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85章 花开富贵(第二更,月票1500+)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这一进门,就把屋里众人惊艳到了。

    客厅里有几个在盛世雅集里见过她的,很快就认出来了。

    那位盛世雅集的召集者盛夫人立刻走了过来,笑着对傅夫人说:“咦,你又带一诺来了?你们还真不是一般的关系好!”

    温一诺笑着跟盛夫人打招呼,“盛夫人您好,您的气色越来越好了。”

    “你啊,说话就是好听。别人夸我气色好,我当客气话。但是你说气色好,那就真的是气色好。”盛夫人朝她眨眨眼,“我家的小孙子可是托你吉言,现在能吃能睡,长胖了不少!”

    “您过奖了。”温一诺笑着点点头,和傅夫人、盛夫人一起往客厅里面走去。

    她一路走着,知道很多人的目光都投在她身上,有好奇,也有不屑。

    不过她都懒得在意。

    她来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如同傅宁爵说的,借住傅夫人的关系,让沈家那对“宠女狂魔”的夫妻,对她收敛点儿,不要再动不动就想着“打压”她。

    因为只有千年做贼的,没有千年防贼的。

    不把这对夫妇一劳永逸给收拾了,她担心那位小公主再对她闹出什么妖蛾子,他们家可就承受不住沈氏夫妻的怒火了。

    而她已经让沈如宝吃了好几个亏了……

    傅夫人是用这种形式,表示她是她罩的人。

    温一诺走到客厅最里面的沙发旁边,傅夫人和盛夫人已经坐下了。

    她没有坐,而是站在一旁,欣赏着挂在墙上的名画。

    这间客厅的布置挺用心的,房子的建筑是纯古式的,红木廊柱,彩绘藻井,隔断和陈设也都是有来头的古物。

    可是墙上的画,全是西方名家大手的油画。

    以沈家的身家,这些油画应该是真迹。

    温一诺兴致勃勃看着一副挂在她身旁墙上的油画,正琢磨要不要拿出手机拍张照片,突然听见一道熟悉的嗓音,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是一诺吗?”

    温一诺回过头,看见居然是萧芳华站在她身后。

    她穿着一件看着像旗袍的烟灰色紧身晚礼服,面料很厚重,垂感很强,显得她的身材凹凸有致。

    脖子上一串晶莹剔透多层如渔网的钻石项链,彰显她作为岑耀古妻子的身价。

    温一诺微微一笑,朝萧芳华点点头,“岑夫人您好。”

    萧芳华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你是跟阿远一起来的?我怎么不知道阿远也得到请帖?”

    温一诺笑着摇摇头,“不是,我跟傅夫人一起来的。”

    她朝坐在沙发上正在跟盛夫人说话的傅夫人略抬了抬手。

    萧芳华看了一眼,不认识。

    她很少出来交际,以前有一些活动,也都是在南方z城,在北方,这还是她第一次出席这样大的场合。

    温一诺留神打量,见傅夫人好像没听见一样,她也没有接着介绍了。

    萧芳华等了一会儿,温一诺只是在问她小冬言的事,她的注意力也就被转移,兴致勃勃说起自己还不满一岁的小儿子。

    没过多久,一个穿着女仆样式服装的年轻女子走过来,彬彬有礼地对萧芳华说:“萧夫人,那边的蓝夫人请您过去。”

    萧芳华抬起头,看着蓝琴芬在对面的沙发朝她笑了笑。

    她有些不自在地点了点头,“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她对温一诺歉意地说:“好不容易有个认识的人,可惜我也不能跟你待在一起。岑先生嘱咐我要听二太太的。”

    温一诺挑了挑眉,“二太太?蓝琴芬吗?是对面那个女人?”

    那女子半老徐娘,风韵犹存,而且眉宇间有股倨傲的气势,比萧芳华更像岑耀古的正室妻子。

    萧芳华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说:“她是沈夫人的表妹,两人关系特别好,据说是闺蜜。”

    今天来的是都是正室和正室的女儿媳妇,像蓝琴芬这种身份,本来是不该来的。

    但是蓝琴芬跟司徒秋的关系非同一般,司徒秋也给她送了一张请帖,所以她就来了。

    正好岑耀古也想有人带一带萧芳华,因此也特意嘱咐了她。

    蓝琴芬从来不会当面跟岑耀古过不去,立刻答应下来。

    岑春言就是蓝琴芬的女儿,温一诺看见蓝琴芬,就想起了岑春言。

    她知道岑春言刚好出国度假去了,不然说不定还得在这里遇到她。

    她母亲蓝琴芬的关系跟司徒秋那么好,不知道岑春言跟沈如宝的关系怎么样。

    温一诺什么都不想说了,从一旁穿梭来去的女侍手里的托盘里拿过一杯椰果汁,喝了一口。

    萧芳华回到蓝琴芬那边的位置上,有些不高兴地说:“蓝姐,有事吗?”

    蓝琴芬笑着说:“我只是提醒你一声,沈夫人和她的寿星女沈如宝就要来了,咱们还是在这里等着比较好。”

    她又看了一眼萧芳华刚才说话的那个年轻女子,好奇地问:“那个女孩是谁?真是好漂亮!”

    “那是温一诺,我弟弟的未婚妻。”萧芳华笑了起来,语气间有点得意,“她是跟着傅夫人来的。”

    蓝琴芬是知道傅辛仁的妻子南宫斐然的。

    在司徒秋跟她做闺蜜之前,还有一个关系更好的闺蜜,就是南宫斐然,也就是现在的傅夫人。

    不过她跟傅夫人不熟,也只是瞥了一眼,笑着说:“傅夫人的先生是傅辛仁,那可是少有的美男子,等会儿吃饭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还朝她眨眨眼。

    萧芳华:“……”

    这是几个意思?

    她抿了抿唇,淡淡地说:“蓝二太太早就看上傅先生了?那等会儿你多看看。”

    蓝琴芬见萧芳华不上钩,也没特别生气,收起笑容,懒懒地说:“我就给你介绍一下,你也没必要像个刺猬吧?还扯到我头上,岑先生知道了也只会说你啊。”

    “是吗?岑先生知道你认为傅先生是难得的美男子?”萧芳华被蓝琴芬的内涵弄得火大,忍不住怼了她两句。

    蓝琴芬不由又打量了萧芳华几眼,心想生了儿子就是不一样,居然连脾气都见长了。

    她在心里哼了一声,脸上还是带着笑意,视线转到了大门口。

    此时几个女侍已经在门口列队欢迎了。

    中庭的灯光和月色一样柔和,客厅里的水晶灯更是包裹着柔和的白纱。

    屋里的红木廊柱、隔断,和孔雀蓝、烟灰紫的家具烘托出一片珠光宝气富贵典雅的气氛。

    客厅里的太太夫人小姐们也都是衣香鬓影,打扮得华丽精美,像是墙上那些西洋名家的油画,个个身价不菲。

    “沈夫人,沈小姐来了。”有人在门口说了一声,大家齐齐站了起来,表示对主人的礼貌。

    温一诺也抬眸看去。

    没过多久,门口出现一高一矮两个人的身影。

    高个的是司徒秋,她率先往屋里走了一步,从背光的地方,来到亮处。

    温一诺发现她穿着一身织锦缎黑色旗袍,看得出来做工非常的精美,至少是十几年功夫的老裁缝做出来的,将女性身体的柔美发挥得淋漓尽致。

    做旗袍其实特别考验裁缝的功力。

    好的旗袍,既能把女性体型的所有曲线都表达出来,但又能恰到好处地对体型进行修正和美化。

    做工精湛的老师傅,能将旗袍做成美颜相机的特色,欺骗人的眼睛。

    你以为你看见的是真实,其实是被旗袍巧妙美化后的结果。

    跟温一诺身上那条裙子正好相反。

    司徒秋那身艳色牡丹的旗袍就是这种美化到极致的效果。

    本来很俗气的传统花朵工艺,却因为黑色织锦缎底色显得高雅起来。

    如果仔细看的话,她身上那些牡丹全是手工刺绣出来的,用的是纯黄金和白银里抽出来的金银丝线染色之后刺绣,每一朵花都只让人想到“花开富贵”这四个字。

    司徒秋长得很洋气,现在这样古典的打扮,却一点都不突兀,而是有种黑牡丹的英气和神秘。

    她笑着站在门口,用眼神向客厅里的客人示意。

    当她看见站在正对大门的方向,站着的一个年轻女子时,瞳孔不由自主地缩了一下。

    客厅里的人这时动了起来,纷纷跟她打招呼。

    司徒秋挽着沈如宝的手,一起步入客厅。

    当沈如宝带着甜笑进入亮处的时候,刚才还有些喧闹的客厅突然安静下来。

    温一诺的视线从司徒秋那边移开,落在沈如宝身上,不由眼角微微抽搐。

    她知道大家为什么突然安静下来了。

    就连傅夫人都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用手掩住了脸上的笑意。

    这真是“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

    好巧不巧的,沈如宝居然穿了一条跟温一诺身上这条dior复古连身裙几乎一模一样的裙子,也是大摆细腰蓬蓬裙,只是细节上有些不一样。

    温一诺这条是淡香槟色,因为要跟她脖子上这条田黄石的锦鲤吊坠搭配。

    而沈如宝这条是樱花粉,而且袖子那里也有不同,不是包裹式,而是蓬蓬袖,公主裙的样式。

    这种样式单看还行,但是跟温一诺身上那种包裹式的袖肩相比,就显得略孩子气。

    更可怕的是,这种样式的裙子非常挑身材,它是需要有绝美的好身材去配合它,而不是它来掩盖身材上的缺陷。

    沈如宝的身材其实也不错。

    她的个子不高,其实也挺适合这种裙子样式的,单看的话,精致得像个洋娃娃。

    不然她和司徒秋就不会在dior高定那里专门选择这个款式了。

    当时做高定的设计师说过这个样式是复古式,能穿好的人很少很少。

    可她们就是要挑战这种不可能,穿别的名媛没法穿的好看的样式。

    可惜有了温一诺这个身高腿长腰细的模特在旁边对比,沈如宝那边就不够看了。

    本来她觉得自己的腰已经够细了,可温一诺能比她肉眼可见的还要细上半吋。

    她觉得自己腿的比例非常好,虽然个子不高,但是腿部所占比例却很高。

    可有了温一诺那高挑到腿长一米二的对比,沈如宝的一双腿让人觉得只有六十厘米,也就是温一诺的一半长。

    当然,她们的身高并没有差那么多,存粹是这条裙子引起的视觉效果。

    现场情形来看,这种视觉效果的对比简直是惨烈。

    客厅里的人虽然都不说话,可是眼神都在温一诺和沈如宝之间扫来扫去,脸上全是揶揄的看热闹的笑容。

    沈如宝到底年纪小,自己精心准备了半年的生日成人礼风头,就这样被一个普通人抢去了,怎么忍得住?

    她脸色变了又变,一双手背在身后,终于一扭头,大眼睛里泪珠盈盈欲滴。

    司徒秋早就看见了温一诺,没有沈如宝反应那么剧烈,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移开视线,没事人一样对客厅里的众人说:“大家见笑了,真没想到我们家专门定制的服装,在外面居然也能买得到。看来dior要失去我们家这个客户了。”

    众所周知,对于大牌来说,量身定做的高定服装,独一无二是最基本的原则。

    不然为什么要花十几倍甚至百倍的价钱买高定?

    是钱多咬手还是装逼翻车?

    ※※※※※※※※※

    这是第第二更月票1500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半。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