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69章 情况有变(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你去投诉啊?”温一诺顺手指了指不远处静静悬浮的无人机,“看见了吧?我们还直播呢……我们让直播观众评评理,你能跟随便拿十七岁堂妹的卧室钥匙还有理了?”

    威廉眼神微闪,回头看了一眼,好像才发现无人机的样子,抿了抿唇,慢吞吞把手从裤兜里伸出来,拎着钥匙,对祝莺莺说:“莺莺,大家的钥匙都是放在门口,方便使用。而且我今天用这把钥匙,也是关心你。我敲了半天门,你都没有声音,我担心你……”

    他又对温一诺说:“我不知道这位小姐为什么要针对一把钥匙小题大做。我们这边别说卧室钥匙,连大门钥匙都是放在门口的某个地方,比如鞋垫啊,花盆啊,这样有必要的时候不用砸门进入,方便取用。“这也是事实,国外很多生活在郊区的人家就是这样做的,特别是老社区,这样做的人更多。

    新移民社区这样做的人很少,归根结底,就是文化习惯的不同。

    威廉继续说:“我大伯父家里每个房间的门都有锁有钥匙,可是小孩子的房间是不允许孩子把自己反锁在屋里的,所以钥匙放在门口,方便长辈在必要的时候取用。”

    温一诺对这一点不是很了解,但是又觉得威廉说的有点道理。

    而且现在也不是大晚上,而是早晨。

    温一诺疑惑地看了看祝莺莺,试探着问:“祝小姐,是这样吗?”

    祝莺莺不情愿地点点头,没精打采地说:“嗯,威廉说得对,小孩子是不允许把自己反锁在屋里的,如果反锁,确实会有很多难以预料的事情出现。等我满了十八岁……”

    温一诺垂下眼眸,心想这个举措,真是防君子不防小人。

    但是连祝小姐都承认是“文化习惯”的不同,她这个外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温一诺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跟他们一起走出祝小姐的卧室。

    祝小姐这是很多天之后,第一次走出自己的房间。

    她的记忆甚至都停留在很多天之前。

    但是国外的日子平平无奇,几十年如一日,就算记忆停顿在几十年之前,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更何况只有数天而已。

    出去走一圈,会发现几十年前的小区跟现在还是一模一样,甚至连街边的便利店,都没有任何改变,只是看店的人变老了。

    祝小姐跟着他们来到餐厅,看见餐厅里那么多人,又有些好奇。

    温一诺这样解释:“我们是从国内来的节目组,来这边拍一点有趣的东西。祝先生祝太太好心把房子借给我们拍摄,希望祝小姐能够谅解。”

    “哦,没事的,你们拍吧。不过我们家没什么好拍的,城里的博物馆很多,我觉得那里很好玩,经常在那里一待就是一整天。”祝莺莺说着,坐到餐桌前,开始吃早饭。

    她吃饭的样子很有教养,也是小口小口抿,喝牛奶的时候没有一点声音。

    根据筹备委员会跟祝氏夫妇签署的合约,他们不能让祝莺莺的真实样貌入镜。

    所以无人机基本上不会拍祝莺莺的样貌,就算是昨天驱邪的时候不得不出现她床铺的样子,即时特效制作软件都给床上躺的祝莺莺全身位置打了马赛克。

    先前祝莺莺一路下楼,那即时特效制作软件直接将她p成了另外一个人。

    而威廉,自始至终,都没有无人机被拍下来。

    因为他没有跟筹备委员会签过合约,从他的态度来看,可想而知,让他签他也没有签。

    现在祝莺莺开始吃早餐,威廉坐在她身边,关切地跟她说话,还说要带她去医院复查。

    毕竟昏迷了这么多天才刚刚醒过来,这也是应该做的。

    他也没有久坐,用手帮祝莺莺把垂下来的一缕头发别到耳朵后面,凑近她说了几句话,就站起来,说:“既然你已经好了,我就放心了。我去上班,莺莺你吃完记得跟大伯父大伯母说,让他们带你去医院复查。”

    祝莺莺顿了顿,动作有些僵硬,像个提线木偶一样,缓缓点头同意了。

    威廉朝大家点点头,告辞离开。

    温一诺看着他的背影,觉得应该隔绝这个堂哥跟祝莺莺的来往。

    明显每当这个堂哥一出现,祝莺莺的情绪就显著低落。

    威廉走了之后,这时很多人,包括看直播的观众,都觉得第一轮比赛应该结束了。

    主持人把八个参赛者和向导都叫出餐厅,让他们在客厅里等候结果。

    客厅里两排面对面的半月型沙发上,牡丹组和芍药组各自占据一张沙发。

    芍药组的四个道士明显满脸喜色,不断地磨掌擦拳,交头接耳说着话。

    牡丹组的四个人则对比明显。

    汪道士和全道士脸上都有些惴惴不安。

    诸葛先生则抱着胳膊,半闭着眼睛,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温一诺蹙着眉头,架着头,一只胳膊撑在沙发扶手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司徒家的大放映厅里,十一个评委聚在一起,一边讨论,一边准备打分。

    沈如宝一大早起来,跟着沈齐煊出去晨练。

    这时刚洗了澡,吃完早饭,也来到放映厅,笑嘻嘻地说:“各位不介意我重放昨天晚上的内容吧?我都没看过呢……”

    她昨天没等到十二点就去睡觉了。

    评委们都看过了,当然不介意。

    而且重放一遍,更有助于他们挨个评价打分。

    过了一会儿,沈齐煊、司徒秋、蓝琴芬和岑春言也来了。

    司徒澈则和司徒兆一起进来的。

    父子俩还在小声说话,不过进来之后就没有再说了。

    他们跟大放映厅的人打了招呼,在原来的位置上坐下来。

    沈如宝看重播的时候,不时发出惊叹,说:“这个制作真是绝了!简直是现场直播的奇幻大片啊!这个特效软件这么厉害!是萧哥哥和表姐合作的那个即时特效软件吗?!——厉害厉害真厉害!”

    不过一夜功夫,“萧先生”已经变成“萧哥哥”了。

    岑春言看了她一眼,淡声说:“不是我跟萧总合作的软件,是萧总自己开发的,我只是帮了他一点忙,做做推广而已。”

    “啊?是萧哥哥自己一个人做的?!那也太厉害了吧!”沈如宝欢喜地鼓起掌,一个人撑起一台戏。

    她又缠着岑春言,要萧裔远的联系方法。

    岑春言这时却没直接给她,只是笑着说:“没有经得萧总同意,我不能把他的联系方式随便给人的。”

    沈如宝眨了眨眼,“你不能说是我爸爸要他的联系方法吗?有谁能拒绝我爸爸?是吧?爸爸?”

    她回头朝沈齐煊撒娇,“爸爸你就帮我这一次吧!”

    沈齐煊其实也有萧裔远的联系方法,是岑春言给他的。

    但是这一次,岑春言居然拒绝沈如宝,沈齐煊也有些意外。

    他看了岑春言一眼,同意了她刚才的说法,“贝贝,你表姐说得对,得征求一下萧先生的意见。他要不同意,你表姐也不能这样做的。”

    沈如宝没想到沈齐煊会这样说,一张白皙的小脸顿时涨红了。

    她嘴一瘪,委屈的差点要哭了。

    司徒秋忙说:“贝贝别伤心,不过是个联系方法而已。春言,你就赶快问吧。”

    她盯着岑春言,岑春言没有办法,只好拿出手机,给萧裔远发了一条微信:萧总,沈家的沈如宝小姐想要你的联系方法,你同意给她吗?

    萧裔远这时还在床上睡觉。

    他昨天几乎熬了通宵,只到了凌晨五点,才困得受不了,躺下睡了。

    岑春言等了半天没有等到萧裔远的回复,歉意地对沈如宝说:“贝贝你看,萧总还没回复,我们再等一等吧。”

    沈如宝撇了撇嘴,“我还以为表姐跟萧哥哥很熟呢……你发的消息他都不能秒回,看来你们也没多熟。”

    岑春言有些尴尬,飞快地睃了沈齐煊一眼,又看了看司徒秋,然后才说:“我跟萧总是工作关系,私下里只是普通朋友,没有很熟。”

    沈如宝抿了抿嘴,不再说话了。

    她转眸看向墙上的大屏幕,正好看见那些参赛者破阵驱邪的时候。

    她看得目不转睛,一双比普通人略浅的瞳仁瞪得圆圆的,就连嘴都合不拢。

    这一段看完之后,她又倒过来再看了一遍。

    司徒秋好奇地问:“贝贝,你怎么重复看这一段?真的那么喜欢吗?”

    “不是喜欢,我是在看……有人好像什么都没做,搭顺风车了……”沈如宝意味深长地说,“妈咪你看出来了吗?”

    司徒秋当然知道她在说谁,但是她不会那么浅薄,说得这么直白。

    沈如宝就不管了,她年轻,又受宠,因此说得很直接,“……表姐,你看那个温一诺,是不是一直什么都没做?”

    “芍药组在驱邪。牡丹组布置风水局破阵,我只看见诸葛先生,还有这两个男道士在做事。温一诺一个人在旁边袖手旁观。”

    “可如果牡丹组赢了,这样的选手也会进入第二轮吗?”

    “这是不是有些不公平?”

    沈如宝戳了戳坐在她斜前方的司徒澈后背,不悦地说:“小舅舅,你说对不对?你们的比赛规则很不公平啊……”

    司徒澈慢悠悠的回头,淡淡地说:“这个规则是你妈咪当年跟葛派大长老同时定下来的。如果不公平,得问你妈咪为什么。”

    他们这一届比赛已经尽可能让程序公平了,可是要改变规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他接手的时候比较晚,已经来不及改变规则了。

    沈如宝没想到这个问题最后反弹回自己妈妈身上,顿时脖子一缩,不再问了,讪笑着说:“……这个温一诺的运气还真是好……”

    司徒秋笑吟吟地看着沈如宝跟司徒澈互动,听见这句话,眼皮只是一撩,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她拍了拍沈如宝的肩膀,“要说运气好,谁有我们贝贝运气好?好了,继续看重播吧——对了,今天的直播什么时候开始。”

    司徒澈跟导演联系之后,说:“评委打分的过程,也会直播,但是大家不会露脸,只有声音。”

    “那就是我们这里也要直播入镜?”司徒秋惊讶起来,四处看了看,“无人机在哪里?”

    司徒澈笑了,“这是我们家里的放映厅,四周装了监控摄像头,要什么无人机?”

    司徒秋更惊讶了,“阿澈,你在家里装监控摄像头?**呢?不要了吗?”

    “只是这个大放映厅里有,这是为了比赛直播,事先就安排好的。”司徒澈看向司徒兆,“父亲也同意了的。”

    司徒兆不点头,他怎么可能在大放映厅里装监控摄像头?

    司徒兆笑了一声,“嗯,只是为了这次比赛。比赛结束之后,就拆了。”

    司徒秋这时才没说话了。

    同一时刻,祝家的大宅里,祝氏夫妇突然从二楼冲下来,连声问:“莺莺呢?莺莺呢?你们看见莺莺了吗?”

    温一诺指了指餐厅的位置,“祝小姐在餐厅吃早饭。”

    “没有!我们刚才去了餐厅,没有看见莺莺!然后我们又去二楼她的卧室,还是没有看见她在那里!”祝太太声音里隐隐有着哭腔。

    祝先生虽然看起来更镇定一些,但是指尖都在颤抖。

    温一诺挑了挑眉,站起来说:“不会吧?我们刚才就坐在客厅,没看见有人出去啊?”

    如果祝莺莺楼上楼下都不在,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她出去了。

    “那她在哪儿呢?”祝太太紧张地问,“她才刚醒,身体还很虚弱啊……”

    诸葛先生唰地睁开眼睛,说:“我来算一卦。”

    他从自己的包里拿出签筒,开始摇签。

    温一诺本来想掏出大五帝钱的,这时看见诸葛先生先算卦,她倒不会也这样做了。

    就在这时,祝家的一个看护从外面冲进来,大声说:“祝先生!祝太太!祝小姐站在屋顶,还拿着枪!”

    祝先生浑身一震,“……拿着枪?!她哪来的枪?!”

    祝太太回过神,猛地捂住嘴,“天啊!是不是你那把手枪?可那把枪是锁在保险柜里的啊?”

    祝先生脸色发白,突然想起来:“我我我……我昨天把枪从保险柜里拿出来擦了一遍,还没放进去……”

    祝太太什么都不说了,立刻冲出大门。

    屋里的人也都冲了出去。

    无人机迅速跟拍,导播那边看见这边的情况,立刻切断对评委打分的语音直播,对大家说:“情况有变!大家请看直播!”

    司徒澈也得到消息,马上对沈如宝说:“贝贝,切回直播状态,别再看重播了。”

    “打分有什么好看的啊?我还没看够呢……”沈如宝仗着爸爸妈妈在身边,外公又最疼她,拉着司徒秋的袖子撒娇。

    司徒澈脸色一沉,不再跟她说话,转身用自己的主控设备,直接把画面切回直播现场。

    ※※※※※※※※※

    这是第二更。

    看了看月票,明天大概会有月票900的加更,所以预告一下,明天三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