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49章 怎么可能呢(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根本没有理他。

    上去之后刚一站稳脚跟,立刻一个飞腿,往那人脸上踹过去!

    那人还在鼓捣自己胳膊上的腱子肉呢,没提防温一诺的长腿已经踹到脸上!

    他倒也是有真功夫的,立刻往后一个铁板桥,整个人硬生生往后倒仰几乎九十度,躲过了温一诺的飞脚一踢!

    温一诺一脚没有踢中,也没有收回腿,而是借着一踢之力,在半空中划了九十度,落地之后,第二腿如同旋转风车一样,再度踹了出去。

    那人用铁板桥躲过温一诺的第一脚,可是刚刚站起来,就遇到了温一诺的第二脚!

    砰!

    他胸口被温一诺踹到,整个人往后直直地往后滑动了七八步,将擂台的木质台面划出两道软胶鞋鞋底的痕迹。

    不过还是没倒。

    不仅没有倒下,而且借后退之势卸去温一诺狠辣的腿力,同时对她发起闪电般的进攻!

    他出拳如电,虎虎生风。

    温一诺拦了一两下,发现这人的力气真不是一般的大……

    她虽然也能打,可也是血肉之躯,哪怕是用胳膊挡住对方的进攻,也是会疼的。

    因此她不再跟他硬碰硬,而是用了巧劲在他身周腾挪跳跃,躲开他的进攻。

    大厅里的人很快就被他们俩的打斗吸引过去了。

    几个科学家评委更是看得津津有味。

    他们知道华人会功夫,只是没想到,真的打斗起来,比电影里还要好看!

    温一诺和这壮汉没多久就打了三分钟,对方还有越来越厉害的趋势,呼吸绵长,四两拨千斤。

    她只有两分钟时间了。

    如果不能在两分钟内打败这个男人,她就输了。

    而温一诺当然是一场都不想输。

    可是她的不利之处在于,她没有跟这个男人一样,接受过系统的道家功夫训练。

    她学的那些拳脚功夫,都是张风起找人教她的保命功夫。

    对于一般会功夫的人还行,比如她可以对付这个场上的安保人员,因为这些人拳脚功夫只是一般,他们的长处在于用枪。

    但是对付这种真正的道家高手,她那点功夫就不够看了。

    又一分钟过去,那壮汉突然一拳朝她腹部挥击。

    温一诺急忙后退躲开。

    那壮汉又突然收回拳头,后退几步助跑,然后整个人飞腿横踹,跟台面几乎呈平行状态。

    他双脚如踏风火轮一般连番踹出,瞬间踹出三脚。

    温一诺来不及躲闪,被他踹中左肩。

    眼看就要被踹下去了,匆忙间,她突然一个标准的一字马,然后迅速后仰,整个人几乎贴在摊开的后腿上。

    这样的“战术后仰”,可真做到极致了。

    就这样,才躲开那壮汉的连环进攻。

    然后从台面上飞脚画了半个圆,才一个鲤鱼打挺,从台面上爬起来。

    而那壮汉使出了这个“凌空无影脚”之后,似乎耗费了很大的内力,有点气喘了,也没有继续进攻,温一诺才能趁机躲开。

    这时大厅里的人都看出来温一诺只会闪躲,明显不如对方。

    司徒秋打心眼里吁了一口气,觉得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本来还以为这女子有多厉害,其实也不过如此。

    沈如宝更是直接把她的心声都说出来了,“哦豁!我还以为温小姐多厉害呢!可是快被人打趴下了……”

    萧裔远眉头越皱越紧,手上的拳头也握紧了。

    看着温一诺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他忍不住问:“……会不会有危险?能不能叫暂停?”

    沈齐煊不懂,他看了司徒秋一眼。

    司徒秋察觉到他的注视,立刻含笑说:“也没多久了,反正只有五分钟时间,又不是生死之争,放心吧,顶多受点皮肉伤。”

    萧裔远抿了抿唇,很想下去将温一诺救下来,可是自从下午的比赛开始,二楼的楼梯口又被人守住了,他们是不能下去的。

    岑春言和蓝琴芬站在他们背后看着大厅里的比赛,不过蓝琴芬对打斗那边的擂台不怎么感兴趣,她感兴趣的是风水和相术那四个擂台。

    岑春言对温一诺那个擂台还蛮感兴趣的,看得兴致勃勃。

    司徒澈此时已经回到圆形高台上。

    他也紧张地看着温一诺那个擂台。

    和萧裔远不同,他开始的时候一点都没担心,但是现在才发现,温一诺再厉害,也只是个女子。

    跟真正的道家高手拼拳脚功夫,还是不够用啊……

    他两手插在裤兜里,定定的看着擂台的方向,非常想叫“暂停”,虽然并没有这个规矩……

    而诸葛含樱看见这一幕,简直高兴坏了。

    她在自己的包厢里又跳又叫,就跟看拳击比赛一样。

    “打!给我狠狠地打!这种不知羞耻的贱女人,就要给她点颜色看看!”

    诸葛蕴柳不赞成地摇摇头,说:“含樱,别这样。人家已经离了婚,你干嘛还要口出恶言?你应该用你自己的真心,赢得你爱的男人的心,而不是诋毁他的前任。”

    说完又淡淡地说:“如果他的前妻真是个贱人,你应该好好想想,他为什么会跟一个贱人结婚。——其实羞辱他的前任,就是在羞辱你自己的眼光,知道吗?”

    诸葛含樱这个人不仅是直肠子,连脑干说不定都是直的。

    不过她和诸葛蕴柳一起长大,也非常信服诸葛蕴柳的话。

    因此虽然诸葛蕴柳说的不好听,她还是听进去了。

    过了一会儿,闷闷地说:“好吧,我知道了,谢谢姐提醒。”

    诸葛蕴柳拍了拍她的肩膀,正要继续说话,诸葛含樱突然瞪大眼睛,倒抽一口凉气,还用手捂住了嘴,另一只手指着包厢窗外擂台的方向,似乎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诸葛蕴柳下意识扭头看了过去。

    只见刚才还一边倒的擂台上,突然画风突变。

    只有三十秒了。

    就在这三十秒内,温一诺的拳脚风格为之一变。

    不再腾挪跳跃,而是用了跟那壮汉一样的招式还击回去!

    而且明显她的风格不一样。

    同样的招式在她手里,不再舒缓绵长,而是刚猛狠辣!

    砰地一声闷响,温一诺一拳砸在那壮汉的腹部。

    那壮汉腹部立刻用了巧劲,要吸住她的拳头。

    温一诺另一个拳头瞬间轰到他的面庞。

    那壮汉下意识后仰躲开,腹部也放松了对温一诺拳头的钳制。

    温一诺借机后退一步,然后飞身再次跃起,整个人和台面几乎平行,同时双腿连环出击,往那壮汉的胸口瞬间如踏风火轮一样接连踢出六脚!

    这个招式本来是那壮汉刚才使出来的,靠的是绵长的内力,以及对身体平衡的掌控。

    可他刚才明明试过,温一诺并没有内力,却能使出跟他一样的招式!

    而且还能比他踢的多一倍!

    那劲儿更是一脚比一脚巨大,简直是呈几何级数增加。

    在这样狂暴的腿劲之下,别说一个壮汉,就是三个壮汉,也都得被她踹下擂台!

    扑通一声轰响!

    那壮汉被她直接踢出了擂台,整个人倒栽在地面上。

    他摔出去之后,计时钟声才响了起来。

    五分钟到,h座的擂主被她打下擂台。

    “赢了!赢了!温道友赢了!”

    台下的汪道士兴高采烈的叫了起来。

    二楼包厢里,萧裔远缓缓吐出一口气,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全汗湿了。

    圆形高台上的司徒澈也松了一口气。

    还好,差一点他就要不顾一切喊“暂停”了。

    而整个大厅里,足足安静了一分钟,然后才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叫的声音最大的都是女道士们。

    这个道家功夫的擂台,从建立以来,还没有一个女道士赢过擂主,更没有人取得最终的胜利。

    她们抗议过很多次,要求取消初选赛这个打斗的擂台,但是一直没有成功。

    不过今天之后,她们不需要抗议了,就让这个擂台一直存在。

    因为她们女道士已经有了自己的“功夫传奇”!

    温一诺这一次的胜利,哪怕最后不进正式比赛,她们也可以吹四年!

    要知道那个擂台的擂主,可是他们道门鼎鼎有名的道家高手!

    说是“道家高手第一人”都不为过。

    因为他是真正把道家内力练到大成的人。

    可以说之前诸葛先生赢了书先生,他们虽然惊讶,但还不到震惊的地步。

    温一诺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打败了最厉害的道家高手,才是最让他们震惊的。

    因为这是连诸葛先生都做不到的事。

    诸葛先生此时站在a座擂台上看着温一诺这边,背着手,也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

    难道张派的人真的这么强?

    随便出来的一个女弟子,就文武双全?

    那个擂台的原擂主,诸葛先生是认识的。

    他的道家功夫几乎练到极致,连很少有人练成的内力都有小成。

    这个温一诺才多大岁数?

    就算从娘胎就开始练功,也赶不上那个擂主的年数多啊……

    温一诺此时也是一头的汗。

    她也是用尽了全部的脑力和体力,才摸到门道,学着那个人吐气呼气的频率,无师自通了所谓“内家功夫”。

    内力贯通之后,她学对方的招数就更容易了。

    而那个被她踹出来擂台的擂主躺在地上几乎不能动弹。

    最后也是跟前几个被他踹出去的挑战者一样,被人抬出去,送到医院了。

    汪道士看着他被抬走,摇头晃脑地说:“果然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对那么多人下狠手,自己也没逃过因果啊!哈哈哈哈!”

    他朗声大笑着,然后上了风水擂台,跟擂主开始论战风水口诀。

    温一诺扶着擂台的栏杆,朝台下的人云淡风轻地挥了挥手,笑着说:“还有谁要上来?快一点,我奉陪!我现在已经力气用尽了,谁上来谁捡便宜啊!”

    她这么说着,果然有一个不长眼的男人又跳上去了。

    这个人也会一点点道家内力,虽然没有刚才那个被抬走的擂主强,但是他知道,刚才那一招“凌空无影脚”非常耗费内力,使出来一次之后,要休息差不多三个小时才能再使一次。

    这也是刚才那个擂主没有再一次使用同样招数,把温一诺踹下去的原因。

    而温一诺刚刚已经使出来一次,肯定没有内力再踹一次了。

    因此这个男人上台之后,立刻朝温一诺发起猛攻。

    没想到温一诺不管不顾,又一次腾空而起,整个人与台面平行,双脚如踏风火轮般连踹,只一招就把这个人踢出了擂台。

    那人扑通一声摔在地上,也是半天起不来。

    不过他没有刚才那个擂主严重。

    在地上躺了一会儿,还能捂着胸口坐起来。

    场上的医生给他做了检查,确定他没有那么严重,只要休息一下就能恢复。

    这人瞪着擂台上的温一诺,喃喃地说:“……这不可能啊……她怎么能连着使出来呢?”

    因为这个动作在平衡身体的时候需要花费大量内力,不然整个人就吧嗒一声掉台上了,还踢什么无影脚?

    他百思不得其解。

    温一诺只朝他做了个鬼脸,依然在擂台上招呼:“快来啊!快来啊!迟了我可就恢复了!”

    这时道士们明白了她的意思,都朝她嘘了一声。

    可拉倒吧你!

    这不是把人骗上去单方面“屠杀”?!

    再没有人上她的当了!

    沈如宝看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一直喃喃地说:“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这么能打?!”

    萧裔远这时淡淡地说:“怎么不可能?你在悠闲度日的时候,她已经在辛苦练功了。——一切用心努力的人,都是有回报的。”

    司徒秋若有所思地问他:“……原来她是练过的?”

    萧裔远知道温一诺能打,不过能打到这个地步,还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他想了想,说:“她练过拳脚功夫,但是她今天使的这套功夫,我从来没有见过她练过,当然,也没见她用过。”

    岑春言是从头看到尾的,她记忆力很好,低声说:“你们发现没有?温小姐今天使的招数,跟那个擂主几乎是一模一样。都是那个擂主用一次,她就用一次。——好像就是跟着他当场学的。”

    如果不是打擂台,她都以为那个擂主在现场教学了。

    萧裔远忍不住骄傲:“嗯,我也发现了。她就是这么厉害,一学就会,一点就通,冰雪聪明。”

    沈如宝:“!!!”

    她有些不高兴,鼓着腮帮子说:“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学拳脚功夫的人,能聪明到哪里去?”

    萧裔远挺想反驳她的,可是司徒秋已经摸着沈如宝的脑袋,开始哄她:“就是就是,我们贝贝说得有道理。——是吧,齐煊?”

    她对沈如宝说话,看着的却是沈齐煊。

    沈齐煊的注意力却在温一诺那边的擂台上,丝毫没有听见他们在说什么。

    而整个下午剩下的时间,只有诸葛先生的a座擂台,和温一诺的h座擂台再没有人挑战。

    当最后所有人都比赛结束,统计积分的时候,温一诺和诸葛先生并列积分第一。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三更哈。

    月票600今天不到,明天估计也到了,就提前加更了。

    第二更下午一点。

    第三更晚上七点半。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