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65章 破阵!驱邪!(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去哪里确认?祝小姐的卧室吗?”汪道士在风水方面确实不擅长。

    如果不是抽签抽到风水,他自己会选“驱邪”。

    诸葛先生点点头,“轮回莲花阵不好摆。如果弄得大,需要的东西会很多,我们不会没有察觉。现在大家都不知道,这里静悄悄摆了,只可能是小风水局,所以只可能摆在祝小姐的卧室。”

    温一诺对这个风水局只是在书上看过,还没自己亲手摆过,也很好奇。

    她跟着往外走,一边跟汪道士和全道士解释说:“风水局讲究的是‘因势利导’。这个‘势’是最难做到的。”

    “最上等的风水局是纯天然的天人合一局,这个基本上没有人做到。至少我只在书上看见论述,没有见过实例。”

    “次一等的风水局是人工干预的天人合一局,比如古代帝王找龙脉然后在龙脉上布局。”

    温一诺说到这里顿了顿。

    司徒家大宅附近,也有一个人工干预过的天人合一风水局,不过不是龙脉而已。

    “第三等的风水局,是全人工的人造风水局,这个比较常见,都是要先造‘势’,等‘势’出来了,就可以布局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第三等风水局就良莠不齐了,很多骗子布的局,都是全人工的风水局。一来是好骗钱,二来是选‘势’造‘势’实在太难了。”

    诸葛先生听她说完,更加诧异了,“温道友连这都知道,真是后生可畏!”

    温一诺微微一笑,“彼此彼此。”

    言下之意,诸葛先生也是“后生”。

    而且从辈份上说,确实如此。

    诸葛先生:“……”

    但是在众人听起来,温一诺这话有点挑衅了,但符合她自参赛以来的风格。

    经过了初选赛,大家几乎都知道,她是诸葛先生三连冠大魁首目标的唯一挑战者,所以她挑衅才是常态。

    这叫不能弱了“势”,也在造“势”。

    温一诺和诸葛先生对视一眼,视线在空中交替,几乎噼里啪蹦出火花。

    汪道士不想温一诺得罪诸葛先生太过。

    温一诺也许能力更强,但是双拳难敌四手,诸葛先生主导的葛派有五万门人遍布世界各地。

    温一诺的张派只有区区三人。

    汪道士认为,她还低调点好。

    因此忙转移话题问道:“那这个莲花轮回阵呢?属于哪一种风水局?有完全自然的天人合一轮回莲花阵吗?还是也要人工造势?”

    温一诺感觉到自己后背背包里有些发热,那里她装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知道是哪个东西有感应了。

    她用手兜了兜背包,笑着说:“汪道友,纯自然天人合一的‘轮回莲花阵’有多厉害你造吗?那只能是在宇宙星空的深处,因为那是可以逆转时空的……”

    “这么厉害?!”汪道士热切地看着她,“那这里的轮回莲花阵吗?”

    “这里的轮回莲花阵是个半吊子的纯人工风水局……”温一诺收敛了笑容,淡淡地说:“只会送人上西天。”

    汪道士立刻闭紧了嘴,不再问了。

    ……

    四个人又来到祝莺莺的卧室里。

    诸葛先生说:“我们以这个房间的中轴线为界,我和全道友搜索房间的右半部分,温道友和汪道友搜索房间的左半部分。”

    温一诺眼神微闪。

    以中轴线为界,这个卧室的右半部分有祝莺莺的床铺,床头柜和梳妆台,左半部分只有一张靠墙的单人软榻。

    如果要摆风水局轮回莲花阵,房间右半部分祝莺莺床铺周围和她的床是最好的地点。

    诸葛先生这么分,当然是有私心的。

    房间的左半部分空的一眼能看到墙边的地板线,他们还查个屁啊?

    汪道士腹诽得厉害,但是不敢跟诸葛先生正面刚,只能苦着脸跟在温一诺身后,先在左面房间空地上转了圈。

    温一诺懒得拆穿诸葛先生,指了指跟进来的无人机,笑着也给他下套说:“承认,我就和汪道友搜索房间的左半部分。不过,祝小姐到底是女子,这里也在直播,还请给祝小姐保留一下**……”

    这是不让诸葛先生掀祝小姐的被子。

    祝家这套房子改装的时候,装了全套的中央空调系统,一年四季保持常温二十四五度,非常舒服的温度。

    因此祝小姐盖着被子也没人觉得奇怪。

    诸葛先生却觉得温一诺多此一举,笑着说:“这我当然知道,而且我也不需要掀祝小姐的被子。”

    他的话终于带了点棱角,没有像之前一样表现出来的那样慈和大度。

    诸葛先生带着全道士开始仔细搜寻祝小姐床边的家具。

    很快,他在祝小姐床位南面窗下发现了端倪。

    “看这边。”他指着窗下的地面惊喜说道。

    大家一起看过去,连无人机都跟了上去,稳稳停在他们头顶。

    南面窗下放着一块四尺见方的灰色脚垫。

    诸葛先生用脚把脚垫推开,露出脚垫下面的地板。

    本来应该是浅灰色木地板,上面却被人刻了一副画。

    那幅画是简笔画,勾勒着一副田园牧歌般的乡村生活景象。

    “还有这里。”诸葛先生又指了指头顶的天花板吊顶。

    本来一眼看去,都是纯白色的,不仔细盯着,根本看不出那纯白色吊顶上,被人又用略深一点的象牙色,画上了祥云朵朵的天宫景象。

    而且这幅图画的很巧妙,就像是用祥云纹给吊顶加了个花边一样,配色跟吊顶的原色彩非常融洽,只让人觉得是自然装修。

    诸葛先生指给大家看了地板、天花板之后,又指着祝小姐床边的梳妆台说:“你们再用五行的观念看看她的梳妆台上都摆了些什么……”

    温一诺心里一动,凝神看去。

    祝莺莺的梳妆台上,那一排排 louboutin权杖口红就不说,都是金色的,也是金属质地的外壳。

    几只斜插在笔筒里的hss眉笔,是木质笔杆,也是黛青色。

    跟着是一沓la mar海蓝之谜的面膜,很深的深蓝色。

    &著名的蒲公英腮红,自然是红色的。

    还有一块urban deaked大地色眼影,其实就是深咖啡色,还有土黄色。

    连在一起,就是金色、青色、深蓝、红色和土黄色。

    全道士和汪道士还晕晕乎乎,看不得这些女人梳妆台上面的瓶瓶罐罐。

    温一诺已经笑着说:“这真不错,因地制宜,那布局的人可真是七巧玲珑的心思。你们看金色的口红,黛青的眉笔,深蓝的面膜,海棠红的腮红,土黄色的眼影,代表的是不是五行的颜色?”

    诸葛先生知道温一诺已经看明白了,点头说:“温道友承让了。”

    他往前走了一步,站在窗边说:“吊顶上的天宫祥云图,代表天。地上的田园牧歌图,代表地。隔壁找出来的那个人偶跪娃,代表人。”

    “梳妆台上这些口红、眉笔、面膜、腮红和眼影,用五种不同颜色,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

    “这整个布局,显示的是天地人三界,和金木水火土五行。”

    “而祝小姐正好躺在这个设定之外,显示她的存在,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这正是轮回莲花阵的精髓所在!”

    “因为我们道门的轮回跟佛家不同,我们就是就要‘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诸葛先生激动地挥了挥手,“……再加上人偶跪娃的魇镇之力,如果不是我们,祝小姐已经没有几天的活头了!”

    四个人的目光一齐转向床上依然沉睡的祝莺莺。

    不过她的脸色已经没有那么苍白,而且头上的睡帽也没有了,漆黑的头发如瀑布般披散在银白色的真丝枕面上,真是何处不可怜……

    温一诺看了一眼祝莺莺的面相,眉头又皱了一下。

    按理说他们已经找出了问题所在,祝莺莺生机增长,活下来的几率大大增加。

    可是她面上的“短命纹”,不仅没有淡化,而且还更深了一点。

    这不对啊……

    温一诺沉吟着,用手掐算起来,突然心里一沉。

    轮回莲花阵的风水局,确实是要‘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可是对方的布局极为阴险。

    因为他们没有给祝莺莺留下“活路”。

    所以她虽然跳出了“三界五行”,但走向的不是轮回,而是不属于“天、地、人”的那个阴冷彼岸。

    诸葛先生和全道士开始讨论破风水局,汪道士也加入进去。

    他们找外面的主持人要了画笔和白纸,开始作画。

    温一诺一个人站在窗边,默默看着窗外出神,思索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总觉得,要破解“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轮回莲花阵风水局,还要一个重要因素。

    到底是什么呢?

    她冥思苦想,大脑从来没有这样高速运转过。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半夜渐渐来临,又到了阴阳交替的时刻。

    祝莺莺的卧室门被人再次推开,芍药组四个道士来了。

    他们拿着自己的法器,还捧着那个人偶跪娃,激动地说:“午夜快到了,我们可以驱邪了!”

    这时诸葛先生和全道士、汪道士也讨论好了布置破解“轮回莲花阵”的方法。

    温一诺一个人离开了窗边的位置,来到房间的左半部分站定。

    那些人都挤在右面,显得人头攒动,她这边却只有一个人。

    这时祝氏夫妇也来了。

    他们一进来,就毫不犹豫站到了温一诺这边。

    三个人站在一起,看着对面那七个道士做法。

    灯光黯了下来。

    祝莺莺的床铺左右两边,各盘腿坐了两个道士,都是芍药组的。

    周道士率先大叫一声:“咄!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急急如律令!——现!”

    温一诺只看见他手里青铜锻造的麒麟斧发出一道银白色的光,将祝莺莺整个身形缠绕起来。吴道士祭出鲁班尺,双手结印,喃喃念诵:“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急急如律令!——策!”

    在温一诺眼里,她能看见从鲁班尺里分散出墨青色光线,以祝莺莺为中心,画出了六芒星的形状。

    郑道士将倒立金蟾往上空一抛,跟着念诵:“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急急如律令!——保!”

    像是被一根看不见的丝线牵引,郑道士的倒立金蟾停在了祝莺莺床铺上方,然后喷洒出大量的金黄色光线,将整张床铺都笼罩起来。

    许道士的铜狮子印是最刚猛的,他一手托印,一手指天,大声说:“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灵宝符命,普告九天!斩妖缚邪,度人万千!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抽!”

    铜狮子印的嘴里立刻喷洒出大量的白气,将倒立金蟾的金黄色光线也包裹起来。

    就在这四个法器加持之下,温一诺瞪大眼睛,亲眼看见一阵阵黑气从祝莺莺的鼻子里冒了出来。

    不过经过麒麟斧、鲁班尺、倒立金蟾和铜狮子印的过滤和加持,最终化为一阵虚无,消失在她眼前。

    就在这时,诸葛先生和全道士、汪道士也布好了破解的风水阵。

    要破风水局并且避免因为破阵失败被反噬,他们首先需要的是移除阵眼。

    人偶跪娃已经被拿走驱邪了,现在要做的是逆转隐藏的风水局。

    诸葛先生拿出自己的罗盘,在房间里走起了九宫八卦步,指导着全道士和汪道士把祝莺莺梳妆台上代表“五行”的东西重新逆时针摆放。

    再把自己刚才描下来的天宫祥云图和田园牧歌图以反方向贴在祝莺莺床铺上下。

    田园牧歌图反贴在她床铺上方,天宫祥云图却放在她的床底下。

    而祝莺莺就躺在“天与地”的中间。

    诸葛先生将手里的罗盘对准了祝莺莺的方向,大声唤道:“天地逆转!三魂归位!七魄守心!——归来!归来!归来!”

    他的话音刚落,祝太太和祝先生突然一起奔向自己的女儿。

    “莺莺!莺莺!莺莺!快醒醒!醒醒啊!爸爸妈妈在这里!爸爸妈妈不会丢下莺莺不管的!”

    不知道是众人的布局驱邪起了作用,还是祝氏夫妇撕心裂肺的呼喊起了作用。

    就像是奇迹一样,房间的灯光悄然亮起,祝莺莺睁开眼睛,虚弱地“呀”了一声,然后惊喜莫名地低叫:“是爸爸妈妈?!你们回来了呀?!”

    温一诺眼神微闪,眼角的余光又看见了暗金色的尘砂,从她身边,一直延伸到祝莺莺的床边。

    她再凝神看去,那暗金色尘砂又消失了,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只是她的幻觉一样。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