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42章 祖师爷赏饭吃(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是看过照片的,她知道这个人长得很帅,不过她跟萧裔远这么多年青梅竹马,以为自己已经对美男免疫了。

    可是看见这个男人,她的呼吸还是窒了一窒。

    心里怦怦直跳,就跟那年在银幕上第一次看见司徒澈演的那部电影……

    不同的是,司徒澈是演出来的,而这个男人的气质和架势,完完全全就是他本人!

    他简直是长在她的审美点上啊!

    温一诺那双点漆眸子几乎要放出光来。

    这人正是何之初。

    他才过来几天,发现他的产业被弄得一团糟,本来就因为着急,卖的很便宜,可居然还有人钻空子,用极低的价格买了下来。

    他正在看当年卖产业的文件。

    他本来就是大律师,在大学里面也是法律系教授。

    谁敢在跟他的买卖交易法律文件中玩文字游戏钻空子,他会给他们扫盲。

    他昨天几乎看了一夜文件,早上才打了一会儿盹,就被通话器上的呼叫声吵醒了。

    此时看见这个年轻女子站在他面前,脸上的神情惊喜莫名,他有种奇怪的熟稔感。

    “你是路教授的徒弟?”何之初飞快地打量了一眼温一诺,侧身让她进来。

    温一诺走了进去,一边说:“对,我是路教授的徒弟温一诺。何先生,路教授说让我好好招待你,我正好有件事想求你帮忙。”

    何之初:“……”

    他揉了揉眉心,淡淡地说:“你和我是第一次见面,就找我帮忙,你还真是熟不拘礼。”

    一边又问:“我还没吃早餐,你吃了吗?”

    温一诺点点头,“我吃过了,何先生自便。我知道这么早来打扰您,确实不应该,不过我今天九点要去参加道门大魁首的初选赛,所以只有早点来跟您说这件事。”

    何之初不置可否,自己走到厨房,给自己做了一杯咖啡,又随意拿了几个小松饼,放在描金边的碟子里端出来,坐到餐厅的餐桌旁边。

    温一诺跟着走进来,自顾自坐在他对面,小心翼翼地说:“何先生,我其实是想问您还接不接案子……”

    何之初看了她一眼,轻描淡写地说:“如果是你的朋友,他们可能请不起我。”

    温一诺不甘心,“您的收费是多少?”

    何之初说了一个天文数字。

    温一诺:“……”

    好吧,确实很贵,但是如果何之初真的能帮到这个案子,还是值得的。

    她本来没有想过要帮萧裔远这个忙,也不觉得萧裔远需要她的帮忙。

    她对萧裔远一向是很有信心的,那些人在萧裔远面前都是渣渣,这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来到这边之后,她发现这边的媒体在疯狂炒作ai远诺公司侵权国外公司代码的事。

    同时因为那部仙侠剧在海外的收视太好了,简直是气贯长虹,打得很多本土电视剧不得不腰斩。

    得罪了这么多的人饭碗,这些人黑起来更是没个边儿了。

    甚至连买了播放权的电视台,以及制作电视剧的新人类公司都可能加到被告的行列,和ai远诺一起被索赔。

    这可触了温一诺的逆鳞。

    你抹黑萧裔远公司的名声,甚至要萧裔远赔钱,温一诺可能还当没看见。

    但是你连新人类公司都想索赔,还在讨论要不要加上她制作人的大名,那就是要喝她的血吃她的肉!

    必须不可以啊!

    因此她在准备道门初选赛之余,也在琢磨怎么找个特厉害的律师,给这些外国人一点颜色看看!

    她找来找去,找了好几个著名的华裔律师,但是只有何之初,是从无败绩。

    他唯一的缺点,是几年前突然退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坊间有人说他突发疾病去世了,也有人说他退隐了,跟心爱的人结婚生孩子过自己的日子去了。

    温一诺都不信。

    后来恰好司徒澈要找个太上评委,她灵机一动给他占卜,结果阴差阳错把何之初给占卜出来了,甚至还算出来他最近已经来到他曾经住过的地方。

    至于他曾经住在哪里,这就是司徒澈的本事了,他通过司徒家的人脉找到何之初以前在这里和南美的住所。

    然后一家家电话打过去,居然真的找到他的踪迹!

    温一诺占卜还从来没这么准过。

    她不知道为什么,暂时归功于自己“天赋异禀”,是三清祖师爷赏饭吃,她注定要吃这碗饭的。

    不过何之初一口拒绝,她也是没有预料到的。

    因此她很快转变了方向,说:“何先生,您的收费虽然高,但是我相信是物有所值。不过最重要的,您要不要听什么案子呢?”

    “不要,不感兴趣。”何之初其实有几年没接触法律了,他以前虽然是法律专业,但都是做的公司法这方面,大部分时候不需要出庭,只要写一些法律文件和备忘录就可以。

    温一诺着急了,身子往前倾了倾,说:“何先生,我问过很多人,他们都推崇您,说打这种跨国版权官司,您是最拿手的!”

    何之初看了她一眼,“版权?跨国版权官司?这种没必要打。如果你朋友是被告,告诉他以后别来这个国家了。如果是原告,告诉他省省吧,就算进打赢了也很难执行的。”

    温一诺兜头被泼了一盆凉水,喃喃地说:“怎么这样?您真是听都不听?!万一我朋友败诉,他可是要面临天价赔偿啊!外国公司对我们国家的公司一向都是恶意指控!”

    何之初吃了两个小松饼,胃里好受一些了。

    他吃饱了,心情就比较好。

    再看温一诺着急得像热锅上蚂蚁的样子,觉得很有趣,淡淡地说:“对方如果索要天价赔偿,那你朋友肯定有钱。”

    温一诺连连点头,“嗯嗯!索赔几百亿呢!”

    何之初:“……”

    他好笑起来,潋滟的桃花眼轻闪,“是我离开太久了,还是他们太飘了?什么样的跨国版权,能值几百亿?”

    温一诺一听有戏,马上把她准备好的材料放到何之初面前,还言简意赅地说了始末。

    何之初也觉得很好奇,“……所以一个外国公司,说你朋友的公司ai远诺抄袭他们的人工智能代码程序?还是二十多年前的版权许可证?”

    温一诺闷闷地“嗯”了一声,皱着眉头说:“我也不是很懂。这个人工智能程序,明明是我亲眼看见我朋友写出来的,就在我旁边。当时我还帮他了呢!”

    何之初把那些涉嫌“抄袭”的代码找了出来,一目十行地看了下去,突然怔住了。

    温一诺察觉到了,好奇地问:“……何先生,怎么了?您看出来什么了吗?”

    何之初又看了她一眼,清冷的问:“这是你朋友写的人工智能程序?所有都是?”

    “当然啊,我朋友是绝对不会抄袭的,而且如果不是打官司,他根本不知道有这个东西。”温一诺指指对方的那段人工智能程序,“就这个地方特别相似,我也是很疑惑。不过我不懂,会不会是他们正好想到一起去了呢?”

    何之初看着对方的材料说:“如果原告的材料时间没做假,那确实是你朋友的公司侵权,你看这里,代表原作者的代码签名都在里面……”

    温一诺瞪大眼睛看了又看,还是不怎么明白,“……哪里是签名?我怎么看不见?”

    “就是这一行,是个密钥,需要再进行解密才能知道原作者的名字。但是这一行密钥,是不可更改的。如果强行破解,这一段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源代码就会被损坏,整段程序都不能用了。”

    “而你们ai远诺这个做特效的程序里,也有这一段代表原作者名字的密钥代码,所以对方告你们未经许可,使用他们有版权许可证的软件,是成立的。”

    何之初举重若轻地解释,温一诺听得眉头紧皱。

    “……何先生,您也懂电脑程序?”

    “懂一点,版权官司我确实经手过不少,但是计算机软件方面不多。而且就算成立,他们的索赔额也太高了。”何之初摇了摇头,“这是吃定你们是外国公司。他们在维护本国利益方面,一向是走到极致,能弄垮一个外国公司是一个,老手段了。”

    “那何先生,您能不能帮我们一把啊!”温一诺着急了,“您懂这么多……我们不想赔钱啊!”

    何之初好笑,“你只记得钱吗?”

    “那当然,无缘无故要赔钱,没有谁会开心吧?”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她知道萧裔远托赵良泽,把这段程序找高手看过,这其中的高手,也包括她师父之一,路近。

    路近的说法,跟何之初差不多,就是可能有事实上的侵权行为。

    现在连何之初都这么认为,那这个官司真的非常难打。

    温一诺觉得自己低估了这个案子的严重性。

    可她不想赔钱的,死都不想。

    最可恨那个外国公司,都在讨论要把新人类公司和她这个制作人列为被告了!

    何之初见她脸上露出一丝倔强执拗的神情,心里一动,说:“你不是今天还要参加道门初选赛吗?”

    温一诺点点头,“嗯,九点开始。现在还有一个半小时。”

    何之初好奇,“那你不用准备了吗?”

    “我已经准备了啊……今天是比赛的日子,就不用再给自己加码。”温一诺耸了耸肩,“您如果有意帮我们,我可以把ai远诺的老板,也就是写这段程序的人名片给您,您亲自和他谈,可能会掌握更多的资料。”

    她再一次强调:“我可以向三清祖师发誓,他真的没有抄袭!当时是我亲自用他的人机对话软件,对视频进行后期特效制作。然后由他把我的人机对话过程用程序写下来,让电脑实现自我学习运用。”

    何之初见她也不是很了解电脑程序,也没多问,说:“如果方便的话,可以跟你那个朋友谈一谈。但是我在这边待不了几天,恐怕帮不了你们的忙。”

    温一诺讶然,“为什么啊?您就不能多待一阵子吗?”

    “不能。”何之初干脆利落地拒绝。

    温一诺也没生气,眨了眨眼,说:“那好吧,我尽快安排您和我那位朋友见一面。”

    何之初点点头,“行,在你们道门大赛结束之前,我都在这里。”

    也就一周的时间。

    温一诺连忙说:“那好,我赶紧通知他,让他今天就来见您。”

    何之初低下头喝自己的咖啡,依然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

    温一诺看了看手表,已经快八点了。

    她从这里去唐人街,不堵车的话,也要三十分钟左右。

    如果堵车,一个小时能到就不错了。

    她赶紧站起来告辞,说:“何先生,那我先走了。我知道您是太上评委,您今天会去吗?”

    何之初有些意外,潋滟的桃花眼看向她,“你知道我是太上评委?”

    “嗯,我跟司徒大少和司徒九叔他们比较熟悉。”温一诺有点闪烁其词,她不敢说是自己占卜出来的他……

    这件事连她这个占卜人都觉得很玄幻,她不知道何之初这个当事人会不会觉得别扭。

    “哦,果然是熟人。”何之初笑了笑,“那行,你先走吧,我今天会去看看。不过初选不需要评委,我就去看看热闹。”

    温一诺给何之初又鞠了一躬,然后急急忙忙地跑出去了。

    何之初看着她的背影,觉得看起来很亲切。

    他想,如果自己有个妹妹,他希望这个妹妹是温一诺这个样子的。

    至于为什么对第一次见面的温一诺有这种感觉,他也说不清楚,总之就是很奇妙。

    ……

    温一诺开着车一路狂飙,终于在八点四十五分来到唐人街八号。

    这里从外表上看,是一个大剧院。

    房子外表面被层层霓虹灯包裹,甚至还有古旧的月份牌美女作为招牌,近代史活化石一样的建筑。

    楼层比居民楼要高,大概跟三层楼的居民楼差不多。

    温一诺把车停到附近的付费停车场,出来的时候,看见三百多个穿着各种颜色道袍的男男女女,跟拍戏一样,全都聚集在大剧院门口排队,几乎没晕过去!

    真是丢人啊!

    你们这是来参加道门世界杯初选赛的啊,还是娱乐圈出道海选?!

    ※※※※※※※※※

    这是第二更。

    月初照例求月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