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19章 沉默是金(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看着关得紧紧的房门,愕然半晌。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钱,是刚换的美元,五块钱。

    她在网上查过资料,帮人搬箱子给五块钱小费不少了,再说才几步路。

    可是这男人就跟羞辱了他一样……

    她哪里做错了?

    温一诺摇了摇头,有些搞不懂。

    她刚才看过那俩男女的面相。

    男的长得很帅,但是脸上有杀伐之气,是个刀头舔血,卖苦力的人。

    女的很漂亮,但一脸的风尘之气,不用会看相的人都知道她是做什么的。

    温一诺恰好懂一些相术,所以她看得更多也更远。

    那个女人莎莉虽然有风尘之气,但是眉心极正,是个好心肠的人,所以她不会永远在这行做下去,会上岸的。

    男人大d就不好说了,属于“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的人,而且他今年有个大劫,可能有性命之忧。

    温一诺把这俩人的信息好好整理一下,记在脑海里。

    然后抬头,看了一下她要至少住一个星期的地方。

    这是一间单人房,有个临街的窗户,可能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比别的房间都贵。

    房间里陈设很简单,房间中心放着一张单人床,连床头板都没有,直接怼墙放着。

    床上铺着粗糙的蓝色印花床单,不用摸就知道最多两百纱支数。

    温一诺皮肤非常细嫩敏感,在这种床单上根本睡不着,一晚上会被磨得破皮。

    不过她一点都不担心。

    那两个半人高的大行李箱里装着她所有常用的生活用品,当然也包括一个床罩和至少两千纱支数的埃及棉床单。

    单人床两边是两个看上去很古旧的床头柜,像是从旧货市场淘来的,有着繁复的雕花结构,跟这房间里别的家具的简单粗糙有着鲜明对比。

    右面的床头柜上放着一盏中规中矩的台灯,灯罩有些旧了,后面一根破了皮的电线连着插头,插在墙上的插线板里。

    靠窗的位置上有一张小小的书桌和一张折叠椅。

    这种折叠椅在国内不会超过五块钱一把。

    除了特别偏僻乡村里的路边小餐馆,应该很少有人用这种折叠椅了。

    没想到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城市还能看见这种古董。

    床对面的墙下是电视柜和电视机。

    电视机居然不是平板的,而是当年那种显像管的大电视。

    温一诺好奇地摆弄了一会儿,把电视打开了。

    谢天谢地,还是彩色的,不是黑白的。

    电视一开,屋里立刻充满了喧嚣的人气。

    电视上放的居然不是英语,而是华语电视。

    好像是清装电视剧,男的鼻孔朝天,辫子头,穿着一件深绿的马褂,下面却罩着暗红的长袍。

    嗯,红配绿,臭狗屁。

    清装男正对着对面的女人慷慨激昂:“……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女演员蛮漂亮的,大眼睛楚楚可怜,眼里含泪反驳这个男人:“那你就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

    清装男跟复读机一样继续:”我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

    清装女泪水涟涟,但是翻来覆去就这三句话:“你哪里不无情?!哪里不残酷?!哪里不无理取闹?!”

    清装男终于不复读机了,多了几个字:“我就算再怎么无情!再怎么残酷!再怎么无理取闹!也不会比你更无情!更残酷!更,无理取闹!”

    清装女被怼得似乎崩溃了,大叫起来:“我会比你无情?!比你残酷?!比你无理取闹!——你才是我见过,最无情最残酷最无理取闹的人!”

    温一诺看得目瞪口呆。

    这简直是魔音洗脑啊!

    她脑子里满是“无情”、“残酷”和“无理取闹”这三个词,都快不能正常思考了。

    “这都什么年代的古代剧集啊,能正常点吗?!”温一诺翻了个白眼,连去搜索这个剧集名的兴趣都没有,“你们俩滚犊子吧!吵个架都抓不住重点!”

    她毅然换台。

    可是接连换了好几个台,都在放同一个电视剧。

    后来她把电视后面的有线给拔了,直接用天线收看,才看见当地电视台的英文节目。

    不过现在是下午,也没什么好看的。

    放了一千多集的豪门恩怨肥皂剧还在连载,无非是你跟她睡,她跟他睡,他又跟她妈睡。

    无聊至极。

    温一诺叹了口气,看来这个地方不能长住,要速战速决。

    不然不是她把这里掀翻了,就是这里把她给同化了。

    环境对人的影响是很恐怖的。

    温一诺关了电视,然后把两个大行李箱挪到左面床头,再打开一个拿出里面的床罩和床单,铺在原有的床单上。

    再从里面拿出枕头和毛巾被。

    现在是夏天,不过纽约好像还不太热。

    屋里没有空调,只有一个落地扇。

    如果热起来,这里大概就成了蒸笼,只有一个电风扇度日。

    温一诺暗暗祈祷自己能撑过七天时间。

    以前跟着张风起在国内到处跑看风水的时候,也没有住过这么寒碜的地方。

    她摇了摇头,收拾好房间,换了身衣服,把自己的护照钱包和随身的小东西都放在coach风琴包里,就这样背着出门了。

    她从走廊走过,大d和莎莉的房门紧锁,屋里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温一诺的脚步轻了下来,面无表情地想,她得注意了,这里的房门根本不隔音。

    从二楼下来,她跟刚才那个给她门卡的中年“树懒”女人打招呼:“田姐,我想出去吃晚饭,您有没有什么好地方推荐?”

    那女人姓田,温一诺从她给她的收据上看见了签名。

    田姐缓缓抬头,看了看她,似乎在想什么,好半天才努力说:“出去左拐……一直走……右拐,有很多餐馆。”

    温一诺点点头,“谢谢田姐。”

    那女人似乎看她很有礼貌,又是初来乍到的同胞,便又多说了几句话:“你可以找有小灯笼印记的餐馆,那些都是挺正规的餐馆,吃起来放心。”

    温一诺想,既然有“正规的餐馆”,那就有“不正规的餐馆”。

    可是难道“不正规”的餐馆,还能开门营业?不是说国外的食品卫生比国内更严格吗?

    温一诺满腹疑虑,不过还是再次感谢田姐,一个人走了出去。

    她顺着田姐的指点,出门左拐后,一直往前走,在第一个岔道口右拐。

    那边果然有很多餐馆,餐馆的招牌很醒目,侧挂在二楼楼面上支棱出来,唯恐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看不见。

    有看上去温馨便宜的茶餐厅,有属于国内几大菜系流派的正式餐馆,还有唐人街特色的西餐厅。

    温一诺其实也不饿,就是想看看这里的情况,探探路。

    她把整条街来回走了一趟,对有小灯笼印记的餐馆,和没有小灯笼印记的餐馆都看了一遍。

    说实话,没有看出任何区别。

    都是一样的陈旧,古老,不过都是干干净净的,比她刚才过来的那条街要干净很多。

    看来吃的地方卫生问题还是好很多。

    温一诺略微放了心。

    她想了想,找到整条街上看上去最高档的餐馆走了进去。

    这家餐馆的招牌上也有小灯笼印记,有个响亮的名字,叫“诸葛家菜”。

    这个名字太吸引温一诺了。

    她知道的唯一一个姓诸葛的历史名人就是诸葛亮,小时候曾经是她的偶像。

    张风起最会讲三国演义里面的故事,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诸葛亮,让温一诺一直心向往之。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家餐馆有一个露天平台,天台上搭着葡萄架,还有一串串小灯泡在绿叶中穿行。

    葡萄架下摆有几张桌椅,可以在这里吃晚饭,吹晚风,看街景,最受游客们喜爱。

    温一诺也不能免俗,进去之后,就要求坐到外面的露天平台上去。

    她去的比较早,才五点多,太阳在纽约的高楼大厦间将坠未坠,地上暑气氤氲,有人开始往地上泼水,腾起一片水汽。

    餐馆里面的女侍应生见她彬彬有礼,笑着点头说好,带着她走到餐馆外面的露台上,说:“妹妹仔坐这边吧。”

    她放下菜单,很和气地给温一诺拉开座椅。

    温一诺很喜欢“妹妹仔”这个称呼,比叫她“小姐”要舒服。

    不过她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这些人也不是都叫年轻女子“妹妹仔”。

    比如后来又过来几个年轻女子,这女侍应生就叫她们“小姐”,而是“妹妹仔”。

    然后还有几个小姑娘,称呼又变成了“妹妹仔”。

    温一诺留神观察,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这里的人把上学读书但还没上大学的女学生叫“妹妹仔”。

    上了大学或者毕业已经工作的年轻女子,就是“小姐”了。

    这个认知真是很有意思。

    温一诺随便点了个椰汁捧着喝,又点了几道海鲜,打算等会儿大快朵颐。

    随着夜幕临近,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太阳洒下最后一道亮丽的霞光,然后落山了。

    没多久,露台和街面上的灯都亮了起来。

    刚才还静谧安宁的街道像是一下子活了过来。

    街边三三两两站着打扮精致的年轻女子,说着话,不时爆发一阵大笑。

    衣冠楚楚的男人夹着公文包,从车里下来,去餐馆里领自己订的外卖。

    不知道从哪个餐馆里飘出具有年代感的歌声,在晚霞中极具穿透力。

    “……夜风凛凛,独回望旧事前尘。

    是以往的我,充满怒愤。

    诬告与指责,积压着满肚气不愤。

    对谣言反应,甚为着紧。

    受了教训,得了书经的指引。

    现已看得透,不再自困。

    但觉有分数,不再像以往那般笨。

    抹泪痕,轻快笑着行。

    冥冥中都早注定你富或贫。

    是错永不对,真永是真。

    任你怎说安守我本份。

    始终相信,沉默是金。”

    旋律优美至极,男中音温柔中带着看透世事的洒脱和坚韧。

    温一诺听呆了,她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歌曲。

    这是什么神仙歌曲?

    她忙拿出手机查歌词。

    原来这首歌的名字叫《沉默是金》。

    温一诺听得如醉如痴,直觉得唱出了自己的心声。

    她马上从手机听歌软件里找到这首歌,付费之后下载到手机里,开始一遍遍单曲循环。

    就在她下载歌曲的时候,她叫的菜一道道送了上来。

    她点了一个上汤龙虾,一道豉汁蒸排骨,还有一个咸鱼鸡粒茄子煲,都是她喜欢的南方家常菜。

    那女侍应生给她上菜之后,笑着说:“妹妹仔下次不用叫这么多,你一个人吃一道菜,加一个甜品和米饭就可以了。”

    温一诺点头乖巧地说:“谢谢姐姐,我下次知道了。”

    就在她拿起筷子,要对那只大龙虾下手的时候,突然听见一声怒吼从街对面传来:“咸五你个烂仔!看老子斩了你!”

    然后是一阵噼里啪的声响,街对面那家餐馆里面一团乱糟。

    一个男人捂着胳膊从对面冲出来,胳膊上还在滴血,在马路上留下一串暗红的印记。

    接着又一个光着膀子一身肥肉的男人举着一柄西瓜刀从里面追出来,大叫着朝前面那男人砍过去。

    温一诺看得目瞪口呆,着急地说:“怎么回事?!有人砍人啊!报警!怎么没人报警!”

    她拿着手机打算拨打911。

    那女侍应生却一派平静,摁住她的手,略带警告地说:“妹妹仔是刚来纽约吧?这种事不用报警。”

    “可是他们打得那么厉害,万一闯到这边来怎么办?!”温一诺看着自己刚刚叫的菜,一万次后悔自己选择在露台上的位置。

    但是她怎么知道吃个饭也能看见这种全武行!

    女侍应生笑道:“我们这里是葛派罩的地盘。那些人是活得不耐烦了,敢惹我们葛派?”

    温一诺:“……”

    果然不愧她出门的时候看过黄历。

    今天不仅宜出门吃饭,而且宜登台亮相。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今天也要提醒一下亲们的推荐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