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46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在全场鸦雀无声围观这一幕的时候,温一诺又马上弯腰,想要将司徒秋扶起来。

    怒火中烧的司徒秋实在忍不下去,一把将温一诺的手推开,自己撑着地,踉踉跄跄站起来。

    温一诺被她一推,顺势后仰,坐到地上,一脸惊讶地说:“……司徒大小姐,您这是什么意思?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司徒秋被温一诺噎得面红耳赤。

    她从来没有在人前出过这么大丑,这一次实在是突破她的底线了。

    她双手紧握成拳,用尽全身力气控制住自己不发飙,但双眸里的怒火如有实质,恨不得把温一诺烧成灰烬。

    司徒秋定定地看着温一诺,一字一句地说:“人在做,天在看。温小姐,你会有报应的!”

    温一诺也沉下脸,淡声说:“彼此彼此。”

    司徒秋的瞳孔猛地缩了起来,但很快又恢复正常,一瘸一拐地走开。

    因为她的细高跟鞋经不住这样大起大落,带着她的脚踝崴得很厉害。

    沈如宝在二楼包厢看见,简直难以置信,愤怒地冲出包厢,想往楼下冲,不过也在楼梯口被拦住了。

    沈齐煊跟着走出来,将她拉了回来,无奈说:“贝贝,这件事跟你无关,你去干嘛?”

    “爸爸!那是妈妈啊!那个贱人这么对付妈妈……”沈如宝着急地拽着沈齐煊,还想往楼梯口跑。

    “闭嘴!你怎么能这么说话?!贝贝,你的教养呢?”沈齐煊皱起眉头,声音略大了一些。

    虽然还不到怒骂的地步,可是这种呵斥却是从来没有过的。

    一直被爸爸无条件宠爱的沈如宝惊呆了,几乎忘了再去给司徒秋“讨公道”。

    等司徒秋被保镖扶着一瘸一拐上楼来的时候,沈如宝已经哭成泪人。

    沈齐煊无奈地将她抱在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

    司徒秋抬头看着他们,脸上已经恢复正常。

    她惊讶地问:“……这是怎么了?贝贝怎么哭的这么厉害?”

    “她担心你呢。”沈齐煊看着司徒秋,眼里露出毫不掩饰的关切。

    司徒秋本来被温一诺憋得一肚子气要发作,可是看见沈齐煊眼里的关切,她突然觉得今天受的委屈和伤害值得了……

    她闭了闭眼,一脸温柔地说:“我没事,刚才是我太冲动了,不该找人去维持秩序。我不怪温小姐。”

    沈如宝从沈齐煊怀里探出头,呆呆地看着司徒秋,喃喃说:“……妈咪,那个……女人让你下跪啊!你就这么放过她?!”

    “……那是意外,她也不想的。”司徒秋终于找回理智,将自己的愤懑全数压下。

    沈齐煊没再说什么,带着沈如宝回到包厢,司徒秋眯了眯眼,跟着走进去。

    蓝琴芬和岑春言在包厢里立刻迎上来。

    “表姐,你的脚没事吧?”

    “表姨,要不要去看医生?”

    蓝琴芬和岑春言都很聪明地没有提温一诺。

    刚才的事实在太丢人了,可是那又怎么样?

    她们这种人,还能把自己降到温一诺那种水平,直接上场撕逼吗?

    那姿态也太难看了。

    而且她们相信司徒秋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只是她们的立场也很尴尬,所以只好装没看见。

    就在他们隔壁包厢里,萧裔远的心就跟坐过山车一样,一时被抛到云端,一时又落入谷底。

    直到司徒秋一瘸一拐的走开,他才缓缓吁了一口气。

    诸葛含樱正希望司徒秋好好教训温一诺,没想到连司徒秋也铩羽而归。

    她脸色有些不好看,低声说:“……这也太过份了,司徒大小姐也能忍?”

    温一诺这边看见司徒秋走了,她也没忘她要做的事,回头看了看那些准备参赛的道士们,继续说:“大魁首不来,比赛不开始!”

    那些道士被她一带,立刻也跟着喊口号。

    “大魁首不来!比赛不开始!”

    “大魁首不来!比赛不开始!”

    “大魁首不来!比赛不开始!”

    不过这一次跟着温一诺喊口号只有几十个人,没有刚才的人多。

    圆形高台上,司徒兆还是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过轻轻咳嗽了一声。

    司徒澈会意,对着话筒说:“我明白大家的意思,上届大魁首应不应该参加初选赛,这在规则里确实没有提及。我支持大家的意见。”

    司徒澈一发话,温一诺马上将口号改了。

    “大魁首不来就当弃权!”

    她这口号立刻得到更多人的支持,于是跟着喊口号的人更多了。

    “大魁首不来就当弃权!”

    “大魁首不来就当弃权!”

    “大魁首不来就当弃权!”

    很多道门中人都怵诸葛先生的实力。

    今年报名参赛的人比上届要少很多,就是大家在知道诸葛先生又要参赛拿“三连冠”的时候,很多厉害的人都放弃了。

    因为不想给诸葛先生的“三连冠”当炮灰。

    现在如果能把诸葛先生弄成“当场弃权”,那些参赛的人立刻觉得自己得大魁首的机会大多了。

    所以口号越来越响亮,三百多人在此刻终于再次保持了一致。

    这样大的声势,没有谁敢当面忽视。

    诸葛含樱已经脸色铁青,握着拳头恨不得冲下去给温一诺几巴掌。

    “这女人也太能煽动了吧?!我爸不参加初选赛招她惹她了?难道她真的以为把我爸拉下来,她就能得大魁首?!——也太欺我们葛派无人了!”

    萧裔远淡淡地说:“她也是按照规则做事,你爸爸如果不按规则,这一次就算赢了,也让人难以心服口服。”

    “……可是以前就不用参加初选赛啊!怎么这一次就不行了!”诸葛含樱只记得对自己有利的规则,对自己不利的,一时没想起来。

    萧裔远只好提醒说:“……也就上一届而已。再之前的大魁首,都是参加初选赛的。”

    “……你怎么知道?”诸葛含樱愕然问道,“你也是我们道门中人?”

    萧裔远无语地扯了扯嘴角,心想记忆力差真是硬伤……

    不过并没有说出来,只是淡淡地说:“那位女士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听她说的。”

    “啊?哦,对,她是说了,可是……”诸葛含樱一只手抚着包厢的窗棂,手指恨不得在上面抠出一个洞。

    就在司徒澈都打算同意这个口号的时候,诸葛蕴柳走了过来,在他身边柔柔地说:“澈少,让我来解决。”

    司徒澈:“……”

    虽然不情愿,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没法当面拒绝她。

    于是他点点头,很绅士地让了一步。

    诸葛蕴柳胸有成竹地站在话筒前,温柔地说了一声:“各位道友们……”

    她的声音是带着磁性的女中音,非常好听。

    她一说话,话筒巨大的放大效应,立刻把全场喊口号的声音压下去了。

    温一诺也不叫了,抬头聚精会神地看着她。

    诸葛蕴柳的视线也直直地落在温一诺身上,她柔柔地说:“大家好,我是上两届大魁首得主诸葛先生的女儿诸葛蕴柳,也是这一次筹备委员会主席司徒澈的高级秘书。大家的呼吁我都听见了,我要代表自己,代表我父亲向大家道歉。”

    “是我的工作没做好,疏忽了比赛规则。我父亲本来是想参加的,是我的错,我以为他可以不用参加初选赛。”

    “我现在就派人去把我父亲请过来参加初选赛,希望大家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我也会退出这一次的筹备委员会,当做是处罚。请大家原谅我的粗心大意。”

    说着,她还朝台下三鞠躬。

    每一次她都能鞠成九十度,纤细的身姿如同杨柳的枝条,令人心折。

    温一诺挑了挑眉,心想这个诸葛蕴柳很高杆啊……

    她这件事,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公关危机。

    对公关危机的处理,绝对是堵不如疏,不能一味地强词夺理,哪怕自己其实没错,但是第一时间表示坦诚,愿意承担责任,和大家一起追查真相,都是最合适的做法。

    更别说诸葛蕴柳马上承认错误,并且把所有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温一诺觉得,如果让她自己来做,唯一能比诸葛蕴柳做得更好的,就是她会更早地站出来,不会到要取消诸葛先生参赛资格的时候,才站出来。

    但是对诸葛蕴柳来说,这个时机,对她来说才最好时机。

    因为她不仅要让全场三百多个参赛道士满意,也要让自己这边的人满意,不能厚此薄彼。

    而且如果为了让在场的道士们满意,而得罪自己这方的人,甚至让她父亲对她不满,对她来说,才是真正的失策。

    所以站在她的角度,她做得恰到好处。

    这就是她们出身地位不同造成的行事差异。

    每个人都是被自己的成长环境塑造的人,能超出自己成长环境的人,才是真正超越了阶层,实现了阶层跨越。

    温一诺那双比普通人更黑的眸子凝神盯着诸葛蕴柳,眼神微闪,然后点了点头,“好吧,既然诸葛大小姐认错了,我们也不是赶尽杀绝的人。与人方便,自己方便。那就有请诸葛先生参加我们的初选赛,跟大家一起与民同乐吧!”

    诸葛蕴柳听出她话里的机锋,还是柔柔笑着说:“与民同乐不敢当,我父亲很喜欢跟大家一起切磋,这样才能共同进步。”

    她这话一说,连刚才一直板着脸的司徒兆都微微颔首,脸上的神情慈祥下来。

    温一诺眯着眼睛朝她笑了笑,心想这个姐姐可比妹妹靠谱多了……

    包厢里,萧裔远也跟温一诺是同样的想法。

    他甚至还笑着对诸葛含樱说:“诸葛小姐,你姐姐真是会说话,会做人,情商挺高的。”

    诸葛含樱一听萧裔远欣赏诸葛蕴柳,立刻就警惕起来,忙说:“萧先生,那是我姐姐!她有心上人了!”

    萧裔远:“……”

    这姑娘说话都这么直白吗?

    他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萧裔远笑了笑,不再说话。

    而大厅里,没有人再喊口号,大家的注意力已经转到快要开始的初选赛上。

    司仪从诸葛蕴柳手里接过话筒,开始公布今天的比赛程序。

    “各位道友们,今天的比赛分八个擂台,一共四道大题。两个擂台共享一道大题。”

    “具体题目已经写在擂台边缘。”

    “大家可以随便挑两个擂台进行挑战。”

    “每个人只有两次机会挑战不同擂主,直到全部失败,或者全部胜利为止。”

    然后围着那八座“拳击台”的围布被霍然拉开,露出台座边缘上用白色油漆写着的大字。

    a座和b座“拳击台”台座边缘上写着:三千道藏,尽在我心。

    c座和d座“拳击台”台座边缘上写着:你风我水,共同进退。

    e座和f座“拳击台”台座边缘上写着:面相手相,一看就知。

    g座和h座“拳击台”台座边缘上写着:道家功夫,千年底蕴。

    温一诺一边看,一边跟身边那个汪道士嘀咕:“……这些要怎么比?”

    “温道友是第一次来吧?其实很简单的。”汪道士听说她是张派传人,对她更加热情了,“三千道藏,尽在我心,是考背诵。就是看谁背的多。”

    “你风我水,共同进退,是考的风水口诀的运用。”

    “面相手相,一看就知,是考的相术口诀的运用。”

    “最后那个道家功夫,千年底蕴,嘿嘿,温道友你可以去守擂了,我保证没人打得过你!”

    温一诺轻声笑了,仪态高雅地说:“我是天师,又不是打手,干嘛要跟人打打杀杀。”

    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要用这里打败他们。”

    “温道友高见!”汪道士朝她竖起大拇指。

    两人把全部八座“拳击台”都围观一遍之后,看见有八个穿着短打道袍的男人登了上去。

    温一诺奇道:“……怎么守擂的都是男人?他们也是参赛者吗?”

    “他们不是。第一个守擂的人是挑选出来的高手,但是不是参赛者。不然谁愿意啊?”

    汪道士耐心给她解释着规则,而旁边也有第一次参加比赛的道士在跟人讨论,毕竟他们手里拿到的规则说明还是粗糙了一些。

    有些具体的操作没有写上去。

    台上八个高手站定,大剧院的门再一次被人打开。

    穿着一身雪白唐装的诸葛先生仙风道骨地站在门前,朝着大剧院里所有人招了招手,笑着说:“各位,我来迟了,是我的错。我放弃一个机会,只挑战一个擂台。”

    “是诸葛先生!”

    “是上一届大魁首!”

    “不是,是上两届大魁首!”

    “一看就是高手啊!”

    “唉,其实他这种人,参加初选赛还会不能进前八?不过是想给有些人留个面子,别输的太惨而已。”

    “有人给脸不要脸啊,所以只能打脸了……”

    场上的气氛为之一转,先前对他不满的人也纷纷倒戈了。

    温一诺微微一怔,心想这人也真是能算计,连这都算在内了。

    不过你搞出这样“万众瞩目”的入场仪式,不怕闪了腰?

    她唇角略带讥嘲地勾了勾,看着诸葛先生入场了。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