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93章 光明正大的内涵(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母女俩在洗手间里又待了一会儿,重新整妆之后,才相继从洗手间里出来。

    为了引人注意,司徒秋先出来的。

    沈如宝又磨蹭了一会儿,将眼妆重新上了一遍,才从洗手间里出来。

    她出来之后,大家的晚餐基本上都吃完了,三三两两离开了福楼。

    今晚的舞会是在邀月楼举行。

    邀月楼建在福楼南面的大草坪上,从远处看,是一座鎏金屋顶的大殿。

    走进去,里面却是全部西式装修。

    金碧辉煌的大厅,高高吊起的水晶灯直径足有两米。

    楠木地板打磨得光可鉴人,靠墙的位置放着一圈软椅沙发,每隔几个位置还有低矮的茶几,上面摆满了水果和饮料,还有啤酒。

    温一诺已经跟傅夫人和盛夫人来到邀月楼。

    今晚的舞会,主要是给二十一岁以下的姑娘们举行的。

    不过二十一岁以上,只要没结婚,也可以参加。

    男伴的年龄不限,婚否也不限,主要是陪姑娘们跳。

    跟国外那个著名的名媛成人礼一样,跳的舞也是华尔兹宫廷舞。

    对人数的限制没有那么严格,反正只要符合条件的,都能去跳一曲。

    开场舞当然是沈如宝。

    她是今天的寿星女,整个舞会都是为她举行的。

    温一诺没有跳舞的意思,再说她也结婚了,更不想凑这个热闹。

    要不是她一个人离开太不礼貌了,她就一个人偷偷溜走了。

    傅夫人和盛夫人有她们的圈子,温一诺在旁边听了一会儿,觉得不感兴趣,一个人坐到隔壁的沙发上,把傅夫人身边的位置让出来。

    而年轻的姑娘小伙们已经三三两两开始热身,准备下场跳舞了。

    大厅里回荡着多瑙河之波圆舞曲的悠扬音乐,节奏感强,但又不过份铿锵,不会将人的精神带入亢奋状态,但也不会悠闲到像睡眠曲,让人打瞌睡。

    温一诺一个人坐在一张圆形小沙发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着舞场上红男绿女,很是自得其乐。

    司徒澈很快找到她,和她坐在一起,笑着说:“你今天吃得不多。”

    “我吃饱了。”温一诺往嘴里放了一块哈密香瓜,“三道前菜已经让我饱的不能再饱。”

    司徒澈笑了一下,给她递了一张纸巾。

    温一诺接过来垫在手里,又拿了一块熟到流汁的哈密瓜。

    她跟他闲聊,“阿澈你真的红了,已经红透半边天了,你没看你那部仙侠剧的收视,真是要爆到天边去了。”

    司徒澈笑着摇了摇头,“你知道的我,只是喜欢演戏而已。至于成绩,就不是我的问题,而是你们的问题。”

    “那是,你多潇洒,拍完就完事,我们还要跟踪后期,跟踪收视,还要给你去争取奖项。”温一诺笑着说道,吃完哈密瓜,她觉得都甜得粘牙,拿起一瓶矿泉水喝着,一边说:“你看着吧,等播完之后,你肯定能得电视圈的大奖。”

    “能帮到你就好。”司徒澈含蓄地说,“很遗憾不能继续做你的‘摇钱树’了。”

    温一诺:“噗——!”

    她刚喝了一口矿泉水几乎全喷了出来。

    不过她身手敏捷,发现不对,立刻转头,全喷在一旁的小垃圾桶里了。

    司徒澈啼笑皆非,“你怎么反应这么大?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在你心里是什么位置吗?”

    温一诺擦了擦手,笑嘻嘻地说:“你应该感到自豪和骄傲,你知道我是多么的爱钱!”

    “嗯,所以我一直以此为荣。”司徒澈笑着说道,不动声色地继续打听:“你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到时候一定要请我,不然连朋友都没得做。”

    突然说到自己的婚礼,温一诺笑着摆了摆手,“快了快了,你可别催!我一定会给你发请帖的。”

    两人自以为躲在角落里说说笑笑,但是已经被有心人看在眼里。

    沈如宝进了邀月楼之后,就一直在找司徒澈。

    她还是不甘心,打算在众目睽睽之下邀请司徒澈做她的舞伴开舞,这下他肯定不能拒绝。

    结果找了半天,发现司徒澈居然跟温一诺坐在一起,还有说有笑……

    沈如宝眯了眯眼,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尖,慢慢朝温一诺和司徒澈说话的方向走了过去。

    她是今天的主角,她一动,很多人的视线也跟着她动,看着她来到墙角一个圆形小沙发前面。

    “小舅舅,您今天能不能跟我跳第一支舞啊?我真的好想好想跟小舅舅跳第一支舞!这会成为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小舅舅,能不能给我这个机会?”她朝司徒澈眨了眨眼,轻快地说:“如果小舅舅不愿意,我只有去找我妈咪了哦!”

    沈如宝的妈妈司徒秋是司徒澈同父异母的姐姐,跟他平时的关系也很不错。

    沈如宝说话的声音并不低,不仅那些年轻姑娘小伙儿看着这边,就连傅夫人和盛夫人那个圈子里的人也都看了过来。

    她们跟温一诺和司徒澈所在的位置,也只隔了一张四四方方小矮桌的距离,更好现场围观。

    温一诺有些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很想不动声色地离开这个“热点”地区,恨不得在脸上贴上“不关我事”四个大字。

    可是沈如宝并没有让她如愿,反而看向温一诺,歪着头说:“温姐姐,你帮我向小舅舅说说好吗?我知道小舅舅最听你话了,只要你说一声,小舅舅肯定会答应你的!”

    温一诺:“……”

    她并没有这么厉害好不好……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温一诺确实不好装没听见。

    她只好抬手捋捋头发,笑着说:“沈小姐太看得起我了,我何德何能,能让司徒家和蓝氏重工的继承人言听计从啊?沈小姐就别为难我了。”

    “温姐姐你不要妄自菲薄啊……”沈如宝笑得更开心了,伸出一支白玉般的手掌比划说:“我只借小舅舅五分钟!领舞只要五分钟就好了!”

    “温姐姐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只要你说,小舅舅就一定会答应的!”

    温一诺当然不会答应,可是沈如宝当着这么多人这么做,好像她跟司徒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一样,这可不行。

    她是已婚女子。

    司徒澈没想到沈如宝来这一招“以退为进”,把温一诺也拉下水了。

    他有些头疼,正想主动答应算了,不过就是一支舞而已,五分钟,跳就跳吧。

    可是温一诺却站了起来,朝沈如宝伸出手,俏皮地说:“沈小姐,我确实无法说动你小舅舅,不过,为了补偿你,我跟你一起跳这支舞好不好?”

    沈如宝:“……”

    温一诺看见沈如宝一脸呆滞就好笑,继续说:“我虽然不会跳舞,可是我练过功夫,应该都差不多。如果把沈小姐踩一脚,那肯定不是故意的。不知道沈小姐能不能给我这个机会,让我为沈小姐效劳呢?”

    温一诺甚至单手在面前划了一个半圆,收到腰间,然后半躬身,伸出长腿,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沈如宝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温一诺保持着伸腿躬身前倾的动作,过了一会儿,才直起腰,惋惜地说:“沈小姐也不愿意,是吧?——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

    她意味深长光明正大地内涵沈如宝刚才“强迫”司徒澈的行为。

    沈如宝回过神,握了握拳,没有继续“强迫”了,勉强笑着说:“好吧,既然温姐姐不愿意……”

    “嗳,沈小姐,我没不愿意啊!我刚才邀请你跳舞来着,是你不愿意跟我跳啊!”温一诺大叫委屈,捧着心就差悲痛欲绝了。

    她的表情比沈如宝还到位,那一脸的受伤和难受,还有清灵灵的眸子里好像荡漾着水光。——马上要哭了的样子。

    沈如宝:“……”

    真是好气!

    她只好一跺脚,想说她说的“不愿意”,不是这个意思。

    可是温一诺已经摁住她的肩膀,将她转了一圈,沈如宝脖子上的颈链在水晶灯下划过一道黑色亮光。

    温一诺瞥了一眼,笑着说:“好了,吉时已到,沈小姐快去开舞吧。要是误了吉时,沈小姐这以后的日子,唉……”

    温一诺好像一脸为难的样子,可是眼睛里却跳跃着促狭的光。

    司徒澈抿着唇,尽力忍着笑意。

    傅宁爵终于找到他们这里,笑着也帮温一诺神助攻。

    他朝沈如宝之前的舞伴大叫:“威廉!快过来!你的舞伴在这里呢!快把她领走!”

    沈如宝之前确定的舞伴忙跑过来,朝沈如宝伸出胳膊:“沈小姐,请。”

    大家都看着她,还在笑……

    沈如宝咬了咬牙,挽住了她舞伴的胳膊。

    她还是穿着那身银粉蓝带鲸骨衬裙的连身裙,优雅地走向舞厅中心。

    音乐声停顿一下之后,沈如宝和她的舞伴互相鞠躬,然后开始翩翩起舞。

    温一诺两手抱在胸前看着舞厅中间的两人跳舞,一只脚轻轻合着音乐打着拍子。

    她脸上带着笑意,脑海里却在回想刚才看见的沈如宝脖子上那个黑色颈链吊坠。

    她虽然只看了一眼,可也认得出来,是跟自己戴的这个田黄石吊坠同样的造型,也是一个锦鲤吊坠。

    只是材质不同,沈如宝那个看上去是黑玉石,或者黑曜石。

    刚刚在福楼那边吃饭的时候,沈如宝的脖子上明明光溜溜的,并没有戴这条黑色锦鲤吊坠的颈链。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感谢“xin水晶xin”盟主大人昨天的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