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71章 不要过度解读(第二更,月票900+)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祝莺莺渐渐清醒过来,不过当她发现自己站在荼蘼树上,又吓得尖叫一声,下意识抱住了温一诺。

    温一诺温柔地拍了拍她的后背,笑着说:“别怕,闭上眼睛,我带你下去。”

    她平时说话的声音比较清亮通透,像是玉石钟罄敲击之声。

    但是现在她顾虑到祝莺莺的精神状态不大稳定,所以嗓音低了几分,柔和得不像话,如同春风越过湖泊,带着水汽氤氲而来,说不尽的酥软温绵。

    一直看直播的观众们都听傻了。

    “……卧槽!这是突然用了配音吗?我横刀立马的温大天师怎么突然这么酥软魅惑了???”

    “温大天师温柔起来也是刮骨钢刀啊,我全身骨头都软了!膜拜.jpg!”

    “啊啊啊啊!我死!我死!太特么好听了了了!!!”

    “楼上真是文盲,说好听只会说我死了?我好歹还会说卧槽!太特么好听了!”

    “……楼上要点脸?口口声声说爱温大天师……给她打call了啊?刷火箭了吗?超话签到了吗?转评赞一条龙了吗?——都没有,还敢说自己爱死了?!”

    她突如其来的温柔,就连那些熟悉她的人都听得怔住了。

    傅宁爵整个人几乎趴在电视屏幕前面了。

    他也不想看后面的直播了,把温一诺说的这句“别怕,闭上眼睛,我带你下去”直接转录到手机里,戴上高灵敏度的防噪耳机,一个人躺沙发上闭着眼睛不断单句循环去了。

    耳机里温一诺这难得的温软酥绵的嗓音像是他耳边呢喃,每重复一次,他的心就剧烈地收缩跳动,全身的血液奔涌。

    他想,还真只有网友们的“我死了”这三个字,能表达他的心情。

    司徒澈坐在大放映厅里,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在说话,可是他耳朵里已经听不到别人的声音,只有温一诺那句话在他脑海里自动循环。

    他也没有主动去记忆,可就是被他的大脑牢牢记住。

    他的身体比他的意识诚实,他这样想。

    而萧裔远只觉得心疼,心疼温一诺对别人的慷慨付出,心疼那些人是不是忘了,她也只是一个年轻女孩,比那个祝莺莺大不了几岁……

    可是他们都看着她一个人出手救人,没想过如果温一诺失手,祝莺莺开枪,会是什么后果吗?

    那一刻,他的心脏差一点停止跳动!

    这是一个他一直默默保护,想珍藏起来,不让她经受任何人世风霜的女孩。

    也许她不喜欢他的做法,可是在他内心,他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她,更不想让她去做这些高风险的事。

    那些人只看见她过人的本事和能力,可是谁想过这些事情背后的风险?

    她也只是一个才二十一岁的年轻姑娘啊……

    沈如宝也是二十一岁,可被她的父母保护得好好的,并不用像温一诺一样抛头露面以命相搏。

    他握了握拳,更觉得自己不能输,自己的官司,绝对不能输。

    那是他唯一可以倚仗的,可以让他强大的立身之本。

    他没有一个强大的家族可以倚仗,但是他可以做一个强大家族的第一代缔造者。

    ……

    祝莺莺闭上眼睛,十分信赖地抱住温一诺。

    温一诺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抓着缠在树干上的软鞭,从荼蘼树上跃了下来。

    祝莺莺双脚站在草地上,她才觉得一颗心真的踏实了。

    她的意识越来越清醒,睁开双眼,她看见父母从大宅里奔了出来,朝她奔跑。

    “莺莺!莺莺!”

    “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谢谢温大天师!”

    祝先生和祝太太一脸的狂喜,奔到祝莺莺身边。

    一家人紧紧抱在一起,痛哭失声。

    这是劫后余生的狂喜,这是喜悦的泪。

    温一诺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悄悄把软鞭收起来,很快揉成一个小团,放回自己的背包里。

    诸葛先生走了过来,笑着说:“温道友好身手!”

    汪道士也惊喜地说:“温道友居然有圣光!我们赢了!我们才是最后的赢家!”

    而芍药组的人输的心服口服。

    就凭温一诺最后那一鞭一条,他们就得甘拜下风。

    四个人过来对她行礼说:“温道友太厉害了,我们四人输了,温道友实至名归,值得进第二轮。”

    “四位道友承让。”温一诺朝他们拱了拱手,颇为江湖气的神情又出来了。

    主持人这时才注意到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的威廉,忙说:“祝先生,祝太太,你们的侄儿……”

    祝先生看了他一眼,冷漠地说:“报警吧,我们也不知道他怎么了。”

    温一诺心里一跳。

    刚才祝先生和祝太太可是反对报警的,现在祝莺莺没事了,他们却决定报警了。

    祝太太也说:“能不能把你们的无人机刚才拍到的有关威廉的视频给我们一份?等下警察来了,我们得自证清白。”

    本来威廉没有签约,无人机是不能拍他的。

    可因为当时事发突然,人命关天,导播就多了个心眼,操纵无人机把大宅前所有人都拍下来的。

    但是有关威廉的部分并没有播出。

    温一诺这是倏然抬头,好像明白了什么。

    祝太太走到她身边,朝她深深鞠了一躬,说:“温大天师,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做到了。我知道你一定能救我女儿,也一定能让坏人多行不义必自毙!”

    她把“自毙”两个字咬得重重的,跟温一诺的猜测不谋而合。

    祝氏夫妇应该知道自己女儿出了事,不过可能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幕后之人不仅用了风水局、厌胜之术,还用了黑魔法!

    道门中人能解风水局和驱邪破除厌胜,但是会克制黑魔法的人却少之又少。

    因为黑魔法是需要外力“圣光”才能祛除的。

    连温一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软鞭能发出“圣光”……

    而正因为是这样,所以祝氏夫妇不想报警,因为报警也没用。

    能指望他们驱邪,还是指望他们发出圣光?

    当然更重要的,温一诺猜测,还是要对付威廉。

    威廉对祝莺莺做的事,是无法用法律来惩罚他的。

    所以他们希望他,“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样才能真正挽救祝莺莺。

    温一诺一转眼功夫想明白了来龙去脉,感慨地点了点头,说:“祝太太好手段。好一盘大棋,连我们都成了棋子,祝太太和祝先生才是下棋的人。”

    祝太太脸上露出奇怪的神情。

    她笑着看了温一诺一会儿,说:“不,我们不是下棋的人,我们也是棋子。温大天师才是下棋的人。”

    祝先生也朝她鞠了一躬,非常诚挚地说:“温大天师,感谢你救了我们莺莺。”

    温一诺心里还有一些疑惑,试探着问:“请问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谁向你们推荐我的?是司徒澈先生吗?”

    她知道,以祝氏夫妇对她的熟悉程度,肯定是有备而来,绝对不是看了一眼直播就选中了她。

    甚至有可能在她还没参加这个比赛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筹划好了。

    因为她查过司徒澈他们定比赛案例的时间,那时候她还不知道有这个比赛呢……

    也就是说,祝氏夫妇找道门委托的时候,温一诺不可能参赛。

    但是她也记得,这个比赛,是司徒澈告诉她的。

    如果是通过司徒澈,那很多事情就能说得通了。

    温一诺本来觉得司徒澈不会给她开后门,但是现在又不确定了。

    祝氏夫妇却摇了摇头,说:“不是司徒澈先生,他什么都不知道。”

    温一诺挑了挑眉。

    如果不是司徒澈,那么这祝氏夫妇背后肯定有个大能人。

    不仅能算出来她能救祝莺莺,而且算出来她要来这边参加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甚至在她本人决定参赛之前就知道她的取舍。

    对温一诺来说,这也不算特别神秘。

    会易经八卦,梅花斗数各种占卜手段的人,都有预测的可能。

    古人还说“未卜先知”呢,说的是先知,那是一种比占卜人还要厉害的存在。

    温一诺判定,祝氏夫妇背后那个人,至少是特别厉害的占卜人,搞不好是“先知”。

    她期盼地看着祝氏夫妇,希望他们能给她解惑。

    但是祝氏夫妇相视而笑,祝太太上前一步,拉着温一诺的手,将她的手掌摊开,在她的掌心放了一点东西,说:“是它,它带我们找到你。”

    然后她后退一步,跟祝先生一起,向温一诺又鞠了一躬。

    “谢谢温大天师,您圆满完成了我们的委托。——我们后会无期。”

    温一诺:“……”

    这是开口赶客的意思?

    主持人在旁边听了半天,忙笑着打圆场,说:“好了好了,我们的第一轮比赛结束了,那边的评委已经打分了。然我们恭喜牡丹组,通过了第一轮比赛,进入第二轮!”

    现场顿时响起热烈的掌声。

    没过多久,外面响起了警笛声,这是祝先生他们报的警。

    从警车里下来几个警察,了解一下情况,又检查了威廉,发现他已经断气了。

    祝先生说了一下经过,还说:“我们这里有视频,可以证明当时发生的事。”

    警察看了视频,将威廉的死亡暂定为突发疾病导致的猝死,当然还要进一步验尸,才能得出合法的结论。

    他们将威廉抬上救护车,很快离开。

    温一诺他们也要离开这栋大宅了。

    离开之前,她好奇地问祝太太:“威廉怎么会用黑魔法?”

    祝太太淡淡地说:“他的母亲是个吉普赛人,擅长巫术。”

    温一诺:“……”

    原来威廉是个混血儿,不过一点都看不出吉普赛人的特征,完全东方化的男子。

    祝太太朝温一诺点点头,转身握住祝莺莺的手,看了又看,小心翼翼地说:“莺莺,爸爸妈妈最爱的人就是你。以前是爸爸妈妈糊涂,总觉得我们的生意太辛苦,不想你掺和进来,是我们错了。你以后要好好学习,大学毕业之后就接管爸爸妈妈的公司,也让爸爸妈妈可以早点退休享福。”

    祝莺莺十分激动,“妈妈,您真的认为我可以吗?我只是一个女孩……”

    祝先生这时也非常惭愧,喃喃地说:“莺莺,是爸爸不对,爸爸不该重男轻女。别人家的孩子再好,都不是我们的孩子。我和你妈妈只有你一个女儿,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们都最疼你。”

    祝莺莺从来没有在父母嘴里听见过这种话。

    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充满了勇气,可以应对任何艰难险阻。

    主持人走过来,深情地**汤式总结陈词。

    “各位道友,各位观众,我们第十八届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第一轮比赛,圆满结束了。”

    “让我们恭喜牡丹组胜出,进入第二轮比赛!”

    “第一轮比赛的主题,根据我们委托人的说法,是爱与守护。”

    “人生的路还很长,但是只要有家人的爱相伴,就能无所畏惧的走下去。”

    “祝小姐,恭喜你重得新生,希望你能珍惜你来之不易的人生,和你父母一起快乐生活。”

    祝莺莺连连点头,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知道,谢谢你们帮助我,也帮助我的父母。请你们放心,我不会轻生的。”

    “虽然我曾经对自己不是男孩而失望过,但是我今天看见这位温大天师,我发现女人也能很厉害,能在男人擅长的领域,做出连男人都做不到的事,我实在没有必要妄自菲薄。”

    温一诺看见如同脱胎换骨一般的祝莺莺,也很欣慰。

    有时候人的顿悟,就在一刹那。

    就看你是不是足够幸运,能遇到那个让你顿悟的人。

    她帮了祝莺莺,不仅救了她的命,更重要的是,从精神上给了她信心。

    这种帮助,比单纯救她一次还要重要。

    因为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温一诺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好过吧,大家都不容易,也要体谅一下你的父母。”

    “我会的。”祝莺莺重重点头。

    温一诺这时看她的面容,发现她昨天出现的“短命纹”,已经消失了。

    这说明她人生中这一坎已经过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祝小姐,你会有一个光明而美好的人生。”

    温一诺也客客气气地灌起了鸡汤。

    没想到祝先生和祝太太大喜,忙对祝莺莺说:“快谢谢温大天师!温大天师铁口直断,说你有什么就会有什么!”

    温一诺:“!!!”

    卧槽!不要过度解读我的客套话!

    我还从小就吹嘘自己能成亿万富翁呢!

    结果到现在没成,她说过什么了嘛?!

    而且温一诺觉得“铁口直断”四个字,瞬间拉低自己的格调。

    她明明是“圣光少女”来着……

    ※※※※※※※※※

    这是第二更,月票900加更。

    第三更晚上七点半。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