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37章 他爱她,与她无关(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当然,萧裔远更清楚地认清了一个事实:他爱她,与她无关。

    这句话本来能够说得缠绵悱恻,一往情深。

    可是萧裔远知道,就是字面意义的“他爱她,与她无关”,并没有那么多的风花雪月,欲说还休。

    意识到这个事实,他苦笑了一下,再也吃不下去了。

    把筷子放下,他有些口渴,招手让侍应生给他拿一瓶矿泉水。

    每过多久,一瓶矿泉水放在他手边,但是那人却坐在了他对面。

    萧裔远愕然抬眸,看见是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自称“诸葛含樱”的年轻女子!

    “真的是你!萧先生,我就说我们有缘的!”她激动极了,“今天这顿我请,你来我家吃饭,我一定要尽地主之谊!”

    “……你家?”萧裔远更加愕然,“这是你家?”

    “这家餐馆是我家开的。餐馆老板是我爸。”诸葛含樱朝他眨了眨眼,抬手指着二楼说:“我今天刚回国,我爸在二楼包厢给我接风呢。”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萧裔远平静下来,觉得也无所谓了。

    反正唐人街小地方,这女子如果真的是在唐人街长大,他来这里最大的餐馆吃饭,遇到她也不奇怪。

    诸葛含樱单手撑着头,着迷地看着萧裔远,“还不是因为我们萧先生魅力十足!你知不知道,从你一进来,你就成了全场的焦点,不知道多少小姑娘都在后面偷偷谈论你呢……我是听见我们餐馆的侍应生说来了一个帅绝人寰的大美男!我才好奇出来看看的……”

    “没想到真是你!”

    萧裔远:“……”

    这话他没法接。

    不过诸葛含樱也不在乎萧裔远有没有回应。

    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

    与他相比,外国的俊帅男明星显得太粗糙,而国内那些“花样美男”又太娘炮。

    更重要别人不是靠脸吃饭,因此让他的吸引力更上一层楼,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她觉得自己能就这样看他看一辈子。

    萧裔远拧开矿泉水的瓶盖喝了一口水,然后招手让侍应生来结账。

    几个女侍应生果然都躲在一旁偷看他。

    见他要结账,几个人差一点打起来,就为了能把账单拿给他。

    诸葛含樱朝那边努努嘴,说:“看见了吧?为你打起来了。真是蓝颜祸水……”

    萧裔远嘴角抽了抽。

    说实话,在国内的时候,那些人也没这么夸张,萧裔远真心觉得海外的华人没见过世面。

    他半垂了头,淡淡地说:“诸葛小姐是在唐人街长大的?对这里很熟?”

    “是啊是啊!我很熟的!不过别叫我诸葛小姐那么生疏,叫我含樱吧,我朋友家人都这么叫我!”诸葛含樱见萧裔远好不容易有点聊天的意思了,十分激动。

    萧裔远抬眸看了她一眼。

    凤眸清澈,黑白分明,看人的时候明明知道他不是那个意思,也没什么感情,淡漠的很。

    可是看在诸葛含樱眼里,却有着尽在不言中的韵味。

    这一眼就如同有魔力一样,诸葛含樱的心彻底沦陷了。

    不用萧裔远再问,她已经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把她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纽约唐人街的范围很大的,现在其实也叫华埠。不过最古老,最有实力,最名副其实的唐人街,就是我们这个街区。”

    她朝外比划了一下,“唐人街自有自己的一套管理规则,外面的警察一般不管我们,有事都是和我们的上层联系。”

    “上层?”萧裔远眯了眯眼,“唐人街的上层?你指那些人呢?社区议员?还是政府官员?”

    “都不是。”诸葛含樱笑着摇摇头,“是司徒家,和道门葛派。”

    萧裔远:“……”

    “司徒家?道门葛派?听起来真是有趣。”萧裔远似笑非笑地说,又喝了一口矿泉水。

    诸葛含樱受到鼓励,更加滔滔不绝,“这可不是有趣!司徒家执掌唐人街起码两百年,道门葛派的时间短一点,大概七十多年。不过葛派近年来蒸蒸日上,能人辈出,都快跟司徒家分庭抗礼了。”

    “是吗?葛派居然能跟司徒家分庭抗礼?他们不是道门中人吗?我听说道家讲究‘无为’,顺应自然,他们怎么会是司徒家的对手?”萧裔远唇边露出浅浅笑意。

    这个笑容的杀伤力太大了,诸葛含樱几乎如同被蛊惑一般,所以该说的,不该说的,一股脑儿说出来。

    “萧先生,话不是这么说的。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我们葛派是道门正统,近年来出了一位不世出的天才!他三十多岁就成了道门世界杯大魁首得主!然后又得了一次,已经是全世界道门不折不扣的领袖!”

    “你知道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吗?那是全世界的道门中人向往的比赛,就像全世界的运动员都向往参加奥林匹克比赛一样!——那就是道门中的奥林匹克大赛!”

    “而且也是四年举行一次!”

    “也就是说,最近八年,葛派的这个天才已经成了道门的领军人物!”

    “他擅长风水相术,可以驱鬼捉妖,无论什么人,只要被他看一眼,就能看出你的来龙去脉,甚至能给你排忧解难!”

    “知道这个国家最大的投资人比尔特先生吗?他年过八旬,曾经命中有一大劫,是这个人给他改运续命,他才能继续活着!”

    “而我们葛派在这个人的带领下,已经从一个不到五百人的小派别,发展到五万人的大门派!”

    萧裔远留神听着,心情越来越沉重。

    这个道门葛派,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不是说他们有本事,而是他们人多势众。

    这种歪门邪道能聚集这么多人手,肯定是有能人在其中兴风作浪。

    说起道门,萧裔远不可避免想到温一诺。

    她家的“家族企业”,到现在也才她和她师父两个人,不,也许还有老神仙,一共三个人。

    不对!

    萧裔远突然有点明白温一诺为什么突然要来这里了。

    她是不是想参加那个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

    她一声不吭辞了职,然后只身一人来到这里,又因为给人算命惹下人命官司,是不是都是因为她想参加那个比赛?!

    萧裔远不动声色又打听了一下参加那个比赛的规则。

    这可问到诸葛含樱的专业上去了。

    她骄傲地说:“我回国就是来参加这个比赛的组织工作的。我父亲人称诸葛先生,是葛派的三长老之一,也是前两届大魁首得主。”

    “……原来那个不世出的天才,就是你父亲。”萧裔远明白了,笑了起来,“真是失敬失敬。”

    “是啊,我父亲就是特别厉害!”诸葛含樱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在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而且她是真心崇拜自己的父亲,所以对萧裔远的话照单全收,听不出里面的讥讽意味。

    “……那如果规矩那么严,还能临时报名参赛吗?”萧裔远略好奇地问。

    “这个一般来说是不能,理论上去年就截止报名了。但是你也知道,凡事都有例外,只要有够份量的人物推荐,在正式比赛开始前报名都可以的。”

    萧裔远“哦”了一声,点点头,“谢谢诸葛小姐科普,这里还真是挺有意思。”

    不过他也只是客气而已,事实上,在他眼里,这帮什么道门葛派都是一群骗子。

    还不如温一诺张风起两人靠谱。

    虽然这俩人他也持保留态度,可到底是认识多年,至少人品是信任的。

    反观这道门葛派,一边自称道门正统传人,一边又跟司徒家明争暗斗,让萧裔远这种理工科专业人士看起来有“挂羊头卖狗肉”之嫌。

    诸葛含樱还在滔滔不绝安利他们葛派的厉害之处,简直有发展下线的意思。

    幸好这时那些争着要来送账单的女侍应生们打出了结果,一个胖胖的女侍应生拿着账单过来了,涨红着脸说:“先生,您的账单。”

    说的时候几乎咬了自己的舌头。

    萧裔远抬眸看了她一眼,含笑把自己的信用卡拿出来,“谢谢。”

    他那么斯文有礼,也没有因为这个女侍应生胖就露出鄙夷的神情,顿时擒获一大堆芳心。

    他甚至能听见小小的惊呼声和倒抽气的声音。

    而那个胖胖的女侍应生也没想到自己得到这么好的待遇,整个人往回走的时候,只觉得腿软,深一脚浅一脚,云里雾里,双腿差点打结摔倒在地上。

    诸葛含樱说得口渴了,突然伸手要拿萧裔远那瓶矿泉水喝。

    萧裔远眼疾手快将那矿泉水拿开,笑着说:“这是我喝过的,诸葛小姐再去拿一瓶没有开过的吧。”

    “我不介意啊。”诸葛含樱有些脸红了。

    “可是我介意。”萧裔远单手拿着矿泉水瓶,笔直的手指如青松翠竹,诸葛含樱恨不得他握着的是自己……

    她闭了闭眼,觉得自己有些上头。

    没喝酒就醉了。

    男色误人,男色误人啊……

    她深吸两口气,说:“萧先生,我刚才加了你的微信,你还没给我通过呢。”

    萧裔远本来是不想通过的,可是听她说起她是那个“诸葛先生”的女儿,而诸葛先生在道门的地位好像不凡,也许能通过他们,了解温一诺的情况。

    他拿出手机,淡笑着说:“刚才没看。”

    然后打开微信,通过了诸葛含樱的微信申请。

    诸葛含樱也急忙拿出自己的手机,看见微信好友里多了一个“飞机上的美男子”,高兴得都快手舞足蹈了。

    她给他的备注,就是“飞机上的美男子”。

    头像是蓝天上一架飞机,这是她的幸运物。

    很快女侍应生又把信用卡给他送了回来,还有收据,让他签单。

    萧裔远签完字,收好信用卡,打算回酒店。

    这时诸葛先生见女儿一去不回,也让人来查看是怎么回事。

    当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发花痴,给一个吃饭的男士当“侍应生”,他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咬着雪茄烟斗,他也走到走廊上看了一眼。

    就这么一眼,他突然愣了一下。

    这个男人的面相……真是非同一般啊!

    他心里一跳,又忙拿出罗盘,对准了萧裔远的方向。

    这一次,他的特制罗盘上,之前追踪的“大气运之人”的气息,又出现了!

    诸葛先生来不及多想,下意识跟着罗盘指示的方向往楼下走,最后在萧裔远和诸葛含樱面前站定。

    诸葛先生从容背起手,手心里巴掌大的罗盘上,指针正疯狂旋转,好像又一次迷失了方向,又好像是气运太浓,它“醉气”了。

    诸葛含樱抬头看见自己父亲走了过来,急忙站起来,涨红着脸说:“爸,这就是我在飞机上认识的萧先生,我当时手机没电,是借用他的手机给您打的电话。想不到这么巧,我们又在同一个餐馆遇到了。”

    诸葛先生仔细看着萧裔远的面相,越看越满意。

    他看相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好的面相!

    不仅富贵无极,还有很浓的福禄气息!

    这是怎么看,都没有缺陷的一张面孔啊!

    难道他才是“大气运之人”?

    可是听含樱的话,他是刚来这里啊……

    诸葛先生忍不住问:“萧先生是刚来唐人街吗?前几天有没有来过这里?”

    萧裔远笑着摇头,“诸葛先生您好,我是今天才来的,前几天我还在国内加班呢,怎么可能在这里?”

    海关记录是很难做假的,看来不是他。

    诸葛先生略微有些失望,但也有更多的好奇。

    既然不是他,为什么特制罗盘上指示他身上也有“大气运之人”的气运出现?

    他对诸葛含樱说:“含樱,既然萧先生帮你这么大一个忙,你一定要好好尽地主之谊。哦,对了,你这顿让含樱请你,不用付账了。”

    “哎呀我忘了!我本来是想挂我账上的!”诸葛含樱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晕头了晕头了!不好意思萧先生,我把钱转给你好不好?”

    萧裔远笑着摇摇头,“不用了,才几个钱,不用这么麻烦。”

    “嗯,那好吧,我明天请萧先生吃顿好的。”诸葛含樱笑着说,“萧先生住哪里?我明天去接你。”

    “我住半月酒店,不过不用麻烦了,你不是要忙那个什么大奖赛的事儿,就不用招呼我了。”萧裔远朝诸葛先生也点点头,“告辞了。”

    他轻轻绕开这父女俩,缓步向餐馆门口走去。

    诸葛含樱一脸痴迷地看着他的背影,叹息说:“……连背影都这么帅……”

    诸葛先生只觉得没眼看,一巴掌拍在她额头,“你醒醒,就算要追人家,也要把口水擦一擦。真是给你老子我丢人!”

    诸葛含樱嘻嘻一笑,挽起诸葛先生的胳膊,奇道:“爸,您这眼光高的,居然能看得上眼萧先生?”

    “他还可以。含樱,你知道我最疼你,希望你一辈子能过得平平安安。道门的事,你就不要掺和了。刚才那个男人不错,如果你能追上,我给你一笔丰厚的嫁妆,你这辈子都吃喝不愁。”

    诸葛含樱做了个鬼脸,“爸,真不容易,我们终于在我的终身大事这件事上达成一致了!”

    诸葛先生笑了起来,“我也觉得不容易。”

    不过在快要进包间的时候,诸葛先生轻声说:“这件事别让你姐知道。”

    诸葛含樱会意点头,压低声音问:“爸,您希望大姐嫁入司徒家,是吗?”

    “你大姐的八字硬,能压得住。”诸葛先生笑得眼角的皱纹都出来了,“而且她从小就喜欢澈少,我也是成全她。”

    包间里面,一个端庄清秀,非常有古典气息的女子正襟危坐。

    她垂眸看着面前的燕窝羹,鸦翅一般的浓密长睫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月初照例求月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