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66章 应该是爱她的吧(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此时直播视频上,所有的观众也欢呼起来。

    “醒了醒了!真的醒了!”

    “真的能救人啊哈哈哈!”

    “那是哪一组赢了???”

    “牡丹组和芍药组共同合作的吧?”

    “但是只能有一组出线……”

    “难道还要比加时赛?”

    “……神他妈加时赛!”

    大家嘻嘻哈哈,心情格外轻松。

    司徒家的大放映厅里,沈如宝已经回去睡觉了,她身体不好,很少熬夜。

    蓝琴芬看了一会儿,不太感兴趣,也回去睡觉了。

    过了一会儿,司徒兆也走了。

    只有十一个评委,司徒澈,沈齐煊,司徒秋和岑春言几个人依然专注地看着大屏幕。

    当看到芍药组的四个道士用他们的法器驱邪的时候,岑春言带着与有荣焉的语气淡笑着说:“萧总这个即时特效软件真是了不起,难怪在国外也很受欢迎。”

    他们是能看见温一诺看见的那些各种颜色的线条的,就跟看后期制作过的奇幻大片一样。

    五个葛派评委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用法器是这个样子的,也在啧啧称奇。

    但是司徒澈看了导演发给他的短信之后,笑着说:“……这些画面没有经过特效制作,是直接拍下来的画面。”

    岑春言惊讶不已,“可是刚才的视频上,导播专门给我们远诺特效出品的即时特效软件打过广告啊?还说就是那个广告特效……”

    “嗯,他们是怕引起公众恐慌,所以根据国内有关部门的规定,说成是即时特效软件的功劳。”

    司徒澈不会告诉他们,当导演发现那特效软件并没有对这段画面进行技术处理之后,而是播出的原始母带,整个人都慌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播出的视频上有这么多跟特效一样的画面!

    在导播室慌乱了一会儿,还是赶紧给司徒澈联系,把这件事跟他说了。

    五个葛派评委更惊讶了,“这不可能吧?!如果不是即时特效软件的特效制作,那哪里来的那么多不同的颜色光线?!”

    司徒澈抬手扬了扬,“大家稍安勿躁,我跟现场的主持人联系一下。”

    他联通了主持人的电话,开着免提问他:“……你在现场的时候,看见那些五颜六色的光线了吗?”

    主持人笑着说:“没有啊,现场当然是一片漆黑,什么光线都没有。但是我知道你们的直播上有即时特效软件,肯定也加了特效效果了吧?”

    司徒澈微微一怔,“你们那边真的什么都看不见?”

    “嗯,都是黑的,你可以问我们所有人。”

    主持人说着,先将芍药组的四个道士拉过来,一个个问:“你们平时用法器驱邪的时候,能看见这些五颜六色的光线吗?”

    他把之前直播的画面重播给他们看。

    这四个道士看得目不转睛,笑着摇头说:“哪里有这些光线啊?不过你们的特效做得真好,瞧这气势和范围,跟真的一模一样!”

    “我一直在希望我们做法能跟那些仙侠奇幻电视剧一样就好了,可惜看不到。现在我的愿望终于满足了!”

    四个人看了一会儿,然后牡丹组的三个人也挤过来跟司徒澈说话。

    在司徒澈问他们是不是能在现场看见那些法器发出来的五颜六色的光线之后,他们都摇头否认。

    诸葛先生甚至说:“法器发出来的能量线是无形的,不是肉眼能看见的。不过你们的即时特效软件非常好,让观众能直观地看见这些场景,也不枉我们费了这么多力。”

    司徒澈感谢了他们,然后掐断了电话。

    他有些茫然地看着大屏幕上的画面,喃喃地说:“如果没有经过即时特效软件的制作,也有这些颜色出现,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会是他们不会操作吧?”

    何之初这时矜持地说:“没有用即时特效制作软件,也可能拍下这样的场景。因为我提供的无人机,装有量子级别的高清拍摄设备。”

    “那位诸葛先生说他们的法器发出的能量线不是肉眼能看见的,这是事实。但是我的无人机的‘眼睛’,不是肉眼,它是量子级别的高清拍摄设备,能够还原能量线的颜色,也是事实。”

    五个葛派评委面面相觑,不明白何之初在说什么。

    但是五个科学家评委这时兴奋起来。

    名牌大学物理系终身教授,在弦理论上颇有造树,曾经获得过诺贝尔物理奖的科斯塔先生点头认同:“何先生说的有道理。能量确实是有颜色的。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宇宙深处那些五颜六色的射线,它们有巨大的能量,也有自己的颜色。不过只有非常高清的特殊设备望远镜才能拍下那些能量射线的颜色。”

    岑春言听得不是滋味儿,讶然说:“……那何先生的那些无人机镜头,能够媲美天文学家用的特殊高清度的望远镜?”

    “我们没有见过何先生那些无人机摄像头,但是从理论上说,是完全可能的。”名牌大学微电子系终身教授,拥有多项芯片专利,也是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的诺兰先生这样说。

    “化学上的各种感光材料,也是有自己各自的颜色,在特殊显微镜下都能呈现出来,肉眼看不见,但是显微镜能看见。我们这样想,就是把特殊显微镜装到了无人机上作为镜头的一部分,那也是能够直接拍出各自颜色给大家看的。”名牌大学化学系终身教授,在材料科学上有很多专利,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查理曼先生做了进一步解释。

    另外两个华裔教授更是笑而不语,连连点头,像是根本不觉得需要解释一样。

    司徒澈见五个科学家评委都证明这是技术上和理论上可行的,才松了一口气。

    他笑着说:“不过这些事情也太惊世骇俗了,我们还是认定就是即时特效软件的功劳吧!”

    岑春言默默地低下头,打开微信,把刚才的事,全部说给萧裔远听。

    萧裔远这时正从浴室洗澡出来,准备睡觉了。

    他只看了几眼直播视频,正好看见破阵驱邪的地方,对自己的即时特效软件呈现的画面还挺满意的。

    现在看见岑春言的微信,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他虽然心里有些发梗,但看见五个诺贝尔奖级别的科学家评委都这么说,他想想也就算了。

    不过对何之初给他的那个程序更感兴趣了。

    因为据他所知,目前世界上还没有这样牛逼的无人机摄像头出现。

    何之初是从哪里弄的?

    这个问题也盘绕在那五个科学家评委心头。

    他们试着问何之初,从哪里能买到这样的无人机?

    何之初直接告诉他们:这是非卖品,他只是赞助给这一次的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

    比赛结束之后,他是要收回的。

    他这么说,五个科学家评委都明白了。

    可能是涉及高精技术和专利保护。

    人家不让你研究,你就不能碰。

    他们这五个科学家并不是不择手段的人,因此表示了解,只是表达了想跟何之初合作的愿望。

    何之初也没一口回绝,清冷地说:“以后有机会再说……”

    ……

    祝莺莺的卧室里,她终于睁开了眼睛,惊讶地看着床边的父母。

    “爸爸妈妈,你们不是有个大生意要谈,去签约了吗?怎么现在就回来了?签好了吗?”

    祝先生忙说:“那个不重要,还是我女儿更重要!”

    祝太太也说:“莺莺,你还有哪里不舒服?饿不饿?要不要起来吃饭?”

    祝莺莺确实很虚弱,她默默地看着自己的父母,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且屋里的灯那么亮,她只看了一会儿,眼睛又闭上了。

    温一诺见状,忙对主持人打招呼,让他把他们这些参赛者先带出去,让人家一家人说说话。

    主持人会意,对那七个道士说:“好了,大家忙了一晚上,现在去休息吧。等明天确认了比赛结果,大家的第一轮比赛,就算是结束了。”

    芍药组的人明显比牡丹组的人更高兴。

    他们隐隐觉得,自己做得比牡丹组的人多,如果算分,他们应该得分更高。

    一想到他们不仅可能打败了温一诺这个后起之秀,还能打败前两届的大魁首诸葛先生,就激动得走路都不稳了。

    四个人跟喝醉了酒一样,跌跌撞撞离开了祝莺莺的卧室,回到给他们分配的房间睡觉去了。

    牡丹组的诸葛先生、全道士和汪道士在他们后面离开。

    他们三人的情绪明显没有芍药组的四个人高涨,但是也没有多气馁。

    汪道士和全道士是相信温一诺和诸葛先生的本事。

    诸葛先生则是气定神闲,他相信自己,这件事,有可能还没完。

    主持人一走,无人机也跟着飞走了。

    今天的直播也到此结束了。

    这些人都走后,温一诺迟疑了一下,也慢慢走向房门。

    祝太太这时注意到她,忙叫道:“温大天师请留步!”

    温一诺停了下来,笑着说:“祝太太还有事吗?”

    祝太太走过去把她拉到祝莺莺床边,对祝莺莺欣喜地说:“莺莺,这是温大天师,你的命,就是她救的!”

    温一诺:“!!!”

    她可不敢一个人居功……

    忙摆手说:“祝太太,不是我一个人,是我们八个人,我们都出力了,虽然出力大小不同,但确实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祝太太笑眯眯地看着她,说:“温大天师太谦虚了,我就知道温大天师会这么谦虚,才把你叫过来。”

    她扭头看着祝莺莺,摸了摸她的脸,说:“莺莺,你看看温大天师吧,记住她,记住有了她,你才能活过来。以后有机会,你一定要好好谢谢她!”

    温一诺尴尬得脚趾头都要蜷起来了。

    祝莺莺这时把双眼睁开一条缝,眯着眼睛看向床边那个看起来高挑美貌,但穿着随意的年轻女子。

    她之前听父母说“大天师”,还以为是个老头子,后来听见声音,才知道是个年轻女子。

    现在看见样貌,她轻轻吁了一口气,慢慢地说:“……你好美……”

    再看看自己的妈妈,正一脸欣赏和崇拜地看着温一诺,祝莺莺眼神黯了下来。

    她闭上眼睛,淡淡地说:“我累了,想睡一会儿,你们都出去吧。”

    她的神情突然转为冷淡,祝先生和祝太太对视一眼,都不明白是哪里又惹自己的宝贝女儿生气了。

    温一诺察言观色,心里有了个想法。

    她笑着说:“祝小姐确实刚醒过来,你们还是让她先休息休息。对了,是不是应该给医生打个电话,说她已经醒过来了?”

    “太晚了,还是明天一早打吧。”祝先生看了看手表,跟温一诺和祝太太一起走了出去。

    祝太太最后一个出去,她准备关门的时候,往屋里看了一眼,却看见祝莺莺又悄悄睁开眼睛,正留恋地看着她。

    当她发现祝太太正看着她的时候,又连忙闭上眼睛,好像不想让她知道她的真实想法一样。

    祝太太心里一动,顿时明白了祝莺莺的心情,一时心里又酸又苦,还夹着又甜又酸的感觉。

    似乎跟女儿的隔阂突然间土崩瓦解。

    她明白了她对父母亲情的渴望,也明白了她的故作疏离,只是为了保护她不受伤害。

    祝太太又走了回去,拉着祝莺莺的手,轻缓地说:“莺莺,你是我们唯一的女儿,我们最爱的女儿。别人在我们心里都不如你,你不要担心,我们会喜欢上别的孩子。”

    比如刚才的温一诺,她跟祝莺莺年纪差不多,祝莺莺一定误会了。

    祝莺莺身子不自在地动了动,喃喃地说:“……她又年轻,又漂亮,还挺有本事吧?你们更喜欢她,我也是能理解的……”

    “莺莺你瞎说什么呢?我们怎么会更喜欢温大天师?人家是有本事,可是她有自己的父母,跟我们无关啊……我们是专门请她来给你……治病的。你的病已经好了,以后会长长久久活下去的。”

    祝太太来着祝莺莺的手,眼泪一滴滴流下来,滴在祝莺莺的手背上。

    祝莺莺感觉到手背的凉意,倏然睁开眼睛,看见了祝太太哭得红红的眼睛。

    她心里的堰塞一下子就被祝太太的眼泪冲垮了,忙说:“妈妈别哭,我就是……就是有一点点不高兴而已……我现在已经好了……我知道……你们是爱我的……”

    不敢说最爱,但是放弃了大笔生意的合同,赶回来见她,应该是爱她的吧?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