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52章 美丽的误会(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何之初关于版权官司的看法,之前已经跟温一诺说过,现在面对萧裔远,他又说了一遍。

    “这种跨国版权官司其实没必要打。你现在是被告,不应诉的话,以后别来这个国家就行。如果你是原告,还是省省吧,就算打赢了也很难执行的。”

    萧裔远的全部精力都放在自己的专业人工智能发展和应用方面,对于法律,他只了解一点皮毛,也就是大学里学的《法学概论》必修课的水准。

    而且他是信奉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所以一直打算的是找一个很厉害的律师,或者律所代理这场官司。

    何之初的话,不啻于当头一盆冷水,将他浇得透心凉。

    他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谢谢何先生指点,但是不管结果怎么样,这场官司我一定要打下去。”

    “为什么?明显没有利益的事你也要做吗?”何之初淡淡说着,抿了一口红酒。

    萧裔远抿了抿唇,在脑海里组织着语言,慢慢地说:“何先生是法律界大拿,您的意见肯定是有的放矢。从法律角度来说,这样做可能确实是利益最大化的做法。”

    “可是对我来说,对我们国家的这个行业来说,我不能背这个黑锅,我们这个新兴的行业更不能因为我,背这个黑锅。”

    在这方面,萧裔远有着理工科直男特有的执拗和认死理的特性。

    他闭了闭眼,有些艰难地说:“何先生,我不知道您对我们国家的科技发展有多少了解,但是我是学技术的,我很清楚,我们这些年一直在仰望大洋彼岸的这个世界第一强国,一直在努力追赶。”

    “我们曾经很落后,但是现在,我们真的快要追上了,特别是在人工智能这种大家都白手起家的领域,我们的成就一点都不比他们差!”

    “我这份人工智能特效软件,从头到尾,从框架到代码,都是我一手搞定的。这最关键的一段代码,诺诺可以给我作证,是她坐在我身边,看着我亲手完成的。”

    温一诺忙点头,“对的对的,我跟您之前也说过,真的没有抄袭!更没有侵权这回事!——最多是巧合,如果真的是一模一样的话!”

    萧裔远深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紧张的心情得到释放,他的思路变得清晰,言辞也渐渐犀利。

    他看着何之初,眉目温和,但是立场却一点都不愿意退让,“何先生,既然是我没做过的事,我为什么要让他们得逞?”

    “我不应诉,法院缺席审判,我明明没有抄袭侵权,也要被判抄袭侵权。”

    “这个判决一出,对我,对我们国家这个行业,甚至对我们整个国家的声誉,会有多少影响?您想过吗?”

    “所以哪怕官司会输,哪怕就算赢了,我也得不到任何赔偿,我必须应诉,因为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没做过的事,就是没做过。他们想判我的刑,必须拿他们的信誉来换!”

    萧裔远的意思是,如果真的扣法条,他觉得自己不会输。

    但是对方依然可能判他输,因为这是对方国度,而且,对方可以在没有适用法条的情况下,强行判他输。

    这种情况在跨国官司中屡见不鲜,特别是在不涉及刑事案件的跨国民事案件,基本上是重灾区。

    但是强行判决的一个后果,就是对方的公信力在全世界范围内逐渐缺失。

    毕竟灯塔的竖立需要几十年时间,但是要毁掉灯塔的明灯,只要拉一下电闸就可以了。

    温一诺没想到萧裔远想得这么长远,她有些惭愧地缩了缩脖子。

    对她来说,她只是因为对方企图让她赔钱她才一定要对方输,她还真没想过行业尊严,国家信誉这个高度。

    但是萧裔远既然提起来,她这个经常刷社交媒体看八卦新闻的人也很快想起了很多例子。

    忙说:“远哥说得对!这些外国人老是看不起我们国家的科技成果,凡是我们比他们强的,都是剽窃他们的!简直是恶心他妈下了一窝子恶心崽子三百六十五天换着个儿的恶心你!应诉!必须应诉!”

    “是时候为我们华夏科技的名声在国际上正名了!”

    何之初手里摇晃着红酒酒杯,凝神看着萧裔远。

    过了一会儿,面无表情地移开视线,清冷地说:“……你这个样子让我很熟悉,但是我想不起来到底是谁。不过我却很确定,这个人如果在你的立场上,也会像你这么选择。”

    温一诺听了好奇,右手托颐,眨着大眼睛问:“何先生,您怎么能想不起来是谁,但是知道这个人会怎么做事呢?这也太奇怪了。”

    何之初潋滟的桃花眼轻闪,说:“我也觉得奇怪,可能是因为我几年前大病一场,伤到脑干细胞,还没恢复过来吧。”

    他勾起手指,在自己的脑袋上敲了敲。

    温一诺一下子想起路近说过,这个何之初脑子有毛病……

    难道真的是字面意义上的有毛病?

    他的脑袋生过病?

    是撞过头呢,还是大脑里面出了问题?

    如果萧裔远不是在这里,温一诺就要问出来了。

    可是因为有萧裔远,温一诺下意识没有问,她觉得这可能涉及何之初的**,不应该在第三个人面前提及。

    因此她不动声色转移了话题,同情地说:“您的脑袋受过伤啊?那真不好意思了,我们不该用这些事情麻烦您。您好好养伤,有空去氧气充沛的地方走走,应该有助于大脑恢复。”

    何之初被她逗笑了,将红酒酒杯放下,说:“我的伤早就好了,但是记忆细胞可能无法恢复,不过这不影响我的专业水准。”

    他看着萧裔远,再次确认:“萧先生,你真的是想应诉吗?不计一切后果?因为就像你刚才说的,你有很大可能会输。”

    “嗯,就算会输,我也一定要应诉。”萧裔远重重点头。

    温一诺忙说:“别乱说话!什么输啊输的!不吉利!我们要赢!一定要赢!”

    她满脸期翼地看着何之初,全身心都写着信任和依赖,征询地问:“是吧?何先生?有您出面,一定能赢的!”

    何之初默默看着她,对她这幅神情又有种熟稔的感觉。

    但是他不能往深里想,一想就会头疼。

    因此他只是顺着自己的心意,微微勾了勾唇角,说:“温小姐这么信任我?”

    “何先生太客气了,叫我一诺就好。”温一诺很狗腿地拿起红酒酒瓶,给何之初斟了酒,说:“何先生,您就帮帮我们吧!我们不求别的,只求能有个公正的审判过程。我估计只有您代表我们,那些外国人才不敢不顾法条,强行判我们输!”

    何之初笑了笑,“好,一诺。”

    他不是个好说话的人,但是对温一诺因为那点熟稔,他对她很宽容。

    何之初是这个国家最大律所的合伙人,几年前他离开的时候,并没有转让这个合伙人资格。

    他思考了一会儿,说:“我现在的律师执照还没有恢复,但是我可以找我在这边的团队接你们的案子。”

    他对萧裔远又说:“不过在我们签合约之前,你能不能把你写的那份原始代码程序给我发一份,我想做个精细对比。”

    萧裔远有点踌躇。

    这都是机密文件,不仅有版权,而且算是商业机密。

    温一诺不懂这些,小心翼翼坐在旁边,不敢说话,怕影响这两个人交流。

    何之初看出萧裔远的顾虑,笑了一下,说:“当做交换,我给你发一个人工智能方面的软件程序,这是我在家乡待的无聊的时候随便写的,不过比不上你那个特效软件,但是也有独特的地方。你看了就明白了。”

    说着,他拿出手机,问了萧裔远的号码,给他发来一个文件。

    萧裔远打开只看了一会儿,立即惊喜抬头,说:“何先生,您还会写代码?!真是太难得了!”

    真正的内行一看就能看出门道。

    一个懂电脑软件的律师帮他打版权公司,肯定能事半功倍!

    萧裔远一下子振奋起来,连忙把自己那份早就打包好的源文件发给了何之初的手机。

    两人也顺势得到对方的手机号。

    萧裔远甚至向何之初发了微信好友的申请,何之初也接受了。

    不过他在接受的时候,顺便也加了温一诺的微信好友。

    温一诺没有看手机,还不知道何之初给她发加好友要求了,只是看着他们交流顺畅,心里也很高兴,给萧裔远和自己也分别倒了一点红酒,举着说:“来,让我们提前庆祝一下合作愉快!”

    何之初和萧裔远一起拿起酒杯,三个人碰了一下,各自抿了一口。

    他们三个人坐的位置在靠落地窗的地方。

    这条街上的高档餐馆特别多,隔着一条街就是一个米其林三星餐馆。

    此时诸葛先生带着自己的两个女儿在这里吃大餐。

    诸葛含樱看着对面的餐馆,不无遗憾地说:“唉,我们要能去那边吃饭就好了。好久没去过了。”

    诸葛蕴柳头也不抬地说:“那边的餐馆要提前两个月订座位,如果你想去,我们现在订位置,两个月后就能去了。”

    诸葛含樱撇了撇嘴。

    很快侍应生把他们点的菜送上来,放到他们各人面前。

    诸葛含樱低头吃了一口菜,突然觉得刚才看对面餐馆的时候,好像看见了熟人的身影。

    她猛地抬头,再次看了过去。

    果然这一次,她看见了面对落地窗坐着的萧裔远!

    萧裔远旁边的男士,应该是今天在初选赛上大出风头的何之初!

    还有一个人,背对着窗户坐着,也背对着灯光,整个人像是坐在阴影里,几乎看不出来是谁。

    不过除了萧裔远,她也不关心别的人,只是惊讶地说:“……如果对面的餐馆需要两个月前订位置,那萧裔远怎么跟何先生都能去哪里吃饭?难道他们两个月前就订了位置?”

    诸葛先生和诸葛蕴柳都看了过去。

    诸葛蕴柳对何之初的了解比诸葛含樱多,忙说:“何先生是我们能比的吗?说不定那家餐馆还有他的股份呢……他那种人,想去哪儿吃就去哪儿吃,呢可别羡慕。”

    “啊?何先生这么厉害?姐,你怎么知道得那么多啊?”诸葛含樱艳羡地说,不断瞥着对面餐馆的情形。

    不过诸葛先生有些不自在,坐了一会儿,到底找侍应生换了位置,坐到另一边看不见窗口的位置去了。

    诸葛含樱没办法,只好跟了过去。

    等他们一家吃完结账出去,对面餐馆早就没有那三个人的影子了。

    应该是他们更早结账出去了。

    温一诺他们确实比诸葛先生一家早十五分钟离开。

    他们三人都有自己的车。

    何之初有自己的司机来接他回公寓,温一诺和萧裔远目送他离开之后,萧裔远才说:“诺诺,你还住在司徒家,不太好吧?”

    温一诺点点头,“我是打算搬出来的。我在半月酒店订了房间,我先去澈少家把我的东西拿出来。你先回去吧。”

    萧裔远也是在半月酒店订的房间,心里有些高兴,但是没有表露出来,说:“我跟你一起去吧。你现在开的车是租的,还是司徒家的车?”

    温一诺:“……澈少的车。”

    “那难道你还要开着他的车回来住酒店?再说天色这么晚了,你叫uber打车也不安全。”萧裔远习惯性地说。

    温一诺笑了一下,“我可不是普通女人,哪个uber司机敢打我的主意,我包管让他后悔被他妈妈生出来。”

    萧裔远嘴角抽了抽,忘了温一诺的“高武力值”了……

    但他再接再励,不动声色打消她的疑虑,“这很难说,双拳难敌四手。再说就算能打赢,耽误了明天比赛怎么办?反正我的车是租的,我跟你一起去,跟在你后面开。你去拿东西,我在外面等你。这样大家都方便。”

    温一诺还是有些迟疑,总觉得哪里不对。

    萧裔远一派自然的样子,说:“就算我们离婚了,可我们还是朋友。”

    “不,我们既然离婚了,就不是朋友了。”温一诺立刻反驳。

    萧裔远:“……”

    心好痛,不过他还是继续说:“那还是合作伙伴,毕竟我们还有一场官司要一起打。不然要一起赔钱。”

    温一诺:“……”

    好吧,这一点他说到她心坎上了。

    赔钱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让她温一诺赔钱。

    温一诺重重点头,“好,我把司徒家的地址发给你,你跟在我后面开车。”

    萧裔远收到地址,带着笑意跟在她车后面,来到司徒家在长岛的大宅附近停了下来。

    这里应该就是所谓的富人区。

    长长的柏油路边长着伞盖一样的绿植树,马路上打扫得干干净净,路边还有大株大株的绣球花和晚香玉。

    不远处海浪轻轻拍打着岸边,空气中带着海风特有的微腥,并不难闻,而且还很提神醒脑。

    萧裔远把车窗摇了下来,心情很好地在路边看着对面那个大铁门,等着温一诺出来。

    沈如宝晚上回家之后,觉得身体已经好了,带着自己的小哈巴狗拉着沈齐煊出去夜跑。

    父女俩从十字路口转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萧裔远降下车窗。

    看着他美得惊人的侧颜看着自己家的大铁门,沈如宝心里升起一股从来没有过的甜蜜。

    他在她家附近,是在等着她吗?

    是想等她什么时候出来见一面吗?

    这可是言情里面痴情男主的桥段啊……

    看吧,她喜欢的男人,果然也会喜欢她。

    这是真理和铁律,在这方面,她从来没有失败过。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