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16章 尬到天际(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张风起的嘴张成了一个o型,迟迟合不拢嘴。

    老道士瞥他一眼,“别那么惊讶,这个世界上有的是能人异士,只是他们都不愿意出风头而已。”

    张风起终于阖上嘴,挺了挺胸,笑着说:“我就是愿意出风头的能人异士!”

    “得了吧你,你那两把刷子,还不够教一诺的!”老道士白了他一眼,“去收拾东西,我们一起回山里。”

    说起回去,张风起期期艾艾地小声问:“……那山里通网了没有?现在没网活不下去啊!”

    “切!老道我在山里过了二十多年没有网络的生活,照样活得好好的!”老道士鄙夷地横了他一眼。

    张风起嘿嘿笑了两声,“我这是为燕归打算的。她没事的时候,可以上上网追追剧买买东西,总不能跟我们一样天天看道经吧?”

    “……嗯,我知道了。”老道士也体谅张风起不容易,一把年纪了才追到自己心爱的女人,他扬了扬手,“我已经跟山里的小道童们说了,他们已经在跟当地有关部门联系,很快基站就要建好了。”

    有了基站,他们就能在山里上网了。

    张风起很高兴,跟老道士又闲聊了几句,关心关心老道士的身体。

    老道士揉了揉自己的腿,说:“我恢复得不错。出去上下楼梯肯定是不行的,但是在家里走走还凑合,也能够让我尽快恢复。”

    那个给他做手术的人很厉害,他恢复得比预期还要好。

    ……

    萧裔远这边离开民政局之后,心里一腔怒气无处发泄。

    他开着车在马路上随便走着,不想回公司,也不想回自己家,只觉得天地虽大,却没有他能去的地方。

    他也不想思考,不想琢磨,就随着自己的性子随便开。

    在马路上晃荡了一个多小时,他发现自己已经开出了京城,来到郊区。

    这个方向,好像有一个陵园,舒展就埋在那里。

    他想起今天的日子,突然一惊。

    今天居然是舒展去世一周年的日子!

    不知不觉,舒展已经去世一年了,正好去给他扫墓吧。

    他并没有有意去记这个日子,相反,他一直想淡化这个日子,不想记起来舒展去世的那一天。

    因为实在让他太难受了,一想起来舒展死的情形,他几乎有了应激性创伤后遗症。

    可是今天居然不知不觉开到这里,原来自己的潜意识里,还是很想这个朋友的。

    他索性把车开进了陵园里面。

    此处的陵园是属于京城平民老百姓。

    现在这个时候,既不是清明也不是除夕,来这里扫墓上灯的人不多。

    萧裔远把车开了进去,停在陵园里面的停车场里,然后去这里的商店买了一束用白色玻璃纸包住的紫蓝色鸢尾花,一小瓶红星二锅头。

    红星二锅头是他们学生时代能负担的最便宜的酒。

    两人曾经在完成一个单子之后,会去买点卤猪头肉,然后两人在宿舍里推杯换盏,自娱自乐。

    那么美好的时光,只停留在校园里。

    萧裔远在心里深深叹息。

    紫蓝色的鸢尾雅致安静,代表着永恒的友谊,最适合舒展。

    萧裔远抱着这束花,找到舒展的墓碑。

    他埋在一个向阳的地方,小小的坟茔周围收拾得干干净净,一看就是经常有人打扫收拾的。

    萧裔远将那束花放到他面前,又把那一小瓶红星二锅头打开,在他的墓碑前洒了下去。

    然后自己坐在墓碑旁边的青石板上,点燃一支烟,默默地抽了起来。

    陵园里没有什么人,四周很安静。

    阳光透过常青的松柏照进来,并不燥热。

    萧裔远吐出一口烟圈,笑了一下,看着墓碑上舒展那张帅气清朗的照片说:“舒展,我今天离婚了。”

    “我本来想等办婚礼之前,带诺诺来给你扫墓。”

    “可是我还没等到这一天,我们就离婚了。”

    “我对她的感情,你是最清楚的。”

    “我六岁认识她,和她一起长大。”

    “我知道她什么时候换牙,什么时候来例假。知道她高兴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难过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想骗人的时候是什么眼神和动作,讨好别人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

    “她的一切秘密我都知道,可是她不爱我,无论我怎么做,哪怕我跟她结婚了,她都不爱我。”

    他对她的求全之虞,对她的诸多要求,其实都源自他对这份感情的不自信。

    他本来以为跟她结婚了,她就会死心塌地跟他在一起。

    可是他想错了。

    “在她心里,我可能是最接近爱的那个人,但我并没有真正走进她的心。”

    “她的生命中,其实不需要我这样一个人。”

    ‘她可以独立做一切事情,我知道她能做得很好。可是做得太好了,她不会跟我商量任何事情,哪怕她突然辞职,想回去继续做她的天师……”

    “这句话我跟你说,你肯定是会明白的。我们这种普通家庭里出来的孩子,对工作看得多么重要。”

    “可是她说辞就辞了,跟我一句商量都没有。而且她告诉了她家里所有人,唯独没有告诉我。”

    “她甚至不知道我忙得好几天没回家了。”

    “我说一句让她不要做天师那种职业,她就气得直跳脚。”

    “我也是自取其辱,为什么要让她在她家的天师事务所和我之间做出选择?”

    “这还用问吗?她肯定选择她家的家族企业啊!”

    萧裔远自嘲地笑了笑,“我也是飘了,心里没个b数,居然想跟她心心念念的家族企业一争长短。”

    “其实我确实不应该问,但是她跟我曾经那么好,我昏了头,忘了自己的地位,在她面前得意忘形了,居然能向诺诺女王问出这种不知轻重的问题。”

    他想着温一诺神气活现的样子,微微勾了勾唇角。

    尽管温一诺让他心碎,可是想起她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微笑。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意识到,温一诺不再是那个跟在他身后远哥长,远哥短的邻家妹妹。

    他爱的那个女孩,已经悄悄长大,会自己做选择了。

    萧裔远回忆着自己和温一诺这些年的点点滴滴,像是隔着精致的镜框,看着一张张发黄的老照片。

    岁月蹉跎,白云苍狗,他和她却渐行渐远。

    萧裔远垂下头,发现有水滴在自己的手背上。

    他抬头看了看天,并没有下雨,依然是阳光普照。

    但是在抬头的时候,他发现眼睛里有什么涩涩的东西留回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他用手背反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流泪了。

    萧裔远闭了闭眼,从青石板上站起来,手里依然夹着烟。

    他淡淡地说:“兄弟,我很遗憾你这么早就离开了我们。”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多少人有你这样的运气。你喜欢的第一个女孩也恰好喜欢你,然后你在你们相爱最浓的时候离开这个世界。”

    “她在你心里永远最美好,你在她心里也一样。”

    “我就不同。我活着,好像就是为了见证她的成长和爱情。而在她身边,似乎没有我的位置,我只是一个路人。”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答应跟她离婚吗?我本来是绝对不同意的。可是当我看见那个富二代在这种时候还能围在她身边鞍前马后,她一点都不反感,而且还怡然自得,我就知道,我和她之间的裂痕,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深。”

    “如果不放手,以后不知道会丑陋到什么地步。”

    “现在离婚,至少我们还能保有一点美好的记忆,或者我能单方面保有那些美好的记忆。”

    “因为她是怎么想的,我已经完全不知道了。”萧裔远无奈地摇了摇头,用手拍了拍舒展的墓碑。

    就在这时,他听见坟墓旁边的松柏后面,突然传来小孩子嘤嘤的哭声。

    萧裔远吓得浑身一震,差一点没叫出声。

    这里是陵园,哪里来的婴儿哭声?

    这一瞬间,他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念头,差一点颠覆自己的社会主义唯物史观,甚至在想温一诺家淘宝店卖的护身符是不是有点用处……

    不过郎朗白天,红红烈日,哪里来的妖魔鬼怪?

    他很快稳住自己的心神,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警惕地问:“谁在那里?”

    从松柏后面转出来一辆看上去很豪华的儿童推车,里面坐着一个小小的婴孩,正在哼哼唧唧哭泣。

    推着童车的人,正是舒展的妻子狂人妹。

    在她身边,除了她的父母,还有一个男人,居然是赵良泽。

    萧裔远眨了眨眼,“你们这是……?”

    狂人妹将那孩子从推车里抱起来,惊讶地说:“阿远,你跟一诺离婚了?什么时候结的婚啊?你们居然没请我!”

    原来刚才的话,他们都听见了。

    萧裔远尴尬到无地自容。

    他白皙的俊脸很快飞起淡淡的红晕,凤眸的眼尾像是抹了胭脂,殷红的唇不画而丹,真是比最美的女人还要精致漂亮的一张脸。

    萧裔远心里快要尬到天际了,他不得不解释:“我们就是领证。本来想过一阵子举行婚礼,结果……”

    结果婚礼还没举行,两人的离婚证先到手了。

    狂人妹点了点头,说:“那好吧,我还说如果一诺真是结婚摆酒不叫我去,我肯定跟她翻脸。”

    一边在心里感叹,同时也悄悄给温一诺竖起大拇指。

    这么漂亮的老公都能说不要就不要,真是我辈楷模……

    赵良泽笑了笑,转移话题说:“今天是舒展的忌日。楚小姐说要来给他扫墓,舒展奶奶本来也是要来的,但是她太难过了,最近这几天感染了风寒,所以是楚小姐的父母陪她和她儿子一起来的。”

    “我也是来给舒展扫墓的,我们在陵园门口刚好遇到,就一起过来了。”

    看着萧裔远尴尬的神情,赵良泽忍不住又说:“我们来了好一会儿了,后来去周围转了一圈,看看这里的环境,结果回来的时候,发现你来了,坐在那儿跟舒展说话……”

    萧裔远长这么大,头一次糗得这么厉害。

    他甚至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想法,知道自己已经毫无形象可言了。

    赵良泽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直到萧裔远硬着头皮说:“让大家见笑了,我是一时心里不舒服,不过说出来就好多了。”

    狂人妹的妈妈同情地看着他,说:“你们这些小年轻啊,好好的不珍惜,结了婚又离婚。你看看他俩……”

    狂人妹现在已经没有那么绝望了。

    舒展已经走了一年,她的孩子也生下来了,悲伤压在心底,日子还是要过的。

    她淡淡笑着说:“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妈,这个不好比的。”

    狂人妹的妈妈也就是随口说说而已,见狂人妹不爱听,她也只有闭口不谈。

    赵良泽朝狂人妹和她父母点了点头,说:“你们几位继续,我和阿远有点事,先走了。”

    “好的,谢谢赵先生来给我们家舒展扫墓。”狂人妹很有礼貌的说,还托着小孩子的小手向赵良泽挥了挥。

    赵良泽捏捏小婴孩肥白的小手,“你们也早点回去。”

    赵良泽转身跟萧裔远一起离开陵园。

    他们都自己开的有车。

    赵良泽对萧裔远说:“你今天有空吗?去我那里坐坐?”

    他看出来萧裔远的精神状态不太对劲,他忍得很辛苦,也许需要心理疏导。

    如果萧裔远这一坎能熬过去,他会在心理承受度和感情坚韧度上再上一个台阶。

    当年他还在特别行动司接受集训的时候,比萧裔远的状况差远了。

    可是经历了车轮战一样的各方面全方位打击之后,他发现自己也皮糙肉厚起来。

    谁刚出生的时候不是白白胖胖的小婴孩呢?

    不同的是,出生之后的际遇。

    有人选择一直躲在自己的舒适圈里不出来,不管多少岁都是一副动辄慌慌张张大惊小怪的不成熟模样。

    但是有人选择直面各种险情,磨炼自己的意志和承受能力。

    没有天生的硬汉,都是用血泪练出来的。

    萧裔远也确实想跟人说说话。

    刚才在舒展墓前说的那些话,反正已经被赵良泽听见了。

    像是分享了一个秘密之后,萧裔远跟赵良泽之间那层无形的隔膜终于被击破。

    萧裔远没有了偶像包袱,在赵良泽面前可以无话不谈了。

    两人开着车,来到赵良泽的办公室。

    赵良泽的公司所在地也在萧裔远公司所在的那个新兴科技园区。

    不过他一年上头很少在公司里坐班,而且他的公司也没有什么固定的秘书前台等闲杂人等。

    很少有人知道,私募圈里大名鼎鼎ssa,看上去就跟个皮包公司一样。

    萧裔远跟着他走进来,来到赵良泽的总裁办公室坐下。

    赵良泽还给他准备了一杯咖啡,加两块小松饼,放到他面前,说:“先吃点东西,你脸色看上去很苍白。”

    萧裔远确实饿了,他从昨天晚上就没怎么好好吃东西。

    冒兰叫的那些东西都是零食和小菜,并不饱肚子。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

    赵良泽看他狼吞虎咽般吃完两块小松饼,知道他是饿了,说:“多久没吃东西了?”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萧裔远也不客气,“如果赵总不介意,我叫个外卖?”

    “不介意,给我叫一个。”赵良泽笑呵呵地说。

    在等外卖的时候,赵良泽言归正传,问他说:“……怎么突然离婚了?”

    萧裔远也不知道从何说起,上午的情况就跟做梦一样,他一气之下就答应了。

    想了好一会儿,他淡淡地说:“其实原因你应该已经听见了,就是那样。”

    “可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肯定有个触发事件吧?”赵良泽好奇地问。

    “嗯,那就是诺诺没有跟我商量一下,就突然从新人类公司辞职了。我好几天没回家,她也没注意到。”萧裔远苦笑着说,“当然,不止有这一件事,还有很多别的事,积少成多,就这样了。”

    赵良泽想了想,“为什么温一诺会突然从新人类公司辞职?是那个小傅总对她不好吗?”

    “哪有不好……他都快把她供起来了,是太好了吧……”萧裔远酸溜溜地说着,发现自己还是不能释怀。

    傅宁爵在他心里,是破坏他和温一诺美好婚姻的罪魁祸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