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63章 祖师爷赏的饭,吃撑了(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祝太太明显也像是第一次知道,吃惊得眼睛都瞪圆了,张着嘴,看着温一诺手上的耳机,说话都结巴了:“……耳耳耳机?!她睡觉戴着个耳机做什么?!”

    “不仅是装饰,还有内容呢。”温一诺冷笑一声,把耳机放到祝太太耳边,“您听听……”

    祝太太耳边立刻传来一道有磁性的悦耳男声:“……你是不是觉得无人关爱?生无可恋呢?到我这里来吧……到我们这个大家庭来……我们都是兄弟姊妹……我们才是一家人……”

    祝太太脸色铁青,一只手攥紧了拳头,喃喃地不断重复:“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温一诺拿回耳机,俯身弯腰,从祝莺莺耳边把另一只耳饰也取了下来。

    “居然还是蓝牙耳机。”温一诺偏了偏头,“它的连接是有距离要求的,有效距离最多十米。所以,发射装置,就在这附近。”

    她转头看了看这个卧室,虽然宽敞,但并没有十米那么长。

    那就在隔壁,或者这个卧室上下房间里。

    想到汪道士去了那些房间查探,温一诺吁了一口气。

    汪道士是“祝由十三科”里书禁科的高手,找这种东西应该很容易。

    温一诺把耳机攥在手里,看了看祝太太,轻声说:“您的看护,是在哪里请的?你要有时间,可以去查一查。”

    祝莺莺戴着耳机睡觉,如果不是她自己做的,那就是那些看护做的。

    既然祝莺莺现在没醒,那先查看护才是重点。

    当然,这应该不是他们这次比试的范畴,所以她让祝氏夫妇自己去查。

    祝太太看了看她,欲言又止。

    温一诺心里那股奇异的感觉又出来了,但是她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笑着说:“对了,祝小姐既然这个样子,你们应该在房间装监控了。”

    祝太太闭了闭眼,点头说:“对啊,早就应该装的,可是我们还是以为人没那么坏的……”

    好像轻信了别人一样。

    温一诺只能附和着点点头,“还是装吧,现在不是给孩子**空间的问题。”

    祝太太眼里的眼泪唰地一下流出来了。

    她忙着转身,用手背擦了擦,说:“谢谢温大天师,我们就知道,温大天师一定能救我们莺莺!”

    看着祝太太突然苍老蹒跚的背影,温一诺叹了口气。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如果祝莺莺真的有自杀倾向,那真是谁都没法救。

    救了一次,还可能有第二次。

    关键是要把导致她自杀的根由给掐断了。

    可是归根结底,父母在这方面还是疏忽了。

    毕竟祝莺莺到现在为止,还不满十八岁,也就是还未成年。

    虽然懂事,听话,可到底是个心智不成熟的孩子。

    而且一直生活在舒适的家里,没有被万恶的社会毒打过。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换句话说,穷人的孩子就像野草,总是渴望生长,有一点点阳光,就能拼命向上。

    有钱人家的孩子,心理问题居然比穷人家的孩子还多。

    说到底,还是太闲了……

    饱暖思**,闲适出妖蛾啊。

    温一诺感慨着,当然想到了首富的女儿沈如宝。

    那个跟她同龄的小姑娘,心理问题可是不少呢。

    而自己呢,根本没有伤春悲秋的青春期。

    那个时候,自己忙着跟着师父张风起在外面给人看风水挣小钱钱呢……

    哪有那么多闲工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但是有些人呢,总是喜欢得陇望蜀。

    没父母的,希望有父母。

    有了父母,又希望父母有钱有势。

    等父母有钱有势了,又嫌弃父母没有给予更多的时间和陪伴。

    可如果父母也是白手起家,哪有那么多时间陪着孩子呢?

    这根本是两难的选择。

    温一诺想,如果自己将来有孩子,最好还是如同师父一样,带着孩子一起看风水,让她或者他,从小就知道父母挣钱的辛苦,别以为钱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把孩子养在温室里,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温一诺抱着胳膊站在祝莺莺的卧室里,观察着祝莺莺的状况。

    门口传来祝氏夫妇压抑的啜泣声。

    过了一会儿,那啜泣声渐渐远去,应该是走了。

    温一诺又在房间里想了一会儿。

    耳机里的诱导,被子里面的重瓣莲花,只是这样吗?

    这样就能让一个身体健康正常的少女沉睡不醒?

    她盯着闭着眼睛的祝莺莺,沉吟不语。

    没过多久,她突然听见隔壁房间发出一声大喊:“哈!看我找到了什么!”

    是汪道士的声音。

    温一诺迅速冲过去拉开房门,探头出去问道:“汪道友?你发现介物了吗?”

    汪道士从祝莺莺隔壁房间里跑出来,举着一个半尺高的瓷像,说:“看看这个东西!”

    温一诺抬眸看去。

    那是一个跪着的人偶娃娃,七八岁小姑娘模样,梳着古代的双螺髻,交领右衽的绿色短襦上衣,同色宽腿裤,上面绣着大朵大朵的白色玉兰花。

    这人偶跪娃的双手往前托着一个瓷盘,上面放着折叠整齐的白色毛巾,小檀香皂,牙刷和梳子等一次性洗漱用品。

    像是古代的丫鬟仆役。

    温一诺惊讶不已,“这是在浴室里找到的?”

    “对啊,就隔壁那个房间的浴室里有。”汪道士得意洋洋,“我进去一看就觉得这东西有古怪!谁没事用这种玩意儿做浴室陈设啊?!”

    温一诺仔细看了看,“只有隔壁那个房间的浴室里有吗?”

    “嗯,我上下左右的房间都查看了。这栋房子里,一共只有六个浴室。这层楼就有四个。”

    “祝莺莺的卧室,主卧,隔壁的客房,还有一间走廊上的公共浴室。”

    汪道士朝走廊另一边努努嘴。

    正是温一诺之前去的洗手间。

    她在那里展开了祝太太给她的纸团,看见了“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话。

    而那个洗手间里的装饰陈设很正常,没有这么诡异的人偶跪娃。

    温一诺的视线落在那人偶跪娃上看了一会儿,点头说:“这算是我们先得分吧?”

    汪道士:“……”

    他一手托着那人偶跪娃,一手拍了拍大腿,大笑说:“对啊!我们还在比赛呢!”

    温一诺:“……”

    这个人偶跪娃的发现,不仅在参赛者这里,还是对于观众和评委来说,都掀起了一阵热潮。

    “卧槽!我这是第一次看见所谓的‘巫蛊’吗?!”

    “我觉得是‘厌胜’……”

    “啊啊啊啊!我是看道门斗法啊!这个人偶跪娃是什么鬼?!”

    直播视频上,导播有意给了这个人偶跪娃一个高清的正面图像。

    圆脸上玲珑的五官,微翘的小鼻头,微撇的嘴角,看上去有些娇纵。

    司徒家的大放映厅里,岑春言看了这个人偶跪娃的高清正面图像,又看了看斜前方的沈如宝,意外地挑了挑眉。

    这人偶跪娃的长相和面部表情,真是有点像沈如宝呢……

    沈如宝自己倒是没察觉,只是觉得这人偶跪娃有些眼熟,忍不住推了推她的胳膊说:“这人偶好可爱,妈咪,我也想要一个。”

    司徒秋陡然看见这个人偶跪娃,吃了一惊。

    不过当沈如宝推她的时候,她已经回过神,笑着说:“这个古代人偶有什么好玩的,你那么多限量版芭比娃娃还不够吗?”

    沈如宝在国内王府花园的套房里,还有一个房间,里面全是放在玻璃柜里的芭比娃娃。

    “可是我没有这种娃娃。”沈如宝露出天真烂漫的神情,“我是不是应该开始收集这种有东方特色的芭比呢?”

    她自己收藏的那些芭比娃娃全是西方复古风格,没有这种东方复古风格。

    “……嗯,以后找找,说不定能找到工匠去订做一批。”司徒秋笑着说,“这个工艺太粗糙了,不好看。”

    “妈咪说得对。我要收藏,肯定是要收藏最好的。”沈如宝重重点头。

    ……

    此时远隔万里之外的祝莺莺家里,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的八个选手又聚集在一起了。

    芍药组的人负责驱邪。

    他们分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站着,将那个放在高几上的人偶跪娃围在中间,拿着自己的法器去测试那个人偶跪娃。

    周道士拿着小小的麒麟斧往那人偶跪娃旁边挥来挥去。

    吴道士则拿着鲁班尺在人偶跪娃旁边比划丈量。

    郑道士的倒立金蟾悬在人偶跪娃头顶,许道士捧着铜狮子印,站在人偶跪娃背后。

    开始的时候房间里还亮着灯,等他们摆好阵势,灯就关了。

    窗户上挂着厚重的窗帘,房间里漆黑一片。

    但是没过多久,温一诺看见一条条带着颜色的光线从黑暗中生发出来。

    周道士那个方位,一道道银白色的光线随着他挥动麒麟斧的方向晃动。

    吴道士那个方位,鲁班尺带出来墨青色光线摆出几个矩阵形状,在黑暗中并不明显,但是因为有旁边银白色光线的衬托,还是能够清晰的显现出来。

    郑道士的倒立金蟾直接从大张的嘴里吐出金黄色光线,直接把人偶跪娃笼罩其中。

    而许道士的铜狮子印最是刚猛,直接冒白气,裹住了倒立金蟾吐出的金黄色光线。

    就在这四种颜色的光线环绕中,那人偶跪娃身上,渐渐冒出丝丝缕缕的黑烟……

    温一诺眼珠都快瞪出来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景象。

    担心是自己眼花出现幻觉,她还特意用手背揉了揉眼睛。

    再睁开,还是能看见这些带着不同颜色的光线……

    这种景象,如果是电视电影里的后期特效制作,她还能理解接受。

    可是她没有在看电视电影啊!

    她可是用肉眼在看!

    温一诺飞快地往屋里睃了一眼,另外七个人都很镇定,不知道他们是看见了习以为常,还是根本没看见。

    她也不敢说,她也不知道。

    只有强作镇定,继续看芍药组测试。

    而此时看直播的观众们也都在惊呼。

    “卧槽!我看见那些光线了!你们都看见了吗?!”

    “看见了看见了!卧槽!我喜欢那个倒立金蟾!简直喷洒金钱之光!”

    “我喜欢铜狮子印,莫名觉得白气好威严壮观!”

    “那个鲁班尺好别致!墨青的颜色!”

    “……哎嘛!这是即时特效吗?爱了爱了!”

    “这特效也真牛!”

    “像是在看大片的感觉!”

    因为这个时候,导播在直播视频上打出一行字,告诉大家,这是直播里的即时特效软件功效。

    还特意标注,这是跟最近大热的仙侠片同款特效软件。

    换句话说,是无人机里搭载的特效制作软件开始工作了。

    ……

    一分钟后,芍药组的周道士说:“可以了,开灯吧。”

    房间里立刻灯火通明。

    温一诺眼前那四道不同颜色的光线立刻消失了。

    周道士收起自己的麒麟斧,说:“应该就是这个东西,我的麒麟斧有反应。”

    有反应是几个意思?温一诺纳罕。

    吴道士也点头说:“我的鲁班尺也有反应。”

    “我的倒立金蟾也是。”

    “铜狮子印一样。”

    郑道士和许道士也这样说。

    温一诺精神一振,以为他们也看见那些不同颜色的光线,忙问:“你们说有反应,是什么意思?你们看见什么了吗?”

    “看见什么?”周道士皱眉,“怎么可能看见?我是感觉到我的麒麟斧在靠近那个东西的时候开始发热。”

    “对,我的鲁班尺也是。”

    “这是我们的法器,跟我们有一定感应。我的倒立金蟾也是,不信你摸摸?”郑道士慷慨地把倒立金蟾递到温一诺面前。

    温一诺试探地用手轻轻搭了一下郑道士的倒立金蟾,果然还有一点点余温。

    许道士没说话,但也把铜狮子印送到她面前。

    温一诺只好也摸了一下。

    确实是比室温略高一点的温度。

    可是他们都没看见那些不同颜色的光线吗?

    温一诺忍不住好奇,字斟句酌地问:“……你们的法器会在黑暗中发光吗?”

    芍药组众道士:“……”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都觉得好笑:“温道友,我们的法器又不是夜明珠材质,怎么会在黑暗中发光?”

    那就只有她一个人看见了那些不同颜色的光线?!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说不定会崩溃。

    但是温一诺一向脑洞开得跟别人不一样。

    她只是惊讶一瞬之后,就不由自主得意起来。

    看,她果然就是吃这碗饭的人!

    祖师爷给她赏的饭,明显比别人更多啊!

    温一诺得意极了,恨不得马上将萧裔远找来,现场演示一边“肉眼看天下”。

    不过她没得意多久,就在大家各自回房准备午夜阵法的时候,她看见主持人站在走廊里,正盯着他自己手里的手机。

    温一诺走过去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瞥见他的手机屏幕,突然停下脚步,也探头看去。

    当她看见那些有颜色的光线跟她刚才在黑暗中看见的一模一样,心里很是惊讶,忙问:“这是什么?”

    主持人说:“直播啊,这一段很漂亮,导播在重复播放。”

    温一诺问:“这就是我们刚才黑灯时候的图像?”

    主持人点点头,“是啊,看这特效做得多棒。如果没有这种即时特效,刚才那一分钟会很没意思的。黑黢黢的,什么都没有。”

    温一诺:“!!!”

    所以她刚才看见的,是萧裔远那个即时特效软件制作出来的效果?!

    可是她刚才并没有在看直播啊……

    难道她能用肉眼看见技术特效?

    这特么也太扯了!

    ……祖师爷赏的饭,吃撑了……

    温一诺默默地想。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