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70章 把对她的渴望打在公屏上(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司徒家放映厅的大屏幕上,很快出现了新的直播画面。

    这个画面明显是无人机从高空拍下来的俯瞰画面。

    还是那栋维多利亚殖民地时期的大宅建筑,从上面往下看,可以看见错落有致高高低低的尖塔,组成了一个清晰的六芒星图案。

    国外的独栋别墅一般是地面两层,地下一层。

    再大一些的,地面三层,地下一层。

    这种类型的第三层一般是阁楼。

    而祝家这栋房子,地面上足足有四层,再加上地下一层,一共有五层。

    第四层是从屋顶凸出去的尖椎一样的小阁楼,分布在屋顶四周。

    还有爬山虎在小阁楼窗户周围攀爬,绿意盎然。

    看上去就像西方童话里公主被关押的高塔,有恶龙看守,等待屠龙勇士的救护。

    为了防范雷电,尖屋顶上又安装了更尖细的避雷针。

    接着另一台无人机画面切换进来,明显是从高空往下拉,然后聚焦在大宅顶层一个小阁楼窗外的阳台上。

    这个阳台非常窄小,勉强只能放下三盆花的面积。

    瘦弱的祝莺莺站在那里,虽然她的长相被马赛克了,但是身材还是显现出来,白色裙裾飘飘荡荡,像是要乘风而去。

    他们只看见她站在高高的屋顶,一手拿着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这个画面太有张力了,司徒家的大放映厅一下子安静下来。

    就连刚才还在撒娇的沈如宝都看呆了。

    而在祝家现场的那些人受到的震撼更大。

    参赛的八个选手和主持人,向导,祝氏夫妇,还有早上来的看护,花园的园丁,都站在大宅门前的空地上,站在那棵开满了花的荼蘼树下,仰头看着四层楼上的祝莺莺。

    祝太太叫得撕心裂肺,站都站不稳了,瘫坐在地上:“……莺莺!莺莺!你别吓妈妈!你下来啊!下来啊!有什么事情你跟妈妈说!你想要什么妈妈都会给!哪怕要妈妈的命!”

    祝先生忙弯腰扶住她,两人加起来快一百岁年纪了,现在看起来也像六十多岁的老人。

    绝大多数父母遇到这种情况,都会一夜白头。

    温一诺看了他们一眼,又眯着眼睛看着四层楼屋顶阁楼前面的祝莺莺。

    她的视力比别人要好得多,因此她看得清清楚楚,祝莺莺脸上的神情,非常麻木。

    对,就是“麻木”。

    她好像没有听见祝太太的哭喊,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

    她只是站在那里,站得笔直,拿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分分钟会开枪了结自己的生命一样。

    温一诺的手心也开始出汗。

    这时主持人先回过神,忙说:“报警报警!这种事已经超出道门的范畴,不是我们能解决了的!”

    “不能报警!”祝先生厉喝一声,然后马上说:“报警也不能解决问题!”

    他看向温一诺,着急地说:“温大天师!求求您!救救莺莺!救救我女儿吧!”

    这话提醒了祝太太,她几乎是爬着来到温一诺脚边,抱着她的腿,无比痛苦的哭喊:“温大天师!求求您快出手,救救我女儿吧!我们……我们这么辛苦,就是为了救她啊!”

    温一诺其实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救祝莺莺。

    说实话,祝莺莺手里有枪,隔着这么远,温一诺觉得自己身法再快,也快不过子弹。

    可是祝氏夫妇那么期盼地看着她,真是跟看他们唯一的希望一样。

    希望和信仰一样,能给人力量。

    父母对子女的爱,更是能够跨越一切障碍。

    就在温一诺犹豫的时候,背后有车开了进来,停在附近的停车场里。

    一个男人飞快地跑过来,大声喊:“莺莺!莺莺!你别做傻事啊!你快下来!”

    这人正是已经去上班了的威廉。

    祝先生猛然抬头,看着他说:“你怎么来了?”

    威廉激动地说:“看护给我打电话,说莺莺出事了,所以我马上来了。大伯父,我们报警吧!莺莺这个样子,你们不能再相信这些神棍了!”

    “不能报警!我相信他们!相信温大天师!她一定能救莺莺!”祝太太扶着祝先生颤巍巍站起来,斩钉截铁地说。

    威廉叹了口气,皱着眉头看向温一诺,说:“……你能救莺莺,为什么不去救她?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就在这时,温一诺感觉后背背包又有些发热。

    上一次感觉发热,还是发现轮回莲花阵的时候。

    她心里一动,将后背的背包取下来,打开往里面掏了一下。

    很快感觉到正在发热的物体。

    是师祖爷爷给她的蛟筋鞭!

    温一诺大喜,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将很多线索融会贯通了一样。

    她毫不犹豫把这根夹了金丝的黑色软鞭从背包里抽了出来。

    她看了看自己的位置,与祝莺莺站的距离,随手一抖。

    飙——地一声脆响!

    那夹了金丝的黑色软鞭像是被灌注了力气,变得很有韧性,唰地从众人眼前滑过。

    黑色里的金光倏然闪现,在阳光下变得耀眼夺目。

    现场的人只在惊叹她手里这条软鞭,看不见别的颜色。

    但是看直播的观众和温一诺,却看见这条黑色软鞭突然光芒大盛,金光莹莹!

    她觉得好奇,又随手甩了一下鞭子。

    威廉本来跟她站的很近,现在看见她的鞭子,突然有些变色,忙往旁边退了一步,不安地说:“……你在干嘛?”

    “我在试我的法器。”温一诺冷冷地说。

    “这就是你的法器?能顶什么用?”威廉也冷笑,“如果我妹妹出了什么事,你是不是负全责?”

    温一诺没有再理他,一双比普通人更黑沉的眸子只盯着四楼屋顶上的祝莺莺。

    她倏然发现,当自己甩鞭子的时候,祝莺莺的眼睛好像追着鞭子的方向动了动,不像刚才当祝先生祝太太喊话的时候那样无动于衷了。

    温一诺微微眯了眯眼,好像明白了什么。

    于是她又唰唰甩了两次鞭子。

    这一次她甩的形状比较复杂,大宅前金光更盛。

    威廉的脸色更加苍白了,而且开始觉得喘不过气,好像有人在扼住他的喉咙。

    “你快住手!快去救莺莺!别再甩你的鞭子了!”威廉咳嗽了一声。

    另外七个道士一齐后退,离他远远的。

    温一诺恨不得马上拿出口罩戴上,但是事已至此,她也只能装逼到底。

    温一诺淡笑着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必须把自己的法器调整到最佳状态。”

    “……你把甩鞭子叫调整状态?”威廉开始冷笑了,又忍不住拉开自己衬衣的领口,好让自己的呼吸更通畅一些。

    温一诺气定神闲收起自己的软鞭抚了一下,“是啊,我刚才甩了个s型,现在甩了个b型。——是不是跟你很像?”

    威廉没听出她的机锋,但是国内看直播的观众们简直疯了一样给她打call,给她刷火箭,给她摇旗呐喊!

    “卧槽!真的是sb本b啊!”

    “这个威廉太讨厌了!就算是亲戚,也不能这样吧!”

    “……其实也不能怪他,我觉得这个姑娘的父母也有很大责任!”

    “如果不是他们引狼入室,这个威廉怎么能这么嚣张?!”

    温一诺讽刺威廉的时候,也没忘观察祝莺莺的动向。

    之前她甩了几下鞭子,一顿操作美如画,终于让祝莺莺有所动容。

    她脸上不时露出困惑的神情,举着枪的手好像也在颤抖,也有放下来的趋势。

    而这个时候,已经快喘不过气的威廉又大叫一声:“莺莺!别怕!哥哥来救你了!”

    这句话就像一个信号,祝莺莺脸上的神情猛地再次僵硬,举着枪的手也不抖了,手指甚至微微用力,好像要扣扳机的意思。

    温一诺趁着威廉喊话的机会,已经飞身跃起,跳到身旁那棵荼蘼树上,同时唰地一声甩出自己的黑底金丝软鞭,往祝莺莺那边扫了过去!

    她现在的距离离祝莺莺更紧,而她软鞭的金光,如同一道闪电,扑向站在四楼屋顶阁楼前面阳台上的祝莺莺。

    这道金光在温一诺眼里太强烈了,如同一道光柱,打在祝莺莺身上。

    就在这时,温一诺清晰地看见,从祝莺莺的五官里流淌出缕缕黑烟,但是一碰到她软鞭上的金光,顿时如同泥牛入海,消失不见。

    虽然只有短暂的一瞬间,但是当金光和黑烟纠缠得最激烈的时候,清晨的阳光下,连站在现场的这些人,都亲眼看见了那金光吞噬黑烟的画面。

    诸葛先生猛地睁大眼睛,惊讶地喊道:“黑魔法!这是黑魔法!祝小姐被黑魔法控制了!”

    汪道士研习“祝由十三科”里的书禁科,对魇镇厌胜非常了解,同时对西方同源的黑魔法也有一定研究。

    他大吃一惊,忙对树上的温一诺说:“黑魔法怕圣光!我觉得你的鞭子能发圣光!能克制黑魔法!是黑魔法的天敌!果然只有能救她!”

    温一诺也来不及研究自己师祖爷爷给的“蛟筋”鞭子怎么会发圣光,她只听汪道士说自己的鞭子能发圣光,能克制黑魔法,是黑魔法的天敌,顿时战意昂扬。

    金光先到,而后她的软鞭循着风声扑面而来,卷住了祝莺莺握着的手枪枪管。

    温一诺跟着手腕一抖,使出巧劲,用鞭子缠着手枪的枪管,将它从祝莺莺手里夺了下来。

    这时不管是现场的人,还是看直播的观众,都大大吁了一口气。

    总算是把这把遭瘟的枪给抢下来了。

    温一诺再一用力,将鞭子回撤,将手枪放到荼蘼树上,暂时没有人能碰到。

    而威廉已经握着自己的喉咙,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救……救我……please……”本来健康红润的肌肤已经苍白得发青,他嘶哑地喊着,朝众人伸出手。

    可是在场的这些人都是道门中人,一眼就看出威廉这是怎么回事。

    这特么不就是被反噬了吗?!

    被什么反噬?

    当然是黑魔法啊!

    他们对视一眼,又默默地退远了点。

    祝氏夫妇只当没看见,只是紧张地看着树上的温一诺,还有四层屋顶上的祝莺莺。

    祝莺莺的手枪被夺,温一诺软鞭的金光又驱散了不少的黑烟,祝莺莺的神智已经恢复了一些。

    她乍一发现自己站在四楼阁楼前面小阳台的边缘,顿时大叫一声,差一点没摔下来。

    “站好别动!爸爸妈妈来救你了!”祝先生祝太太这时慌忙冲进屋里。

    祝莺莺还有些迷糊,并没有完全搞清楚状况。

    她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屋前的草地,像是在找什么,但是没有找到。

    甩了甩头,过了一会儿,她终于摇摇摆摆放开了握住了小阳台栏杆的手,本来是想转身回到身后的小阁楼里。

    就在这时,已经被“命运”扼住喉咙的威廉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咬破自己的舌头,吐出一口血,大叫一声:“跳!”

    这道嗓音又像是指令,刚刚恢复了一些神智的祝莺莺霎时又如同提线木偶,毫不犹豫一手撑住栏杆,轻盈地翻身往下跳。

    虽然这个四楼并不算特别高,如果直接跳下来掉到下面的草地上,最多摔断腿,不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坏就坏在,祝莺莺所站小阳台的正下方,有一个尖尖的避雷针!

    她这样一跳,直接会如同串羊肉串一样,被避雷针“串”起来!

    此时所有人又是一顿惊呼,不管是现场这些人,还是看直播的观众们,都对祝莺莺这个小姑娘无比同情。

    她可真是一波三折,命途多舛。

    都到这份上了,都以为她会逃出命运的诅咒,获得新生,可是却要功亏一篑了……

    这样跳,哪怕大家在地上接气垫都没用。

    而祝先生祝太太这时才刚刚冲到那个小阁楼里。

    只差一步,一步之遥,他们就能救回自己的女儿!

    可是也只差了一步,他们又要和自己的女儿失之交臂了?

    祝先生这个男人也跟祝太太一起嚎哭起来。

    站在荼蘼树上的温一诺见状,不假思索地再次挥出自己的软鞭。

    这一次她用鞭子卷在荼蘼树上,然后自己借着那一挥之力,如同荡秋千一样,整个人飞了起来,朝祝莺莺那边飞过去。

    她的速度那么快,简直可以媲美那软鞭的金光!

    就在满树灿烂的荼蘼中,她一手拉着软鞭展开身形,跃到往下坠落的祝莺莺身边。

    就在祝莺莺快要接触到那尖尖的避雷针的时候,温一诺伸手挽住她纤瘦的腰肢,同时一脚踹在那避雷针上。

    借着这一踹的力度,她一手搂着祝莺莺,一手拉着自己的软鞭,又飞快地荡了回来。

    轻巧落在荼蘼树上,她松开搂着祝莺莺的手,帮她捋捋头发,朝她温柔地笑了笑。

    看见这一幕的观众们更加疯狂了。

    “……小姐姐好a好飒!”

    “爱了爱了!我也是女人!但我爱这样的小姐姐!”

    “嫁我!嫁我!小姐姐嫁我!”

    “我要嫁给小姐姐!我自带聘礼!生了孩子跟小姐姐姓!我是男滴!”

    一群看直播的观众不分男女嗷嗷叫着,跟狼似地把自己对温一诺的渴望打在了公屏上。

    萧裔远看见这一幕,紧张地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甚至无法坐下,整个人冲到电视前,一万次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跟着她一起去。

    这样的危险,万一她失手了呢?

    而司徒家的大放映厅里,几个科学家评委兴高采烈开始科学讨论。

    “圣光的波长是多少?速度是多少?”

    “温小姐的速度,是否已经突破了人体极限?”

    “黑魔法的科学依据是什么?对人的控制是远程的还是近身的?”

    这个时候除了无人机,谁都没注意威廉已经一动不动躺在草地上,停止了抽搐和挣扎。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三更哈。

    第二更下午一点,月票900加更。

    第三更晚上七点半。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