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88章 来者是客(第二更,12477盟主+)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从点缀着青竹的中庭走过,穿过月洞门,往左拐上一条古色古香的抄手游廊。

    游廊建在绕着庭院的小河上,古朴的灯笼挂在游廊两侧的廊檐下,清澈的河水倒映着璀璨的灯火,像是镜面世界。

    温一诺一边走,一边看着四周的风景,简直目不暇接。

    傅夫人和盛夫人她们也看得非常开心。

    她们虽然跟沈家关系不错,但沈家极少请外人来他们家里做客,除非是沈家的亲戚。

    平常请客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的大酒店或者会所。

    这一次为了沈如宝的二十一岁成人礼生日宴会,居然在自己家里举行,是绝无仅有的第一次。

    因此沈家王府花园里的景致,今天的宾客大部分都没见过。

    到底是古典园林,特别讲究移步换景。

    比如从抄手游廊上下来,走过一道隔开翠景轩和福楼的镂空白墙,上面的木格棱窗居然都是不同形状,没有一扇是相同的。

    温一诺看得叹为观止。

    ……

    这个时候,沈如宝跟着司徒秋的私人秘书,坐着电动小车回自己住的王府正房套院换衣服。

    精心挑选的衣服被温一诺衬成渣渣,沈如宝心情实在谈不上美妙。

    不过想到三亿姐说的话,她还是极力忍耐,不让眼泪掉下来。

    司徒秋的这个私人秘书是帮司徒秋打理个人形象的,所以司徒秋才专门让她陪着沈如宝来换衣服。

    她在沈如宝的衣帽间里找了一会儿,最后挑了一套银蓝色齐膝大v领蕾丝薄纱无袖贴花连衣裙。

    裙子里面还有衬裙,正好将裙裾撑起一定的弧度,看上去有点像芭蕾舞裙。

    后背很大胆,露了几乎半个背部。

    贴的花非常精致漂亮,胸部被一朵朵缤纷的粉蓝玫瑰包裹,还有小小的玫瑰花像是四条小丝带,从腰带处垂落。

    沈如宝穿上以后转了个圈,身上的玫瑰花像是要飞起来了,她就是被玫瑰花包裹的小公主。

    那私人秘书又给沈如宝改了发型,将头发全部挽起来,在头顶堆成发髻,然后给她戴上一顶用粉蓝宝石和钻石镶嵌的发冠。

    那秘书对着镜子里换了个样子的沈如宝说:“沈小姐,这顶发冠是真的公主用过的,沈先生去年在苏富比拍卖行买下的。”

    沈如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银蓝色裙子显得自己冷艳许多,粉蓝宝石和钻石镶嵌的发冠贵气十足。

    整个人看上去既纯洁天真,又矜贵典雅。

    和自己比,温一诺那身裙子就像上个世纪的老古董。

    早知道,她就挑这条裙子,不穿那件高级定制了。

    沈如宝抚抚自己的裙裾,满意地转过身。

    那私人秘书忙将一条爱马仕银色牡丹大丝巾当披肩给她披在肩膀上。

    沈如宝朝镜子里的自己满意地笑了,和司徒秋的私人秘书一起离开自己住的正院,去福楼出席酒席。

    电动小车到底是速度快。

    她们俩到的时候,女眷们还没走过来,不过男宾们已经到了。

    大部分人已经进去坐席,只有少数人在福楼外面宽敞的绿地上站着说话。

    那秘书忙对沈如宝说:“沈小姐,我去看看夫人那边怎样了。”

    “嗯,你去吧。”沈如宝拢拢自己的披肩,开始寻找自己的父亲。

    这时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走过来,笑着说:“贝贝,你今晚真好看。”

    沈如宝抬头,见是自己的大哥沈召南,顿时笑了起来,“大哥,一会儿你得跟我跳第一支舞哦了!

    沈召南笑着点点头,“那是我的荣幸,我们的小公主今天晚上一定会有很多男人排着队要跟你跳舞。”

    “我才不要跟别的男人跳,我只跟大哥、爸爸,还有小舅舅一起跳。”沈如宝掰起指头数。

    沈召南两手插在燕尾服的裤兜里,温和地说:“还有二哥呢?你把召北忘了?”

    “哼,二哥已经有未婚妻了,他才不会跟我跳舞。”沈如宝轻轻哼了一声,皱起小鼻子,表情俏皮又可爱。

    沈召南勾了勾唇,又打量了沈如宝一会儿,突然疑惑起来,“咦?我记得你今天不是穿的这条裙子啊?怎么突然换了?”

    沈如宝为了这个生日宴会,光试衣服都出国试了好几次,最后定下dior那件高定的时候,激动得不得了,拍了各种照片发到朋友圈。

    沈召南还给她点过赞。

    而且今天他亲眼看着沈如宝换上那条樱花粉的裙子,和他们的母亲司徒秋一起坐着电动小车去翠景轩。

    沈如宝本来心情都好了,不过当沈召南问起来的时候,她还是不免情绪低落,半垂着头,喃喃地说:“大哥,你就别问了。我不想说。”

    她扭了扭身子,一副倔强又委屈的小模样。

    沈召南有些惊讶,“这是怎么了?难道有谁得罪我们沈家的小公主?”

    沈如宝咬了咬唇,半抬起头瞥了沈召南一眼。

    “大哥,等下那些女眷来了,你就知道了。我……我……我也没办法。”她又抬手抹了抹眼角,“我怎么知道,居然有人跟我穿着几乎一模一样的裙子……”

    “还有这回事?!你那条裙子不是高定吗?还会撞衫?”

    “……严格来说,不算完全一模一样,所以我说的是几乎一模一样,因为颜色不同,还有一些细节不一样。但是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款式,所以……所以……我只好换了。”沈如宝没精打采起来。

    她低着头,穿着白色中跟皮鞋的脚在草地上磨来磨去。

    沈召南笑了,“到我们家来参加宴会,还敢跟主人撞衫,我倒要看看是何方……”

    他说话的时候,女眷们从抄手游廊上下来了,纷纷从斜侧面的台阶走上福楼的走廊。

    就在这时,他看见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穿着一条淡香槟色复古连身裙,从镂空白墙那边款步而来,一步步由远及近。

    不用沈如宝指点,沈召南立刻明白,肯定就是这个女子,让沈如宝不得不换下她那条同款式的樱花粉连身裙。

    确实得换。

    这条裙子穿在那女子身上,跟穿在沈如宝身上,完全是两码事。

    之前他觉得穿在沈如宝身上已经够美了,但是看见这个女子,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美。

    她就在不远处福楼的走廊上缓步走过而已,但那种既美艳又仙邈的气质,将她和她身边那些人隔离开来。

    绝对不会认错。

    沈召南皱了皱眉。

    虽然这个女子确实美貌非常,可是却没有一点社交礼仪。

    你来别人家参加宴会,难道不打听一下主人家的穿着打扮,避免撞衫?

    故意打扮成这样,让主人家下不来台吗?

    沈如宝虽然一句怨言都没说,但是她的身体语言,无不在表现她情绪的低落和难堪。

    沈如宝出生的时候,沈召南已经十岁了。

    司徒秋那时候怀孕的时候就很不安稳,生孩子的时候难产,他担心很久,生怕妈妈和妹妹出事。

    后来沈如宝平安出生,但是在医院里住了很长时间,做了很多手术,才捡回一条命。

    他知道她的身体还是很虚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去了,所以他很宠她,不想让任何人、任何事,让她不开心。

    不过他对她的疼宠,当然比不上他爸妈。

    他知道自己父母对这个小妹妹是疼到骨子里去了。

    这么多年,为了维护沈如宝,他们做过很多事,有些连沈召南都看不下去。

    这一次,如果让沈齐煊发现,也不知道那个女子会怎样倒霉。

    沈召南在心里琢磨着,和沈如宝一起缓步走向草地对面的福楼,一边轻声问:“……那这件事,妈妈知道吗?”

    “妈妈知道啊,她就在场。”沈如宝撇了撇嘴,“那个跟我撞衫的姑娘是跟着傅夫人来的,妈妈一句话都没说。”

    沈召南挑了挑眉,“她是傅家人?”

    他怎么不知道傅家还有这么漂亮的姑娘?

    沈如宝摇了摇头,“不是,她挺会巴结人的,把傅夫人哄得很开心。以前她也想巴结我来着,但是我不善交际,不知道怎么跟人做朋友。再说爸爸妈妈觉得她心思不正,让我不要跟她接触,所以我就没答应跟她做朋友,结果……”

    她又委屈地叹了口气,“算了,大哥,就当没这回事,反正……”

    她转过身子,倒着往后走,一边又做了个芭蕾舞的动作,流利地转了个圈,笑着说:“反正我也没事了啊!而且我觉得我这条裙子更好看!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大哥你说是不是?”

    沈召南欣慰地点点头,含蓄地说:“贝贝你能这么想最好。那个姑娘心思不正,你不跟她接触是对的。但是来者是客,今天这事就算了,你也不要跟爸爸提起来。等生日宴会结束之后,大哥帮你找回场子。”

    “好哒!谢谢大哥!我就知道大哥最疼我了!”沈如宝眼前一亮,抱住沈召南的胳膊,还将脑袋靠在他胳膊上。

    沈召南摸了摸她的头,心想总算是哄住了。

    他是不会找那个姑娘麻烦的,只是让沈如宝不要跟沈齐煊说而已。

    万一沈齐煊问起来,也好搪塞过去。

    不过他低估了沈如宝。

    两人从台阶走上来,刚好看见蓝如澈,不,应该是司徒澈从走廊另一端走来。

    他脚步沉稳,脸色淡然,眼神紧紧锁住一个地方,走向他们这边。

    沈如宝欣喜不已,正要张口叫住他,却看见司徒澈快走几步,追上前面那个穿着淡香槟色连身裙的女子。

    听见他惊喜地说:“一诺,真的是你?”

    ※※※※※※※※※

    这是第二更,给新盟主“12477”加更送到,第三更晚上七点半。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