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29章 没想到啊没想到(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在温一诺打开房门的瞬间,司徒澈眼底的激动一闪而逝。

    他的脸上已经恢复了温雅又淡漠的神情,缓缓点头,“温小姐,好久不见。”

    说着,他已经迈步走了进去。

    他的安保人员跟在后面。

    温一诺走到自己房间的沙发上坐下,像是主人一样摆了摆手,“司徒大少请坐。”

    葛派的人在门口见了,脸色陡然黑得厉害。

    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个国内来的女术士,居然跟司徒家刚回来掌事的司徒大少是旧识!

    侯经理的手都在哆嗦,他摩挲着裤兜里的手机,想拿出来打个电话回去提醒那些人。

    可惜他的苹果手机是最新款的,得要面容解锁,或者用密码解锁,用指纹都不行。

    他怎么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拿出手机来打电话?!

    甚至连偷偷溜走都不可能!

    司徒大少带的那些安保人员虎视眈眈将他们围得严严实实,傻子也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

    而房间里,司徒澈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温一诺叙旧,而是开门见山地说:“温小姐初来乍到,就在唐人街扬名立万,真是好本事。”

    “司徒大少过奖,我是来旅游的,顺便帮人排忧解难,结个善缘。”温一诺两腿斜并在身前,坐姿高雅端方,衬着她又仙又艳的明丽面容,看上去就像是朱门玉户钟鸣鼎食的百年世家养育出来的大家闺秀。

    司徒澈就算知道温一诺是什么出身,对她的姿态神情都觉得无可挑剔。

    而温一诺其实不过是把她跟着傅夫人在她们那个圈子里的贵妇名媛的姿态神情学了个十成十而已。

    以她的学习能力,只要愿意学,甚至能惟妙惟肖模仿一个人的行事说话,包括嗓音。

    当年跟着张风起在外面看风水,她把小喽啰的小人物心态动作也模仿得底朝天。

    司徒澈是不了解温一诺这方面的本事,他只以为温一诺天生气质超凡出众,对她赞许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但是我们这里有人指控你买枪手在唐人街杀人。”

    温一诺挑了挑眉,“司徒大少难道不知道我最吝啬,怎么舍得花钱********?——真的要杀人,我不会自己动手吗?”

    “……嗯,他没说你出钱,他说的是,你用的色……”司徒澈扯了扯嘴角,他当然不信那个枪手的话,就算进说出来都觉得亵渎了温一诺。

    温一诺也觉得恶心。

    不过她还是耐着性子,胸有成竹地说:“是吗?我觉得不可能,一定是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你没有********?——可是他们有人证。”

    “那就是他们认错了人。”温一诺耸了耸肩,“可能是有人********,但是不是我。”

    “可枪手指控就是你。”司徒澈淡淡地说,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在沙发扶手上轻轻叩击。

    温一诺笑了笑,“那好啊,既然枪手指控是我,那不如这样,我们找几个人站在一起,让那枪手来认人。只要他认出来是我,我就认罪,行不行呢?”

    司徒澈:“……”

    他眯了眯眼,“温小姐是很笃定他们认错了人?”

    “那是肯定的。”温一诺对自己之前的装扮很有信心。

    那枪手跟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当然也没有买通,更没有色诱,但是能直接指控她,肯定是受了别人的指使,多半就是葛派。

    说起来她也小看了葛派,出手就是要置她于死地。

    这些海外的道派,果然是不一样的妖艳贱货。

    温一诺唇角微抽,“你现在过来,是不是已经抓到那个枪手了?”

    “嗯,他自首了。”

    温一诺:“!!!”

    骚果然还是葛派骚。

    这操作,不服不行。

    她站了起来,对司徒澈说:“如果司徒大少按我说的方法做,等那个枪手来认人,他能够认出我就算我输。”

    司徒澈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

    他是不想让温一诺跟那枪手对质的,可是这件事如果不拿出一个信服的证据,就算能强力压下去,葛派那边还是会叽叽歪歪。

    司徒澈眼神微闪,看着温一诺说:“……温小姐确定吗?”

    “确定。”温一诺很肯定地点点头,让司徒澈不要担心。

    司徒澈想起温一诺的本事,也想给她个机会,点了点头,“行,那就按照温小姐说的办。不过,你最好跟我们走一趟,去我们司徒家的公司总部。”

    温一诺主动住到司徒家的产业,就是等着跟司徒澈见面。

    不过她也没想到,司徒澈这么快就来了。

    她还以为等层层上报,还要几天才能到司徒澈那里。

    司徒澈也不会说,他回来之后接管司徒家的生意,下面的人和葛派都不太服气,正蠢蠢欲动。

    温一诺这件事,多半就是那些人互相勾结,打算一石二鸟。

    既收拾敢于挑战葛派权威的“国内女术士”,又让司徒澈栽个跟斗,不敢动葛派的蛋糕。

    当然,人算不如天算,温一诺的运气,也不是一般的好。

    她让司徒澈派人先把她一个大行李箱拎了出去,然后背起自己的小包,戴上墨镜和口罩,和司徒澈一起走出自己的房间。

    而葛派那些人,已经被司徒澈的人严密看守,不许他们做小动作。

    这些人被几辆车一起带到司徒大厦。

    司徒澈带着温一诺乘坐总裁专属电梯直接上了最高层。

    就在这里,司徒澈叫人带来几个跟温一诺差不多年纪的姑娘。

    温一诺又从中挑了几个跟她身高差不多的,亲自着手给她们打扮起来。

    她给这几个姑娘打扮的都是她之前那土里土气地几身装扮。

    因为这是她在算命一条街摆摊时候的样子,她洗掉化妆之后,那里的人没有见过她。

    见过她的人,只有今天晚上这几个人。

    而这些人,已经被司徒澈的人看管起来了。

    她笃定那个枪手并没有见过她真正的容貌。

    他看见的,应该只有她的照片,或者在算命一条街躲在人群中远距离观察过她。

    温一诺花了十分钟时间,就见那几个看起来本来很漂亮时髦的姑娘,打扮成国内十八线小县城的乡镇少女,或者是四十年前最时髦的装束,还有一个穿着运动服的高中毕业生。

    这几套打扮,由她提供原版服装,都在那个一起带过来的大行李箱里。

    司徒澈看得嘴角直抽。

    不过在看见那套朴实乡镇少女连衣裙的时候,司徒澈微微一怔。

    他看了看温一诺,“……这套你穿过吗?前天晚上,在‘诸葛家菜’那边的街区?”

    温一诺点点头,“穿过啊,我前天才来的,去那里吃了一顿晚饭。”

    司徒澈顿时明白了。

    当他听着《千千阙歌》怀念温一诺,看见的那个跟她背影神似的少女,原来,真的是她。

    但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笑了笑,说:“这些衣服你从哪里找来的?都可以进博物馆了吧?”

    “那是我的私人珍藏。”温一诺朝他做了个鬼脸。

    她以前跟张风起在乡镇看风水,这些衣服都是在那里搜罗的。

    司徒澈没有再问,而是让人把那枪手带了进来。

    就在一个单向玻璃的房间里,司徒澈让那几个少女站成一排,让那枪手隔着玻璃墙指认是谁跟他“交易”的。

    那枪手早有准备,隔着玻璃墙看了一会儿,指着那个脸色有些黑,穿着土气的衬衫长裤,绿色胶鞋,身上斜挎着一个绿色挎包的女子说,“就是她!”

    温一诺本来是想也站在一起的,但是司徒澈死活不同意,只让她跟在他身边。

    此时看见那枪手斩钉截铁地指认“国内来的女术士”,温一诺唇角往上勾了勾。

    司徒澈的人再次向那枪手确认:“这里是有监控的,你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会被录下来。现在你再说一遍,谁是那个用色相贿赂你,让你去枪杀玛丽娅的国内女术士?”

    那枪手其实没有真的见过温一诺,但是他见过她的照片。

    委托他的人拍了温一诺在算命一条街给人算命时候的不同容貌姿态,还有录下来的视频,他早看熟了。

    那黑里发黄的面庞,土里土气的衣服,特别是那一个跟出土文物一样的绿色挎包,想不认识都难!

    他于是嬉皮笑脸地说:“当然就是她,不然还是谁?我跟她都上过床了,能不认得她的样子吗?”

    温一诺冷哼一声,从旁边屋里走出来,一巴掌扇了过去,“是吗?你跟她上过床?!那张嘴这么臭!这么污人清白的话都说得出来!”

    那枪手并没有戴手铐,匆忙之间拿胳膊挡住自己的脸,怒骂道:“你是哪里来的疯子!我又不认识你!你干嘛打人啊?!”

    “我打的就是你!”温一诺反手又是一巴掌。

    她的速度那么快,那枪手还没来得及挡住另一边脸,啪地一声,巴掌已经扇过去了。

    接着温一诺一脚踹出去,正好踹在那人要命的地方,那人惨叫一声,直挺挺倒下,疼晕过去了。

    温一诺收回腿,拍了拍手,嗤了一声,“……就这?看来做枪手不需要有好功夫。”

    司徒澈的手下看得一惊,一个个忍不住夹紧了腿。

    司徒澈无语地摇摇头,说:“行了,你跟我回去一趟,见见我父亲。”

    温一诺:“……”

    干嘛要见他父亲?

    温一诺的袖口挽到小臂中央,露出左手腕上戴的一块江诗丹顿男士手表。

    她看了看表,迟疑着说:“现在都中午了,不太好吧?”

    正是吃午饭的时候。

    司徒澈笑着说:“正好去我家吃午饭。”

    说完他又状似无意地说:“中午吃饭人比较少,可以谈谈公事。”

    温一诺眼前一亮,恨不得给司徒澈竖起大拇指。

    真是明白人,他知道她想做什么!

    她拱了拱手,“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司徒澈心里高兴,点点头,说:“你先回酒店收拾一下,我把这里的事收个尾就去接你。”

    温一诺知道他要解决枪手的事,笑着应好。

    司徒澈叫了一个安保人员,帮温一诺拎着行李箱,送她回半月酒店。

    温一诺走了之后,司徒澈的脸色沉了下来。

    他坐在沙发上,架着腿,点燃一支烟,示意把葛派的人带进来,说:“……把刚才的视频放给他们看。”

    他的工作人员将刚才的监控视频投射到大屏幕上。

    当葛派的人看见这个枪手死死咬住一个不相干的人是温一诺,而对真正的温一诺熟视无睹,还说从来不认识她,最后被她打晕过去,他们恨不得捂住脸。

    丢人!

    真是太特么丢人了!

    司徒澈咬着烟,含糊不清地问他们:“各位不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那枪手还人事不省地倒在地上,司徒澈也没有叫医生的意思。

    葛派的人面面相觑,最后只好尴尬地说:“这个……我们也是被他骗了,他说是那个姓温的女术士买通他的,我们哪里知道他撒谎啊?!”

    “你们葛派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连他是不是撒谎都听不出来?”司徒澈讥嘲说道,“就算不懂道法,逻辑推理总懂吧?你们葛派就靠着你们这些无能之辈发扬壮大的吗?”

    葛派的几个人给司徒澈训得面无人色。

    司徒澈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想给他下马威,也不怕闪了腰。

    他继续说:“我已经通知你们葛派的地区监理,大区总监,还有诸葛先生都过来了。剩下的事,你们必须给我个交代。”

    “想糊弄我,那就跟他一起去海里喂鱼!”

    司徒澈说完,将手里的烟头在烟灰缸里摁了过去,燃起一阵白烟。

    侯经理两眼一翻,吓得直接晕了过去。

    没多久,葛派的地区监理和大区总监都到了,诸葛先生最后到的。

    他一来,就对司徒澈说:“澈少,这件事我一点都不知道,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

    司徒澈淡淡笑道:“我不惊,我只要你们把这件事的幕后黑手交给我,不然你们葛派可得要好好清洗一下。连有人利用你们葛派的势力,在唐人街动枪杀人都不知道,你们葛派还怎么在唐人街立足呢?诸葛先生,您说是不是?”

    他故意说是有人利用葛派,也是给诸葛先生一个台阶下。

    毕竟他不可能靠这一件事就拿住葛派的命脉,必须左手一大棒,右手一胡萝卜。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三更哈。

    第二更下午一点,月票2400加更。

    第三更晚上七点半。

    今天五月最后一天,亲们的月票赶紧投了吧!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