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58章 纵使相逢应不识(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站在门口的这对夫妇打扮得很得体,一看就是事业成功的生意人,不然也不会买下这栋房子。

    这栋房子卖价再低,也不可能是一般工薪阶层买得起的。

    它的地点和面积在这里,便宜也只是相对这里别的房子而言。

    主持人转过身,马上高兴地走过去朝他们伸出手:“祝先生,祝太太,你们回来了!”

    祝先生忙跟他握手,视线却在女儿房间里逡巡。

    他好像在寻找什么,眼神里带着几分掩饰不住的急切。

    他的妻子比较娇小,此时也踮了踮脚,跟着往屋里看。

    诸葛先生坐在窗户底下的贵妇榻上,他瞥见门口这对夫妇的神情,心里一动,觉得这对夫妇肯定是在找他。

    因为他是这八个人当中最有名气的。

    如果他们想找高人帮着解决问题,只可能是找他。

    果然,那对夫妇不约而同瞪大眼睛,绕过门口的主持人,快步向窗户那边走过去。

    诸葛先生肃穆的面容露出一丝舒缓的微笑。

    看着这对夫妇快步跑过来,他款款起身,朝他们伸出了手。

    而那对夫妇,却眼错不见,跟他擦肩而过,朝靠在窗台上的温一诺伸出了手。

    “温大天师!”

    “是温大天师吗?!”

    他们俩激动极了,跟见了亲人也一样,握住了她的手。

    温一诺:“……”

    她下意识抬手跟这对夫妇握手,脸上不变,唇边甚至带着一丝自信又神秘的微笑。

    其实心里已经在翻江倒海了。

    卧槽!

    这是怎么回事?!

    她并不认识他们啊!

    而且她也没有有名到这种地步?!

    她的第一反应,是怀疑这对夫妇是司徒澈找来的“托儿”……

    甚至整个“委托人案例”,都是托儿,只是为了衬托她的高大形象!

    温一诺对自己的能力十分有信心,而这种“托儿”对她来说,不是衬托,而是羞辱。

    果然,她还没说话,旁边被冷落的诸葛先生已经嗤笑一声,又缓缓坐了下来,架起二郎腿,淡淡地说:“……虽然是直播,可戏演过了,也就不好看了。”

    他也在内涵这对夫妇是司徒澈找来的“托儿”。

    因为他知道司徒澈跟温一诺的关系,所以更觉得这是司徒家在暗戳戳对付他!

    不过当他阴阳怪气之后,温一诺反而醒过神。

    她相信澈少,不会用这种低劣的手段来帮她获胜。

    他应该是了解她的。

    温一诺镇定下来,确信这对夫妇一定不是澈少找的托儿。

    可如果他们不是托儿,为什么会对她这么热情?

    难道她是他们失散多年的亲戚?

    哎嘛,这个猜想比“托儿”还不靠谱。

    这一瞬间,温一诺脑海里乱七八糟想了很多念头,但是没有一个可以拿得出手。

    情急之间,她只好顺从自己的本意,微笑着跟这对夫妇分别握了握手,温柔地说:“你们好,我是温天师,你们也认识我吗?”

    那对夫妇刚开始看见她的时候,那激动的神情和动作不像是假的。

    现在被温一诺问了之后,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又很快移开视线,同时看向温一诺。

    祝先生笑的有些不好意思,“……您肯定是有大本事的人,这一次有您在这里,我们的莺莺可是有救了!”

    温一诺满脑袋都是问号。

    怎么对她这么有信心?

    她自己都不知道该从哪个方向着手。

    而此时看直播的观众们也开始嘘她了。

    “切!要不要这么假啊!”

    “不是说道门四年一次的世界杯大魁首比赛直播吗?!”

    “不是故意弄的噱头,要这个女人出道吧?!”

    “这年头为了红,这些人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大家议论纷纷,一时对温一诺的印象不太好了。

    就连傅宁爵也以为是司徒澈故意找的托儿,一时气愤,给他发消息说:“阿澈,你是不是疯了?!一诺需要你这么做吗?!你这是在羞辱她知不知道!”

    司徒澈也是一头雾水。

    他和司徒兆,十一个评委,还有沈齐煊、司徒秋、沈如宝,以及蓝琴芬和岑春言一起在司徒家的大放映厅里看直播。

    这个情形出现过,司徒澈立刻对司徒兆说:“爸,我去打个电话问问筹备组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他们认识一诺。”

    理论上,他们找的委托人案例,是不能跟八个参赛者认识的。

    如果曾经有过交情,那就无法保证公正性和独立性,严重的时候,会被取消参赛资格。

    司徒秋轻轻哼了一声,一脸看好戏的神情。

    沈如宝直接夸张地笑出声,“哎嘛!这可太尴尬了,演技太浮夸了!”

    蓝琴芬拿着小折扇,掩着自己的嘴,也露出一双弯弯的眼眸。

    只有岑春言还比较有理智,她抱着胳膊,说了句公道话:“应该不是筹备组安排的,我觉得这对夫妇应该另有隐情。”

    “不管有没有隐情,这对夫妇跟温一诺是认识的,按照规则,温一诺已经出局了。”司徒秋淡淡笑道,用手拿了一颗紫红色大樱桃放到嘴里。

    “还有这样的规则?!”沈如宝又惊又喜,“妈咪是不是真的啊?”

    “我主持了那么多届大魁首比赛,我对规则难道不比你熟悉?”司徒秋似笑非笑地看着沈如宝,可是谁都知道,她是在对司徒澈说话。

    司徒澈脸色渐渐铁青,他的手在裤兜里握紧了,说了声:“……我出去打个电话。”

    “干嘛要出去打电话?你不应该当着评委的面打电话吗?”司徒秋笑着把樱桃核吐到身边小茶几的白玉瓷碟里。

    司徒兆呵呵笑道,“阿秋说得对,你就当着大家的面打个电话吧。”

    司徒澈只好又坐了下来,划开电话,打开免提,给自己的筹备组打过去。

    “老刘,这是怎么回事?你选的这个案例里,委托人跟选手有认识的吗?”

    手机的麦克传来老刘粗犷的大嗓门:“澈少!这不可能!我们事先做过很多调查,他们所有的电话、通讯、短信和社交媒体大数据都分析过,这对祝姓夫妇,跟温小姐绝对绝对没有任何交集!”

    “那他们怎么一眼就认出了温小姐,还对她推崇备至?”司徒秋淡声说道,“难道不是你们事先的准备工作没有做好吗?”

    老刘听出来是司徒秋的声音,冷汗都冒出来了,但是他确实做过很多大数据分析,现在他面前的电脑屏幕上,摆着的就是这对夫妇的资料。

    他们找不到任何跟温一诺生活轨迹相交的曲线!

    这就意味着他们不可能是事先认识的。

    “澈少,大小姐,祝氏夫妇在国外出生,国外长大,从来没有回过国。”

    “温小姐在国内出生,国内长大,现在是她第一次出国。”

    “她以前做过的工作,也只是在国内给人看风水,从来没有接过国外的委托单子。”

    “我们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我们只相信我们的数据事实!”

    司徒澈松了一口气,说:“好,我相信你。我先挂了,你们好好再把数据再过一遍,做一份备忘录发过我。”

    “好的澈少。”老刘松了一口气,抹着额头上的汗,召集人手开始做大数据备忘录。

    司徒家的放映厅里安静了一会儿,直播上已经换成了广告。

    司徒澈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用手拉了拉领结,吁了一口气,说:“各位评委,你们看呢?”

    那五个科学家评委对这些规则不了解,但是那五个葛派道门的评委,可是把规则玩得提溜转。

    一个白胡子的光头评委笑呵呵地说:“虽然数据分析显示没有关系,可现实就是有关系。所以我看,为了避嫌,还是换一个选手上场吧。”

    他们这些年的比赛里,各种妖蛾子都见过。

    但是像这样一上来就暴露身份的,还是头一次见到。

    “……这温小姐的手段,也真是简单粗暴。”

    另一个葛派评委嘀咕道。

    司徒澈冷声说:“那各位的意思是,就凭这一个事件,就要剥夺温一诺的参赛权?”

    “……这不是一个事件,这是违反规则。”第三个葛派评委坚持说。

    剩下两个葛派评委只有点头附和的份儿。

    司徒澈看了看那五个科学家评委,“你们认为呢?”

    这五个科学家评委互相看了看,都说:“……我们觉得,这个规则本身不是很严谨。用它来判断一个选手是否失去资格,确实有点太苛刻了。”

    “嗳?我们的规则怎么就不严谨了?我们用了几十年了,十八届比赛都用这套规则,一直没出过这种问题!”一个葛派评委斜了斜眼睛,往司徒秋和司徒兆那边溜了一眼。

    司徒兆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

    司徒秋翘起了一边的唇角。

    司徒澈揉了揉眉心,“那如果我们投票决定温一诺是不是失去参赛权,你们谁支持?谁反对?”

    十个评委商量了一下,果然还是五五打平了。

    五个科学家评委反对,五个葛派评委支持。

    这时候就要太上评委何之初出面了。

    何之初一只手抵在下颌,手里的手机上正在看这次比赛的规则。

    过了一会儿,他摇头说:“我不支持,因为温天师并没有违反规则。”

    “他们都认识啊!你们没看见那人叫温大天师的样子吗?!哎嘛,跟见了大救星似的,肉麻死我了!”一个葛派评委很是不虞地说。

    何之初抬眸看了他一眼,潋滟的桃花眼里波澜不兴。

    他清冷地说:“你们的规则说得很清楚,委托人和参赛选手如果隐瞒事先认识的情况,参赛选手马上失去比赛资格。”

    “可是你们看,如果他们真的是事先就认识,但是委托人一出现,就向大家展示了他们认识,并没有隐瞒,所以参赛选手为什么会要因此失去资格?”

    五个葛派评委一起站了起来,“什么?!还能这么解释?!我们不只是这个意思!这条规则不是这个意思!”

    何之初一手搭在沙发扶手上,懒洋洋地说:“是不是这个意思,规则说了算,你们说了不算。如果规则没有表达出你们想要表达的意思,那是你们的规则没写好,可不能怪到选手头上。”

    “如果你们要改规则,也只会对下一届比赛适用,对这届比赛无效。”

    他阖上手机,眼底有了微微的笑意,说:“何况,我并不认为温天师跟这对委托人是认识的。”

    “怎么不认识?您刚才不是说他们是认识的,只是没有隐瞒吗?”白胡子的葛派评委被何之初绕糊涂了。

    司徒澈扯了扯嘴角,心想何之初是什么人?

    跟他比赛抠字眼解释规则法条,不是老寿星吃****,活得不耐烦了吗?

    司徒兆也觉得葛派评委的吃相有点太难看了。

    他咳嗽一声,说:“何少说得有理。我也认为温天师并不认识这对夫妇。不过这对夫妇为什么会认识她,是不是也应该让人问问他们?”

    司徒澈点点头,“好的,我这就让主持人问。”

    他给主持人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主持人那边也在发懵,现在看见司徒澈的短信,才连忙走到祝氏夫妇身边,笑着说:“我们温天师年纪轻轻,就有两位这样的粉丝了,真是荣幸。我想问问你们,你们是在哪里认得温天师了?”

    这对夫妇这时已经完全平静下来。

    祝先生在裤缝上蹭了蹭手,有点拘谨地说:“……我们看了你们的直播,看见温天师的粉丝最多,打赏也是最多的……”

    说着,他把手机拿出来给大家看。

    正好看见的是道门app。

    这时广告时间已经结束了,直播继续。

    于是看直播的观众看见直播里面的人也在看他们自己的直播……

    “……禁止直播套娃!”

    “这不是在玩镜子游戏吗?!”

    “原来委托人也看直播啊哈哈哈!太有趣了!”

    这俩委托人的面容在直播的时候是被打了马赛克的,观众们只能听见他们的声音,是看不见他们的长相的。

    而且他们的身材甚至都被用即时特效软件给重新ps过了,跟他们本人完全不一样。

    于是这一次“相识风波”消弭于无形之中。

    温一诺正觉得好笑,那祝太太却在放开她的手的时候,轻轻在她手心掐了一把,把一个小纸团塞到了她手里。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