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92章 不知者不为罪(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沈先生,贵千金的裙子可是发过朋友圈啊,您就没看过?”温一诺本来不想这么刻薄,但想到之前那条小狗穿的裙子,她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沈齐煊:“……”

    “我不看朋友圈。”他淡淡地说,“不过你穿这条裙子的样子,我确实很眼熟。”

    说着,他握着手机,跟下命令一样说:“侧转三十度,别回头,看前方。”

    温一诺:“……”

    她眨了眨眼,不太理解沈齐煊的脑回路。

    但是大庭广众之下,她也不能真正给主人家吵起来。

    只好身子侧转了三十度,抬头看向前方。

    沈齐煊连忙摁动手机,给她拍了好几张侧影照片。

    拍完之后,温一诺回过头,皮笑肉不笑地说:“沈先生这是做什么?不解释一下吗?”

    “温小姐穿裙子的样子,跟我一个故人比较像,我想比较一下,温小姐不会介意吧?”沈齐煊收敛心神,淡定地说:“这几张照片,我会给你版权费,稍后我会让我的律师把版权合约发给你,你签一下。”

    温一诺:“……”

    “……这是版权的问题吗?沈先生,您拍我的照片,总需要我的同意吧?”

    “……你刚才反对了吗?”沈齐煊反问。

    温一诺:“……”

    当然没有。

    沈齐煊说什么,她就照做了。

    不过谁特么知道沈齐煊是要干嘛啊?!

    这家人的骚操作真是令人防不胜防。

    温一诺忍住气,勉强笑着说:“我不卖我的照片版权,所以我不希望我的照片有我不同意的用途。”

    沈齐煊看了她一眼,“知道了,等我对比过后,会删掉照片。”

    “您说话算话,我会让我的律师把使用合约发给您,您签一下。”温一诺学着沈齐煊的语气神情,一本正经地说。

    反应可真够迅速的。

    沈齐煊看着她,眼底的笑意一闪而过。

    他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过道,回到自己那边的位置上,也就是沈召北之前的位置。

    沈如宝这时看见他回来了,忙说:“爸,您又出去抽烟了?”

    她能闻到沈齐煊身上淡淡的烟味。

    沈齐煊正在翻看朋友圈,闻言“嗯”了一声,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飞快地摩挲。

    很快,他翻到沈如宝几天前发的那张朋友圈。

    没错,果然是那条裙子,就是颜色不一样。

    当然,沈如宝穿这条裙子的样子,跟温一诺完全不同。

    哪怕款式一样。

    因为这条裙子挑的是身材,不是掩盖缺陷。

    沈齐煊看了一眼,把手机递到沈如宝面前,说:“你今天本来打算穿这条裙子?怎么没穿?”

    “我穿了的。”沈如宝的情绪立刻低落下来,垂着头,手指绕着餐桌的白色桌布,“可是……可是……”

    她往温一诺那边看了一眼,幽幽地说:“……跟人撞衫了,有人居然跟我穿一样的礼服。”

    沈齐煊没做声。

    沈如宝挑起眼皮,飞快地瞅了他一眼,见他脸上不置可否的样子,忙又说:“我真不懂,一般人去参加别人家的宴会,不应该先打听打听主人家穿什么,以免撞衫吗?那人就算没有我的微信,可也应该托人打听啊……也不知道带她来参加宴会的人是什么心态,故意让我出丑吗?”

    “……你说的谁?”沈齐煊本来想让沈如宝说话不要夹枪带棒,这种姿态很丑陋,可是看着她浅棕色的瞳仁,委屈的神情,又不忍心了,只是摸了摸她的头。

    沈如宝心里一喜,朝温一诺那边努努嘴,“就是她啊……您看她的裙子,是不是跟我朋友圈发的这款一模一样?嗯,也不能说一模一样,一点点不同吧。我跟她不是微信好友,她不知道情有可原。可是傅夫人……傅夫人应该知道啊……”

    沈如宝含糊其辞,其实她跟傅夫人也不是微信好友。

    只是在她们这个圈子,这确实是基本礼仪。

    哪怕不是微信好友,也应该事先让管家打电话过来询问一番。

    沈齐煊是不忍心责怪沈如宝,不过沈如宝连傅夫人都敢内涵,沈齐煊不发话不行了。

    他拿着刀叉,轻声说:“贝贝,不知者不为罪,再说你穿这条裙子确实不如那位温小姐好看,还是穿你身上现在这条裙子好看,比那条好多了。”

    什么?

    沈如宝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如果不是顾及礼仪,她恨不得能当众掏掏自己的耳朵,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从她有记忆以来,十几年的时间里,沈齐煊从来没有,一次都没有,对她说这种“息事宁人”的话!

    任何人对她有所轻慢,都会遭到沈齐煊和司徒秋的联手打击!

    她早已习惯了这种待遇。

    现在呢?

    说好的不让她受任何委屈呢?

    说好的她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呢?

    她受了这么大委屈,他居然不给她出头?!

    这个打击实在太大了,沈如宝霎时觉得天都塌了。

    父亲不再爱她如生命……

    这个认知,几乎摧毁沈如宝的全部信念。

    她心里七上八下,跳得厉害,眼圈有点红,鼻子发涩,想哭。

    沈如宝惶惶转头,看着另一边的司徒澈,求援般问:“……小舅舅,您听见我爸爸刚才说的话了吗?我是不是听错了?”

    司徒澈拿餐巾优雅地往唇边摁了摁,笑着说:“没错,你爸爸愿意教育你,才是真正疼爱你。”

    沈如宝可不这么认为。

    一个被宠了十几年的人,怎么会接受这种说法?

    在她的信念里,“宠”,意味着无条件服从,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甚至她不说话,她父母也得把她没说的那层意思给领会出来!

    现在因为一个温一诺,连最疼她的爸爸都说出“不知者不为罪”这句话!

    脸呢?!

    沈如宝气得真的发抖了,全身冷汗,甚至手脚冰凉,脸色也白得厉害。

    沈齐煊完全没有注意到沈如宝的异样。

    他拿着手机,找出珍藏的那张照片,和温一诺刚才的照片摆在一起。

    没错,确实是一样的姿势。

    长相并不相同,可是那身姿,那仪态,简直惊人的相似。

    这张珍藏的老照片,他曾经删了又恢复,恢复了又删除,不知道重复过多少次,是他手机里,唯一剩下的有关那段回忆的证据。

    那段日子有多美好,结局就有多丑陋。

    他不想回忆,所以扔掉所有跟那段回忆有关的东西。

    可最后,还是把这张照片从垃圾箱里找了出来。

    这是唯一一张他扔的时候舍不得撕掉的照片。

    二十多年过去,照片泛黄的厉害,扫描之后清晰度更差,只能看见“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剪影。

    像是古老的皮影戏里,月光照在窗棂上,映出窗后那个人的样子。

    这条裙子应该是复古式,仔细看,跟老照片上的裙子样式还是有些微的不同。

    但是细节上的差距太小了,不足以抹去那股挥之不去的熟悉感。

    老照片上那女子穿的这种款式的裙子,是白色的,像婚纱……

    沈齐煊沉浸在回忆里。

    沈如宝等了半天,沈齐煊也不再说话。

    她瞥了一眼沈齐煊的手机。

    他的手机屏幕一片黑暗,从她这个角度,什么都看不见。

    嗯,这是用了“防偷窥”的屏保技术,她的手机也有,但是效果没有沈齐煊的手机好。

    沈如宝心里更加不安,惴惴不安坐了一会儿,起身离席,去洗手间舒缓一下心情。

    她来到洗手间以后,给司徒秋发了一条微信。

    司徒秋见了,也来到洗手间。

    “贝贝,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是身体不舒服了吗?”司徒秋很是关切地问,用手探了探她的额头。

    沈如宝惶恐地抬头看着司徒秋,带着哭腔问:“妈妈,我还是您最疼爱的女儿吧?”

    “当然是,怎么了,我的宝贝儿?”司徒秋忙把她抱入怀里。

    闻着司徒秋身上熟悉的香水味,沈如宝的心情才慢慢平复下来。

    她喃喃地说:“……我已经不是爸爸最疼爱的女儿了。”

    “怎么会?”司徒秋不以为然,“你爸可比我疼你厉害多了。”

    “……可是,刚才我说了温一诺跟我撞衫的事,爸爸居然说……居然说……不知者不为罪!”沈如宝握紧拳头,不依地跺脚。

    司徒秋的眼角止不住地抽搐,心更是重重一沉,“你说什么?你刚才对你爸说了撞衫的事,他也没给你讨回公道?”

    “讨什么公道?他直接让我息事宁人!”沈如宝恨恨地说,“凭什么呢?这是我的生日!我的生日啊!温一诺毁了我的生日,我还要息事宁人?!她是白首相的女儿,还是龙议长的孙女啊?!让我息事宁人?——她也配?!”

    “好了好了,贝贝别生气,今天是你的生日,要开开心心的。”司徒秋脸色冷了下来,“谁也不能得罪我的女儿,还当没事人一样。——不知者不为罪,不包括温一诺。”

    沈如宝松了一口气,在司徒秋怀里勾起唇角,不过声音还是委屈的,哽咽的,天真的,无邪的,“妈妈对我最好了……我最爱妈妈……小小给她一个教训就好……要悄悄的……别让爸爸知道……”

    “没事,你爸这么疼你,就应该让他知道。不然怎么知道你爸有多疼你呢,是吧?”司徒秋一遍遍摩挲沈如宝的后脑勺,脸上露出一个标准的面具般的笑容。

    美则美矣,没有温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