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03章 一家之主(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他也有枪?”那些追过来的人又去被锯成几截的车里找了一通,最后居然在某个座椅下面又找到一把枪。

    除了又找到一把枪之外,还找到了一个皮包,里面有证件,护照,还有一沓现金,以及一个罗盘。

    温一诺一看那个罗盘,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她霍然抬眸看着那三个人,惊讶地说:“你们居然是葛派的人?还是葛派买通你们来害我一家人的?”

    那三个人本来有一通说辞要掩饰自己的身份,不料被温一诺一下子看出来。

    但是他们也没承认,哼哼唧唧地闭着眼睛装死。

    那几个追过来的人把所有东西都用透明塑料袋装好了,对温一诺说:“温小姐放心,我们会把他们交给警方处理。”

    温一诺满腹疑虑,但也没多再多问,只是跟那些人的头头交换了微信号,说是要跟他们保持联系,知道审讯结果。

    那些人匀出一辆车送她去医院,同时叫了拖车,要把她的大切诺基拖走维修。

    后面的事,温一诺就不管了,反正会有警察出面,她只要等确切消息就行。

    ……

    那些人把温一诺送到陈列所在的医院,找到老道士的病房。

    温一诺看见自己的妈妈温燕归和张风起等在门口,两人都很紧张。

    “妈,爸。”温一诺忙上前几步,走到他们身边。

    张风起猛地抬头,从上到下地打量温一诺,见她没事,才重重点头:“你没事就好,快坐下,你师祖爷爷在里面做手术。”

    温燕归也抓住她的手,哽咽着说:“你跑哪儿去了?你吓死我了!”

    “妈,我没事。”她顿了顿,没有把刚才的事说出来,也是不想给他们增添更大的心理负担。

    她和温燕归、张风起一起坐下来等着手术结果。

    “爸,里面是哪个医生在给师祖爷爷做手术?”

    “陈医生,还有一个据说请来的专家。”张风起怔怔地看着手术室的门,心不在焉地说。

    温一诺松了一口气。

    她直觉那个“请来的专家”,肯定是路近路教授。

    她先前能放心地离开去追那几个凶手,就是因为听那个保护她的人说,他是路教授派来的。

    既然路近早有准备,现在她家人受了重伤,路近肯定会来做手术的。

    而她对路近的技术无比放心,知道肯定会没事,才没有跟着来医院,而是选择去追击那几个企图害他们的人。

    再说她又不是医生,跟着来医院又不能增添老道士活下来的几率。

    一切还是看路近的手段。

    他们三个人在手术室前等待的时候,萧裔远看到新闻,对网友放出来的视频的那个人无比眼熟。

    这不是温一诺吗?

    又出什么事了?

    他连忙给温一诺打电话。

    温一诺拿出电话,见是萧裔远,吁了一口气,接通了说:“远哥。”

    “诺诺,怎么回事?我在网上看到新闻,热搜上的人是不是你?”

    温一诺抿了抿唇,“我师祖爷爷被车撞了,现在正在手术室里急救。”

    “啊?!哪个医院?”萧裔远一下子站了起来,紧张地问。

    他很喜欢那个神神叨叨的老道士,虽然他不认同他们的职业,但是他欣赏那个老人通透的性格和为人处世的方式。

    温一诺把医院地址告诉了他。

    萧裔远忙关了电脑,胡乱收拾了东西,开着车赶到医院,和温一诺他们一起等候手术结果。

    温一诺见了萧裔远才全身松弛下来,靠在他怀里,默不作声。

    萧裔远想起刚才看见的视频,很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温燕归和张风起都没有现在谈论这件事的心情,温一诺也一脸疲惫,好像跟人赛了一百公里的车一样。

    他也就暂时没问。

    两个小时之后,手术室门口的红灯熄了,大门打开,一群穿着绿色手术服的医生护士鱼贯而出。

    温一诺马上站起来,一眼看出走在最前面的人就是路近路大教授。

    他虽然戴着口罩,但是那双睿智犀利总是带着讥诮的眼睛非常令人记忆深刻。

    路近旁边那个圆圆胖胖的医生,当然就是陈列。

    “医生,我师祖爷爷怎么样了?!”温一诺着急地问道。

    陈列忙说:“你别急,暂时都缝合了,内出血也止住了。但是你师祖的年纪实在太大,这一次失血过多,骨骼多处断裂,能不能醒来,还要看他自己的求生意志。”

    路近也皱着眉头说,“到了这个年纪,能醒过来就行,腿脚会不良行走,可能以后都要坐轮椅。而且万一醒不来,也是正常。”

    八十多岁的老人受这么重的伤,后遗症是一定的,如果想能完全痊愈,那是神仙才能做到的事。

    路近想自己又不是神仙,还是要跟他们说一下最坏的情况。

    温一诺心里一沉。

    这可是路近说的话,她对路近的信赖,比对陈列多多了。

    萧裔远忙说:“只要师祖爷爷能醒过来就好,别的都不重要。”

    不管是坐轮椅,还是以后都要专人照料,这都不是事儿。

    温一诺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感情上,她还是无法接受。

    心里火烧火燎,刚才那股想要发泄的愤恨和憋屈,又一次占据她的心头。

    紧接着,老道士也被推出手术室。

    他身上缠的绷带,打的石膏,几乎把他裹成一个木乃伊。

    温一诺看着老人脸上插着的氧气罩,还有氧气罩里苍白衰老的面容,眼泪又一次掉了下来。

    心里的恓惶和无助难以抑制,就算萧裔远在身边搂着她的肩膀,她也止不住地发抖。

    牙齿上下打架,几乎能听见咔咔作响的声音。

    萧裔远见她这么害怕,手上紧了紧,安慰说:“别太紧张了,师祖爷爷会没事的。”

    “这叫没事?!他这么大年纪,被撞得飞了起来,你说没事?!”温一诺握起拳头,终于找到发泄的渠道。

    跟萧裔远吵架。

    萧裔远微怔,“这只是个意外。大家谁都不想的。”

    “这不是意外!”温一诺歇斯底里地叫起来,“这是谋杀!谋杀!他们手里有枪!我追上去,他们一眼就认出了我!他们就是故意谋杀!……那些贱人!我不会放他们的!”

    温一诺话到嘴边,瞥了一眼张风起瘦削憔悴的面容,还是忍住了没把“葛派”两个字说出来。

    这一说出来,张风起肯定不会继续坐以待毙。

    可是张风起重伤初愈,温一诺不想他拖着还没恢复的身体去追究这件事。

    就把报仇的事,交给她吧。

    她已经长大了,可以做一家之主了。

    还是那句话,谁要对付她家人,她会百倍千倍奉还!

    萧裔远:“……”

    事情好像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他忍不住看了看张风起和温燕归。

    温燕归没有说话,张风起却朝他点了点头,淡声说:“当时就是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害我和一诺。我师父是替我挡灾。”

    说着,他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眼圈和鼻头都是红通通的,像是忍了很久的泪意,终于忍不住了。

    温一诺走到张风起身边,拉拉他的胳膊,“爸,您要去警局吗?他们已经把那几个人抓住了。”

    “你追上去了?”张风起从裤兜里拿出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温一诺点点头,“我亲自给了他们一点惩罚,然后警察赶过来把他们带走了。”

    萧裔远:“……”

    他忍不住头疼,“诺诺,你还做了什么?”

    “不是我做了什么,而是他们做了什么!是他们先挑衅的!”温一诺严肃地说,“我只是做了一个受害者应该做的事。——反抗!”

    “如果那些人真是冲着你和岳父来的,你更要小心。那些人穷凶极恶,没人性的。”萧裔远心里更担忧了,“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那时候他们已经跑远了,我来不及通知别人。”温一诺淡淡地说,移开视线,不敢看萧裔远的眼睛。

    如果萧裔远知道她做过的事,估计也不会赞成的吧?

    她差一点就把那三个人撞死了。

    不过在没查明真相的情况下,她不会这么做的。

    她的力度和速度保持得恰到好处,就跟这些人撞老道士的力度和速度一模一样。

    只是老道士还能飞出一丈远的距离,卸去一部分力度。

    可那三个人被困在车里,无处可逃,所以受到的撞击更加严重,伤势也更严重。

    但这就不是她的问题了。

    是他们运气不好。

    这是她的因果,必须要她亲手了结。

    老道士能醒过来最好,如果不能醒过来,不仅那三个人要给老道士偿命,还有那三个人背后的人!

    可别让她查出来都有谁在背后捣鬼!

    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温一诺紧紧握着拳头,垂下眼眸。

    萧裔远见她这幅样子,就知道她肯定还做了什么不想告诉他的事。

    他虽然生气,但是这一次却能理解。

    只是温一诺单枪匹马去追凶手,实在太危险了,而且对方手里还有枪!

    他在新闻里看见了。

    萧裔远闭了闭眼,“诺诺,就算你不高兴,我也要说。以后别这么莽撞了,好吗?你就没想想我,想想你妈妈,还有你爸爸?”

    “我想了,如果是你们出事,我一样会给你们报仇。”温一诺不假思索地说,“我不许有人伤害我的家人!如果有,我让他们一定会后悔这个决定!”

    ……

    老道士送回了单人病房,被一堆仪器包围着,随时监控他的情况。

    张风起和温燕归守在老道士病房,温一诺和萧裔远回去给他们做饭,又打包了一些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送过来。

    洗漱用品是在超市买的小包装,随时用完随时丢,方便处理。

    接下来的一周,温一诺请了假,专门在家照顾三个长辈。

    三亿姐和狂人妹看了新闻,也纷纷给她打电话慰问,恨不得跑来亲自帮忙。

    温一诺都一一婉拒了,跟她们说家里人手少,现在要照顾病人,说等家里人好转了,会跟她们联系。

    这俩才没有坚持,但是在小群里天天跟她聊天,关注她的情况。

    小傅总来过一次探望她,让她别担心,公司那边可以休假,等家人恢复了再说。

    司徒澈已经出国了,他得到的消息晚两天,不过也打电话来慰问。

    而傅夫人和盛夫人,还有温一诺有交往的那些贵妇,都给她送了花篮。

    沈家最有意思,除了沈召北给她送了花篮和礼品,还有沈召南居然也送了,他的署名把沈如宝也加上了。

    温一诺收下了沈召北的礼物,但是把沈召南的礼物退了回去。

    老道士的情况还算不错,各项指标都正常了,可还是没有醒来。

    张风起和温燕归不愿意请看护,完全靠自己照顾老道士。

    温一诺不太会做饭,这一周都是萧裔远每天早上早早起来,把中午饭都连带做好了,才去上班。

    晚上下班回来,又做晚饭,再和温一诺一起送到医院。

    很快一周过去,又到了周末。

    萧裔远做好早饭和午饭之后,照例去公司。

    他和国外电影公司的后期制作合同,马上就要最后定稿签字了,这些天都在忙这件事。

    温一诺一个人把饭送到医院之后,接到赵良泽的电话。

    她握着手机来到医院外面的走廊上。

    “一诺,警方的初步审讯结果出来了。他们本来就是国外天师道葛派的人,我们查到了他们的名单。”赵良泽含蓄地说,“因为你们家三个人是张派最后的传人,他们是想一劳永逸解决你们。”

    “果然是他们。”温一诺冷静的说,“只是他们吗?还有别人参与吗?”

    想到沈家和葛派的关系,温一诺还是有些不放心。

    她也得罪了司徒秋的。

    赵良泽却摇摇头,“暂时只查到葛派跟他们之间的联系,我们也动用了国外的人脉,并没有查到有别的人插手。”

    温一诺“嗯”了一声,“葛派是在国外吧?你们有他们具体的地址吗?我在网上查到他们的总部所在地。”

    她把地址说了出来,赵良泽确认说:“就是那个地方,他们是公开注册的非政府组织,势力很大的,跟当地的议员关系很好。”

    也就是议员的大金主。

    国外议员竞选都是需要大金主出钱的,不然真以为靠自己的能力就能选上?

    别做梦了。

    温一诺淡淡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赵总。”

    赵良泽又安慰了她几句,才放下电话。

    萧裔远这边来到公司,打算把合同打印出来从头到尾看一遍。

    就在他捧着咖啡等待合同打印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了。

    他以为是温一诺打来的,忙拿出来看了看。

    结果不是温一诺,而是岑春言。

    萧裔远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岑总你好。”

    岑春言的声音有些急切:“萧总,我还在国外,我刚从我的一个业内朋友那里得到消息,有个做人工智能的公司要告你窃取他们的行业机密!说你做特效的软件里,有他们的人工智能专利代码!甚至还有他们的签名在里面!”

    “他们周一就要发消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