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44章 私相授受,还是暗通款曲(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何之初的出现震撼了大剧院二楼包厢里面的很多华裔大佬。

    因为就在几年前,他在这个国家的上层还能呼风唤雨,跟很多政府高层人士有着密切来往。

    那些白人精英都对他毕恭毕敬,从来没有人敢轻慢蔑视乃至歧视他。

    那个时候,唐人街的华人走出去,腰杆都比平时要直几分。

    但是很快,随着他的突然消失,这个国家的华埠大佬们经历了一通变动和失落。

    他留下的庞大产业,得到很多人的觊觎。

    诸葛含樱站在萧裔远身边,悄声给他解释何之初其人其事。

    萧裔远越听越惊讶,“……他突然消失前,把所有产业都卖掉了?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因为我们葛派接收了他在本国的大部分产业。”诸葛含樱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别人都不敢买,因为有很苛刻的附加条件。”

    “什么附加条件?”

    “好像是以七年为期。七年之后,购买人才拥有完整的所有权。七年之内,是能够被人以原价赎回的。”

    萧裔远挑眉了然地问:“……那他又再次出现,是七年之期快到了?”

    诸葛含樱心里一动。

    她刚才都没想到这一点。

    当年购买何之初在这边产业的时候,她还小。

    是这几年她在葛派开始财务工作的时候,才了解了一下当年购买的情况。

    “……这个我不清楚,当时我没参与收购。”诸葛含樱含蓄地说,“不过你说的很有道理,很有可能是这个原因。可是……”

    她眉头微蹙,“我记得我爸说,他们的高人算过,这个何之初……明明已经不在人世了,所以才敢大肆收购。”

    她没有说出口的是,何之初的叫价已经很低了,算得上是“贱卖”,但是他们葛派的收购价,那是比白菜还白菜,已经不能用“贱卖”来形容。

    现在看见正主出现,诸葛含樱心里都在忐忑,更别说葛派真正掌权的大佬们,现在已经汗流浃背,惶恐不安了吧?

    ……

    司徒秋看着何之初的出现,整个人都有些傻了。

    她心里怔忡不安,根本没有听见沈如宝的话。

    沈如宝见她没有反应,瘪了瘪嘴,又去拉沈齐煊的胳膊,“爸爸,您能不能请那个人来我们家吃饭啊?我想认识他。”

    沈齐煊对何之初也是有印象的。

    何之初当年在国内不算很出名,但是在海外可是风头很足。

    沈家在海外的投资也很多,所以对南美何家略有耳闻,也知道他的突然消失和变卖产业,在海外曾经引起一阵轰动。

    他两手插在裤兜里,看着下面的人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神情清冷淡漠的何之初走上圆形高台,笑了一下,对沈如宝说:“……贝贝,这个可要看人家给不给面子。”

    “我们家请他吃饭还要他给面子?”沈如宝瞪大一双瞳色略浅的眸子,满脸的不可思议,“可是我们沈家耶!还有加上外公家,这个世界还有我们请不到的客人吗?”

    这话说得幼稚又天真。

    沈齐煊忍不住揉揉她的头,笑着说:“……贝贝,你把你爸爸妈妈想的也太厉害了,确实有我们请不到的人啊……”

    “爸爸你太谦虚了,我不信。”沈如宝眼珠一转,拽着沈齐煊的胳膊摇啊摇,连声说:“爸爸爸爸好爸爸!求求你了!我真的想认识他!”

    “你认识他干嘛?你又不做生意。”沈齐煊宠溺地刮刮她挺翘的小鼻子。

    “我们家做生意啊!我们是国内最大的富豪,还够不上请他?”沈如宝抓住沈齐煊的手,不让他继续刮她的鼻子。

    她对自己的五官唯一不满意的就是鼻子,略微有点翘,虽然看上去很可爱,可是跟她对自己“小仙女”的定位不符合。

    她喜欢温一诺那种鼻子,纤细挺拔,笔直得像是用尺子量过一样。

    沈齐煊遗憾地摇头,“可惜我们的产业跟他没有交集,以前不是一个圈子里的,确实没有机会。不过现在你外公家跟他好像挺熟悉,你去求求你外公可能更有用。”

    沈如宝的视线投到大厅里面的圆形高台上,“哦”了一声,觉得也有道理。

    沈齐煊一说话,司徒秋的注意力就回来了。

    她一直默不作声听着沈齐煊和沈如宝说话。

    直到沈齐煊说他们沈家的产业跟何之初没有交集,她的手指不受控制地握紧成拳,手背上青筋都露出来了。

    沈齐煊不知道,司徒秋通过葛派的关系,把葛派收购的何之初的产业暗中买了一部分,然后以自己的名义,转移到沈家了。

    这种资产流动在他们这种人家是平常事,而且是司徒秋的产业,沈齐煊也不好问的很仔细。

    现在何之初再次归来,司徒秋瞬间想起了那些“附加条件”。

    也许,她确实要请何之初“吃顿饭”。

    司徒秋定了定神,笑着对沈如宝说:“贝贝放心,只要是贝贝的心愿,妈妈一定帮你达成。等这个比赛结束,我去问问你外公,看能不能安排一下,跟这位何先生吃顿饭。”

    蓝琴芬和岑春言在旁默默听着,互相对视一眼,眼里都有惊叹和敬畏。

    司徒家和沈家,实在是太强大了……

    ……

    这边司徒兆和司徒澈父子俩一左一右,跟着何之初上了圆形高台。

    司仪把话筒递给了司徒澈。

    司徒澈接过话筒,很镇定地说:“各位道友,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是四年一次的道门世界杯大魁首初选赛。”

    “今年由我主持筹备,在上一届的基础上,我们改进了评委审核打分的方法。”

    “以往我们只有五位道门内评委,今天我们增加了五位新评委。他们是……”

    司徒澈把这五个人科学家和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身份亮了出来。

    “科斯塔先生,名牌大学物理系终身教授,在弦理论上颇有造树,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

    “查理曼先生,名牌大学化学系终身教授,在材料科学上有很多专利,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

    “诺兰先生,名牌大学微电子系终身教授,拥有多项芯片专利,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

    “黄其先生,名牌大学数学系终身教授,量子几何学资深学者,数学上的最高奖——菲尔茨奖和沃尔夫奖的双重获得者。”

    “周宁先生,全国排名第一医院脑外科主治医师,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获得者。”

    全场更加哗然,抽气声此起彼伏,听得清清楚楚。

    萧裔远更加动容。

    他是电脑专业,但是辅修过电子工程,对微电子行业大名鼎鼎的诺兰先生久闻大名。

    “……这些都是科学家啊,他们来这里干嘛?还做评委?”萧裔远忍不住问诸葛含樱,“你们道门以前请过这样的评委吗?”

    “当然没有啊!”诸葛含樱也是一脸愕然,她摊了摊手说:“以前只有五个评委,都是我们葛派的人。想不到澈少一上任,就大刀阔斧改革评委,真不知道今年的比赛会出什么妖蛾子!”

    萧裔远心里的震撼无法用语言形容。

    他的视线在大厅里游移,寻找他想看的那个身影,却怎么也找不到。

    不过考虑到楼下大厅里各种高台林立,视线的死角,光线的暗处比比皆是,他一时找不到她,也是有可能的。

    司徒澈介绍完五位新评委之后,话锋一转,又转到何之初身上。

    他再次隆重介绍说:“除了新增的五位评委之外,还有一位太上评委何之初先生!”

    “当我们十位评委的意见打成平手的时候,太上评委有决定性的一票,决定结果归属。”

    “何之初先生是我们华埠的重要人士,当年曾为华埠争取到很多利益,让我们掌声欢迎!”

    大剧院里顿时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还有欢呼声。

    连背景音乐都换成了欢快的迎宾乐曲。

    大家热闹过后,司徒澈把话筒还给司仪,自己退后一步。

    诸葛蕴柳已经站在他身边,穿着一身正式的职业装套裙,古典而精致的五官霎时糅合了现代气息,气质十分迷人。

    司徒澈退后的时候,诸葛蕴柳不知道在跟他说什么,他微微侧头,脸上还是带着刚才的微笑。

    诸葛含樱见了,在心里暗暗给姐姐点了个赞。

    司仪接着宣布:“道门第十八届世界杯大魁首比赛初选赛,正式开始!”

    “今年的比赛按照大家拿到的章程举行。”

    “这里有八座擂台,每个擂台上都有一位高手守擂。”

    “每位参赛者有五分钟时间挑战这位高手,五分钟内打败这位高手,会得满分五分,并且成为新的擂主守擂。”

    “守擂的擂主每击败一个挑战者,再加五分。”

    “如果参赛者在五分钟内被高手击败,则按照停留时间计分。坚持不到一分钟的,算零分。”

    “计分完全是电子计分,没有任何人力干扰。”

    “大家注意了,每个人只有两次机会,挑战不同的擂主。”

    “两次都失败就淘汰出局。”

    “最后积分最高的前八名,进入第一轮比赛。”

    ……

    温一诺在台下凝神听着,明白了比赛规则。

    也就是今天是“多进八”的预选赛。

    这八个人进入第一轮比赛之后,会淘汰四人,也就是八进四。

    第二轮比赛就是在这四个人之间举行,淘汰两人,是四进二,进入决赛。

    第三轮决赛,就是在这两人中进行了。

    比赛规则很残酷,但是也很刺激。

    这意味着最后获胜的大魁首,几乎是全胜的霸主才有机会!

    她不经意地咬了咬下唇,眼底闪过一道暗芒,跃跃欲试地说:“三百多人才选八个人,今天的比赛一定很刺激!”

    她身边的汪道士撇了撇嘴,说:“是选七个人,不是八个人。”

    温一诺:“……”

    她看了看汪道士,心想我刚才没有听错吧?

    她指着刚才的司仪问:“……他不是说最后积分最高的八个人会进入第一轮比赛?”

    “对,可是上一届的大魁首,会自动进入第一轮比赛,不用参加预选赛。”汪道士笑着摇摇头,“所以我们中间只有七个人能入选。”

    温一诺眼珠一转,“这是写在规则里的吗?”

    “什么规则?”

    “就是比赛规则啊……”

    “刚才那个司仪说的规则。”

    “这我不清楚。”汪道士有些困惑,“可是以前就是这样。”

    温一诺视线往大剧院里溜了一圈。

    她很确信,自己没有看见诸葛先生,这个上两届的大魁首得主。

    因此在司仪讲话刚刚结束的时候,温一诺在台下拿起话筒,大声提问说:“请问司仪先生,进入第一轮的前八名,必须要参加今天的预选赛吗?”

    司仪点点头,很肯定地说:“是的,必须要参加今天的预选赛,必须要有积分,才能参加第一轮正式比赛。”

    这句话好像只是一个简单的规则而已,但是在场上有些人心里却激起一片喧腾。

    有人立刻叫起来:“……但是上一届的大魁首得主有资格直接进入第一轮!不用参加预选赛!”

    司仪一听也有道理,马上说:“对的,上一届的大魁首得主有资格直接进入第一轮比赛,不用参加今天的预选赛。”

    因为这几届都这个规矩,熟悉的人也就不再问了。

    只有温一诺还不屈不挠,继续说:“……是吗?请问我们手上的比赛规则里,为什么没有这一条?”

    她把那张纸举起来晃了晃,“这张比赛规则大家都有,在入口处每人都能取一张。请问不在比赛规则上的规矩,是什么规矩?私相授受?还是暗通款曲?”

    噗——!

    很多人被温一诺的用词逗笑了。

    私相授受,暗通款曲是这么用的吗?

    可是再仔细一想,还真是有那么点意思。

    站在最大包厢里的沈齐煊几不可察地勾了勾唇角,眼底闪过一丝激赏的笑意。

    沈如宝撇了撇嘴,嘟哝道:“……又是她,不出风头会死吗?小门小户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贝贝,别这么说,妈咪有这么教过你吗?”不等沈齐煊的视线看过来,司徒秋马上低声呵斥沈如宝。

    沈如宝忙捂住嘴,眼珠灵活地转来转去,“哎呀妈咪,是我说错了……我不该说实话……”

    “你这孩子,可真贫嘴……”

    司徒秋摸摸她的头,顺便瞥了一眼沈齐煊,见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无动于衷的样子,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在他们旁边包厢里的萧裔远终于看见了温一诺。

    只见在一群穿着各种颜色道袍的道士里,温一诺清新得真像一片落入人间的云。

    她落落大方地站在那里,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那双比一般人更黑的点漆双眸像是能够穿透最黑的黑夜,直指人心。

    萧裔远的心激烈跳动起来。

    这是两人离婚之后第一次见面,他发现自己比以往更加爱她。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