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28章 好久不见(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司徒澈平时很少发脾气,总是带着些微的笑意。

    这时突然火大,司徒兆不由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说:“阿澈,有事说事,再大的事,天都塌不下来。再说这种事需要你出面?”

    这是在让他别喜怒形于色。

    司徒澈收了手机,对司徒兆说:“爸,有人在唐人街动枪,我得去看一下。”

    司徒兆皱起眉头,“这种小事也要你亲自出马?你可是我们司徒家的话事人……”

    “不是这么说。事情虽小,可是它代表的意义不小。”司徒澈冷静地说,“这是原则问题。有人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呢。”

    “唐人街不许动枪,是我们家的规矩。以前多少年唐人街也没人敢动枪。我刚回来,就出这种事。这是挑战司徒家的权威,也是挑战我的权威。我得去看一下。姐夫,失陪了。”

    沈如宝也被司徒澈突然的怒气吓了一跳,不过看着司徒澈要走,她忙说:“小舅舅!我能不能跟你去看看呀!我还没见过……”

    司徒澈不等她说完,就打断她的话,“不行,我是去办正事。”说着扬长而去。

    沈如宝看着他的背影,委屈得眼圈都红了。

    她拉拉司徒兆的胳膊,哽咽着说:“外公,您看小舅舅……”

    司徒兆慈祥笑道:“贝贝,你小舅舅才刚接起这幅担子,有点紧张是正常的。你别多心,对了,要不要出去逛街?第五大道那边的名店多,跟你妈妈一起去吧?”

    沈如宝眨了眨眼,把眼泪咽下去了,乖乖点头,“好的,谢谢外公。”

    她离开餐厅,来到二楼司徒秋的房间,也不进去,趴在门口对在里面说话的三个人说:“妈咪,蓝姨,表姐,小舅舅去唐人街,说是唐人街出了点事。外公让妈咪带我去第五大道逛街。”

    司徒秋讶然看向门口,说:“出了什么大事?怎么需要你小舅舅出面?”

    沈如宝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小舅舅接了个电话,很生气,就走了。”

    司徒秋沉吟半晌,说:“看来是出大事了。贝贝,让你春言表姐陪你去逛第五大道吧,我和你爸还有点事。”

    蓝琴芬看了她一眼,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还是附和说:“是啊,要不我和春言一起带贝贝去逛街吧。”

    第五大道上世界名牌云集,几乎全世界的大牌都在纽约第五大道上有旗舰店。

    这里才是全世界奢侈品的老家。

    岑春言笑着点了点头,“好啊,我和妈咪正好没事,我们也想去第五大道上买点东西。”

    她看出来司徒家有事,有意想置身事外。

    蓝琴芬也是这么想的,两人一起站了起来。

    司徒秋没有阻拦,跟着她们一起站起来,说:“阿芬要是看见什么好看的,给我也带一份。”

    “那肯定的。”蓝琴芬笑着说道,带着岑春言和沈如宝一起离开了司徒家大宅。

    司徒秋下楼去书房陪着司徒兆说话。

    他们闲聊了一阵子,司徒秋见司徒兆有些心神不宁,试探着说:“爸,要不我去看看?葛派那些人,我比阿澈要熟悉,毕竟打了这么多年交道,他们要是对阿澈轻慢,我也好教训教训他们。”

    司徒兆也确实担心,但是这种事,他也不好出面直接给司徒澈撑腰。

    这会损害司徒澈的威信。

    但是司徒秋去……

    他沉吟着捧起书桌上的茶杯,说:“你去看看也行,不过让齐煊陪你一起去吧。”

    沈齐煊是外人,由他陪着,才能提醒某些人,司徒秋已经是司徒家出嫁的女儿。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如果还有人的招子不放亮点,那就不要这双招子了。

    司徒兆冷酷地想着。

    沈齐煊和司徒秋同时愕然地看着司徒兆。

    沈齐煊几乎马上明白了司徒兆的意思,知道他是不想司徒秋再掺和司徒家的事。

    但是司徒秋却觉得,这是司徒兆对她更信任的表现,连沈齐煊都不排除在外了。

    两人各怀心思,不过都一起站了起来。

    ……

    司徒澈这边离开司徒家大宅,坐到车里,脸上的怒气眨眼就消失了。

    他恢复了平静,对刘秘书说:“跟我说说,上一次唐人街有人动枪,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刘秘书马上说:“五十年前。”

    司徒澈笑了一下,“嗯,挺厉害的。这是要纪念一下五十年前的动枪日?”

    刘秘书倒是没想到这一点,讪讪笑道:“澈少,您是在怪葛派的人?可是买凶的是那个国内来的女术士。”

    “葛派当我是傻子呢?”司徒澈嗤笑一声,“他们在这里经营多少年了?能被一个国内来的,无根无基的女术士单挑?还********,这女术士是不想活了吧?”

    “……可是那个枪手指证。”刘秘书喃喃地说,“我们做事也得讲证据。”

    司徒澈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淡淡地说:“不,法官做事才讲证据,我们不用。他们这帮人是不是忘了,我们司徒家从来不以德服人,当然也不讲证据。”

    刘秘书瞠目结舌:“……可是大小姐在的时候,凡事都讲证据啊……您这么说,会不会让大家不适应?”

    “应该是他们适应我,不是我适应他们。”司徒澈看了他一眼,“刘秘书要是更信任我姐,你可以去给她做私人秘书,反正她那边养的闲人多,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刘秘书心里猛地一跳,忙讪讪地说:“澈少说笑了,我是您的私人秘书,我怎么会更信任大小姐?可是澈少您不知道,这些年,司徒家上上下下都是这么做,大小姐把司徒家的名声已经打出去了。我们虽然不是法官,可是我们做事都有凭证。”

    “凭心而论,司徒家这些年在民众心里的地位越来越高,是有大小姐的贡献的。”

    司徒澈也不是完全听不进人劝的人。

    只是他做事有自己的方法。

    他淡定地说:“我说了,我讲证据是情面,不讲证据是道理。他们如果忘了我们司徒家是怎么立足唐人街的,我不介意帮他们回忆一下。”

    刘秘书看着司徒澈这么强硬,默默地缩回了脖子。

    他看了一眼车窗外的天空,想着,这司徒家的天啊,确实要变了……

    司徒澈没再说话,一路坐车忘往里司徒家大厦开去。

    那里是唐人街最高的建筑,曾经在全国也是排名前五的高楼大厦。

    当然,现在已经是排名前三了。

    最近五十年,这个国家没有再修建任何高楼大厦。

    而唐人街,更像是封存在时光胶囊里的一段古迹,只待从国内来的人凭吊。

    他的车在路上疾驰,很快有四辆悍马suv跟上来,前后左右地保护他的车。

    就这样前呼后拥,五辆车在司徒大厦前缓缓停了下来。

    悍马车的车门打开,从里面跳出来很多穿着黑衣的安保人员。

    他们戴着墨镜,西装里面的衣兜里配着枪,三三两两在司徒大厦入口处占据了重要地点。

    这些人里也有好几个白人和黑人,并不全都是华人。

    他们都是司徒澈亲自挑选的保镖。

    他回来这段时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组建自己的安保队伍。

    不管是司徒兆给他的,还是司徒秋给他的人,他一个都没要。

    他这么做,司徒兆是非常满意的。

    做他们家的家主,首先需要的是保护自己的安全。

    如果自己的安全都保障不了,还怎么保障司徒家在海外的庞大利益?以及整个唐人街的安全?

    一个高大的黑人撑着把黑伞过来,在司徒澈的车前站定。

    司徒澈下车,那人立刻用黑伞遮住了他的头。

    这伞是特制的,防弹功能特别强。

    立刻又有几个安保人员围到司徒澈身边,连后下车的刘秘书都被挤到一边去了。

    司徒澈脸上带着浅笑,信步走向自己家的大厦。

    来到司徒家控股公司的总部办公室,司徒澈在办公桌后面坐定,气定神闲地说:“人呢?带进来吧。”

    很快,司徒控股公司的工作人员带着一个满脸彪悍的黄种人走了进来。

    司徒澈凝视着他,也没说话。

    刘秘书在他身边站着,傲慢地说:“说吧,怎么回事?唐人街不许动枪,你是不是都忘了?”

    那枪手瓮声瓮气地说:“我不知道能不能动枪,我是个杀手,别人给我钱,我就照她说得做。要找麻烦,你找她去!”

    “你还跟我硬?!别人给你钱就赚,你是不想活了?!”刘秘书勃然大怒,“你在唐人街多久了?你会不知道?”

    旁边有人提醒刘秘书:“他也是才来不久,以前都在欧洲混的。”

    刘秘书哼了一声,“在欧洲混了不起吗?在哪里混,就要搞懂哪里的规矩!”

    司徒澈这时轻咳一声,说:“有事说事。”

    刘秘书忙改口:“你说是别人买通你,证据呢?”

    “我的话就是证据!”那杀手拍了拍胸口,傲然说:“我熊六纵横江湖这么多年,还没人找我要过证据!”

    司徒澈这时轻笑一声,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说:“嗯,那谁买通你让你杀人的?”

    “noah wen。”那杀手说的是温一诺杜撰的英文名字。

    姓温?!

    司徒澈的瞳仁猛地缩了起来,心脏立刻剧烈砰砰直跳,血液在血管里奔流喧嚣,他的手背在背后微微颤抖。

    不会是……温一诺吧!

    他知道她家是做什么的,她自己更是一身本事……

    她也来这里了。

    这是巧合?

    司徒澈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只是说话的时候,嗓音无端低沉了八度,说:“你是怎么认识她的?她在哪里给你钱?给了你多少钱?存在哪个银行账号?”

    那杀手满不在乎地说:“就是托人认识的呗,做我们这行的,都有自己的圈子。她没给我钱,是跟我睡了一觉。我杀人,是嫖资。”

    司徒澈:“……”

    他不善地眯了眯眼,“那这个noah wen,现在在哪里?”

    “她住进了我们司徒家的半月酒店。”刘秘书忙说。

    “把她的入住资料给我传过来。”司徒澈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后面,打开了电脑。

    半分钟后,司徒澈的邮箱里静静躺着温一诺的护照复印件。

    他看着她微笑的面容,心里翻江倒海一般,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微笑着站起来,“嗯,我要去见见这个‘不可一世’的女术士。”

    那杀手嘿嘿笑了一下,说:“……这女人床上功夫……”

    司徒澈脸上带着笑容走过去,就在走过那杀手的时候,突然一个手肘,往那杀手脸上重重一磕,冷冷地说:“给我打!打到他不能人道!”

    几个打手立刻扑过去,将那杀手拉走到另一个特制的房间,开始动手。

    另一个秘书立刻给他递过来一张消毒湿纸巾。

    司徒澈擦了擦手,往门口的垃圾桶里随手一扔,快步走了出去。

    一行车队浩浩荡荡来到唐人街半月酒店所在的街区。

    车队的车上都有司徒家的家徽,是一条盘旋的龙,踩在一只振翅的鹰背上。

    路上的人看见这个图形,都远远避开,比警车还管用。

    到了半月酒店,司徒澈不等安保人员来给他撑伞,急不可耐地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他快步走进半月酒店,等在楼下大厅的,有很多葛派的人。

    看见司徒澈前呼后拥地进来,这些人愣了一下。

    司徒澈刚回家不久,见过他的人不多。

    而葛派只有几个高层跟他熟悉,因此很多等在一楼的小喽啰不认识他。

    只有那个侯经理在网站上看见他的照片。

    现在回想起来,眼前一亮,凑过去鞠躬说:“是澈少吗?我是侯强新,葛派唐人街办事处的经理。这点小事想不到您亲自出马,那人还在楼上,您这边的人不许我们上去,您看……”

    司徒澈看也不看他,直接往电梯走去。

    刘秘书知道他的意思,在司徒控股公司总部大厦的时候,就打电话给这边酒店,让他们准备好门卡。

    司徒家的酒店,在这里住的人安全是绝对得到保障的,不可能像街边小旅馆,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往里面冲。

    侯经理想跟着上去,却被酒店的安保人员拦住了。

    侯经理忍不住问:“他们怎么能上去?”

    “……人家是老板,你是什么东西?”那安保人员斜了他一眼,一句话就让他闭上了嘴。

    司徒澈来到温一诺房间前站定,伸手摁了门铃。

    温一诺一晚上好睡,正想着要不要下去吃东西。

    听见门铃声,她走过来朝猫眼里往外看。

    站在她门口的,居然是司徒澈?!

    是她家蓝仔仔!

    温一诺大喜,刚想开门,紧接着又在猫眼里看见很多别的人。

    个个身强力壮,看着像是保镖的样子,围在司徒澈周围。

    温一诺的理智瞬间回笼。

    蓝仔仔的身份不一样了,人家现在回家继承千亿家业了……

    温一诺定了定神,拉开了房门,淡淡地说:“司徒大少,好久不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