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17章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既然没有对她不好,她为什么要突然辞职?”赵良泽没有理会萧裔远带着嫉妒的抱怨,笑着又问了一句。

    萧裔远:“……”

    他被妒火冲昏的头脑开始冷静下来,仔细一琢磨,确实有矛盾的地方。

    “……可能是,她觉得做天师比做正规公司的正经工作更有吸引力?”萧裔远对温一诺执着于“天师”这个职业还是不能完全释怀。

    他皱了皱眉头,对赵良泽继续说:“……其实我也不是歧视天师这个职业,如果她喜欢,业余时间兼职一下无可厚非,既满足她的兴趣爱好,又不影响正常工作。”

    “可是把正经工作辞了,一心去做天师……我实在是不能理解。”

    赵良泽不想要求他一定“理解”。

    因为这件事的水太深,涉及的领域是完全不能拿到阳光下全民讨论的领域,因此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而萧裔远,确实没必要知道。

    因为他有他的战场,在他的领域,他的认知是完全正确的。

    他们不需要他理解温一诺的“职业选择”,因为担心混淆他的世界观,反而对他的事业带来不好的影响。

    赵良泽曾经隶属于特别行动司,受过的特训,处理过的事情,见过的世面,当然比萧裔远这个一直待在象牙塔里的人要多得多。

    他深知世界上的人那么多,人和人是完全不一样的。

    能做到求同存异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只不过萧裔远和温一诺之间又掺杂了复杂的感情因素,所以才弄得一地鸡毛。

    他笑着看了萧裔远一眼,抬手看了看手表,说:“外卖应该到了,我们是吃了再谈,还是边吃边谈?”

    萧裔远说:“就我们两人,吃了再谈和边吃边谈有差别吗?”

    赵良泽笑了起来,“行,我们边吃边谈。”

    他刚说完,公司大门那边传来门铃声,是送外卖的到了。

    赵良泽去取了外卖,两人转到公司的茶水间高台边,坐在高凳上开始吃饭,一边继续聊天。

    赵良泽将饭拨到盘子里,加了几勺汤拌了拌,感慨地说:“其实你换个方向想,以你现在的实力,温一诺就算不工作,一天到晚打游戏,你也养得起她,对不对?”

    萧裔远:“……”

    赵良泽瞅着他略茫然的神情,更好笑了,“没从这个角度想过吧?阿远,其实你已经实现了阶层跨越。一个正规公司的正经工作,对你妻子来说,有那么重要吗?你为什么这么耿耿于怀她的辞职呢?”

    萧裔远回过神,忙说:“我不是耿耿于怀她辞职,我是耿耿于怀她辞职的时候没有跟我商量过。我们是夫妻……曾经是夫妻……这种关系到家庭重大利益的事,不应该夫妻两人商量吗?比如我父母两人,如果有一方想辞职,肯定要两人仔细商量,不可能一人想辞职就辞职……”

    赵良泽点了点头,“嗯,所以我没有说错,还是那句话,你耿耿于怀她辞职没有跟商量过,还是因为辞职这件事在你看来,是非常重要的事,而且在她看来,这就是一件小事。对事情重要性的认知不同,引起了你们之间的矛盾。”

    “阿远,你的经济实力已经实现了阶层跨越,但是你的思想习惯还没有。”

    “潜意识里,你还是认为你只是一个普通工薪阶层的人,工作对你们双方来说非常重要。所以如果一方辞去工作,对整个家庭的经济影响非常大,因此要非常慎重,互相商量着有后备计划,或者有新工作到手之后再辞职,是不是?”

    萧裔远的眉头渐渐蹙了起来,他想反驳,可是再想想自己的经济实力,好像……大概……可能……也许……温一诺辞个职,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明白了吧?你已经不是普通工薪阶层的人,你的收入已经可以以百万千万,甚至以亿计算。”

    “你们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你们现在的工作,是在为一个伟大的目标而奋斗,所以如果想开了,你大可以对温一诺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想做就回家,我养你。——这么说,她会不会很容易接受?”

    赵良泽不仅很会察言观色,而且很会说服人。

    当然,他这点本事,他们部门的人都有,而且他还不是最出色的。

    要是他们部门别的人坐在这里,比如大雄,萧裔远应该已经被他们说得痛哭流涕,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忏悔自己做过的事,说过的话了……

    赵良泽在心里好笑,表面上还是一本正经地说:“不过呢,温一诺做得确实很过份。就算辞职这件事对你们来说不算什么大事,可是她一声不吭,事事靠自己拿主意,也是挺让人头疼的。女人啊,像菟丝花一样天天缠着你,是挺烦人的。可是完全不缠你,做什么事情都自己拿主意,却更让人头疼。”

    赵良泽说着,忍不住想起了白爽。

    在她生命的最后岁月里,她一声不吭,拿了个“大主意”,最后死在他怀里。

    赵良泽的情绪低沉下来。

    他对萧裔远说:“不过你也别太内疚。你还年轻,没经历过什么事,有这种想法,这种行动,是很正常的。”

    “我曾经比你还不如。我都不知道自己真正爱的女人是谁,在走了一通弯路,追错了人之后,再想回头,已经回不去了。”

    萧裔远本来正在深刻反省自己。

    赵良泽的话,确实如同一柄利剑,捅开了他面前堵塞的墙,开了一扇门。

    门外的世界更加广阔,更加富饶,也更加波诡云谲。

    在他前行的时候,他的年少经历,他的原生家庭,如同藤蔓,将他的思绪捆绑在过去。

    就像他感慨傅宁爵、沈召南这种人天生就比他有优势一样,他才触及他们那个阶层的大门,而且他们已经在门内很远的位置,甚至有些人出生就在他难以企及的终点。

    而他不仅比他们少二十多年新阶层的经验,还比他们多了二十多年原生阶层的经验。

    前者是他努力学习要获得的,而后者却是限制他眼界和思想的桎梏。

    萧裔远有种醍醐灌顶,豁然开朗的感觉。

    他一直都是学霸,不仅体现在学习科学知识,还有学习人情世故和社会经验方面。

    只要给他机会,只要有人提点,他会马上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进而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修正,并且努力找到更好的方法。

    这是学霸的本能。

    他想明白这些事以后,对温一诺的怨念少了很多,虽然还是很伤心两人感情的不对等,但已经没有那么郁闷了。

    也有心思听赵良泽说话。

    赵良泽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起过他自己的感情经历。

    现在听他说起来,萧裔远连忙问道:“……那然后呢?为什么回不了头?”

    “……因为她已经死了。”赵良泽淡淡地说,“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她,她永远是我最爱的女人。”

    萧裔远的心猛地缩了起来。

    他甚至忍不住想到,如果温一诺“死”了,他是什么感觉……

    结果这个念头根本不能想,一想就揪心地疼,好像有人要把他的心活活扯出来一样难受。

    这是他不能接受的命运。

    萧裔远看了看赵良泽,点头说:“赵总,谢谢你的金玉良言。我知道该怎么做呢。”

    “嗯,现在你的事情很多,先集中精神,把案子的事搞定。”赵良泽并不想谈太多自己的私事,今天只是突然兴之所至,又为了开解萧裔远,就把这件事说了。

    萧裔远现在也是不想谈感情,只想搞事业。

    他几口吃完饭,把饭盒收拾了扔到垃圾桶里,说:“我正好想要找你说件事。”

    “嗯,你说。”赵良泽吃的慢,一边喝着汤,一边示意萧裔远别管他。

    萧裔远就把昨天晚上跟冒兰和沈召南谈的事情说了一遍,又说:“我看了几眼冒兰女士给我的那本书,真太有用了。这本绝版书能让我很好地理解他们代码的来龙去脉。”

    他从包里把昨天冒兰给他的那本书拿了出来,放到高台上。

    赵良泽瞥了一眼那本发黄的绝版书,故意问:“冒兰和沈召南?他们是谁?”

    “冒兰女士傅氏财团总裁夫人的私人秘书,她曾经帮我的公司在新人类公司竞标。沈召南是沈氏投行的副总裁,沈氏财团董事长的大儿子。”萧裔远从容介绍。

    赵良泽“唔”了一声,“他们为什么要帮你的忙?”

    萧裔远:“……”

    “沈召南是冒女士介绍给我认识的。至于冒女士为什么要主动帮我,说实话,我自己也在纳闷。”萧裔远摊了摊手,“但是我没时间去考虑这个问题。”

    “我们昨天聊了一夜。今天早上我就接到诺诺的短信,说要离婚。”

    “然后我赶到的时候,她跟傅宁爵在一起,我心心灰意冷,打算成全他们算了,就答应了。”

    赵良泽笑了起来,“你们可真够忙的。我看你们俩不在一起的时候,各自都是自己领域的牛人。可是你们俩在一起,把你们的水平都拉低了半截。”

    “你们这是典型的事倍功半。”

    “有这么严重吗?”萧裔远并不喜欢听这种说法,悻悻地说:“我跟她真的不配?”

    “配不配,跟别人没关系。”赵良泽意味深长地点醒他,“配不配,只有你们两人说了算。”

    “好吧,我也想放一放。”萧裔远喝了一口饮料,很快转移话题,“至于冒女士为什么要帮我。”

    “她自己说因为我公司的那个特效合同是她帮忙竞标的,现在那个合同出了问题,所以跟她也有关系,她想帮帮我。”

    赵良泽这时吃完了饭,拿纸巾擦了擦嘴,说:“这个说法很牵强。”

    “嗯,我当时也觉得,可是她那么热情,我也想着去听听她怎么说,就去了。结果还真的有收获。”萧裔远指了指那本绝版书。

    “嗯,有收获就好。”赵良泽朝他点点头,“但也要小心是否有诈。我们可以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至于到底要怎么做,我不会给你出主意,你要自己想办法。”

    萧裔远忙点头,“今天很感谢赵总开导我。你说的这些角度,是我从来没有考虑过的。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不是夸张,是事实。”

    “你可真会说话。”赵良泽笑了起来,“我很看好你,孺子可教,不要让我们失望。”

    他拍了拍萧裔远的肩膀,示意谈话到此结束。

    萧裔远从赵良泽的公司离开,直接回了自己买的那套三居室。

    回家倒头就睡,一口气睡了几乎二十个小时。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他从昨天下午,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

    这一顿睡眠,让他的精神好了很多。

    他起床之后去冲了淋浴,又收拾自己的东西,最后看见那本崭新的离婚证。

    考虑到他的很多同学连女朋友都没有,他却已经成了离异男士,他的人生又一次赶在别人前面圆满了一回。

    萧裔远肃着脸,把离婚证锁进自己的保险柜里。

    他把手上的戒指取了下来,同样放到保险柜里那本离婚证旁边。

    离了婚,日子还要过。

    萧裔远开着车去了公司。

    来到自己的办公室,他把冒兰给他的那本绝版书拿出来仔细看。

    这是一本三十多年前的书,把那个公司的历史和创始人写得明明白白。

    和那个国家无数个起创公司一样,那个公司位于大名鼎鼎的硅谷。

    那里孵化了无数高新技术产业,走出了很多个全世界财富五百强的大公司。

    而这个小公司窝在硅谷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三十多年来,似乎没有什么长进。

    当年初创时期,只有三个人,都是做软件程序的。

    那个时候,电脑特效还处于起步阶段。

    能用basic语言在电脑上画出一朵寥寥数笔的简笔小花,已经算是很了不起的特效了。

    哪里想到有一天,电脑特效能发展到现在这种以假乱真的地步?

    萧裔远看得入了迷。

    一直到下午下班的时候,公司里的人都走光了,他还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看书。

    到了吃饭的时间,他习惯性拿起手机,想给温一诺家打电话,说他不回去吃晚饭了,等找到温燕归的电话号码,他才想起来,他跟温一诺已经离婚了。

    他已经没有资格再跟他们在一起吃饭。

    当然,他也不用再打电话通知任何人他什么时候回家。

    现在的他,孑然一身,光棍一条。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萧裔远自嘲地笑了笑,然后放弃了给温燕归打电话的企图,打开外卖软件,给自己叫了一份外卖。

    而这个时候,温一诺已经收拾好行李,拿着自己的护照和签证,打算要出国,去那个葛派大本营所在的国家。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今天也是周一,提醒一下亲们的推荐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