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51章 你大佬还是你大佬(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听了表示疑惑:“……难道往年大家能打听到案例的具体内容?”

    “嘿嘿,反正大家都是一个门派的,用不着那么严格吧?”汪道士笑得贼忒兮兮地,“又不是高考……是吧?”

    温一诺:“……”

    “四年一次啊,怎么不得比高考严格?高考一年一次呢……”

    汪道士收敛了笑容,“好吧,你说得对。不过,今年确实特别严格。”

    那就说明谁都不知道试题(案例)的具体内容。

    温一诺看往年记录的时候,感觉还没这么强烈。

    现在真的身处在局中,才有了点感同身受的真实感。

    比赛结束,大家辛苦了一天,也陆续离开。

    刚才大剧院门口被人把持,因为要送人去医院急救。

    现在救护车把人接走了,大家才能顺利离开。

    温一诺这时回头在圆形高台上找了一遍,找到坐在一旁的何之初。

    他一直一言不发,也许在看热闹,也许只是不感兴趣在发呆。

    还是那么一副淡漠清冷的模样。

    不过温一诺看过来的时候,他对她点了点头,表示还记得他们要说的事。

    温一诺高兴了,忙对他打了个手势,表示电话联系。

    何之初还是点点头,起身和司徒澈一起,被一群人簇拥走了。

    圆形高台上乱糟糟的,何之初走了之后,十个评委也陆续下去。

    诸葛先生没有一直盯着温一诺,因为在高台上被众人围观,他也不好做的太出格。

    再说以他的年纪和身份,一直盯着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也掉价是不是?

    因此他只有在最后大家都离开的时候看了温一诺一眼,而且温一诺正在把自己的勋带取下来放回小包里,没有看见她跟何之初打招呼。

    当然,他也不敢往何之初那边看。

    萧裔远一直在二楼包厢里盯着温一诺,看见她和何之初“眉来眼去”,不由皱了皱眉头,快步追了上去。

    在大剧院门口的时候追上温一诺,本来想问她去哪儿,她却马上说:“萧总来了正好,我本来还想给你发消息,我找了个特别厉害的律师,想跟他一起谈谈你那个版权官司的事,要不要一起去?”

    萧裔远:“……”

    他没想到温一诺还关心着他的状况,一颗已经沉到谷底的心又有了上扬的希望。

    不过温一诺下一句话就把他的心重新打落谷底。

    因为温一诺说:“我听说他们还想把新人类公司列为被告,我这个制片人之一就榜上有名了!哼!想从我这里抠钱,我看他们有几个胆子!”

    原来还是为了她自己的钱。

    萧裔远又有点好笑,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财迷本性,为什么还会有不切实际的期待呢?

    他自嘲想着,一边却又不由自主地点头说:“好,我跟你一起去。”

    又还安慰她:“你不会有事的,也不会真的告新人类公司。”

    “呵呵,你也不能打包票是不是?凡事得居安思危。”温一诺摆了摆手,和他一起离开大剧院。

    诸葛含樱还回去包厢里面找萧裔远,结果眼错不见就找不到他了。

    她给他打电话,发微信和短信,那么都没有回复。

    她有点担心,可是萧裔远也是成年人,跟她只是普通朋友,确实不需要对她事事报备。

    诸葛先生见她焦急了,帮她找了大剧院里的工作人员,问他们有没有看见萧裔远这个人去哪儿了。

    萧裔远长得实在太帅,诸葛含樱一描述,这些人就想起来了,纷纷说他和今天的初选赛第一名温一诺一起走了。

    温一诺也非常漂亮,而且在今天的初选赛中出足了风头。

    这俩人在一起,本来就容易引起人的注意。

    诸葛含樱见自己最恐惧的担忧成真了,差一点没哭起来。

    诸葛蕴柳叹了口气,和诸葛先生一起安慰她,还答应带她去她最爱的米其林三星餐馆吃晚饭。

    她才忍住自己的情绪,做出高兴的样子,一手挽着父亲,一手挽着姐姐,出去吃大餐了。

    ……

    温一诺是开车来的,萧裔远也是开车来的,两人从大剧院出去之后各自去停车场取了车。

    温一诺这时才再次跟何之初联系。

    何之初回复了一个餐馆的地址,要边吃晚饭边谈。

    这是城里最有名,单人价格最昂贵的餐馆,米其林三星级别,地址也很有名,大名鼎鼎的纽约曼哈顿上东区,富人聚集的地方。

    而跟司徒澈那边,何之初拒绝了跟他和司徒兆吃晚饭的提议,说还有正事要忙。

    司徒澈也就没坚持。

    不过当他给温一诺发微信,问她什么时候回司徒家吃晚饭,温一诺也说有事要忙,在外面吃晚饭,让他们别等他了。

    司徒澈想起今天在大剧院里看见的萧裔远,心里有些紧张。

    虽然也有些怀疑温一诺是跟萧裔远在一起,可是他又有什么立场质问呢?

    再说他就算有心也没时间,明天开始正式比赛,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司徒兆这边跟着司徒秋和沈齐煊一起将沈如宝送到医院急救。

    沈如宝这是老毛病了,心情一激荡,就会时不时的晕厥过去。

    沈齐煊和司徒秋都知道,司徒兆也知道一点点。

    几个人焦急地等在私立医院的急诊室门外,希望沈如宝这次依然会没事。

    蓝琴芬和岑春言也跟过来了,围在司徒秋身边安慰她。

    半个小时后,沈如宝醒了过来。

    她唤着“爸爸妈妈”,看见沈齐煊和司徒秋焦急的面容之后,才镇定下来,拉着他们的手,心有余悸地说:“爸爸妈妈,我刚做了一个梦,吓死我了。”

    “我在一个黑屋子里,你们都不要我了,我好害怕……”

    她看着沈齐煊,眼泪立刻就掉了下来。

    沈齐煊扶着她的头发,宠溺地看着她,保证说:“爸爸妈妈怎么会不要你呢?你是爸爸妈妈的宝贝。再说梦是反的,一定不会这样的。”

    “是吗?爸爸你真好!”沈如宝用脑袋蹭了蹭沈齐煊的手,又说:“对不起爸爸妈妈,我让你们担心了,我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们回家去吧?”

    医生也说她的各项数据都稳定了,可以出院。

    司徒兆见她没事了,也很欣慰,说:“贝贝你没事就好,咱们先回去吧。我已经让家里的厨子给你做点好吃的补一补。”

    “谢谢姥爷!”沈如宝高兴地点了点头,好像全身的力气又回来了。

    大家从病房里出去,沈如宝跟着司徒秋去小单间把衣服换回来。

    她悄悄地问司徒秋:“妈咪,我们什么时候请那个何先生吃饭啊?还有萧裔远,他也在这里呢!”

    这是身体才好就惦记美男了?

    司徒秋又好气又好笑,轻轻拍了拍她的脸,“看把你着急的,时间长着呢。何先生才来几天,他还有自己的事要处理。等他忙完了,我们再请他吃饭。”

    “至于萧裔远……”司徒秋顿了顿,笑着说:“更不用急。”

    沈如宝没办法了,她是不想等也得等。

    这边他们回到司徒家的大宅,吃晚饭的时候,没看见温一诺。

    岑春言好奇地问了一句:“温小姐呢?怎么不请她一起下来吃晚饭?”

    “一诺跟人出去谈事情了。”司徒澈淡淡地说,“晚上不回来吃晚饭。”

    沈如宝立刻说:“她是不是去见她前夫了?哼,离婚了还藕断丝连,真是厉害……”

    沈齐煊眉头紧皱,看了沈如宝一眼,有心想说她一句,可是看她大病初愈的样子,又说不出口,只是略带责难地看了司徒秋一眼。

    司徒秋自己也正心神恍惚,根本没有看见沈齐煊的眼神。

    岑春言倒是注意到了,见餐桌上一片安静,只好打圆场转移话题说:“澈少,明天第一轮比赛,要在哪里比啊?我听大剧院那边的人说,在那里只是初选赛,正式比赛不是在那里。”

    司徒澈对沈如宝的话也很有意见,可是也知道她刚从急诊室出来,又养的娇弱,一点气都不能受,只能忍下那股难受,接了岑春言的话茬,说:“这一次的第一轮比赛是实地案例,当然不能在大剧院。”

    “实地啊?那可真有意思。我们能有机会看吗?”岑春言很感兴趣的样子。

    往年虽然也是真实案例,但都是当事人来到他们的比赛现场求援,从来没有做过“实地案例”这种模式。

    “有机会的,不过只能在大屏幕上看。”司徒澈这时已经把明天的比赛安排好了,所以透露一点也无所谓。

    “现在直播带货这么火,我们也来个直播比赛。”司徒澈似笑非笑地说,“看看能不能火。”

    ……

    此时城内的最高档最昂贵的某家餐馆里,温一诺和何之初、萧裔远三人分坐在一张小圆桌旁。

    面前各摆着一道菜。

    他们已经吃完了前菜,现在是正餐了。

    这里的菜是东方菜式,但是不同于遍地可见的廉价大排档,这里的菜包装的高雅精致,食材新鲜,厨师更是单人烹饪,端上来每一盘都是艺术品。

    一道“燕窝兰花”看上去就像一副工笔古代名画,温一诺看得爱不释手,都不敢吃了。

    不过她也只踌躇了一下,就把那朵“兰花”捞起来吃了。

    吃到嘴里才发现,那根本不是真花,而是不知道用什么做的食材花。

    她咀嚼了一下,发现居然是螃蟹肉做的!

    这一套晚餐真是给她惊喜连连。

    大家吃完一半正餐,才开始谈事情了。

    萧裔远没有温一诺那么没心没肺,他明显有些紧张。

    何之初这样的大佬,他来的路上已经迅速在网上查找搜索过了。

    有关何之初的消息不多,可是有一条是一条,看得他后背上又出了一身的汗。

    如果他没看错,这个人,比沈齐煊还要煊赫神秘。

    可是他就静静地坐在那里,握着一杯红酒,间或低头抿一口,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看上去却没有特别的高高在上。

    因为当他看你一眼,你会觉得,他是真正关心你,虽然他可能只是随便看了一眼,可那股让你放心的气势,却已经牢牢掌控了你。

    萧裔远一晚上就没怎么吃饭,一直在默默观察何之初。

    何之初也知道他在看他,但是他没有不高兴,这个男人能写出那样的人工智能程序,一定不是池中之物,迟早会一飞冲天的。

    他放下酒杯,对萧裔远点了点头,淡淡开口说:“萧先生的人工智能做得确实很好,不过这个案子我觉得他们也没告错你。”

    萧裔远刚放下去的心又提到嗓子眼。

    有人就是这么厉害,能一句话让你上天,也能一句话让你入地。

    ※※※※※※※※※

    这是第三更。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