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54章 非正常和超自然(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司徒家公司总部所在大楼是一栋非常高的建筑。

    两人坐着电梯上到三十七楼,才步入一个宽敞的大厅。

    整个大厅装修得豪华高档,但又具有神秘的东方色彩。

    大厅的吊顶上点缀着无数个璀璨的水晶小灯泡,组成一个大大的五星级形状,几乎盖住整个大厅。

    大厅的地板是黑楠木,看上去有点像紫檀,当然并不是紫檀。

    现在就算是世界首富也不可能拿紫檀做地板,装饰整个会议室。

    不是没钱,而是没那么多好东西给他糟蹋。

    大厅因为太宽敞了,中间立了四根罗马圆柱。

    四面墙壁的表层都是红木,靠墙根儿摆了一溜的酸枝木古色古香的座椅和茶几。

    大厅里分成两个部分,东面高,西面低。

    东面高的部分大概占整个大厅的四分之一,对面那四分之三是低一个台阶的会场。

    会场上放着很多舒适又古朴的单人座椅,正是今天有票来看第一轮比赛的人。

    东面高的那地方则放着发言人高台桌,还有两个弯月形的长沙发,一左一右排在在那发言人高台桌两边。

    八个入选参加第一轮比赛的选手们就坐在那里。

    中间的发言人高台桌是给主持人用的。

    台下已经陆陆续续坐满了人。

    那十个评委,以及何之初这个太上评委,则坐在台下第一排的位置。

    司徒澈和司徒兆也都到了,另外还有沈家的一家三口沈齐煊、司徒秋和沈如宝。

    蓝琴芬和岑春言则坐在司徒秋身边。

    另外还有当地唐人街的大佬,华裔中的富豪,以及这些人的亲戚朋友。

    比如拿着诸葛含樱给他票的萧裔远,还有诸葛含樱和诸葛蕴柳也来了,她们俩的位置跟萧裔远在一起。

    昨天参加比赛的那些道士,除了前八名以外,还有前二十名拿到票入场。

    他们跟葛派的长老和高层们坐在一起。

    不到八点半,能容纳三百人的会议厅已经挤得满满的。

    今天能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海外华裔的上层人士了。

    温一诺认识的人不多,不过她会看一点面相。

    抬眼看去,这么多人的气场都不一样。

    她跟汪道士坐在一起,身边还有两个年过五十的老道士,好像是第一次进前八,都很兴奋。

    而诸葛先生跟另外三个人坐在右边的长沙发上。

    他气态雍容闲适,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不是第一次了。

    因为他不慌不忙的状态,影响到他那边的三个四十多岁的道士,也都比较安静,没有左面温一诺这边热闹。

    汪道士只觉得两只眼睛都不够用了,上下左右的看着,恨不得拿出手机啪啪啪啪自拍几张发朋友圈给徒子徒孙们看看。

    他觑着眼睛盯着四面墙壁下的酸枝木座椅,说:“……那些是仿古的吧?不过那做旧的程度可真是厉害,都包浆了。”

    温一诺眯着眼睛看了看,笑而不语。

    那要是“仿古”的,她可以把一双眼睛抠出来。

    那明明就是“古物”,还有一个名词,叫“文物”。

    司徒家的家族公司,能用这些真正的古代家具当做日常用品,这才叫真豪……

    大家又闲聊了一会儿,大厅对面墙上挂的大钟铛铛铛敲响了。

    八点半已到,主持人要讲话了。

    司徒澈先走了上去。

    他今天穿着一身得体的浅灰色西装,更衬得他风度翩翩,像是从古书里走出来的贵公子。

    不过往台上那么一站,唐人街大佬的气势已经初见端倪。

    他往台下看了一眼,大家不约而同都噤声不再说话。

    司徒澈微微一笑,点点头,“欢迎大家来到第十八届道门世界杯大魁首第一轮比赛。”

    “往年我们都是请的当事人来到这个会场,提出问题,然后由我们道门最杰出的高手解决问题。同时评委根据问题的难度,和解决问题的水平打分。”

    司徒澈说到这里,微微顿了一下。

    大家的心不由提到嗓子眼。

    他说了“往年”,那今年肯定就不一样了。

    果然,司徒澈点了一下头,说:“今天我们的规则有一些不同。”

    “首先,本届道门世界杯大魁首的三轮正式比赛,会在实地进行。”

    “也就是说,比赛场地不在这个会场,而是根据委托人的不同,去往需要解决委托人问题的实地进行比试。”

    “其次,本届比赛的部分内容,会在网上直播。”

    他这话一说,花高价买了票的那些人马上黑了脸。

    如果这个比赛只能在网上看,不能在现场看,那他们干嘛要花那么多钱买票?

    不过司徒澈知道他们的顾虑,马上说:“各位有票的观众,可以得到一个独一无二的密码,进入直播间,观看全部比赛内容。”

    所以有票还是有特权的,这还差不多,不至于太坑。

    司徒澈笑容满面,“各位等下回到家里,可以进入自己的家庭影院,打开大屏幕高清电视,舒舒服服观看本次比赛的全部内容。”

    这三轮比赛,他们对外的票是一次比一次少。

    到了最后的决赛论,基本上只有评委,和另外不到二十人有票可以观看。

    司徒澈又说:“本次比赛的直播,由太上评委何之初先生提供全部无人机跟拍。无人机搭载由远诺特效公司出品的人工智能图像识别系统,进行即时的后期制作。而直播平台,是国内的道门app。请大家下载app,准备观看。”

    温一诺很是惊讶,她既没想到司徒澈会用萧裔远公司的人工智能图像识别系统,进行即时的后期制作,也没想到司徒澈用道门app进行直播。

    要知道那个道门app,可是张风起找人开发的!

    以前这个app只有道门中人使用,在国内知道的人不多。

    等司徒澈把这个道门世界杯的广告打出去,她家道门app的下载量可是要上天了!

    温一诺美滋滋,已经在想能够抽成的小钱钱了……

    不过萧裔远又是什么时候跟司徒澈搭上关系的?

    温一诺若有所思地看向萧裔远,正好看见他在向岑春言的方向竖起大拇指。

    温一诺:“……”

    她猜这件事肯定跟岑春言脱不了关系。

    事实上,萧裔远也是来到纽约之后才得到消息的。

    当然,根据协议要求,他必须保密,连温一诺都没说。

    这个生意,还是岑春言一手促成的。

    当时司徒澈只是想找一款可以对视频进行后期特效制作的软件,最好能够即时制作,具有一定的人工智能。

    但是一直找不到合心意的软件。

    后来实在没有办法,才向沈齐煊和岑春言咨询。

    没想到沈齐煊和岑春言不约而同,推荐了萧裔远公司的那款产品。

    虽然还在被告当中,但是还没开开审了,他们还是可以做生意的。

    这是现成的云端软件,只要签好合约,付好钱,就能马上使用。

    沈齐煊只是推荐,岑春言可是切实地促成了这桩生意。

    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温一诺并不了解,但是她也猜的**不离十。

    她收回视线,眸色黑得如同没有一点星光的深夜。

    比赛的形式宣布之后,接下来是他们这八位选手的签约仪式。

    几个工作人员给他们拿来一沓厚厚的合约,让他们签字。

    温一诺随便翻看了一下,发现这些条件可真够苛刻的。

    当然了,都说是“生死状”了,当然苛刻。

    还有什么比生命更苛刻的条件吗?

    不过温一诺想不通为什么比个赛还有生命危险……

    之前道门功夫的擂台赛,也不过是把人打伤而已,打死那是不可能的。

    她又快速把整份合约看了一遍,再结合她看过的以前比赛的记录来看,她恍惚明白了什么。

    所以真的有可能遇到那些“非正常”或者超自然的事和物?

    温一诺眼神闪了闪。

    说实话,跟着张风起看风水这么多年,她还真没遇到过任何“超自然”现象。

    对她来说,一切都是算出来的,都是可以解释的。

    包括她昨天在擂台上跟人比赛,是如何突然对“内力”融会贯通的。

    这不是玄学,还是科学。

    可看这份合约,明确提出“在遇到人力所不能及的状况下的意外事故引起的伤亡,筹备委员会不付任何法律责任。选手们后果自负。”

    她皱着眉头看了好几遍,才慢吞吞签上自己的名字。

    而其余七个人,早就签好把合约交上去了。

    她交上去之后,轻声问汪道士:“汪道友,你这么快就把合约看完了?”

    “……看完?你开玩笑吧?这么多张字,我看到明天都看不完。”汪道士嗤了一声,“我只找到签字的地方在哪里就可以了,有什么好看的?”

    “可是不看你怎么签合约呢?”温一诺很是惊讶,“万一合约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套路,你签了字,不就把自己套进去了?”

    “大不了就是输了而已,能有什么套路?”汪道士不以为然,“你没看合约的有效期呢?只到比赛结束为止。”

    温一诺:“……”

    好吧,是她想多了。

    汪道士觑着眼睛瞥她,“……难道你都看完合约了?也不能吧?那么多页呢……”

    温一诺但笑不语。

    合约签好,公证人当众盖章之后,就算是生效了。

    主持人又拿了签筒过来,让这八人抽签。

    他们会组成两个小组,每组四个人,以小组的形式进行比赛。

    赢的那组会进入第二轮比赛。

    所以是八进四。

    温一诺啧啧两声,心想第一轮的队友,在第二轮就成对手了。

    这一手真是玩得好棒棒哦……

    当然,腹诽归腹诽,该怎样还是怎样。

    他们按照名次上去抽签。

    那个工作人员居然把签筒第一个递给了诸葛先生。

    温一诺眯了眯眼,记住了这个工作人员的名字和样子。

    诸葛先生也没谦虚,第一个伸手进去,抓了一支签出来,上面画的是一支牡丹。

    温一诺第二个抽,抽的居然也是一支牡丹签。

    诸葛先生笑了起来,“看来我要跟温小友组队比赛了。”

    这股倚老卖老的口气,简直跟吃了大蒜一样,熏得人发慌。

    温一诺用手在面前挥了挥,笑着说:“诸葛先生,论辈份,我比你高一级。‘小友’这两个字,你说不得,我才能说得。”

    她拍了拍诸葛先生的肩膀,“诸葛小友,好好努力!”

    她一点都没掩饰自己,声音也不低,大厅里立刻一阵喧哗。

    诸葛含樱更是忍不住怒了,大声说:“温一诺!你还有没有礼貌!”

    温一诺挑眉说:“……你应该问你父亲有没有礼貌。我们道门中人最讲辈份尊卑。我跟你父亲的师父同辈,你说你父亲应不应该叫我‘小友’?”

    “啊?!她的辈份这么高?!”

    “不会吧?!她看起来还很年轻啊……”

    “年纪倒是不能说明问题。那么多摇篮里的爷爷,杵拐杖的孙子呢……”

    大厅里的人议论纷纷,懂的人自然懂,但是因为今天这里的人,道门中人算是少数,所以不懂的人居多。

    温一诺就等着这个机会,再次给自己的张派正名。

    她朗声说:“我是张派传人。我师父是张派第七十八代传人,诸葛先生的师父也是第七十八代传人。而我们天师道的规矩,张派跟别的派比,是见面高一辈。所以我比诸葛先生高一辈,大家有什么问题?”

    “你们能叫你们的长辈‘小友’吗?如果能叫,那我无话可说。”

    温一诺摊了摊手,微微勾起唇角。

    她又仙又艳的面容像是清晨里带着露珠的牡丹名品玉楼春,如雪似玉。

    大家“哗”地一声表示又学到了新知识。

    诸葛先生倒是没有什么不满的样子,笑呵呵地说:“温小姐说得对,我是忘了这茬。看见温小姐这么年轻,很难跟我们道门那些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联系在一起。还希望温小姐见谅。”

    他朝温一诺拱了拱手,主动表示歉意。

    温一诺也没得理不饶人。

    她这么做的目的是要给张派扩大影响力,不能让葛派悄没声息地把他们张派给抹去了。

    现在目的达到,她也点了点头,“我知道诸葛先生不是有意的。”

    这一桩梁子揭过,那边抽签也结束了。

    原来花签的另一种是芍药签。

    一共四支牡丹签,四支芍药签。

    于是他们分做牡丹组和芍药组。

    工作人员又给他们每个人一个小小的胸针。

    牡丹组的胸针是牡丹花,芍药组的胸针则是芍药花。

    并且叮嘱他们说:“比赛的时候一定要戴好胸针,无人机就靠这个胸针给你们定位的。”

    温一诺不想把自己的真丝上衣扎一个洞,举手说要回去换身衣服再戴胸针。

    工作人员同意了,不过给了她一个时间限制。

    “……我们十点出发去机场,委托人在另一个城市。”

    温一诺:“……”

    卧槽,还真是实地啊!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