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89章 如愿以偿(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回头,看见是好久不见的司徒澈,情不自禁露出笑容,“阿澈,你回国了?”

    司徒澈点了点头,彬彬有礼地说:“嗯,刚回来,参加完宴会就走,我还遗憾不能跟你见一面。没想到我的运气还不错。”

    “你是我的朋友,运气当然不错!”温一诺朝他眨了眨眼,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又换了一套衣服的沈如宝。

    沈如宝不仅错愕而且愤怒,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在她身边还有个高大的男人,长相……看上去挺像沈齐煊,但比沈齐煊年轻的多,应该是他那个“久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大儿子吧?

    温一诺知道沈召北还有个哥哥。

    不过当她想看看沈召南的面相,却发现这人有点意思。——她从他的面相里看不出他的运势。

    这种情况,说明沈召南身边有高人,把他的面相遮掩了,一般的相师看不出来。

    就跟他们住的这所王府花园一样,确实有高人在帮他们布局。

    司徒澈刚才乍一看见温一诺,确实有些忘形。

    现在感觉到温一诺的视线有异,他跟着回头,看见了站在他身后的沈如宝和沈召南。

    司徒澈很自然地朝他们点了点头,“召南,贝贝,你们来了?”

    温一诺看着沈如宝迅速露出笑容,速度简直跟她换衣服一样快。

    沈如宝当没看见温一诺,朝司徒澈走过去,马上说:“小舅舅,等下我要跟你跳第一支舞,可以吗?”

    司徒澈:“……”

    他还想第一支舞邀请温一诺呢,怎么会跟沈如宝跳?

    他正要说出来,沈召南已经出声了,他装作有些受伤地捂了捂胸口:“贝贝,你刚才还说第一支舞要跟我跳,怎么转眼就成了小舅舅了?”

    沈如宝一手挽住司徒澈的胳膊,一手挽住沈召南的胳膊,笑嘻嘻地说:“都跳!都跳!排名不分先后,排到谁是谁。”

    司徒澈不动声色抽回自己的胳膊,笑着说:“其实贝贝你的第一支舞不应该是跟你爸爸跳吗?你还有两个哥哥,以及很多追求你的人,我就不凑热闹了。再说我也不会跳今天的宫廷舞。”

    他心里其实很遗憾,因为他知道他也没法跟温一诺一起跳舞了。

    拒绝了沈如宝,再去邀请温一诺,这是给温一诺拉仇恨。

    所以他只有完全拒绝,谁也不跳。

    “啊?这样啊,太可惜了!”沈如宝一脸可惜地摇了摇头,“对了,我的第一支舞确实要留给我爸爸!小舅舅,你看见我爸爸了吗?”

    “我来得晚,还没看见呢,不过现在绝大多数人都已经进去了,你爸应该在里面。”

    沈如宝心里高兴,猛地点头,“那太好了!我现在去找我爸爸!”

    她是今天的寿星女,又是沈家夫妇的掌上明珠,自然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沈如宝蹬蹬蹬蹬跑到福楼里面去找沈齐煊。

    沈召南的视线从司徒澈脸上扫过,最后停留在温一诺身上。

    他看着温一诺,微微笑道:“这位小姐比较面生,请问你是哪位?”

    司徒澈忙说:“她是温一诺,以前是我的经纪人,现在是我好朋友。”

    话里话外的维护之意非常明显。

    沈召南点了点头,“哦,她是跟你一起的吗?”

    就是在问是不是司徒澈带着她一起来的。

    司徒澈看了看温一诺。

    温一诺也笑着说:“谢谢阿澈抬爱,我今天是跟着傅夫人一起来的。”

    司徒澈跟傅宁爵是好朋友,他立刻明了,笑着问:“那小傅总呢?怎么没看见他人影?”

    “我也纳闷呢,刚才看了一圈都没看见。”

    两人说着话,司徒澈又给温一诺介绍沈召南,“这位是沈家大公子,沈召南,沈召北和贝贝的大哥。”

    沈召南和沈召北一样,从小就在国外念书,回国后在沈氏财团里隐姓埋名,从底层做起,没有在京城上层社会露面。

    认识他的人不多。

    因此那些在福楼里进进出出的男人,没几个跟沈召南打交道。

    司徒澈知道沈齐煊夫妇对沈召南要求严格,还没打算公布他的继承人身份。

    温一诺早猜到了,现在只是被证实而已。

    她朝沈召南点了点头,笑着说:“沈大公子晚上好,很荣幸见到您。”

    她说的是场面上的客套话,当然不是真的觉得“很荣幸”。

    沈召南也很清楚这一点,也说:“我也是,温小姐今天这条裙子很好看,也是在dior定制的吗?”

    温一诺挑了挑眉,“不是啊,我就一普通小职员,怎么买得起dior的高定?我这是在dior的旗舰店买的成衣,复古款,他们一直卖不出去,都快回收了,被我买下来了。”

    “才几千块,是我拣便宜了。”

    沈召南心想,沈如宝的那条高定裙子,花了六位数,差一点就七位数了。

    几乎是温一诺这条裙子的一百倍价格,难怪沈如宝刚才那么不开心。

    可dior这个品牌怎么会出这种乌龙?确实要好好查一查了。

    心里虽然不悦,不过并没有怪在温一诺身上。

    他还是很温和地说:“温小姐穿这条裙子很好看,比贝贝穿着更好看。”

    人家都这么说了,温一诺当然不能再当无事发生。

    她大大方方说:“其实沈小姐穿着也很好看,我也不是有意要跟沈小姐撞衫,但是我确实不知道沈小姐的高级定制会挑我这个复古成衣款式的裙子。”

    “贝贝发过朋友圈的。她为这个生日礼准备了很久。”沈召南含蓄地说。

    意思是温一诺应该见过,这是在提醒温一诺,她这么做不厚道。

    温一诺更好笑了,“可是我没有看见沈小姐的朋友圈啊,我跟沈小姐不是微信好友。”

    沈召南:“……”

    他想起来沈如宝说温一诺一直巴结她,但是沈氏夫妇说温一诺心思不正,不要跟她来往。

    大概是这个原因,所以沈如宝没有加她的微信好友?

    沈召南仔细打量温一诺,见她笑容澄澈,明**人,特别是一对眸子,比一般人要黑沉许多,看人的时候很容易让人陷进去。

    一点都不像“心思不正”的样子。

    但是人不可貌相,心思不正的人也不会把“心思不正”四个字刻在额头上。

    沈召南微微笑道:“这样啊,那就没事了。不知者无罪,应该是巧合。”

    “当然是巧合啊,我干嘛要有意跟寿星女过不去。”温一诺也笑了,恭维说:“不过沈小姐刚才那套衣服更好看,看上去像花丛里的小花仙子。”

    温一诺很会主导话题,不知不觉就跟沈召南和司徒澈在福楼门口聊上天。

    直到傅夫人派人来寻她,她才笑着对这两位说:“我失陪了,两位慢聊。”

    她转身跟着女侍离开。

    沈召南和司徒澈一起看着她的背影。

    沈召南瞥了一眼司徒澈,见他无法收回视线,试探着问:“……小舅舅,你刚才说她是你的经纪人?我听说她心思不正,你……”

    司徒澈很是惊讶,打断沈召南的话,凌厉地说:“谁告诉你一诺心思不正?”

    “她要心思不正,会为了救朋友差点被人砍断胳膊?”

    “她要心思不正,会……选择一个家世普通的男人订婚,无视身边家世更好的人?”

    “召南,你不是这样偏听偏信的人啊?这是怎么了?”

    沈召南心想,我只是随便说了一句,谁知道会捅了马蜂窝?

    他轻抚自己的下颌,深思说:“……所以小舅舅不认为她心思不正?小舅舅喜欢她?”

    “当然没有心思不正。不仅没有,她心思纯正,为人善良大度,工作努力认真,这样的女孩,谁不喜欢?”司徒澈淡淡说道。

    跟沈如宝说的几乎是两个人。

    沈召南确实有些犯难了。

    沈如宝和司徒澈都是他信赖的人。

    可是这两个人,对同一个人的评价大相径庭。

    这可真是有意思。

    他眯了眯眼,笑着说:“原来是这样,这位温小姐,真是很有趣呢。”

    司徒澈敏锐地横他一眼,小声说:“召南你别对她有兴趣。你爸妈很不喜欢她,要是发现你对她‘有兴趣’,温小姐可就惨了……”

    沈召南又想起沈如宝的话,说心思不正这句话,确实是沈氏夫妇的看法,所以,他爸妈难道会看错人?

    这可更有意思了。

    他也没有表现出来,笑着说:“我知道了,谢谢小舅舅提点。”

    ……

    福楼里面,温一诺被领进去之后,坐在傅夫人身边。

    今天的酒席,和古礼一样,男左女右。

    大厅左面是男人的席面,右面是女人的席面。

    温一诺坐的女人这边的首席,因为她跟傅夫人一起。

    不可避免跟沈如宝和司徒秋也坐在同一桌。

    她有些不自在,不过当看见沈如宝也很不高兴,她立刻就自在了。

    至少这说明沈如宝也不知道她会跟温一诺坐在一起。

    她微微笑着,将视线移开,看向男人那边的席面。

    沈齐煊坐在上首最明显的位置,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有把视线投到她们女眷这边,看着沈如宝的时候,才会露出不可思议的温柔笑意和淡淡宠溺。

    沈召北坐在沈齐煊身边,正笑着跟坐在同一桌的傅宁爵说话。

    傅宁爵察觉到温一诺看过来,忙举起酒杯,对她眨了眨眼,笑得很开心。

    傅辛仁坐在傅宁爵旁边,这时司徒澈和沈召南从门口走进来,却没有坐到同一桌。

    司徒澈来到首席,在沈齐煊另一边位置坐下,但是沈召南却在大厅里找了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好像不是沈家人一样。

    温一诺盯着沈召南的方向看了一眼,心想沈家人把沈召南藏得可真够紧的。

    相比之下,沈氏夫妇对沈如宝的宠溺可是高调多了。

    再看看一脸阳光的沈召北,好像一点都没有身为“老二”不上不下的尴尬自觉。

    温一诺收回视线,看着三亿姐在她身边落座,先喝了一口冰镇椰果汁,对她做了个“累翻”的表情。

    温一诺悄声笑道:“……豪门啊,真正的顶级豪门。——三亿姐,你如愿以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