥了一眼,突然眼里闪过一道微茫。

    他就着温一诺的手看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地指出来:“……这个人叫kevin ku。你刚才说你那个新师父叫什么名字来着?”

    “路近。”温一诺强调说,“不过他是改过名字的,以前的名字叫顾祥文,英文名叫kevin。听说他以前一直在国外,是几年前才回国的,ku是国外的人用的拼音,就是顾的读音。”

    老道士倏然瞪大眼睛,手一抖,将面前茶几上的茶水差点撞翻了,他却毫无知觉,握住温一诺的手说:“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他还有个名字叫什么?!”

    “顾祥文啊……怎么了?”温一诺忙将那杯茶水移远了一些,免得再被老道士给碰到了。

    等她再抬起头,老道士已经恢复常态了。

    他的神情似乎有些萎靡,打了哈欠,说:“哦,那这样,你就好好问问,看看能不能帮你妈治病吧。不过我要提醒你,你妈那是生育上的问题,是妇科,你别以为会做手术,就什么病都能治。”

    温一诺一想也是那么回事儿,不好意思地点头认错:“我知道了,我不会贸贸然跟别人说的。”

    “嗯,凡事先跟你妈妈商量,别自己自作主张。”老道士教训了她一会儿,才让她出去了。

    温一诺不知道,她出去之后,老道士打开电脑,一遍遍搜寻着kevie ku的论文,一时间眉头紧锁。

    ……

    第二天早晨,大平层里静悄悄地。

    张风起和温燕归当然是房门紧锁,都没起床。

    萧裔远已经去上班,老道士出去遛弯兼买早餐。

    温一诺今天不用上班,她醒来的时候,身边萧裔远的位置已经没人了。

    她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

    想起来今天下午要跟傅夫人一起去参加沈家小公主的二十一岁成人礼,还真有点小期待。

    希望沈家两位“皇帝皇后”有点眼力价,知道她现在也是有靠山的人!

    起床之后,温一诺换上运动装,出去外面的小区里跑步。

    时间其实已经不早了,晨练的人都回家了,小区里没什么人。

    她一个人跑了两圈,心情非常愉快。

    回去的时候遇到遛弯买早餐的老道士,她高高兴兴帮他拎着早餐盒,一起回家。

    到家之后发现张风起和温燕归都已经起床了,正在收拾客厅里昨天那些装饰摆设。

    温一诺放下早餐盒,笑着说:“妈妈早安,爸爸早安,快来吃早餐!”

    张风起和温燕归放下手里的活儿,和老道士一起在餐桌旁坐下,吃鲜美的鱼片粥和生煎包。

    这是在他们小区附近那家特别拽的早餐店里买到的。

    温一诺吃得赞不绝口,一边问老道士:“师祖爷爷,您是怎么买到的?他们卖的那么快,不早起排队根本买不到。”

    “嘿嘿,那是你们买不到。我老道出马,一个顶俩,他们没有也得给我变出来!”

    “切,就知道吹牛。”温一诺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张风起“记恨”着老道士昨天拆他的台,笑着说:“你师祖爷爷给人家露了一手,指点了一下风水,所以人家把他当神拜呢!”

    温一诺啧啧两声,“师祖爷爷,您这指点一下,恐怕都能把人家的小店买下来了,结果只混了个早餐预留名额,您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的良心好得很。”老道士横了她一眼,又瞪了张风起一眼,“孽徒!为师要把你逐出师门!”

    温一诺忙说:“可是我的钱包有点痛!您以后别这样了,您是金口玉言,嘴一张,就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小财迷,就知道钱!”老道士被她逗笑了,也不再跟张风起拌嘴。

    吃完早饭,张风起要带温燕归出去走走,去大商场买买买。

    老道士打算回房睡回笼觉,餐桌当然要由温一诺收拾。

    温一诺一边堆叠碗筷,一边说:“我下午要跟傅夫人出席一个宴会,晚上回来比较晚,你们不用等我吃晚饭。”

    “好。”张风起给温燕归戴上帽子,漫不经心应了一声。

    老道士低着头,伸手随便掐了一把,嘴里嘀嘀咕咕念叨。

    等张风起和温燕归都走了,老道士回头对温一诺说:“你昨天生日,今天参加什么宴会?会不会犯冲?”

    温一诺愣了一下,“这也会犯冲?”

    “如果是商业宴会,当然没关系。但是如果是私人宴会,就有可能。”老道士一本正经的说,“按我们道门的规矩,生日前后三天都不能参加别人的私人宴会,会影响自己的运势。”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明天再接着三更。

    感谢“helen3500丸子”盟主大人前天的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