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05章 很好,很强大(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萧裔远眼前一亮,激动地说:“谢谢顾首席!原来国外的电脑代码专利保护期只有二十年!”

    顾念之点点头,不过她并没有显得轻松,而是话锋一转,继续说:“不过,对方虽然无法告你侵犯他们的代码专利权,但是他们可以告你侵犯他们的版权。”

    专利权和版权是两个概念。

    萧裔远因为正在给自己的软件申请专利权和版权许可证,所以对这两个概念很明白。

    他马上说:“但是这个软件的所有框架都是我自己写的,甚至包括开发语言!”

    顾念之看着对方的材料,遗憾地说:“……不过里面这一段核心代码,好像确实跟他们的那段一模一样。”

    她拿起鼠标,圈出了那一段代码。

    萧裔远看着对面的大屏幕,皱起眉头,说:“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我可以用我的生命担保,我真的没有用他们的代码,在这之前,我甚至不知道这一段代码早就存在了。”

    “那你告诉我,你这段代码是怎么写出来的?”顾念之收敛了笑容,认真问道。

    萧裔远想了想,把自己软件代码的版本都从电脑里调出来,进行全面对比。

    “赵总,顾首席,你们看,我这个做后期特效的人工智能软件,一共有七个版本。”

    “从第一,到第七,这是相似度对比,你们可以看见我的逻辑思路和优化过程。”

    他的相似度对比,把所有不同的地方都用颜色高亮,相同的地方还是保持原来的底色。

    赵良泽和顾念之都是这方面的高手,他们看得很认真。

    对萧裔远来说,这也是他自己第一次做这样的对比。

    七个版本的代码对比看完之后,三个人都发现了同样的问题。

    “……那段跟对方一样的代码,是在第六版和第七版出现的。”赵良泽眉头微蹙,“也就是最后两版。你为什么突然加了这样一段代码?”

    萧裔远也在回忆当时的情形。

    他看着第六版完稿的时间,思考说:“……让我想想,看这个时间,第六版应该是在我打算竞标新人类娱乐公司那部仙侠剧后期特效制作的的时候,第七版是在我最后优化改进后期特效制作的时候完成的。”

    “诺诺可以给我作证。第六版完成的时候,是她跟我合作的。当时我让她试试用我的软件进行人机对话,对那部仙侠剧的五分钟片段进行后期特效制作。”

    “因为我的软件是人工智能软件,可以让电脑进行自我深度学习,所以里面的这一段代码,是人工智能自我生发出来的代码,也就是人工智能对电脑发出的指令,让电脑自己去做后期特效制作。”

    “这一段核心代码,就是这样出现的。”

    “第七版代码,是在第六版的基础上进一步优化形成的。那时候我对公司团队做出的效果不满意,没有诺诺做出的效果好。”

    “因此我打算让电脑学习模拟诺诺的人机对话过程,然后用程序表达出来,这样电脑就可以和诺诺一样进行后期特效制作。”

    顾念之有些惊喜,“……这就等于,你有了无数个温一诺帮你做后期特效制作!”

    萧裔远点一下头,“就是这个原理。所以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方在三十多年前就有了这样一段代码。这是让电脑进行大规模人工智能模拟处理的程序语言。我们连开发语言都不一样,照理说不应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关键是他并没有使用任何已知的开源代码。

    赵良泽拿出自己的平板电脑,在网络上搜寻对方有专利和版权的那个软件信息。

    他纳闷说:“对方的专利保护已经过期,不过市面上并没有人使用这个软件,也没有人破解。”

    “看上去是个非常专业的,用在电脑学术界的基础语言程序。跟你的应用型软件程序在确实不一样。”

    顾念之摇摇头,“类型不一样,不是证明这两个软件区别的依据。”

    “除非你能证明,他们的源代码里根本没有这一段跟阿远的程序相同的代码。”

    赵良泽用了自己的所有黑客程序,才在国外某个不起眼的平台上找到这个软件。

    他下载之后很快破解,看见了对方的全部源代码。

    一行行扫过,再用分析软件进行分析对比,赵良泽叹了一口气,抬头看向萧裔远,又看了看顾念之。

    “很遗憾,对方确实有这段代码,从时间上看,确实是三十多年前就写出来了。”

    “阿远在这点上很被动。”

    “就跟抄袭一样,一模一样的一段话,对方先先写出来,你后写出来,从时间上判断,那就是你抄袭别人。”

    “代码也一样,有版权。”

    顾念之也觉得很棘手,“那就是说,哪怕对方不能告他非法使用专利,也可以告他侵犯对方的版权。”

    “对方没有授权他使用,他擅自使用,侵权是成立的。”

    “考虑到国外喜欢追加的大数额惩罚性赔偿,阿远在侵权方面,大概率会输。”

    她惋惜地摇了摇头,“我是从法律层面就事论事。具体操作还是有很大空间的……”

    萧裔远激动起来,凤眸微微泛红,像是早春桃枝上那朵怒放的桃花。

    他抿了抿唇,沉声说:“但是我真的没有抄袭,更没有使用他们的软件代码。我真的都不知道世界上有这段代码。”

    “这个我信。”赵良泽苦笑,“连我都不知道。要不是看见对方的材料,又用这段特殊代码进行搜索,我做梦也想不到三十多年前,国外的人工智能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谈到人工智能,萧裔远是行家。

    他立刻反驳说:“不,国外人工智能的发展并不比我国厉害。因为人工智能的主要层面是应用。没有应用,人工智能根本发挥不了任何作用。”

    顾念之赞许地点点头,“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比如你看国外这段软件程序,就算三十多年前就出现了,但是并没有在国外任何人工智能应用软件上出现。——直到阿远开放出他的特效制作应用软件。”

    赵良泽打了个榧子,扬声说:“对方的人工智能代码是基础语言代码,也就是说是工具,用它可以做出更精美更高效的东西。”

    “但因为有专利保护,没有人使用这个软件,当然没有推广应用。但这都不是能够证明阿远没有使用这段代码的证据。”

    顾念之手指轻叩自己的太阳穴,若有所思地说:“这个案子最难争辩的地方,就是在一个三十多年前有专利保护、有特殊版权许可证的软件代码里,出现了一段跟萧裔远开放的应用程序里,一模一样的代码语言。”

    “打个比喻,就是三十多年后的里,出现了一段跟三十多年前出版的里一模一样的语言,而且字数正好达到抄袭的标准设定。”

    “在这种情况下,法官肯定会判三十多年后的抄袭三十多年前的。这是时间判定原则。”

    萧裔远的心止不住地下沉,觉得既无奈,又彷徨。

    他只能翻来覆去地说:“可是我并没有使用他们的代码,怎么就算我侵权抄袭?”

    赵良泽安慰他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都是为了利益,你现在风头这么足,国外多少公司找你做后期制作,涉及多少经济利益?你这是动了别人的蛋糕了,当然会搞你。”

    顾念之也说:“这不仅是经济来源的事。你的这个人工智能软件,是对人工智能应用的划时代颠覆,你没看我们都要重新进行这方面的立法了吗?”

    “因为它已经代表着一种先进的生产力,国外肯定是要绞杀我国代表先进技术的企业,这不是针对你一个人,是针对我国所有的技术优势企业。”

    萧裔远苦笑,“我考虑不到你们这么高的层面,我只知道,说我侵权,是对我的羞辱。我并没有做过的事,为什么要我承认?”

    “我愿意相信你,但是法律需要证据。”顾念之很同情他,“不过你也别灰心,总会有办法的。”

    赵良泽也点点头,“会有办法的。不过这件事,我们只能给你提供法律咨询,具体如果要打官司,我们是不能代表你出庭的。”

    顾念之现在已经是代表过的首席法律顾问,这种私营企业之间的法律纠纷,她确实不能站到台前。

    当然,萧裔远也没想过要顾念之这样的法律界大咖为他出庭辩护。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觉得关键问题,是弄清楚三十多年前的代码里,为什么会出现一段跟三十多年后我写的代码一模一样的人工智能指令语言。”

    “哪怕别人不信,我自己知道,我没有看过他们的代码,也没有使用过任何开源代码。从头到尾都是我自己的心血,如果不弄清这个问题,哪怕官司打赢了,我也不会甘心。”

    “要知道我今年才二十四岁,三十多年前,我根本没有出生。”

    赵良泽和顾念之对视一眼,只好这样安慰他:“可能伟大的头脑思考的问题都是一样的。”

    “那个软件作者是谁?”萧裔远并没有被安慰到,他只觉得无比憋屈。

    赵良泽看了看软件署名,遗憾地说:“这是个公司拥有版权的软件,并没有个人署名。”

    三十多年前的版权环境,其实并没有现在完善。

    “那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看着对方抹黑我的名誉?那我的公司还怎么立足?”萧裔远脸色有些发布。

    他是做人工智能软件应用的公司。

    如果被判侵权抄袭,是对他公司创造力和信誉的毁灭性打击。

    顾念之脑子比较灵活,她飞快地思考着,试探着说:“不如这样,你去跟对方公司接触一下,从技术层面观察一下对方对这个软件的理解和应用?”

    萧裔远明白了她的意思,眉头松开,微笑着说:“有道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也确实想看看,是哪个‘伟大的脑袋’,三十多年前,就跟我想的一样。”

    ……

    从萧裔远的办公室离开之后,赵良泽和顾念之都没说话。

    两人从电梯里下去,最后来到空旷的停车场的时候,赵良泽才低声问顾念之:“……你相信萧裔远没有使用别人的代码?”

    顾念之淡定地说:“这个不是我考虑的范围。如果萧裔远是我的当事人,哪怕他使用了,我也要维护他的利益。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黑的说成白的也在所不惜。”

    “那太可惜了,他没法做你的当事人。”赵良泽笑了一下,“不过我们的国家有福了,有你这样愿意不顾一切维护国家利益的首席法律顾问。”

    “萧裔远也是我们国家的公民,维护他,维护他的创造力,就是维护我们的国家利益。我会跟进这件事,但是我确实不能站在台前。”

    顾念之看了看手机里从赵良泽那边转发的邮件,一直拉到最底部,看见了最原始的发件人。

    “……岑春言?是她给阿远通风报信的?”

    赵良泽点了点头,“这也是个狠人。是富豪榜排名第十的岑老板的女儿,听说跟她父亲岑耀古闹了矛盾,被赶出来了,没有了继承权。”

    顾念之不关心富豪榜的情况,她只是说:“既然她愿意帮阿远,看看她都知道多少消息。我觉得阿远的方向是对的。如果他真没有侵权,那么我们应该知道,为什么三十多年前的代码里,会出现一段跟三十多年后独立写出的代码一模一样的人工智能核心程序指令。”

    “据说里面还有作者签名。可惜我看不出来这作者签名代表的是谁。”赵良泽遗憾地说,“我觉得这个作者签名很奇特,它像是一个谜语,只有破解谜语的人,才能看出真正的作者是谁。”

    “在人工智能基础程序语言里,加一段代表作者签名的谜语机器语言。很好,很强大。”顾念之笑了起来,她朝赵良泽眨了眨眼,“不知道我爸爸会不会对这个感兴趣。”

    ※※※※※※※※※

    这是第二更。

    感谢“odie949700”亲昨天的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