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08章 我会无条件支持你(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岑春言非常惊讶:“你不想庭外和解?可是……那些律师说,就版权而言,你基本上没有赢面。”

    萧裔远皱了皱眉头:“那说明这些律师不太合格。而且我不仅不想庭外和解,我还要反诉他们商业讹诈。我要两百亿赔偿!”

    岑春言彻底无语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试探着问:“萧总?是萧总吧?我没打错电话吧?”

    说话语气那么冲,简直不像她认识的那个萧裔远了。

    萧裔远淡淡“嗯”了一声,客气地说:“如果岑总觉得为难,就算了。我感谢岑总的帮助,等岑总回国了我请岑总吃饭。”

    岑春言轻笑一声,“那倒不用了,我只是想帮你而已。我们国家的公司在国外总是会被欺负,我气不过,所以第一时间找人帮忙。萧总你放心,不管你怎么决定,我总是站在你这边的。”

    “岑总客气了,这官司我自己打,还要反诉……”萧裔远说着,就想找个理由挂掉电话。

    岑春言却马上说:“好,既然你决定打官司,还要反诉,我都无条件支持你。”

    萧裔远:“……”

    岑春言又笑着说:“我当然也不是无偿帮助萧总的。萧总知道我买的那个做特效的公司,我不想它就这样垮掉,还希望萧总提携,让我们也挣点钱。”

    谈利益的话,就好多了。

    萧裔远最怕那种“不求回报”的帮助,听着就不靠谱。

    他松弛下来,笑着说:“提携不敢当。市场那么大,大家敞开门做生意,只有合作才能共赢。”

    萧裔远想过公司以后的发展计划。

    他总不能把所有的后期特效制作都由自己公司包揽。

    而且不同的片子,有不同的特效风格。

    他们这一次仙侠剧做得好,不等于别的风格也能做得这么好,所以他在考虑把自己的后期特效智能软件授权使用。

    只要给他交使用费,都能用他的软件做特效。

    而且使用的人越多,对他软件里的人工智能深度学习功能,就越好。

    因为这样会让机器深度学习的领域足够大,场景建模越多,它就会越完善。

    而这,没必要靠他自己一个人来做。

    也就是说,他找了无数人给他测试人工智能软件里面的机器深度学习功能,不仅不用付钱,那些“帮”他测试的人,还要给他钱。

    这难道不是“共赢”吗?

    萧裔远想着,没有拒绝岑春言的请求。

    反正都是要付钱的,在商言商,他不会拒绝任何一个可以合作的公司。

    岑春言很是高兴的样子,连连点头说:“萧总这个样子,才是做大事的人!我跟着萧总有肉吃!”

    “岑总真太过誉了。”萧裔远笑着说,“我这里还有个大官司呢,一不小心,也许就没合作的机会了。”

    “我相信萧总。对了,你说要应诉,拒绝庭外和解,还要反诉,我也支持你。需要我帮你找律师吗?如果你已经有律师了更好,不过我现在正好有空,也方便,需要我帮忙吗?”

    岑春言这么热情,萧裔远迟疑了一下,不过他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要抓紧一切可能的机会。

    他忍不住问:“岑总,你对那个告我的公司有多少了解?”

    岑春言这两天也在查这个公司的情况,也是做过很多功课的。

    她给他介绍她在这边了解到的那个公司情形:“……我找了一些律师和商界的朋友,从他们那里,我知道这个公司有点奇怪,虽然成立几十年了,但是却没有什么正儿八经的商业行为,好像一直就在做研发,但是研究出来的东西从来没有变现。”

    萧裔远本来是想挂了电话的,但是听到这里,他心里一动,坐直了身子问道:“岑总,你还有他们公司的具体资料吗?比如说,他们公司的创始人是谁,首批员工又有哪些?还有,他们公司申请专利和版权许可证的这个人工智能软件,是谁做的?谁是他们软件部门的teology-specific architect?也就是特定技术架构师?”

    岑春言:“……”

    她不好意思地笑道:“萧总,我不是很了解电脑方面的专业名词。你说的这个teology-specific architect,也就是特定技术架构师,是做什么的?”

    萧裔远耐心跟她解释:“teology-specific architect,我们也叫tsa,也就是特定技术架构师。你这样理解。针对某种技术写出可以应用的程序,就好像是从无到有,把一栋房子盖起来。而要盖房子,建筑师要先画图纸。”

    “特定技术架构师,就相当于盖房子的建筑师,他必须把软件的外在结构设计规划出来,然后程序员才会跟着他的架构思路写代码,也就是具体盖房子。”

    “他的工作,主要是针对特定技术的规划和设计。这个比纯粹写代码难多了。因为他的工作直接决定程序员们开放出来的软件效率如何,是不是符合要求的应用能力等等。”

    “对方公司如果真的在三十多年前就有这样的人工智能应用程序,那他们肯定有个特定技术架构师,给他们勾勒出框架。”

    “然后就是这个人手下的程序员都是谁,他们的代码是怎么写出来的,有没有文献可以分享?”

    萧裔远一边解释,一边问了岑春言很多问题。

    岑春言听懂了萧裔远的意思,忙拿笔记了下来,说:“我帮你去打听,我不能保证一定能打听到,但是我会尽最大努力。”

    “劳驾了。”萧裔远深吸一口气,挂了电话。

    岑春言那边在找人问那个公司的情况,萧裔远这边也没闲着。

    他用自己的方法在网络里搜寻。

    可惜那个公司不知道是太谨慎,还是太老旧,居然没有自己的官网。

    他们只在社交媒体上有自己的官方账号,而这个官方账号,还是在他们向法院递交诉状的前一天建立的。

    除此以外,没有任何别的信息。

    所有有关他们的信息,都是存在于转述、介绍和社交媒体里面的炒作,已经法庭里的立案。

    但是对方确实有个公司,也有自己的办公大楼,看起来不像是假的皮包公司。

    这么看来,三十多年,他们自己没有营业收入,那是谁给他们提供资金让他们经营下去的?

    ……

    萧裔远这么紧锣密鼓研究对方公司情形的时候,温一诺也没闲着。

    她把自己查到的天师道一统其他三大派的葛派情况摸得透透的,连他们高层的组织架构图都画出来了。

    可惜的是,她除了查到葛派现任大天师跟司徒家的现任家主,也就是人称“九叔”的司徒兆交好以外,跟别的大佬关系也都不错。

    因为这个人很喜欢拍照,穿着仙风道骨的道袍,眉开眼笑跟各位大佬合影,然后把照片放得到处都是。

    她还仔细研究过这人办公室的墙壁,上面挂满了这个葛大天师跟各位政商界大佬和娱乐圈明星的合影照片。

    当然,这个葛派还有自己的官网,用的语言可正式了。

    如果不知道他们的底细,光是看他们的官网,还以为这是啥蓝v认证机构,整得老正式了。

    温一诺有几次看他们官网里的新闻,差一点没笑出声来。

    但越是这样,她越不能放松警惕。

    试问一个能派杀手过来企图谋杀他们一家人的组织,你以为他们是德云社,专门搞笑的吗?

    这只能说,他们的保护色非常好,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煞笔样儿,没人会想到他们私底下那么黑。

    温一诺只是很可惜,找不到他们跟沈家的直接联系。

    沈家就只是他们的一个客户,而全世界的富豪,有一大半都是他们的客户,沈家只是国内比较醒目的一个而已。

    温一诺总觉得司徒秋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她,可惜她找不到证据。

    现代社会,你可以怀疑一切。

    但是没有证据的话,那就只是怀疑而已,不能拿出来作为证据指控他们。

    还有沈家,她最近也在关注他们的王府花园大宅。

    沈家人好像从那个王府花园大宅里搬出来了。

    她听沈召北偶尔说起过,沈齐煊和沈如宝、司徒秋还在国外没有回来。

    因为沈如宝最近身体很不好,他们已经在准备给她再做一次手术。

    她的骨髓造血功能障碍很严重,简单来说,就是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但不是白血病。

    不知道需不需要移植骨髓。

    沈齐煊和司徒秋两人天天不是见医生,就是在见医生的路上。

    国外那些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非常有名的医院和医生都快被他们约遍了。

    温一诺知道这个的时候,心情有些微妙。

    但看对方对孩子如此尽心尽力,她还是愿意给他们一点信任。

    希望他们不要再作妖了,救人要紧。

    又过了一周,温一诺将所有能查到的消息都分门别类在电脑上存好,开始做自己的行动计划。

    她的第一步,是从新人类娱乐有限公司辞职。

    ……

    傅宁爵看着她的辞职报告,无语半晌,说:“一诺,不用这么着急吧?如果你家里有事,我可以给你放假,多久都行,带薪。”

    “不用了,小傅总。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不能这样做。你还是再招一个公关部对外发言人吧,现在这个做的好的人很多,我也不比他们强多少。”

    温一诺笑得文质彬彬,“而且我家里的情况,小傅总都知道,我要回去接管我自己家的生意。”

    傅宁爵叹了口气,把她的辞职报告阖上,淡淡地说:“你是想为你家人报仇,是不是?——我会无条件支持你,你不用躲开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