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83章 绝世美女的标尺(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哦……这个……是别人的生日宴会……”温一诺眨了眨眼,突然也有些发怵。

    她跟沈如宝,好像是有点犯冲……

    “这样啊,不过没关系。我给你个护身符,你好好戴着就没事。”老道士说着,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拿出一个田黄石挂坠项链。

    “这个是你的本命辰星,禄存真星君。”老道士把这块小锦鲤形状的田黄石吊坠给温一诺戴在脖子上,笑眯眯地说:“禄存星属土,所以用稻田里出产的田黄石雕刻可以事半功倍。”

    “而且因为禄存星属土,主财运,并且能够逢凶化吉,是吉中之吉。而你出生的时刻,正是禄存真君值日的时候,也是你的本命太岁,所以你一生不会缺钱,而且有增辉减凶的强大运势。”

    温一诺眨了眨眼,“……我的本命太岁是禄存真君?可是我算过……”

    “你算的不对,你师祖我算的才是对的。”老道士虎起脸,纠正温一诺:“你是信你自己算的,还是信我算的?”

    “那当然是师祖爷爷。”温一诺忙乖巧地说,笑得很开心:“您以为我不想禄存真君是我的本命啊?我做梦都想好伐!”

    “有禄存真君做本命,我不仅自己一辈子有钱,我还能让别人发财!就是道门中的小锦鲤好伐!”

    温一诺摸着脖子上的禄存真君吊坠,眉开眼笑。

    而且那禄存真君的化身,确实是一尾锦鲤,所以吊坠的形状就是一尾小锦鲤。

    刀工了得,活灵活现,那斜睨的大眼睛,甚至有点像温一诺促狭的样子。

    温一诺一下子就喜欢上这个小吊坠。

    要知道绝大多数田黄石都是做的印章或者把件,做成吊坠的少之又少。

    做成锦鲤样子的田黄石吊坠,大概上天入地,只有这一枚了。

    吊坠的链子是24k纯金,不过有些年头了,链子并不是很灿烂的金黄,而是略微有些浓郁的金黄,但跟吊坠的田黄石颜色很相配。

    链子也不长,温一诺戴在脖子上,跟颈链差不多。

    那尾活灵活现的小锦鲤吊坠,正好卧在她两根锁骨交汇的小坑里。

    温一诺越看越喜欢,马上跑回自己的房间,打开衣橱,打算找一套配得上这块田黄石小锦鲤颈链的衣服。

    她在衣橱里翻检了一上午,都没找到合适的。

    因为她的衣裙不是红紫色系的,就是蓝白色系,恰恰缺少橘黄色系,所以很难跟田黄石的锦鲤小吊坠相配。

    后来还是傅宁爵的电话把她解救出来。

    “一诺,我妈下午四点来接你去试衣服,然后一起去沈家的王府花园。你中午别吃太多,我听说沈家今天请的大厨国外米其林评分最高的大厨团队,今年为了沈家小公主的二十一岁成人礼,专门从国外请回来的。”

    温一诺顿时觉得口舌生津。

    她舔了舔唇,很期待地说:“这么好?那可要好好吃吃西餐了,我就没吃过几道好吃的西餐,希望这一次能够让我这个土包子开开眼界!”

    “确实可以期待一下。我在国外的时候吃过一次这个大厨做的菜,真的很不错,他是难得有本事的外国厨师,最懂利用食材本身的美味,很少放各种起司番茄酱。”傅宁爵为那位厨师吹了一波彩虹屁。

    温一诺更期待了,不过说起傅夫人又来带她试衣服,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小傅总,上一次傅夫人已经送我一套衣服了,这一次就不用了吧……我自己出钱买吧。”温一诺含蓄地说。

    傅宁爵知道她最近发了一笔小财,也不是买不起,可请心爱的姑娘出去吃饭,他可不要aa制。

    “就一套衣服而已,你要不要跟我争啊?”傅宁爵似笑非笑,“如果你过意不去,等过几天,请我和我妈、我爸吃顿饭吧,或者去你家吃也行。”

    温一诺算了一下,如果请傅宁爵、傅夫人和傅老板去高档饭店吃顿饭,饭钱大概就是一套高档礼服的钱。

    “……那好吧,过几天我们约个时间,我请你们一家吃饭。”温一诺点点头。

    国人喜欢在饭桌上增强感情,她也不能免俗。

    ……

    下午四点,傅夫人的加长劳斯莱斯幻影准时停在温一诺家小区门口。

    温一诺已经等在路边的人行道上了。

    傅夫人降下车窗,笑着朝她招手,“一诺,这边。”

    温一诺忙小跑过去。

    傅夫人的保镖从前座下来,给温一诺拉开车门。

    她坐了进去,和傅夫人一起坐在后排位置上。

    为了方便试衣服,她只穿了一套香芋紫休闲裤装,衬得她的皮肤更白净细腻,也突出了脖子上那支雕工精湛的田黄石小锦鲤。

    傅夫人看了一眼,好奇地说:“咦?你这个颈链是田黄石的吧?倒也别致。”

    温一诺笑着点点头,“是啊,傅夫人好眼光,是我爷爷刚刚给我的。我正愁这颜色不好配衣服。”

    傅夫人到底是老手,脱口而出:“配带浅金底色的淡香槟色就很好看,高雅又贵气,而且你皮肤那么白,淡香槟色也只有你这样的姑娘穿出来才好看。”

    “淡香槟色?会不会太隆重了?”温一诺有点不确定。

    这种颜色的礼服一般是非常正式的场合才用得着的,不然就有点“过度着装”,会显得很尴尬。

    傅夫人满不在乎摆了摆手,“不会,你要知道今天可是沈家小公主的二十一岁成人礼,人家沈家可是有皇位要继承的,除了国宴,就他们家整个宴会最隆重了。”

    语气之间还带着淡淡的嘲讽,但又不过份,很合温一诺的心思。

    她的笑容更甜美了,乖巧地说:“那好吧,我听傅夫人的。”

    “还是叫我伯母吧,我上次就跟我的朋友介绍你是我的小友,你还‘傅夫人’、‘傅夫人’的,不是要在我朋友面前打我的脸?”傅夫人故作不快地点点温一诺的额头。

    温一诺从善如流,忙说:“那好吧,傅伯母,以后请多多关照。”

    “那没问题,我肯定关照你。”傅夫人笑了起来,给温一诺整了整休闲服的大翻领,目光在那小锦鲤上停留了一瞬。

    温一诺感觉到傅夫人对自己颈链的注意,随手摸了摸,看着傅夫人脖子上戴的项链,笑嘻嘻地说:“傅伯母的项链是梵克雅宝的仲夏夜之梦系列吧?真好看。”

    梵克雅宝的仲夏夜之梦系列,是一整套用纯白金、蓝宝石和钻石镶嵌的蓝白小野花颈链、耳钉和手链,不仅工艺精湛,难得是有艺术气息,像是春天里法兰西原野上盛开的三色堇。

    傅夫人这个年纪的贵妇戴起来,将那股暗藏的不羁、自由和浪漫衬托到十分,也让她身上那套高级定制的墨绿色金丝绒礼服显得既隆重,又优雅。

    更重要的是,这一套梵克雅宝仲夏夜之梦系列,价值有她今年刚刚拿到的提成那么多。

    一个东西好不好,用钱说话基本上不会差到哪里去,如果没有被骗的话。

    傅夫人的注意力不知不觉被温一诺转移了,她摸着自己的颈链,笑得很甜蜜,“这是宁爵他爸爸给我买的结婚纪念日礼物,我也很喜欢。”

    两人就在谈论今年的首饰和时装秀当中来到城中的高奢服装旗舰店。

    傅夫人这一次带她去的是dior的旗舰店。

    因为早就对颜色有了想法,因此温一诺一眼看中了一条淡香槟色大摆细腰小蓬蓬裙。

    这条裙子的样式比较复古,一长排珍珠扣从胸口一直扣到裙裾,是上个世纪巴黎贵妇们最喜欢的样式。

    胸前的领口开得不大不小,正好把锁骨露出来,肩膀却被包的有些严实,一直延伸到大臂。

    衣服上层层叠叠堆砌着镂空刺绣的玫瑰花,玫瑰花的底色是浅金色,表层却是淡香槟色,跟她们设想的颜色搭配几乎一模一样。

    这条裙子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跟它大牌的身份几乎不太符合,不过打眼看去,它有个特别突出的特点,就是腰特别细。

    说白了就是,这条裙子要穿得好看,必须是天生身材比例非常好的女人。

    不像别的大牌,最擅长用裁剪帮自己的vip顾客们隐藏身体比例不好的地方。

    比如说,有些设计可以隐藏浑圆的上臂,或者掩盖腰身的粗壮,又或者能够拉伸视觉,让人觉得你有一双长腿。

    这些特点,这条裙子统统没有。

    它就像一柄绝世美人的标尺,肆无忌惮地立在那里,只有你迎合它,它不会改变自己来迎合你。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很多人试过之后,又放弃了。

    因为身材比例差一点点,这条裙子就会把你的缺点放大出来。

    谁也不想穿一条让自己出丑的裙子。

    当温一诺一眼看中这条裙子,想试一试的时候,店里的导购小姐看了看她穿着的休闲服,笑着想劝她改变主意,不要白费时间。

    温一诺和傅夫人都坚持要试这条裙子。

    最后导购小姐也拗不过她们,只好取下这条裙子,让温一诺去试衣间。

    过了一会儿,温一诺换好裙子,款款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

    整个店里的人一下子都处于失语状态。

    特别是几个导购小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因为她们看过太多太太小姐们试这条裙子,无一例外,都铩羽而归。

    有些看上去身材比例不错的,一穿上这条裙子,就自曝其短。

    不是显得腿短了一大截,就是胸前空荡荡,腰间的扣子又扣不上,因为胸不够大,腰又不够细。

    而温一诺穿上这条裙子,简直像是给她量身定做。

    领口的锁骨横在眼前惊心动魄,两条手臂白如嫩藕,最令人赏心悦目的,还是她的腰。

    真正的盈盈一握,那条细细的裙带真是恰到好处点缀在黄金分割点上。

    因为这把细腰,她的腿看上去足有一米二,而胸前更是格外突出。

    像是从上个世纪的时尚画报上走下来的仕女。

    她因为学道的关系,美艳中仙气邈邈,不笑的时候自带三分冷艳之色,跟这条裙子的气场实在太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