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55章 道门比赛,不是选美比赛(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匆匆忙忙离开司徒家的公司总部大楼,坐着萧裔远的车回到半月酒店换衣服。

    萧裔远心情很是激动,对她说:“诺诺,不是我不跟你说这件事,是我签了保密协议。”

    温一诺:“……哦。”

    萧裔远继续说:“这个合约确实要感谢岑总,如果不是她,不会签得这么顺利。”

    温一诺:“……嗯。”

    前面有人过马路,萧裔远踩了一下刹车,等那人过去之后又说:“我们以前有过合作协议,她想入股我们的特效制作公司,你说呢?”

    温一诺:“……呵。”

    一路上她没怎么说话,当然也没有完全不理萧裔远,只是回答得很敷衍。

    等到了半月酒店,萧裔远终于察觉到她的疏离,停车的时候看了看她,“……诺诺,你不高兴,是因为岑总吗?在商言商……”

    温一诺不想听了,但是也知道自己和萧裔远离婚了,不管对岑春言,还是诸葛含樱生气,她都没有立场也没有理由生气。

    但是她就是不想听到这些事。

    她抬手制止萧裔远,淡淡地说:“我没不高兴,我忙着比赛呢,只是没听清楚你在说什么。行了,你可以回去了,我等下叫个uber去机场。”

    说着迅速下车上楼。

    她在上楼的时候就打开uber,约定了时间叫车,然后回到自己房间。

    她把身上漂亮的真丝上衣换下来,穿上一件宽大的带帽兜的白色卫衣。

    裤子换成了延伸功能非常棒的运动七分裤,鞋子也换成了有气垫好走路的under armour女鞋。

    她重新换了个看起来比较时尚的背包,把自己的手机,钱包,和一些道门用具放进去,比如符箓啊,桃木剑啊,还有一条夹了金丝的黑色软鞭。

    这是她的师祖爷爷送给她的,据说里面用了“蛟筋”,所以非常坚韧,而且据说防火防水还能绝缘。

    温一诺是不信有“蛟筋”这种东西。

    顾名思义,“蛟筋”是一种叫“蛟”的动物身上的筋。

    但是她知道,“蛟”这种动物是不存在的,不是灭绝了,而是它本来就是一种存在于人们的想象和文学作品中的神话动物。

    她那时没有当真,只认为是师祖爷爷把某种特殊防火防水还绝缘的材料命名为“蛟筋”。

    而且这条鞭子软起来的时候不可思议,可以揉成一个小团,放在背包里一点都不占地方。

    可是只要稍微注入力气,它就会离开充满韧性,可刚可直。

    她刚收拾好东西,uber的车就到了,停在半月酒店门口给她打了个电话。

    温一诺忙下楼来到门口。

    直到她上了uber的车,往机场赶去的时候,坐在车里的萧裔远才明白,温一诺是真的生气。

    她甚至都不想再看到他。

    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大概是他刚才提到岑春言?

    萧裔远心里的感觉极为复杂。

    温一诺还会对他生气,还能吃醋,说明她对他还是有感情的,两人不是不能挽回。

    反思他自己,他真的错了吗?

    他扪心自问,对岑春言没有一丝一毫的男女感情,而且他觉得岑春言对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跟男女感情有关的迹象。

    那个女人就是个商场女强人,有着敏锐的生意头脑,还有灵活的谈判手腕。

    不像沈如宝和诸葛含樱,这俩是明明白白对他表现出企图。

    如果温一诺真的要生气,气沈如宝和诸葛含樱,萧裔远都能理解。

    可是对岑春言……萧裔远还是无法理解。

    不过这一次知道了温一诺是真的不喜欢她,萧裔远也只有避嫌了。

    他在车里坐了一会儿,才下车回到自己的酒店房间,打开他们比赛的那个道门app,投射到大屏幕电视上。

    打算一边工作,一边看比赛。

    而这个时候,司徒家雇了强大的广告公司,已经在给四年一次的道门世界杯造势了。

    他们没有提前造势,而是在比赛的前一个小时才大量密集地投放广告。

    投放的顾客群当然是所有的海外华人,还有国内的社交媒体。

    开始的时候,他们只把海外华人当成是自己的目标客户,可是在国内社交媒体投放广告半个小时之后,这个“道门世界杯”,居然自发地上了热搜。

    没有买水军,没有买热搜,就这样自己被激动的网民炒上去了。

    因为这个实在是太吸引眼球了,而且道门在国内有着一定的群众基础,不管是国内的道士,还是喜欢看神怪志异的普通人,他们的人群规模,都比海外华人大很多倍,因此广告的投放效果也好得多。

    等温一诺登上飞机,跟大家汇合的时候,她家道门app的下载,已经突破天际了。

    人在深山的张风起也是昨天才知道这个消息,因为司徒澈联系了他,跟他说了道门世界杯的始末。

    张风起为了不让app崩溃,紧急调用了备用设备,还找了云端设施供应商,为他的道门app提供技术支持。

    一通忙碌,总算提前稳定了道门app,让它可以流畅地不受阻碍地让大家观看比赛。

    为了不让温燕归担心,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她,只跟老道士通了气。

    老道士笑眯眯地说:“太好了!我们家一诺这次要名扬四海了!”

    “嘿嘿,我觉得还是闷声大发财的好……”张风起笑得贼忒兮兮,“不过我们家的淘宝店销量正在急剧上升。”

    因为他的道门app,有直接给他家淘宝店相连的链接。

    这算是道门世界杯给他家道门app和淘宝店打免费广告了。

    老道士嗤了一声,“没出息!还是看看一诺怎么比赛吧。唉,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我的小徒孙还是要称霸道门了……想想还怪不好意思的。”

    他的神情可没有一点的不好意思,而是舍我其谁的傲气和俾睨。

    张风起哈哈大笑,“师父,您说这种话的时候,应该照照镜子,练练表情管理。——瞧您那白眼翻的……”

    ……

    同一时刻,温一诺坐在飞机里,正在喝椰奶。

    汪道士激动得跟猴子一样,恨不得上蹿下跳,对温一诺说:“大手笔!我道门真是大手笔啊!”

    “这飞机居然是包机!是私人飞机!你能相信吗?!”

    “我可是头一次坐私人飞机啊!”

    温一诺在国内的时候坐过私人飞机,没有汪道士这么感同身受。

    她笑着说:“这可不是道门的大手笔,这是司徒家的大手笔。”

    说起司徒家,汪道士略微正常了一些,点头说:“你说得对,确实是司徒家。他们有私人飞机确实不奇怪。不过以前往届比赛,他们可从来没有派出过私人飞机!”

    “以前往届比赛,也没有去实地比赛这么一说吧?”温一诺懒洋洋地说,“都是委托人来唐人街的,是不是?”

    “那倒是。不过我发现我还是喜欢这种模式,好像在免费旅游……”

    汪道士笑容逐渐猥琐。

    正在直播的工作人员看不下去了,通过飞机里的扬声器提醒说:“大家请注意,直播已经开始了。从大家上飞机开始,直播已经开始了。”

    而直播的道门app上,观众们已经快笑疯了。

    很多人还给汪道士刷了打赏的“灵石”。

    当然不是真灵石,而是道门app的打赏道具。

    温一诺:“……”

    这就开始了?

    难怪别的人都正襟危坐,一副道门“泰山北斗”的样子。

    只有她和汪道士还在状况外。

    哼!装高人,谁不会啊?

    温一诺想着,突然露出一个璀璨的微笑,还朝飞机上某个疑似监控摄像头比了个v字。

    她的相貌本来就清丽绝伦,但是笑的时候又像是朝阳下盛开的牡丹,雍容又明艳,实在难描难画。

    她这一笑,看直播的观众们更疯狂了。

    “卧槽!我刚才看见什么了!——我看见一个仙女!”

    “仙女姐姐是我的!你们扶朕起来!朕还能刷灵石!”

    “仙女仙女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楼上真土,还老鼠爱大米……仙女康康我!我给你盖金屋凌霄殿!”

    温一诺露了一下颜值,将打赏榜第一的名头抢走了。

    也有人酸溜溜地发评论:“……好看有什么用?诸位,这可是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不是选美比赛!”

    他的评论很快得到很多人的赞同。

    大家的惯性思维,总是有“美女无脑”的错觉。

    一个人长得太漂亮了,在另一方面就会欠缺一点。

    很平衡是不是?

    在大部分情况下,这个道理是对的。

    但也有意外的情况出现,比如温一诺。

    况且这些说酸话的人又不会耗费她收到的打赏,所以根本不在乎他们。

    让他们说,她又不会少一块钱。

    而且自从他们知道直播在他们上飞机的那一刻已经开始之后,这些人才消停下来,特别是汪道士。

    这样过了没多久,他们这次比赛的主持人出现了。

    他站在过道的顶端,拿着话筒对大家说话。

    “各位参赛选手们,各位评委们,各位道门app的观众们,大家好。”

    “第十八届道门世界杯大魁首第一轮比赛,已经正式开始了。”

    “现在飞机已经快要达到目的地,我可以宣布比赛题目了。”

    “题目宣读之后,请我们的牡丹组和芍药组各派出一个代表前来抽签。”

    温一诺聚精会神听着,心想宣布了题目还要抽签?

    你们的骚操作怎么这么多?

    那主持人好像看出来大家的疑惑,露出一个八颗牙齿的微笑,说:“听我说完,你们就明白了。”

    他接着说:“我们接到的委托是这样。”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dc,是这个国家的首都。”

    “除了纽约的唐人街以外,dc的唐人街是规模最大的。”

    “我们的委托人,就是dc唐人街的一家住户。”

    “他们家的女儿最近一段时间频频做噩梦,后来身体急剧消瘦,不仅出现心理问题,也出现健康问题。”

    “不管是心理医生,还是别的医生,都没有好转,而且越发恶化,已经发展昏迷不醒的地步。”

    “后来有人向他们推荐我们道门,看看能不能用道门手段帮助她。”

    “但是在这个家里,有两种意见。”

    “爸爸认为女儿做噩梦到昏迷不醒是家里的居住环境出了问题,需要请风水先生来改改风水。”

    “但是妈妈认为女儿做噩梦到昏迷不醒是被什么精怪缠上了,需要请天师来捉妖。”

    温一诺:“……”

    她脱口而出:“……不是建国后不能成精吗?现在哪里来的妖怪?”

    她说完,不仅飞机上,连看直播的观众们都笑得东倒西歪。

    在这么紧张到无法呼吸的情况下,她突然来这么一句,极大地缓和了紧张气氛。

    萧裔远抬头看着大屏幕电视,勾了勾唇角,心想这种时候,也只有诺诺才笑得出来。

    而挤在直播间给温一诺刷“灵石”打赏,已经把自己刷成她粉丝榜第一名的傅宁爵,此时更是一颗“极品灵石”刷了出去。

    根据道具价值,一颗“极品灵石”价值现实中十万块钱。

    直播间顿时炸开了满屏烟花,显示着富豪榜第一名“诺的小宁宁”的诞生。

    萧裔远瞥见这个昵称,呼吸微滞。

    如果他没猜错,这是那个傅宁爵吧?

    真是不知羞耻……

    他神情冷了下来,拿起自己的手机,开始充值转账,准备打赏。

    ……

    而飞机上,主持人也跟着笑了一会儿,才幽默地说:“……建国后不能成精是正确的,但是那仅限于国内。所以这些年,很多没能成精的妖怪都纷纷出国了,在国外化形成精。”

    他这话一说,大家又笑成一团,几乎气都喘不过来了。

    温一诺没有笑,她只是瞪圆了一双比普通人更黑的点漆双眸,惊讶地说:“……真的吗?这是国外这些年怪事特别多的原因吗?什么牛鬼蛇神都跑出来了,有时候都分不清什么是人,什么是妖怪。”

    “……呃……”主持人被温一诺问窒住了,他支支吾吾一会儿,才说:“这个我不是道门中人,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我只是开玩笑……温道友莫怪莫怪……”

    温一诺略失望地叹了一口气,“只是开玩笑啊?我还以为是真的呢……”

    主持人差一点被她带歪了,还是耳机里幕后主播对他咳嗽一声,才让他清醒过来。

    他马上拿出一个签筒,说:“这里有两根签,代表委托人的两个不同选择。你们各抽一根,就是你们的比赛题目的。”

    “结果只有一个,谁能让那姑娘尽快醒过来,解除噩梦的困扰,就算赢了。”

    汪道士眼珠一转,举手问:“那谁先谁后啊?如果我们同时让她苏醒,结果算谁的?”

    主持人笑说:“……那就看评委怎么评分了。”

    温一诺:“……”

    好吧,终于感觉到评委的重要性了。

    说话间,飞机已经到了dc的一个小机场。

    看着不远处清清楚楚的国会山和高大的纪念碑,温一诺吁了一口气。

    不愧是是首都,王气略盛。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