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64章 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确定了人偶跪娃应该就是这一次的“厌胜”,大家的信心更足了。

    芍药组四个参数者去准备驱邪需要的器物,牡丹组四个人就要准备风水局。

    回到牡丹客房,全道士忧心忡忡:“……现在确定是被魇镇,那我们的风水局还有必要吗?”

    他觉得芍药组可能要胜出了……

    诸葛先生笑了笑,坐到沙发上,把玩着一个小小的八卦乌木把件,很有信心地说:“如果真的是魇镇,一定要风水和驱邪同时进行。不然的话,祝小姐还是不会醒过来的。”

    温一诺也在手里倒腾着大五帝钱,纠正诸葛先生话里不严谨的地方:“……只是驱邪的话,祝小姐会醒的。但是是不是会没事,就不一定了。”

    汪道士瞪大眼睛,十分惊讶:“……温道友可不可以说得明白点?醒了不就没事了吗?怎么叫不一定没事?”

    温一诺把用红穗子串着的大五帝钱啪地一声拍在桌上,眸光轻闪,淡淡地说:“因为那只是治本,没有除根。风水局的主要作用,是除根。”

    “温道友的意思是,除掉那个人偶跪娃还不够吗?”全道士若有所思,“可是魇镇的话,找到厌胜之物,除去邪祟,然后用一把火烧了,应该就除根了啊……”

    温一诺的视线从屋里三个人脸上扫过,最后落在似笑非笑地诸葛先生面上,笑着说:“诸葛先生您认为呢?”

    诸葛先生这时对温一诺还是有几分欣赏的。

    这个女子看上去年纪轻轻,但是在风水上眼光十分老辣,跟那些有几十年经验的大风水师不相上下。

    他迎着温一诺的目光,赞许地点点头,“温道友说得对,魇镇的邪祟,一般都是跟风水局配套出现的。”

    全道士恍然大悟:“二位的意思是,这里还有个增加邪气的风水局!”

    温一诺这时也不藏私了,抱起双臂,很决断地说:“对,这个地方肯定还有个风水局,就藏在魇镇之后,对魇镇起诱导、扩大和加强作用。如果不破坏原来的风水局……我们救得了祝小姐一次,救不了第二次。”

    全道士和汪道士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说:“可是你们之前不是说这里的风水挺好吗?”

    汪道士看着诸葛先生,支支吾吾地说:“……诸葛先生还说这里的风水是您师父帮做的,难道您师父……”

    “这里隐藏的风水局,当然不是我师父做的。我师父为人光明磊落,怎么会做这种见不得人的‘污水局’?”诸葛先生不以为然,“而且我师父去世的时候,祝小姐还没出生呢。”

    那就肯定不是诸葛先生的师父了。

    温一诺也不认为是他师父。

    因为她能感觉到,这里隐藏的风水局,跟那个人偶跪娃一样,都是很新的东西,出现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年。

    “那我们要怎么找出隐藏的风水局呢?”全道士皱起眉头,“难道要掘地三尺?还是拆墙挖壁?”

    “看效果图吧。”温一诺看向诸葛先生,“您那里不是有图吗?”

    诸葛先生拿出自己的平板电脑,继续展示他弄到的效果图。

    不过他这个图只是外观的效果图,屋内的具体房屋并没有表现出来。

    大家试了半天,还是没法看见屋里的构造。

    最后诸葛先生受不了了,说:“用笔画吧。”

    他拿出苹果专用画笔,打开了ipad上的画板,开始画屋内的构造。

    这个诸葛先生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毫无疑问,他画的一手好图,还是有制图效果的。

    诸葛先生虽然只是高中毕业,可是他在画画上比较有天赋,自己自学了三维制图,虽然对电脑软件操作不熟练,但是手画已经是大师级水准。

    没过多久,一张屋内透视图出现在他手里的ipad上。

    诸葛先生又把它投射到墙上的lcd大屏幕上。

    “这样能看得比较清楚了。”诸葛先生慢慢地说,“那个人偶跪娃是在祝小姐隔壁房间的浴室里发现的。如果没有意外,隐藏风水局的阵眼,也应该在附近。”

    “人偶跪娃是阵眼?我们把它拿走了,那隐藏的风水局不就不攻自破了吗?”汪道士一只手撑在胖脸旁边,手指不时轻叩着自己的侧脸。

    “阵眼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的。”温一诺摇了摇头,若有所思,“如果是隐藏的风水局,阵眼会更加隐蔽。不然一下子就被破了,还怎么发挥作用呢?”

    “对,隐藏风水局的阵眼不能被轻易被破坏。而那个人偶跪娃,经常会被人拿起来更换里面的东西,不可能被作为隐藏风水局的阵眼。”诸葛先生淡淡地说,有了股举手投足的高人范儿。

    “……你们都在谈隐藏风水局的阵眼了,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风水局呢……”汪道士挠了挠头,问全道士:“全道友,你知道吗?”

    全道士也摇了摇头,笑着说:“我只能看出来,如果隐藏的风水局跟人偶跪娃要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话,那应该是个‘九转梅花局’。”

    汪道士一脸“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但是觉得你们好厉害”的样子。

    温一诺抿嘴一笑,说:“九转梅花局取‘梅花香自苦寒来’之意,意思是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九九寒冬过后,就是春天,因此会有九个转折,确实有将魇镇的作用发挥壮大的趋势。”

    全道士连连点头,欣喜地说:“原来温道友真是个中高手!”

    温一诺但笑不语,心想原来你现在才承认我是高手……

    诸葛先生看看温一诺,又看看全道士,笑呵呵地说:“那你们俩是认定了这是个‘九转梅花局’?”

    “是。”

    “不是。”

    全道士和温一诺同时开口。

    全道士说的“是”。

    温一诺则说的“不是”。

    全道士听了,忍不住盯着温一诺说:“……我以为温道友是同意我的意见的。”

    “我只是给汪道友解释一下什么是九转梅花局……”

    并不表示我同意你的意见。

    温一诺没有把下一句话说出来,因为这种事,点到为止就行了,大家都懂。

    当面驳斥,还是挺伤面子的。

    全道士也听明白了,讪讪地笑道:“那温道友认为是什么样的隐藏风水局?”

    温一诺看了看诸葛先生。

    诸葛先生会意,说:“不如我们写在手机上,然后一起跟大家看。”

    “好啊,这样很公平。”温一诺笑眯眯地说,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写字板,输入了一个名词。

    诸葛先生同样打开写字板,输入了一个名词。

    不过他用的是手写输入。

    两人写完了,一起摊开给汪道士和全道士看。

    只见诸葛先生的手机写字板上出现的是“轮回莲花阵”。

    而温一诺手机写字板上出现的是“莲花轮回阵”。

    大家一起笑了起来,“看来是英雄所见略同!”

    轮回莲花阵和莲花轮回阵是指的同一个风水局,只是天师道南派和北派的叫法不同而已。

    全道士也“啊”地一声拍了拍头,说:“对对对!我怎么就忘了?轮回莲花阵比九转梅花局还要厉害!而且轮回莲花阵起作用的时间短,只要布局,基本上一个月就可以生效,对人的影响作用,也比九转梅花局要大得多!”

    “不过……”他又疑惑地看着温一诺和诸葛先生,“你们是怎么想到这上面去的?”

    “轮回莲花阵是非常难布置的风水局之一。”

    “按照难易程度,风水界十大最难风水局,轮回莲花阵至少能排第五……”

    诸葛先生笑眯眯地看着温一诺,说:“不如温道友先说,你是怎么想到轮回莲花阵上面去的?”

    温一诺心想,我想到这个莲花轮回阵,是看见了祝莺莺被子里面的重瓣莲花。

    那种黑白色的重瓣莲花,其实还有一个寓意,就是轮回路。

    重重叠叠,一圈套一圈,就像无休止的轮回一样。

    她确信诸葛先生应该没有掀开祝莺莺的被子看过,所以在这一点上,她还是挺佩服诸葛先生的。

    至少他没有和她一样投机取巧,但是也想到了这个风水局。

    不过她也不好说自己是掀了人家的被子,所以才想到了“莲花轮回”这个隐藏的风水局。

    现在诸葛先生问起来,她眼珠转了转,笑着说:“我是从那个人偶跪娃上得来的灵感。”

    “……愿闻其详。”

    温一诺摆摆手,“你们别这么客气,我说就是了。”

    她凝神想了想,说:“你们注意到那个人偶跪娃的服饰和姿势吗?她上褐下裳外披帔,这是道门中三清祖师爷座下的玉女服饰。”

    “她手上的托盘呢,其实不应该摆放那些一次性洗漱用品,而是应该摆放的是敬奉给三清祖师爷的青莲花。”

    “古人有诗云:金童擎紫药,玉女献青莲,说的就是这个场景。”

    “而这个人偶跪娃又是魇镇的介物,也就是‘厌胜’,而她要敬奉的青莲花在哪里呢?”

    温一诺这么一说,全道士和汪道士都是恍然大悟。

    “……所以她要敬奉的青莲花,就是隐藏的轮回莲花阵!”

    温一诺点点头,“对,这样才能正好合起来,成为一个不断循环的系统。”

    “人偶跪娃需要魇镇的力量,而轮回莲花阵为魇镇提供了生生不息的势能。”

    “这两者同时作用,分分钟要祝小姐的命……”

    再加上耳机里不时播放的“洗脑魔音”,她真的会醒不过来。

    温一诺冷笑了一声,没有继续往下说了。

    诸葛先生叹了口气,说:“这也是祝小姐有福报,所以才有我们来救她。”

    汪道士点点头,这时看向诸葛先生,好奇地说:“诸葛先生也看出了那人偶跪娃是三清祖师座下的‘玉女’吗?”

    诸葛先生笑着看了他一眼,摇头说:“这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我还是看的整栋房子的风水。”

    他站起来,走到窗口,看着窗外黑色的夜空,说:“一个地方的风水局,需要从三方面考虑,也就是,气,势和形。”

    “气,就是看整个位置的气场。”

    “势,是看气场的走向。”

    “形,是看气场和走向相结合后的造型。”

    “就这套房子来说,它的原气场是非常凶险的。如果你们查一下这栋房子的原主人,就知道他曾经是某国**一分子,从另一个洲逃到这个国家,还是没有逃脱摩萨德的追杀。”

    “他死于非命,后代子孙又住了几十年后,无法继续支撑这套大房子,最后才卖给了祝氏夫妇。”

    “所以我师父在门口加建了一条更为凶煞的红砖路,直指这栋房子的气场,起到了中和作用。”

    “但是这种中和,也会留下痕迹。”

    “特别是他们的财运越好,说明转化的煞气越多。”

    “而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煞气不可能全部转化成财气,余留的那部分煞气发展到现在,应该会影响到周围的树木植被。”

    “但是我们也看见了,周围的树木植被郁郁葱葱,根本就没有受影响衰败的迹象。”

    “所以我推断,余留的那部分煞气,被人利用做局了。”

    “可是要用这种煞气做局,对于布局的人来说,不是一般的凶险。”

    “一不小心就会被反噬,而且还是全家遭殃的那种反噬。”

    “所以如果是我来做一个隐藏的风水局,利用这些年余留下来的煞气,我会怎么做?”

    诸葛先生这是把自己代入到角色里进行思考。

    “……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个轮回莲花阵。轮回莲花阵有对气运循环利用的功效。这意味着,它的反噬不会影响到布局的人,只会影响这个地方本身。”

    温一诺点点头,说:“诸葛先生这个思路也是完全正确的。而且轮回莲花阵还有个特点,就是它轮回的气运本来是不分好坏。但是只要你再设一个瞄准器,它就能‘精准打击’了。”

    “那个人偶跪娃就是瞄准器!精准打击的是祝小姐!”汪道士连连搓手,狂喜地说:“这人肯定也是祝由十三科里的高手!这是书禁科里的都没有仔细讲过的内容!”

    他站起来,朝温一诺鞠了一躬,又朝诸葛先生鞠了一躬,说:“我今天可是受教了!谢谢两位的讲解!”

    “不客气。”温一诺和诸葛先生异口同声地说。

    两人对视一眼,又各自移开视线。

    诸葛先生站起来,伸出一根手指头说:“现在我们要去确认,这个隐藏的风水局,是不是就是轮回莲花阵。”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感谢“火火_”盟主大人昨天大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