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31章 那又怎么了(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察觉到有人进来,司徒兆和沈齐煊不约而同抬头看去。

    只见一男一女并肩走来,男的颀长潇洒,女的高挑明艳,看上去非常登对。

    司徒兆对温一诺没什么印象,但是沈齐煊却下意识皱紧眉头。

    “爸,姐夫,姐。”司徒澈笑着跟起居室里的人打招呼,然后介绍说:“这是温一诺,她来这里旅游,我有点事跟她商量,特意请她来家里吃午饭。”

    司徒兆眯了眯眼,笑着说:“原来是温小姐,幸会幸会。”

    这是知道温一诺的名字,只是突然见到她本人,没有意识到而已。

    “司徒先生您好。”温一诺只是跟司徒兆打招呼,并没有理会沈齐煊和司徒秋。

    司徒秋这时才从手机上抬眸,看了她一眼,也和沈齐煊一样皱了皱眉头。

    司徒兆呵呵笑着,拿下嘴里的雪茄烟斗,站起来说:“你是第一个阿澈带回来吃午饭的女士。来,阿澈,跟我去厨房,告诉厨师,温小姐喜欢吃什么口味的菜。”

    “司徒先生太客气了,我什么都吃的,不必专门给我做。”温一诺忙摆手。

    “哈哈哈哈……这怎么行,既然来了,那一定要吃好玩好。”司徒兆说着走到司徒澈身边,看了看他。

    司徒澈微笑说:“对,应该的,还是爸想得周到。”

    他朝温一诺使了个眼色,“一诺随便坐,我们马上回来。”

    司徒兆和司徒澈离开起居室,往厨房走去。

    一路上,司徒兆问司徒澈:“你出去一趟,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怎么遇到温小姐了?”

    司徒澈笑着说:“说来也巧,葛派说‘********’的国内女术士,居然就是一诺。您知道的,我和她是旧识,她以前是我经纪人,我对她很了解,她绝对不是那种一言不和就要杀人的人。”

    说着,他把这件事的前前后后给司徒兆讲了一遍,还把刚才那个枪手“认人”的视频给司徒兆看。

    包括温一诺之前在算命一条街摆摊的照片,这些照片是葛派提供的。

    司徒兆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笑着说:“居然是她?这姑娘真是机敏。你看她之前的装扮,和现在的装扮,如果不是特别熟悉她的人,完全认不出来。”

    司徒澈想起自己第一次在唐人街街头见到她的时候,都没认出来,笑道:“是啊,光是看头发,都能让人错觉。她之前是短发,现在却是长发。”

    这是有意给人视觉上的冲击。

    至于短发为什么突然一夜之间变成长发,当然是那些以假乱真的假发套。

    司徒兆看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笑着说:“那她怎么捅了葛派的马蜂窝了?葛派这次栽了个大跟斗吧?”

    司徒澈的笑意扩大了,“是啊,她怎么捅的葛派的马蜂窝?可能因为她比较顽皮吧……她是张派的传人。”

    司徒兆恍然,“原来如此。我说张派的人窝在国内,还以为他们真的置身事外,不淌这趟浑水呢。”

    “……她为什么突然来这里,我还没有调查过,不过傅宁爵应该知道。”司徒澈说,“我再问问他。”

    “嗯,你问吧。不过你带她回来吃饭,是想做什么?”司徒兆知道自己儿子的为人,肯定不是心血来潮的决定。

    司徒澈说:“……我想让她参加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她正好也想参加,算是不谋而合。所以,我带她回来见见您,征得您的同意最好。”

    他的做事方式让司徒兆非常满意,甚至好到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有自己的主意,但又充分尊重他这个老一辈的意见。

    司徒兆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握着雪茄烟斗,笑得十分爽朗:“你想要做什么,我当然是支持你的。你是我的儿子,我唯一的儿子,我不支持你,支持谁?”

    司徒澈勾了勾唇角。

    他当然不是司徒兆唯一的儿子,但他是他唯一承认的法律上的儿子。

    国外很多国家的非婚生子女,跟婚生子女可不是一个概念,在法律上并没有同等的继承权。

    但是司徒兆才是司徒家的家主,司徒澈只是他的继承人。

    司徒兆一天活着,司徒澈就必须尊重他的权威。

    这一点人情世故,司徒澈心里很清楚。

    毕竟在国内影视圈混了六年,也不是白混的。

    司徒兆又问了温一诺的口味和喜好,先去厨房跟厨师说话。

    司徒澈趁着这个机会给傅宁爵打电话。

    这个时候已经是国内的半夜,一般这个时候国内人都在睡觉。

    但是司徒澈打电话之前看了一下朋友圈,发现傅宁爵正好十分钟前发了一个朋友圈,说明他应该还没睡觉。

    果然电话铃声响了没多久,那边就接通了。

    傅宁爵的声音带着一丝醉意,嘻嘻哈哈地问:“咦?阿澈怎么给我打电话了?你不是要给我同步视频你和一诺的见面吧?”

    “嗯,正是巧,一诺正在我家呢,你要不要见见她?”司徒澈漫不经心地说,“对了,一诺说是因为私事心情不好才来国外旅游散心的,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知道啊……”傅宁爵本来是不会跟司徒澈说的,但是这会儿他正好一个人喝了一晚上闷酒,想跟人说话,就大着舌头说:“她离婚了,心情不太好。家里也出了点事,跟葛派有关吧,她是来找他们麻烦的。”

    司徒澈:“!!!”

    他的手紧了紧,连呼吸都局促了几分,“……真的?她离婚了?她家里出的事跟葛派有关?是她师祖受伤那件事吗?”

    司徒澈是知道的,还特意打电话去慰问过。

    傅宁爵点了点头,唏嘘说:“老人家一把年纪了,被车撞得几乎没活过来。一诺这人最看重她的家人,找她家人麻烦,比找她本人麻烦的后果严重多了。”

    司徒澈总算是明白温一诺为什么会跑唐人街的算命一条街上摆摊去了。

    就是要跟葛派过不去啊!

    不过葛派也太欺人太甚了。

    司徒澈神情微冷,心想正好一起收拾。

    让不可一世的葛派栽个跟斗,不要惹不能惹的人。

    “嗯,我知道了,谢谢小傅总的消息啊。”司徒澈意味深长地笑,“很晚了,你去睡觉吧。”

    傅宁爵甩了甩头,脑子还是有点不是很清醒,他还想说话,却发现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再想打过去,那边却不接了。

    他瞪着手机看了一会儿,也确实困了,很快就睡过去了。

    这边司徒澈心情激越,过了一会儿还不平静。

    他去厨房看了看,又回到起居室。

    ……

    司徒澈和司徒兆走了之后,温一诺得一个人面对沈齐煊和司徒秋。

    她一向是有意避开这两人,不过现在是在司徒澈家里,她倒是没那么在意了。

    一个人在沙发上坐下,笑着对这俩点点头。

    沈齐煊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凝神看着她,淡笑着说:“温小姐是来旅游?”

    司徒秋这时跟另外那几个逛街的人发消息说:温一诺来我家了。

    她把镜头换成对着温一诺的方向,开始给她们直播。

    那边正兴高采烈逛街的三个人看见温一诺落落大方明丽动人,立刻安静下来。

    沈如宝第一个反应过来,惊讶地说:“她来我们家干嘛?她怎么找到我们家的?”

    司徒秋继续发消息:阿澈带她回来的。

    “小舅舅怎么能这么做?!”沈如宝很气愤的说,“小舅舅明明知道我不喜欢她这个女人!”

    司徒秋勾起一边唇角,继续发消息:嗯,但是你小舅舅好像很喜欢这个女人。

    “可是她已经结婚了!她怎么能这么做?!”沈如宝握紧拳头,“妈妈你让我跟她说话!”

    司徒秋挑了挑眉,本来想拒绝,不过眼角的余光瞥见司徒澈和司徒兆一前一后走了过来,点头说:“好。”

    她索性拿着手机过来,对温一诺笑着说:“温小姐咱们又见面了,我们贝贝在外面逛街,暂时回不来,不过她想跟你打招呼。”

    说着,她把手机的话筒打开,把手机对准了温一诺。

    温一诺扯了扯嘴角,看着司徒秋手机上的沈如宝,“嗨”了一声。

    沈如宝立刻说:“温小姐,我知道你是结了婚的人,你去领结婚证那天,我看见了!我爸爸也看见了!”

    温一诺一下子想起她和萧裔远去领结婚证那天,遇到了沈齐煊,而且当时沈齐煊好像正跟病床上的沈如宝视频。

    没想到她远赴重洋,隔着千山万水,还能遇到一个她结婚的“见证人”。

    她一时没有说话。

    沈如宝见温一诺不说话,以为她心虚了,握着拳头继续说:“你结了婚,不应该避嫌吗?怎么能跟别的男人回家?我小舅舅还不知道你结了婚吧?”

    温一诺回过神,笑着说:“他知道啊,我领证之后,第一时间告诉他了。”

    沈如宝:“!!!”

    怎么能这样?

    她还没想到怎么回应,司徒澈已经走了过来。

    他长身玉立,站在温一诺身边给她撑腰。

    沈如宝看见司徒澈出现在镜头里,跟温一诺并肩而立,看上去非常登对,更气愤了,忍不住说:“小舅舅,温小姐是结了婚的人,你知道吧?”

    “知道啊。怎么了?”司徒澈轻描淡写地说。

    “小舅舅不会想追一个结了婚的人吧?”沈如宝眨了眨眼,毫不犹豫说道。

    “嗯,我当然不会追一个结了婚的人,不过一诺已经离婚了。”司徒澈的语气柔和下来。

    “什么?!”沈如宝失声叫了起来,“又离婚了?!什么时候离婚的?!”

    岑春言在沈如宝身边也很意外。

    她才刚知道原来萧裔远跟温一诺结了婚,马上又知道这俩已经离婚了。

    她嘴角抽了抽,觉得这俩真是把婚姻当儿戏……

    温一诺却很不喜欢沈如宝这种语气谈论自己的私事。

    她淡淡地说:“我结婚还是离婚,好像都不关沈小姐的事,你是不是应该继续逛街了?”

    这是不想继续再谈下去了。

    司徒澈用手挡住司徒秋手机的镜头,淡淡地说:“可以不用直播了。”

    司徒秋笑了笑,“好。”

    她把镜头调回来,对沈如宝说:“好了,你们继续逛街吧,我们要吃午饭了。”

    沈如宝小脸紧绷,非常不满,可是也没办法马上回家。

    她们已经坐在一家很有名的米其林餐馆了。

    手机视频结束之后,岑春言对沈如宝说:“贝贝,其实温一诺做你小舅妈也不错啊……她出身那么低,跟司徒家不能比的,也不能压在你头上。”

    沈如宝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闷闷地说:“我不想让她进我家。表姐你说她是不是故意的?总是跟着我跑,我到哪儿,她就到哪儿,现在连司徒家她都要觊觎。”

    “一个离了婚的女人,也想嫁到司徒家?我外公不会同意的。我小舅舅值得更好的女人!”沈如宝对温一诺已经不掩饰她的厌恶。

    自从上次在她生日宴发生那么多事情之后,她发现自己完全受不了温一诺。

    哪怕只是靠近一点,她都觉得窒息。

    蓝琴芬笑着不说话,不掺和小辈们的纠纷。

    岑春言一顿饭吃完,就从司徒秋在群里发的消息得知,温一诺要参加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的消息。

    “呵,这可热闹了。”蓝琴芬这才慢悠悠评价了一句。

    沈如宝皱起眉头,“……她是为了参加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才去我家套近乎的?”

    岑春言没那么天真,她又从司徒秋那里知道了更多有关温一诺的消息。

    当看见她跟枪手那件事有关的时候,眉头挑得越发高了。

    她忍不住给萧裔远发微信:阿远,你跟温一诺离婚了?

    萧裔远这个时候还在看那本书,研究对方程序跟他程序的相似和不同之处。

    看见岑春言的微信,他扯了扯嘴角,没有理会。

    岑春言接着又把刚才自己悄悄用手机拍下来的沈如宝手机的视频截图发给了他,说:她来司徒家了,跟阿澈在一起。

    她继续说:司徒家是唐人街大佬,海外势力非常庞大。

    然后找到几条当地唐人街的新闻发给他,其中就包括那件枪手的事。

    这么轰动的事,当地的唐人街小报肯定要报道的。

    而且用的标题更加耸人听闻。

    什么“国内冷血女术士”、“是过江龙还是美女蛇”之类极具地摊文学特色的形容。

    还有几张她给人算命时候的照片。

    虽然只是模糊不清的侧影,萧裔远还是一眼认出来,这就是温一诺!

    她要去干嘛?

    萧裔远的眉头皱了起来。

    温一诺跟司徒澈站在一起如同一对璧人的形象深深刺痛了他。

    而看见那些小报上的新闻,联系到温一诺特别能搞事的本事,他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书也看不下去了,程序更是比较不下去。

    他索性上网,搜索唐人街那边的消息。

    在网上看到的比岑春言给他发的消息更详细,更完备,也看上去跟惊心动魄。

    他还从来不知道,葛派在国外那么大势力,而温一诺……岂不是很危险!

    他心里一紧,不假思索打开手机,给自己订下最快一班出国的飞机。

    第二天他离开的时候,赵良泽非常惊讶:“阿远,怎么这么快就出国了?你不是说再过两周吗?”

    萧裔远上飞机前给他回复:有急事,先走一趟。

    ※※※※※※※※※

    这是第三更。

    今天五月最后一天,亲们的月票赶紧投了吧!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