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41章 机缘巧合(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司徒兆久久说不出话来。

    他坐了很久,直到看见温一诺从海边返回了,身影已经在路灯下越来越近,才幽幽地说:“……阿澈,我跟你说,当年那人突然离开的时候,葛派最精通占卜的人占了很多次,包括诸葛先生在内,得出的结论都是……他已经不在人世。”

    “所以,他们才敢用极低的价格吃下他那些产业。”

    司徒澈那时候刚去国内娱乐圈不久,但对这件事也听说过。

    因为那时候司徒家也想发展壮大,那人的产业可都是优质资产,特别是南美那个农庄里一整个庄子的好东西,装备一个小国家都绰绰有余……

    价格非常公道,司徒家能全部吃下来。

    可惜还是不敢。

    太便宜的东西总是让人用起来不踏实,特别是涉及那些只有国家政府才能大规模买卖的产业。、因此他们才找葛派去占卜,看看能不能出手。

    葛派认为可以,可司徒兆还是不放心,最后犹豫间,真的被南美一个小国家全部买走了。

    而葛派知道了那人已经不在人世的消息,也肆无忌惮,把这边国家里那人的产业以极低的价格弄到手。

    才有了这几年葛派的飞速发展壮大。

    没有钱,再牛逼的派别都不可能有前途。

    司徒澈当时知道一点,但没有知道得那么清楚。

    现在明白了来龙去脉,心有余悸地揉了揉眉心,说:“幸亏我们当年没有‘捡漏’。当我按照一诺给的线索,他听了我的来意,二话不说就同意了。而且打完电话,他就亲自过来了。”

    想到那个人的架势,司徒澈苦笑了一下。

    连他这么见多识广的人都被那人的架势吓到了,半天没回过神。

    司徒兆好奇的问他:“……温大天师怎么算出来的?”

    “我也说不清楚,好像跟葛派那些人没有什么不同,都用的是蓍草占卜,手法也没什么特别。算出来后,她给我说,这人是静极思动,在山穷水复之间,柳暗花明之所,就能找到他。”

    司徒澈回忆前两天那一次偶尔的详谈,温一诺连夜占卜,给他挑了五个大名鼎鼎的科学家,然后在找太上评委的时候,温一诺突然说:“我给你占卜一下,看看找谁是利益最大化。”

    司徒澈本来以为她开玩笑的,因为那时候他已经打算好,让他父亲司徒兆做太上评委。

    温一诺却拿出大五帝钱,先扔了六次,得出一个简易卦象,坤卦。

    她定定地看着这个卦象,手指连番掐动,嘴里念念有词,好像在念口诀,也好像在算算数。

    过了一会儿,温一诺笑着说:“真是恭喜澈少了,你们这一次一定能请一个真正的大人物做太上评委!”

    “……大人物?什么样的大人物?难道还能请国家总统吗?”司徒澈记得自己开玩笑地说了一句。

    温一诺嗔了他一眼,“国家总统都没这个人厉害。你们国家的总统,四年选一次,最多任两届,有什么意思?——这个人,他的身家地位可是永远跟着他的。”

    司徒兆听到这里,非常惊讶:“……就这?她是怎么从坤卦里看出来的?”

    司徒兆实在太好奇了,听得聚精会神,一不小心,温一诺已经走到了露台上。

    听到司徒兆和司徒澈在说“坤卦”,她立刻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司徒先生,您想听什么,可以直接问我。”温一诺两手插在九分裤的裤兜里,笑眯眯地对司徒兆点点头。

    她穿得很简单,上身是简单的白色真丝大翻领七分袖衬衣,下摆扎在裤带里,腰间扎着一条棕黑色男士皮带,显得英姿飒爽。

    假发已经取下来了,依然是利落的短发,点漆双眸,在路灯下熠熠生辉。

    艳美的面颊白如玉瓷,在路灯下有着不真实的完美感,只是双眸微闪,才让人觉得她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司徒澈俊脸微红,淡声说:“我在跟我父亲说你找那个人做太上评委的经过。”

    温一诺挑了挑眉,“是明天就是开始初选,那人来了吗?不过明天没来也没关系,只要正式比赛的时候出席就可以了。”

    司徒澈重重点头,“来了,今天上午来的,不然我怎么加班到这么晚?就是怕走漏风声。”

    温一诺笑了起来,容颜娇美无匹,像是一朵盛放的夜玫瑰。

    她下颌微扬,带着几分倨傲,笑着说:“我就说这样能够找到他。”

    然后看着司徒兆直接说:“易经六十四卦占卜,考校的不是怎么占卜,而是怎么解释卦象和爻位。”

    “同样的卦象和爻位,在不同的人看起来,是不同的意思,解释也可能大不相同。”

    司徒兆连连点头,说:“我以前也疑惑过这个问题,一共只有六十四卦,怎么道门就能用这六十四卦,卜算天下几十亿人的命运前途。”

    温一诺和他们一起往大宅走去,一边温言解释:“对,只有六十四卦,但是这六十四卦对占卜的人来说,变化是无穷无尽的。”

    “就像那个古老传说里的棋盘理论,一共也只有六十四格。第一个格子里放一粒麦子,第二个格子里放两粒麦子,第三个放四粒麦子,第四个放八粒麦子,以此类推,最后到第六十四格的时候,早就远远超过世界上的所有人类总和。”

    “所以易经六十四卦当然能算尽天下所有人。”

    “不过最难的地方在于,你怎么解释。”

    “这就是学霸和学渣的区别了。”

    温一诺傲然说道。

    司徒兆很是佩服,说:“你这个答案,总算是把我多年的疑问解决了。”

    “实不相瞒,我曾经跟诸葛先生也提出过这个问题,但遗憾的是,诸葛先生没有能回答得这么好。”

    其实诸葛先生根本就没有怎么回答,只是说,这是道门的不传之秘,外人不懂的。

    司徒兆不是道门中人,诸葛先生也从来没有劝他学道,因此这件事就不了了之。

    温一诺笑了笑,说:“我既然来了,就没想过要躲躲闪闪遮遮掩掩。我要大家能认识到我们道门的奇妙之处,要那些只能接受科学理论,看不起我们道门的小手段,还说是歪门邪道的人,睁大压回娘家看清楚,我们道门的手段,并不是不能用科学解释。”

    司徒澈笑着说:“这就是一诺建议我们请大科学家做评委之一的原因。”

    “对啊,必须得是大科学家,一般的理工科都不一定有这样的眼界。”温一诺说话间已经跨过大宅门槛。

    司徒兆邀请她去他的书房详谈,温一诺看了看司徒澈。

    司徒澈点头说:“一起去吧,不会耽搁你很多时间的。”

    温一诺也不假客气了,跟着他们来到司徒兆的书房里。

    在司徒兆再一次请教她,为什么占卜出坤卦,就能确定是这个人呢?

    温一诺坐在沙发,闲适地架着腿,从裤兜拿出那把大五帝钱,摆在面前的几案上,很认真地说:“坤卦是易经六十四卦里的第二卦,第一卦是乾。”

    “乾坤乾坤,上乾下坤。”

    “乾代表天,坤代表地。”

    “还有,乾代表男人,坤代表女人。”

    “所以皇宫里,乾清宫是皇帝的住所,坤宁宫是皇后的住所。”

    “而女人又代表水,万物起源于水,这是科学证明了的。”

    “而在易经解卦里,都是用‘河’来指代水。”

    “另外,坤是地,是水,是万物之源,是厚德载物,是人之初,性本善。”

    “这个卦象里显露的是山穷水复之后的柳暗花明,是从沉到最底处后出现的生机。”

    “因此作为占卜的人,同时也能拆字解密,很容易就得出了那个名字。”

    温一诺收起自己的五帝钱,勾起唇角:“而且坤卦显示他是静极思动,宜外出,去的是他熟悉的地方。”

    司徒澈找到那人以前待的地方的电话号码打过去,居然就打通了……

    “那你能不能算出来,他消失的那些年,都去了哪里?在做什么?”司徒兆好奇地问。

    “那我可算不出来。”温一诺笑着摇摇头,“这一次也是机缘巧合。这么说吧,我最近在帮一个朋友找合适的律师解决一桩跨国官司,我在网上咨询,发现很多人推荐他。当然,他们告诉我,他已经消失好几年了。”

    “后来跟澈少说起太上评委的事,我就说我再起一卦。”

    “结果这个卦象,我一看就知道直接指的这个人。当时我还不是很确定,仔细问过澈少合不合适。然后澈少欣喜若狂,说如果能请这个人做太上评委,是你们司徒家的莫大荣幸,我才知道,原来他在法律以外的地方,也这么厉害。”

    司徒兆听得不断唏嘘,说:“这一次真的能成功,温大天师居功甚伟啊!”

    司徒澈说:“我也把以前葛派人算的结果告诉她了。”

    温一诺挑眉笑道:“我不知道他们占的是什么卦,但是这个人的生机从来没有断绝过,他们是从哪里看出来这个人已经死了?”

    “这我们就不清楚了。如果方便,你可以跟诸葛先生交流一下。”司徒兆含蓄地提醒她。

    “这是肯定的。”温一诺笑眯眯地点点头,“好了,不早了,我得去睡觉,准备明天的海选。”

    说完又想起来什么似的,问司徒澈说:“澈少,那个人明天会不会去?说实话我想单独见见他。”

    这个人在国内国外声名大噪的时候,温一诺还是个青春期的小姑娘,跟着张风起走遍国内的十八线小县城给人看风水。

    而这个人也不像霍绍恒和顾念之这种位高权重的国家官员,有极大的曝光率。

    因此她对这个人不熟悉。

    但这一次因为某个原因,她查了一下资料,才找到这么多的线索。

    希望这一次能有机会跟那人说几句话。

    温一诺回到自己房间,很是疲累。

    占卜是很费脑力的活动,这些天她每天看十几个小时的记录,脖子都僵了。

    温一诺去浴室泡了个澡,出来做保养的时候,突然听见手机响了。

    她瞥了一眼,发现居然是她师父之一——路近邀请视频。

    忙拿过手机划开接通了。

    “路教授您好!”温一诺笑着打招呼。

    路近笑眯眯地说:“叫我师父。你是我徒弟,不是我学生。”

    温一诺从善如流:“师父您好!”

    路近点点头,说:“你上次给我传过来的道门大魁首比赛的资料我都看过了。”

    温一诺:“!!!”

    “您都看完了?!我还有四分之一没有看呢!”

    路近笑着说:“我没看,我的电脑看了。”

    温一诺:“……”

    路近给她看他的电脑屏幕,“这是我的电脑做出的分析。”

    温一诺一目十行看下来,噗嗤一声笑了,“……您电脑的意思是,这些记录都是瞎扯?”

    “对,就是瞎扯。写记录的人不知道是发散性思维太过,还是故意模糊重点,总之,这份资料,你就当修仙看都行,对你的比赛不会有实质上的帮助。”

    温一诺也说:“我看的时候就觉得,真是有趣啊!真像!”

    “很可能就是。”路近哈哈大笑,“不过谢谢你的消息,我就不去了,不感兴趣。”

    温一诺脸色顿时垮了下来,“啊?您也不感兴趣?说好的要用科学研究玄学呢?”

    “我是在研究啊!”路近理直气壮关掉电脑,“我研究你就行了,干嘛要研究那些人?他们都没你厉害。”

    路近这么说,温一诺才高兴起来,甚至还有些扭捏,“师父,您这么夸我,我会骄傲的。”

    “就是要骄傲!要有信心,你就是比他们强,别学那些人酸文假醋搞什么谦虚,我们智商高的人最痛苦的就是要在那些低智商面前装作跟他们同样智商!”

    路近从不掩饰自己对“蠢人”的鄙视和不屑。

    温一诺连连点头,“师父说得对!我听您的!”

    “乖!”路近看她可爱的样子,很是高兴,说:“对了,还有一件事,我最近有个老朋友从远方来,他脑子可能有点不好使,你帮我去看看他,顺便问他要不要来国内,如果要,提前通知我,我得准备一下。”

    温一诺只有点头的份儿:“好哒好哒!您把地址给我,我一定把他照顾的妥妥帖帖!”

    路近把那人的地址、名字,还有一张近照发给她。

    温一诺一看,呵,这么巧!

    ……

    第二天是海选,不过早上九点才开始。

    温一诺早上六点就从司徒家离开,一个人开着车来到路近给她的地址。

    这里是纽约中央公园的一处高层豪宅,没有特殊门卡连一楼大门都不能进去。

    温一诺在门口摁了那人所住的楼层通话器。

    没多久,通话器里传出一道略带冷意的男中音:“……请问你找谁?”

    温一诺笑着对准监控视频说:“我是温一诺,是我师父路近路教授让我来看您的。”

    那人“嗯”了一声,摁动控制开关,开门让她进到一楼大厅里面。

    温一诺从电梯里上了楼。

    站在那人的大门前,温一诺等了几分钟,才等到那人开门。

    大门打开,一个穿着白色细条纹小立领衬衣,笔直黑色西装长裤的高大男子站在她面前。

    他容色清隽,面容淡漠,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但是看人的时候,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却像是要把人的魂都吸进去。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