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00章 不一样的人间烟火(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沈召南本来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听见了,忙说:“我去给二叔打下手就好,不用我做副总裁,我也不能代爸爸全权处理。”

    “可是你爸爸要和我带你妹妹出国求医。”司徒秋迟疑的说,“处理工作不方便。再说你二叔跟我们家关系隔得远,你爸不在国内,就得他全权做主,你们放心吗?”

    “没有什么不方便的。网络时代,又不是一定要坐在办公室里才能工作。”沈召南不以为然,“爸又不是退休。再说二叔虽然是旁支,但是我们从小跟他们当亲二叔走动的。亲戚亲戚,经常走动的才亲。”

    司徒秋瞅了他一眼,又去看沈齐煊,可沈齐煊也没说话,她也只好作罢,淡淡地说:“我反正都是为了这个家,你们要自己觉得没问题,我也没问题。”

    然后低头捏捏沈如宝的手。

    沈如宝会意,抓住沈齐煊的胳膊摇了摇,撒娇说:“爸爸,我们明天就去外公家好吗?我一天都不想在这里待了……”

    沈齐煊本来还想做点准备再去国外,可是被沈如宝一哀求,再看看她煞白的小脸,和虚弱的神情,忍不住点点头,“好,我们明天一大早坐私人飞机走。”

    “太好了!谢谢爸爸!”沈如宝将头扎进沈齐煊怀里,心情顿时开朗了。

    ……

    温一诺坐着傅夫人的车回到自己家小区。

    她没好意思让傅夫人的车开进去,直接在小区门口停下来了。

    路上萧裔远给她发了好几条消息,问她什么时候回家。

    她都说快了。

    “一诺,真的不用我们开进去吗?从这里到你家还有一段距离吧?”傅夫人看了看小区大门口。

    “没事,我们这里很安全的。”温一诺笑着捋捋头发,“您还不知道我的身手吗?就算有坏蛋,那也是他们该担心,不是我。”

    “你这孩子……”傅夫人笑着摇摇头。

    傅宁爵从前面下来,说:“我送她进去,这些您放心了吧?”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傅夫人在心里给自己儿子点了个赞。

    可见是真上心了,还知道体贴照顾小姑娘了。

    温一诺今天晚上的经历实在是太刺激了。

    她一手拿着自己的手包,一手拎着一个dior的服装纸袋,里面放着她去买衣服之前穿的那套休闲服。

    身上还是穿着那条复古连身裙。

    柔白的月光下,她的身姿比白天看还要美妙动人,像是有雾在身边萦绕,自带仙气。

    傅宁爵恋恋不舍地看着她,和她并肩往小区里面走。

    他的手本来是插在裤兜里,后来腾出一只手帮温一诺拎着纸袋,另一只手在身边晃悠着,不时往旁边蹭,想要握住温一诺的手。

    温一诺根本没注意,因此也没有配合。

    傅宁爵试了几次没有成功,只好作罢。

    “一诺,今天晚上我很高兴。”傅宁爵眼看要把她送到她所住楼层门口了,停下脚步,笑着说:“我就不上前了,你自己回去。”

    他把纸袋还给温一诺。

    温一诺点点头,笑着说:“谢谢小傅总。那我走了,你也快回去吧。傅夫人都在车里等急了。”

    “不用,你先走,我在这里看着你,等你进去了,我再走也不迟。”傅宁爵眼角的余光瞥见身侧的林荫小道上有人停下了脚步,故意又上前,抱了抱温一诺,说:“晚安。”

    温一诺:“……”

    她扯了扯嘴角,将傅宁爵推开,笑着说:“小傅总,不必行如此大礼,你跪安吧。”

    “哟,这皇太后口气真是杠杠的。”傅宁爵笑着摇摇头,用手指指她,然后转身离开。

    他走了一段路,倏然回头,果然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也进了那栋大楼的一楼门洞。

    如果他没看错,那是萧裔远。

    呵呵,呵呵……

    傅宁爵心情变得越来越好。

    ……

    温一诺进了一楼门洞,刚进了电梯,突然听见萧裔远的声音说:“等一下。”

    温一诺大奇,忙摁住电梯的门。

    萧裔远很快走了进来,脸色很是阴沉。

    温一诺:“……”

    “远哥,你出去了?干嘛去了?不是去接我了吧?”温一诺笑嘻嘻地问道。

    萧裔远深吸一口气,语气有点不善地说:“嗯,刚才去小区门口接你去了。”

    “可是我没跟你说我什么时候会到啊?你等了多久?”温一诺有些内疚,她确实是没说清楚。

    萧裔远低下头,看着电梯上的拼花大理石地板,淡淡地说:“我看了手机,发现你很快就要到了,就去小区门口等你。”

    “啊?可是我刚才下车的时候,没有看见你啊?”温一诺这时有些心虚了,在心里暗骂傅宁爵临走时候的骚操作。

    如果被萧裔远看见,又要误会她了。

    果然萧裔远哼了一声,说:“……你眼里还有我吗?”

    温一诺:“……”

    她低下头,喃喃地说:“……那个刚才,你都看见了?”

    “我又没瞎,当然看见了。”萧裔远想起刚才看见的情形,心里真是五内俱焚。

    不等温一诺回答,他又说:“你不是跟傅夫人出席商业宴会?怎么是跟傅宁爵一起?你骗我?”

    温一诺临出门前,跟老道士说过,她要跟傅夫人参加一个商业宴会,并没有说是沈如宝的二十一岁成人礼生日宴会。

    但是她确实是跟傅夫人一起去的。

    温一诺努力保持着轻松的姿态,笑着说:“我没骗你,我确实是跟傅夫人一起去的,傅夫人也来了,她在小区门口的那辆车里。”

    “那傅宁爵怎么也去了?”萧裔远想到那一次看见傅夫人和温一诺相处的情形,还有傅宁爵在旁边看着她们的样子,心里的那股不适更扩大了。

    温一诺想起来萧芳华也去了沈如宝的生日宴会,她估计肯定会跟萧裔远讲的。

    与其萧裔远从她嘴里听见全部过程,还不如她自己先说了。

    想到这里,温一诺笑眯眯地拉起萧裔远的手。

    萧裔远开始还有点抗拒,不想跟温一诺牵手。

    可是脑海里闪现过刚才傅宁爵不断企图和温一诺拉手的画面,他又改了主意,把温一诺的手紧紧攥在手心里,板着脸说:“光拉手就够了?你就继续忽悠我吧。”

    “当然不够,我还要抱抱我喜欢的远哥。”温一诺笑嘻嘻地又回手揽住萧裔远的腰,踮起脚,在他侧脸上亲了一下。

    萧裔远总算是消气了,紧紧回抱住她,跟她狠狠亲了一通。

    等电梯直达到大平层的电梯间,萧裔远才放开她,满意地说:“行了,你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一诺:“……”

    还以为亲一下抱一下就没事了,结果还是要“老实交代”……

    温一诺撇了撇嘴,开始说今晚的事。

    当她说到司徒秋的私人秘书播放沈如宝衣帽间监控的时候,里面出现温一诺“做坏事”的身影,萧裔远哼了一声:“这种龌龊的伎俩还有人信吗?随便用做一个后期特效就能有同样的效果。——诺诺,他们为什么要诬陷你?”

    温一诺没想到萧裔远不分青红皂白,完全站在她这边,心里又惊又喜,仰头看着萧裔远说:“远哥,你相信那个人影不是我?!”

    “当然不是。如果有人要害沈如宝,干嘛不直接下毒?用符咒、小纸人能起什么用?搞笑吗?想不到堂堂沈家,居然也信这些玩意儿。”

    萧裔远是站在纯科学的角度分析,而且对他来说,在视频上别说加个人影,就算加个活生生的人,他也能做得天衣无缝。

    所以他不认为是温一诺,更不认为是温一诺要害沈如宝,“再说你干嘛要害沈如宝?完全没有道理,八竿子打不着边。”

    温一诺眼神黯了黯。

    萧裔远相信她,她很开心,但是萧裔远还是对她的天师身份不以为然。

    所以后面的事,她就没有说得很详细了。

    比如说怎么对付葛丙丁,还有沈家的王府花园有哪些风水局。

    只是感慨说:“后来沈小姐恢复一些了,大家就散了。真是没想到,沈家这么豪富的人家,还能出这种幺蛾子。”

    萧裔远分析说:“……可能她有什么遗传病吧。沈先生和沈夫人难道不想给她找医生好好治病,居然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

    温一诺终于忍不住了,甩开萧裔远的手,说:“远哥,这不是怪力乱神,这是行之有效的方法论。虽然现在的人还没有找到背后的科学理论支撑,但它是切切实实存在的。”

    “人类曾经不知道电是什么东西,觉得一切有关电的东西都是怪力乱神。”

    “可是现在呢?人类生活哪里能少了电?——远哥,你不能这么思想僵化。”

    萧裔远抿了抿唇,轻轻吁了一口气。

    他是不懂温一诺说的那些事情,也潜意识里排斥。

    但是想到这是温一诺从小就跟在张风起身边耳濡目染学的东西,他觉得不能一蹴而就,只能按捺住自己内心深处的不以为然,笑着说:“好吧,我理解你的意思,只是那些东西,对普通人来说太过匪夷所思。你就原谅你男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温一诺转嗔为笑,依偎在他身边,说:“远哥你做的人工智能,对普通人来说还匪夷所思呢。可是我有因此看不起你吗?”

    “那不一样。”萧裔远不假思索地说,“而且我是可以用科学理论解释我做的东西的。”

    “真的能解释人工智能的所有方面吗?”这时轮到温一诺不以为然了,“一个芯片能产生跟人类大脑一样的思维,你觉得这种过程不跟我的风水相术差不多吗?”

    在萧裔远看来,这种类比就是胡搅蛮缠。

    不过他已经学会了不跟温一诺直面争执专业问题,他揉了揉眉心,笑着说:“嗯,这个确实需要进一步的理论探讨。来,我们不说这些了,你饿不饿,还要不要吃点东西?”

    温一诺累了一晚上,现在确实有点饿了,点点头说:“有什么东西吃吗?”

    “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两人从电梯间走了出去,大平层里静悄悄的,温燕归、张风起和老道士都已经睡了。

    看着萧裔远在厨房里给她做夜宵的忙碌身影,温一诺又相信爱情了。

    ……

    第二天温一诺去傅氏大厦上班。

    她刚进办公室,就听见同事们很兴奋地说:“我们公司的剧终于买到国外去了!”

    温一诺也忙打听细节:“是吗?卖到哪里了?”

    “具体哪里我不知道,但是已经签了合约,国外有个特别大的电视台购买了第一轮播放权,已经要同步播出了。”

    “听说答应了小傅总所有条件,不配音,只用字幕,不剪辑,原带播出,跟我们国内播出的频率是一样的。”

    “这可厉害了!我还没见过国产剧能原汁原味在国外电视台播放呢!”

    大家这么激动,几乎一整天都没法正经工作。

    傅宁爵更是兴奋,专门来到温一诺的办公室,说:“一诺,如果不是你介绍萧总的公司做特效,这部剧绝对不会这么成功!我要好好感谢你和萧总!”

    “小傅总,别虚头巴脑说感谢,咱们都是成年人,感谢要拿出感谢的诚意。”温一诺笑着用手比了个数钱的手势。

    “这是自然。我已经把这部片子的特效制作费加倍给萧总公司发过去了。虽然我不喜欢萧裔远这个人,但是他确实挺有本事。”傅宁爵笑得见牙不见眼。

    “我们远哥挺好的,小傅总你要注意自己的分寸。”温一诺一本正经提醒他,“像昨晚那种事,不要再发生了。”

    傅宁爵心里一沉,但是表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昨晚怎么了?朋友之间不能握手拥抱吗?”

    “……异性朋友之间这种礼节还是少一点吧。”温一诺也是头疼,其实她觉得是没问题的。

    只要自己没有什么想法,她拿傅宁爵可以当哥们儿,甚至当闺蜜。

    但是萧裔远因此生气,她也能理解。

    换位思考,如果萧裔远跟岑春言来个“礼节性拥抱”,她估计能当场爆炸。

    温一诺用手敲着自己的太阳穴,发现自己越来越“贤惠”了。

    不知怎么地,她觉得这种感觉特别新奇,甚至把傅宁爵跟岑春言相提并论。

    可是她明明很讨厌岑春言,但是对傅宁爵却没有这样的恶感。

    傅宁爵察言观色,见温一诺好像在走神,也没继续打搅她了,笑着说:“我还要去准备几份合约,要求对方看好母带,千万不能提前泄露。”

    温一诺这时顺口说:“国外能信任吗?万一他们提前泄露,我们提供的母带又是原版原音,只是带外文字幕……”

    这话提醒了傅宁爵。

    他仔细想了一下,心有余悸地说:“你说得对。我得重新拟合同。剧集只能一周提供一次,就是他们要播的两集,不能更多。”

    国外制作的电视剧在主流电视台播放的时候,一般是一周一集,很少有一周两集。

    傅宁爵一周提供两集,已经超过他们的限额了。

    他不可能和国内售出剧集的方式一样给国外电视台。

    之所以这么谨慎,因为有巨大的利益。

    现在这部片子在国内的收视已经势不可挡,每周都在创新的高峰。

    而且不仅是特效,现在连剧情和演员演技都在热烈讨论之中。

    剧里的每个演员,资源和名声都得到实质性的飞升。

    蓝如澈因为退圈,声名更是如日中天,已经是国内男演员排名第一的趋势。

    别的演员也都火了,好多人有了自己的粉丝和后援会,整个新人类公司都因此受益。

    而且受益的不只是新人类公司。

    随着这部仙侠剧在国外播出,很多对神秘主义感兴趣的外国人,也很爱看我们国家的这种仙侠剧。

    只可惜以前国内仙侠剧的特效太难看了,直接拉低了整部剧的水准。

    现在难得出现一部特效技术不尬的仙侠剧,这些人更是如获至宝,在社交媒体当自来水拼命宣传。

    于是在国外播出一周之后,这部剧就冲上国外电视台收视率前三。

    然后这部剧的特效制作公司顺理成章被人发掘了。

    国外的技术宅更多更可怕,他们能够非常认真的,不厌其烦地把一个特效镜头拆分成非常细的画面,一帧帧分析讨论。

    越分析就越觉得高明,更觉得不可思议。

    这就是所谓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于是萧裔远的特效公司最近得到国外很多电影的询价,想让他的公司给做后期特效。

    离温一诺参加沈如宝的生日宴会不过两周时间,萧裔远已经忙得脚不沾地了。

    他要找人跟对方谈判,要找律师团队对国外合同进行审核,以免被对方埋坑。

    傅宁爵则是在忙京郊修建别墅群的事,他需要审核图纸,找项目管理统辖整个工程,还要打通各方面渠道,确保各种证件合法齐全。

    温一诺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自从她在沈如宝的二十一岁成人礼上露了一手,为自己和张风起的“大天师事务所”打了广告之后,傅夫人那个圈子里的贵妇确实找她做了几笔小生意。

    这种生意最需要的是口碑,温一诺知道自己的大天师事务所崛起只是时间问题。

    而那个生日会上跟天师道葛派的矛盾,她暂时还没跟老道士和张风起沟通。

    因为她在自己搜集资料,等调查清楚之后,再跟老道士和张风起讨论对策。

    她要不击则已,一击必中。

    在这样的忙碌中,又过了一周。

    这一天周末,她难道没有接单子做私活,但是这几周天天早起,她已经习惯了。

    到时间就醒了。

    看了看旁边的位置,萧裔远还没睡觉。

    因为跟国外有时差,他现在昼夜颠倒,为了跟国外联系开会。

    温一诺掀开被子起床,先去浴室洗漱。

    她习惯性地拿起漱口的玻璃杯,正要接水,突然觉得眼前一花,不知道什么景象从她脑海里闪过,手一松,玻璃杯砰地一声摔到浴室的地上,跌个粉碎。

    她无语地摇摇头,又拿了一个杯子做漱口杯。

    洗漱完了之后,她从自己房间出来,来到厨房,看见温燕归在厨房忙碌,好奇问道:“妈,怎么是您做早餐啊?师祖爷爷呢?”

    温燕归摇头,“去外面遛弯去了。”

    温一诺没在意,接着习惯性又问:“爸呢?难道还在赖床?”

    “他怎么会赖床?他说看见你这周不用加班做私活了,要给你买鱼片粥和生煎包犒劳犒劳,一大早就去排队了。”温燕归说着,看了看手机,“去了有半个小时了。”

    温一诺笑着说:“那我去接爸爸。”

    她拿了手机和钱包,穿着t恤短裤,晃着两条大长腿,坐电梯下了楼。

    清晨的小区,空气格外清新。

    从小区一路慢跑,来到小区外面那个特别拽但又做东西特别好吃的早餐店附近,温一诺会心一笑。

    那里的队伍排的越来越长了。

    她转过街角,看见对面街道上张风起已经买好东西,拎着两个大大的保温桶食盒从人群中挤出来。

    温一诺笑着朝他招手:“爸!买了什么好东西?!”

    绿荫密布的梧桐树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早餐店门口冒着热腾腾的白气,汽车鸣笛声,小孩嬉闹声,大人们说笑的声音,融合成一曲名叫“人间烟火”的交响乐。

    温一诺心情无比舒畅,她笑着向张风起跑过去。

    就在这时,街道拐角处驶过来一辆车,像是没看见过马路的温一诺一样,突然加速,轰地一声撞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