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56章 想不火都不可能(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飞机徐徐在机场里降落。

    因为他们只是在国内飞行,又是私人飞机,而且降落得也是私人机场,所以很是顺利,也没有人围观他们。

    而直播间里,这一段有具体地理标志的画面,全部被直播导演用特效即时软件给模糊了。

    他们不想让人知道具体地址,以免闲的发慌的人跑到当地来围观。

    萧裔远的这款后期特效制作软件因为有人工智能程序的嵌入,可以实现人机对话,因此操作起来十分简单。

    不需要专业电脑从业人员来操作,一般普通人,只要会说话,会打字,就可以跟程序沟通,达到自己想要的特效效果。

    直播导演用了一次就停不下来,一个人恨不得把所有制作都包揽了。

    温一诺他们下飞机的时候,直播平台就掐掉直播画面,开始播广告了……

    由于这一档节目是从来没有过的创新,又在社交媒体上热搜了一阵子,下载道门app的人越来越多,在上面投放广告的广告费也越来越高。

    张风起甚至自己做了个定价软件,根据流量和观众留存率计算了一个广告收费标准,跟时间段结合,广告效果特别立竿见影。

    当然,有票的观众们是不用看广告的,而且他们也可以看全程,只要是允许的画面。

    而此时直播间里的打赏金额,“温天师”已经高举榜首。

    她名字旁边两个粉丝,一个“远的诺”,一个“诺的小宁宁”,斗得不相上下,死去活来。

    一会儿的功夫,他们俩已经各砸出了一百万。

    傅宁爵虽然是富二代,但是零花钱这么砸还是有限制的。

    他爸爸傅辛仁收到傅宁爵基金账户里的大额支出短信,打电话问了他一声。

    傅宁爵这才收手。

    而萧裔远就不一样了,他的钱都是他自己的,他是富一代,虽然没有整个傅氏财团那么有钱,但是比傅宁爵一个人的零花钱,他还是能比一比的。

    五分钟后,“远的诺”已经成为“温天师”名下第一大粉。

    而这一波打赏效应,也在整个直播界掀起热浪,越来越多的人下载道门app,想去看看这是什么样的神仙直播。

    ……

    温一诺他们下了飞机之后,就被一辆改装过的奔驰面包车接走了。

    这辆改装过的奔驰面包车比标准车型要长一截,多一排座位,所以他们八个选手,加一个主持人,一个向导和一个司机都能坐进去。

    他们被接到一处别墅住下来。

    这里不是酒店,入住不用查护照和驾照。

    一共有八把钥匙,他们每个选手一把。

    司机、主持人和向导另外住一栋小一点的别墅,也在这附近。

    温一诺的房间在二楼。

    拉开白纱落地窗帘,后院一潭绿如翡翠的池塘映入眼帘。

    池塘周围全是高大的绿叶树,此时正值盛夏,深深浅浅的绿堆积起来,像是一幅梵高的静态风景画。

    浓荫匝地,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草坪从树下延伸出去,围着几条羊肠石子小道,蜿蜒不知通向何方。

    温一诺看了一会儿,推开落地窗走上露台。

    外面此起彼伏震耳欲聋的蝉鸣声顿时扑面而来,夹杂着水汽的风从池塘上吹过,温一诺低头,能看见池塘里大大小小的锦鲤。

    她挑了挑眉。

    这处池塘居然也是一处风水局。

    这套房子的主人还嫌自己钱不够多吗?

    她勾起唇角,一个促狭但又魅惑的笑容从面上一闪而过。

    就在她对面不远的地方,一架迷彩绿的无人机正稳稳地停在那里,把她这个一闪即逝的笑容也拍下来了。

    直播间里,高清画面上,她这个笑容瞬间倾倒无数人。

    如果不是主持人时时提醒这是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大家真的要以为这是选美比赛了。

    一档节目,既有内涵和包装,又有悬念和期待,有沉稳的高手,也有搞笑的喽啰,特别是还有一个有个性又有本事的美女不时展现她迷人的另一面,这种节目,想不火也是不可能的。

    果然温一诺的这个特写画面播出之后,“道门世界杯大魁首”这个话题以“爆”的姿态,上了热搜第一。

    温一诺不仅收获了自己第一批粉丝,还收获一个“温天师超话”,成了她粉丝的聚集地。

    同时另外七个人的履历也被人放了出来,供大家观摩。

    这样一看,只有“温天师”一个人是国内出去的,另外七个人都是海外华裔。

    因此温一诺的支持率就更高了。

    而各大直播平台和电视台、网络视频平台也看上了这档节目的话题度和收视率,纷纷找筹备委员会商量购买播映权的事。

    不过司徒澈已经跟张风起签订了独家直播合同,而且他们确实也是想打造自己道门专属的直播平台,因此对这些大佬们的询价,都表示只能卖二轮播映权。

    第一轮的直播权和转播权,都在道门app手里。让他们去找道门app的老板谈转播权。

    张风起自然有办法,让这些人在转播的时候,只能转播道门app的内容,就像是他把道门app的内容分享给别的直播平台和电视台一样。

    ……

    温一诺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才发现不远处的迷彩无人机。

    她朝无人机比了个v的手势,然后挥了挥手,转身进了房间,将落地窗关上,同时放下窗帘。

    直播的无人机画面戛然而止。

    导演不慌不忙,把画面切到了另外几个人那边的露台上。

    他们正在露台上坐着喝水吃东西。

    过了一会儿,主持人过来找他们去吃饭。

    吃完饭,就要去那户委托人那里准备干活了。

    温一诺没有再换衣服,还是背着自己的小背包,和大家一起坐车去dc这边的唐人街吃午饭。

    现在已经下午两点多,其实离吃午饭的时间已经很晚了。

    这里有很多东北菜馆,向导给他们挑的这家东北菜馆,做的东北菜还挺正宗。

    排骨肉馅儿的大肉包子,酸菜炖大棒骨,黄瓜丝粉丝香菜混着切得细细的鸡蛋饼丝拌成的凉拌三丝,还有一大盘肉豆角炖红烧肉。

    温一诺差一点没把舌头吞下去。

    她一向喜欢吃南方菜,但是这一次发现,东北菜也有很合她胃口的。

    特别是排骨肉馅儿的大肉包子和肉豆角炖红烧肉,好吃得根本停不下来。

    星号另外七个道士更喜欢那份凉拌三丝和酸菜炖大棒骨,基本上没人跟她抢她喜欢吃的两个菜。

    吃完饭,温一诺觉得自己腰上松紧带的运动裤都有点紧绷了。

    她背起背包,不打算坐车了,打算走路去委托人家里,顺便消消食。

    诸葛先生不太愿意走路,他要把精力留下来等会儿好好观察委托人家里的环境,不想把力气浪费在无聊的步行中。

    不过汪道士愿意走路,于是主持人把向导给温一诺和汪道士留着,自己带着其余的人上车,往委托人家里开去。

    委托人的家在dc唐人街靠边儿的地方,也就是不在唐人街最热闹的市区,已经到郊区了。

    附近的住户不多,越往里走,越是一栋栋维多利亚殖民时期风格的大房子。

    草坪都是大片大片的,视线可及的地方不是马场,就是修整得很漂亮的运动场地,有网球场、篮球场,后院自带的游泳池,还有一家后院整了个小型足球场。

    十来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有白人、黑人,也有黄种人,都穿着小小的球衣和足球袜,在绿荫上追着足球奔跑。

    温一诺看得很惊讶,“……这些小孩子是在踢足球吗?”

    向导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华裔男子,早就不知道偷看温一诺多少眼了。

    这时听温一诺问话,立刻说:“是啊,我们这边的足球都是女孩子踢的,男孩子很少踢足球。男孩中,只有来自拉美的移民会从小踢足球。”

    温一诺明白了,点头说:“难怪这边国家的足球是女足最强,不过男足再差,也比我们国家的男足强。”

    汪道士做了个脸酸的表情,哼哼唧唧地说:“温道友,今天这个大好的日子,能不能不要提那么扫兴的事?”

    温一诺大奇,“汪道友,你在国外出生长大,也看国内的男足?”

    汪道友翻了个“悔不当初”的白眼,“我是被骗哒!我以为国内男足跟女足一样很厉害的!结果……事实教我做人!这些年一想到国内的男足,我的道心都动摇了!”

    “哎嘛,那可太严重了!”温一诺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快把这个戒了吧。我一直当国内没有男足,不存在的,自动屏蔽所有有关男足的新闻。”

    汪道士哼了一声,有些气呼呼的。

    三个人一直走到那委托人家门口,才又提起兴趣。

    这里的房子,虽然没有司徒家在纽约长岛的大宅占地面积那么大,但是那一眼几乎看不到边的大草坪,还是震惊了她。

    他们这一路走了两个多小时,到达委托人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太阳还没下山,但是已经没有那么热了,余晖撒在草地上,白云压得低低的,天边呈现出蓝紫青灰的油画色彩。

    明明是田园风格,却有一种大都市里“闹中取静”的奢侈。

    门口没有司徒家那样的大铁门,而是两排洁白的木质栅栏,将整片草地圈了起来。

    大房子门前有棵树,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开着细小的粉红色花朵,灿若红霞。

    如果从屋里看这棵树,一定更美。

    而他们筹备委员会那辆改装过的奔驰大面包车,就停在大宅旁边三个门的车库前面。

    这里的房子,车库大小看门。

    一个门的车库停一辆车,两个门庭两辆车,以此类推,三个门,可以停三辆车。

    但是车库前面的空地上,也停了好几辆车。

    因为一般人家都把车库当杂物房,很少把车停进去。

    汪道士说:“哟呵!他们已经到了啊!”

    温一诺:“……”

    开车过来用不了半个小时。

    他们走了两个小时,那些坐车来的人能不到吗?

    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笑意,走上大宅门口那条直通进去的红砖路。

    这种房子,门口一条直直的红砖楼……

    温一诺看了汪道士一眼。

    汪道士也正好看过来,两人都笑了一下。

    直播间里,画面刚刚从大宅里面切过来,大家就看见这俩心照不宣的笑容。

    瞬间提问刷屏了。

    “温天师和汪道士在笑什么???”

    “总觉得他们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

    “不会吧!才进来就发现了了?!”

    “也不奇怪,先前那六个选手刚进来的时候也是这种笑容,但是进去之后,他们就正常了。”

    温一诺看不见直播,也不知道大家在说什么,不过她拿出手机查了一下这个房子的俯瞰图,也就释然了。

    她对汪道士说:“这里的风水其实还不错。”

    “不会吧?这条直通大宅的红砖楼,简直是一支带血的箭,对着那边住的所有人!——这种凶煞路,你叫好风水?”汪道士摊着手表示不理解。

    温一诺耸了耸肩,“你不能只看这条路,你还得看周围的环境,以及,那栋房子的风格。”

    汪道士的强项其实不是风水,他的强项是“祝由十三科”里的书禁科,擅长驱邪辟风毒。

    所以对风水的了解只有皮毛,远远没有温一诺专业。

    温一诺把手机递到他面前,说:“这是这栋房子的俯瞰图,我用谷歌调出来的。你看这房子从天上看,像什么样子?”

    汪道士看了一眼,顿时惊讶了,“这房子怎么是这个形状?!”

    温一诺的手机上,呈现出来的那房子的俯瞰图,是一个六芒星形状。

    “对,这是六芒星,又叫所罗门王的封印。六芒星在这边是邪恶的象征,据说根据一定程序可以召唤魔鬼。六芒星的房子,你觉得可以住人吗?”

    温一诺笑着指指地上的红砖路,“而这条路,虽然是凶煞,可它死死克住了六芒星大宅的凶煞,这叫‘以毒攻毒’。在风水上,还是挺不错的化解方法。”

    她没说的是,如果那栋大宅盖的时间比较久远,那他们脚下这条路的红砖,估计不是一般的红砖,不然克制不了那栋大宅的煞气。

    这么一想,她的脚步好像都沉重起来。

    汪道士“哦”了一声,满脸的迷惘,但还是极力想表现出“原来是这样”、“我懂了”的神情。

    温一诺笑了笑,“没关系,汪道友能不能看看,这里有没有邪祟?”

    “可是还没进去呢……都没看见委托人……”汪道士磨磨唧唧,脑袋却四处乱看。

    而那向导在旁边听着,一句话都不敢说,不敢看温一诺的神情没有那股说不出的暗恋,而是越发敬畏了。

    快走到大宅门口的时候,那向导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低声说:“温天师,这栋房子,以前是白人住的,当时这里周围全是大草坪,并没有这条红砖路。”

    他用脚跺了跺地,“这条红砖路是后来修的。”

    温一诺挑了挑眉,“是吗?你怎么知道的?”

    “我家就在这附近。”向导腼腆地笑了一下,朝东面指了指,“就在那边。温天师有空的话,欢迎来我家坐坐。”

    温一诺点点头,笑着说:“好的,有机会一定去。你们家在这里住多久了?”

    向导毫不犹豫地说:“我们家在这里是最早一代华人,到现在也有两百多年了。而这一家……”

    他指了指他们就要进去的大宅,“他们搬到这里,才二十多年。”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感谢“odie949700”盟主大人昨天的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