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72章 群英荟萃(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参加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的一行人收拾东西,上车离开祝氏夫妇的大宅。

    祝氏夫妇站在大宅院子门口挥着手送他们。

    看着他们的满脸喜意,不管是看直播的人,还是车上的人,大家都很开心。

    这是一种“善恶到头终有报”的朴素情感。

    温一诺忍不住微笑。

    她也从车里朝那对夫妇挥了挥手。

    目光对上这对夫妇的面庞,温一诺着意看了看他们的面相,首先发现他们脸上人中的横纹消失不见了。

    人中没有了断纹,意味着他们有后代了,也意味着,祝莺莺一定能活下去,而且还能有孩子。

    温一诺脸上的笑容扩大了。

    收回视线,她展开自己一直握着的手掌心,想看看祝太太在她手里放了什么。

    触目可见的,是一抔暗金色尘砂。

    明明看上去应该是粗粝的尘砂,可是握在手里,柔滑得跟不存在一样。

    她眨了眨眼,眼睁睁看着那抔暗金色尘砂在她眼前消失不见。

    手心里什么都没有了。

    温一诺瞪大眼睛,合拢手心捻了捻,确实什么都没有。

    只有玉白细腻的手掌,三条手纹清晰可见,并没有什么暗金色尘砂。

    这到底代表了什么?

    她倏然抬头,看向窗外的祝氏夫妇。

    可就在这时,车已经启动了,温一诺只来得及最后瞥了一眼那两人的面庞。

    就这一眼,她发现这两人的模样居然有些虚化,像是老旧彩色电视机里信号不强的时候接收到的影像。

    也只一瞬间,他们坐的车已经驶出老远,视野飞速变化,已经看不清那两人的样子了。

    一行人很快来到机场,上了司徒家的私人飞机,一起飞回纽约。

    在飞机上,温一诺戴上眼罩,很疲累地睡着了。

    这一次她居然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又看见了祝氏夫妇,不过他们没有看见她。

    两个人看上去比现在要苍老一些,急匆匆推开一扇门,焦急地跟人说着话。

    她用尽力气也听不见这两人在说什么,只好努力靠近他们。

    就这样跟着他们穿过走廊,来到一个办公室门前,两扇乌黑的核桃木大门紧闭,两人屏息凝气在门外等着,就连梦里旁观的温一诺都紧张起来。

    等了大约五分钟,这夫妇俩终于进去了。

    温一诺也想跟着进去,而是却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弹了出来。

    屋里传来一道女人的嗓音,有些耳熟:“……咦?只有你们俩来的吗?我怎么觉得门外还有人呢?”

    她嘀咕着,不过很快又对祝氏夫妇说:“你们坐吧,有什么事来找我吗?”

    再下面就听不清楚了。

    温一诺在门外努力挣扎,甚至想到自己的法器蛟筋鞭。

    心念一起,她手里就有了那根黑色带金丝的软鞭。

    软鞭上金光一闪,门口那层看不见摸不着的禁制被她解开,她闯了进去。

    因为她知道自己是梦里,那些人应该看不见她,因此有些肆无忌惮。

    可还是在刚刚闯进去,就要看见里面跟祝氏夫妇说话的人是谁的时候,听见那女人说:“……怎么还是进来了?出去!”

    同样金光一闪,温一诺只觉得有人在她额头弹了一下。

    她闷哼一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眼前一片黑暗。

    她用手摸索着,把眼罩取下来,发现自己还是在飞机上。

    汪道士坐在她身边,呵呵笑道:“温道友睡着了?我们快到了,到了之后回酒店去睡吧。不瞒您说,我昨天也没睡好,回去可要补觉。”

    说话间飞机已经在降落了。

    温一诺看着前两天才离开的纽约,轻轻吁了一口气。

    她安静地坐了一会儿,悄声问:“……威廉为什么要那么做得那么绝?”

    汪道士哼了一声,“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些人为什么更丧心病狂,有理由吗?”

    这倒也是。

    温一诺摇了摇头,祝氏夫妇的唯一女儿祝莺莺如果不在了,那个在祝氏夫妇身边的侄儿威廉,大概率会成为他们的继承人。

    不过这已经是另外一件事,确实不属于他们委托的范围了。

    温一诺不再思考这件事。

    等飞机停稳之后,和大家一起下了飞机。

    停机坪附近,一辆改装过的奔驰面包车停在那里,还有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幻影。

    这是司徒家的座驾。

    就连诸葛先生都抬眸看去,脸上的神情隐隐带着期待。

    果然,车门打开,司徒澈从车里下来。

    他快步向他们走过去,笑着朝他们挥手,“恭喜各位,不管有没有晋级,你们都给我们呈现了一场高水平的角逐。直播的反响非常好,我们道门世界杯在全世界都引起热议,算是一炮打响了!”

    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司徒澈又挨个跟他们握手,最后停留在温一诺面前,极力压抑着激动和喜悦,轻声说:“温大天师,名至实归。”

    “澈少你太客气了,你这样我会骄傲的。”温一诺笑着跟他握了握手,“等我飘得找不着北,你可得负责!”

    “负责就负责,我求之不得。”司徒澈意味深长地说,想让温一诺上他的车,但是温一诺却已经跟汪道士一起走开,上了旁边的奔驰面包车。

    司徒澈也知道,如果只让温一诺一个人上他的车,会太显眼,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所以他都准备好了邀请诸葛先生一起上车。

    可温一诺头也不回地走了,司徒澈也不想邀请诸葛先生了。

    诸葛先生本来也是以为司徒澈是专门来接他的,所以一直站在他身边。

    司徒澈扭头对他说:“诸葛先生也很厉害,希望能在第二轮比赛里看见您更精彩的身手。”

    他朝他点了点头,自顾自回到自己车里,关上了车门,丝毫没有邀请诸葛先生一起上车的意思。

    诸葛先生略尴尬,不过还是没说什么,跟着人也上了那辆奔驰面包车。

    这一次大车先把他们一行人送回各自住的酒店,让他们休整洗漱一下,说清楚了晚上六点,在司徒家参加庆功宴。

    他们大部分人都住在司徒家位于唐人街的半月酒店。

    极少数人,特指诸葛先生一个人,是在唐人街有自己的房子的。

    他是直接被送回了家。

    温一诺他们回到酒店自己的住处,都是去浴室洗了个澡。

    祝氏夫妇家虽然也有浴室,可是在委托人家里洗澡什么的太奇怪了,温一诺他们都只洗了脸漱了口,没有洗澡。

    温一诺包着头发从浴室出来,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从头到脚都散发着刚刚沐浴的小清新味道。

    她刚坐下要做护肤保养程序,听见自己的门铃响了。

    她走过去透过猫眼看了看,发现居然是萧裔远。

    她很累,不想跟他吵架,就没开门。

    没过多久,门铃声不响了,手机铃声响了。

    因为萧裔远追来纽约,也因为那件官司的事,温一诺把萧裔远的手机号码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了。

    当她看见又是萧裔远的电话,撇了撇嘴,心想还挺执着。

    她做好保养程序之后,才滑开手机接通电话。

    这一次,萧裔远足足拨打了十分钟。

    电话一接通,萧裔远就忙不迭地问:“诺诺,你有没有受伤?”

    温一诺:“……”

    虽然她没受伤,但是在那场出乎意料的行动之后,有人第一时间问她有没有受伤,说心里话,还是蛮感动的。

    哪怕问候的这个人曾经惹得她很生气。

    但是到底是她爱过的人啊……

    知道他还关心着她,她怎么会没有感觉呢?

    见温一诺不说话,萧裔远以为她受伤了,忙又说:“不如我们去看看医生检查一下吧?你的功夫虽然好,可是抱着一个大人飞来荡去,对筋骨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你小时候肩膀曾经脱臼过……”

    他这么说,温一诺就想起来自己遭瘟的幼年时光。

    被小朋友牵手跳个集体舞都能被人拉脱臼小肩膀……

    她悻悻地说:“……我还好,小时候是我倒霉,现在没事了。”

    她还转了转肩膀,别说,还真有点不舒服。

    虽然没有脱臼,但是今天突然发力,之前也没有热过身,她的肌肉应该有点拉伤。

    有空得去做一下理疗,温一诺默默想着。

    但是萧裔远已经听出她语音中的一点迟疑,忙说:“就算没脱臼,是不是肌肉还是酸痛?你突然发力,之前没有热身,是自然现象。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谁知道后面的比赛会有什么情况,还是做一下理疗吧。”

    没等温一诺拒绝,他又说:“我已经给你约好了一个理疗师,还有五分钟就到了,是女人,在这边的口碑很不错。”

    温一诺狐疑,“……你才来纽约几天,怎么就能认识口碑不错的理疗师?”

    萧裔远淡笑:“是一个朋友推荐的,我上网查了查,这个是附近最贵的,网络评价也最高的。”

    “一个朋友?哪个朋友?”温一诺忍不住追根究底。

    “诸葛含樱,诸葛先生的女儿。”萧裔远淡淡地说,也有些紧张,像在等待着什么。

    但是温一诺什么都没说,她只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打开房门,让萧裔远进来。

    两人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个理疗师就到了。

    萧裔远退到一旁,看着理疗师把她的移动理疗桌展开铺好,还打开一个简易屏风隔绝了萧裔远的视线。

    就在屏风后面,温一诺脱下衣服,趴在理疗桌上,让那女理疗师给她按摩肩膀。

    萧裔远找的这个理疗师真是不错,手上的力度适中,但又有股韧性,指尖按摩的穴位很准确。

    只几下,温一诺就舒服得想嘤嘤嘤了……

    一个小时后,理疗结束,温一诺容光焕发,居然都不困了。

    当然,她刚才趴在理疗桌上睡了一个小时起的作用最大。

    这是高质量深层次睡眠,对温一诺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理疗师走了之后,温一诺看了看手机,已经五点多了,她得去司徒家参加今天的庆功宴。

    温一诺把浴袍裹紧了,对萧裔远说:“我要换衣服,马上要去澈少家参加庆功宴,你也回去吧。谢谢你的理疗师。”

    萧裔远不动声色,“我也接到请帖了,我们一起去。”

    温一诺:“……”

    “你也有请帖?谁给你的?”

    萧裔远其实有三张请帖。

    诸葛含樱,沈如宝和岑春言一人给他发了一张请帖。

    司徒家的这个庆功宴是自助餐式的,不是很严格那种家宴,因此请帖上并没有写明姓名。

    总之只要有请帖,就能参加今晚的庆功宴。

    当然,请帖的数量是固定的,并不多。

    萧裔远拿到三张,肯定就有人去不了。

    他看着温一诺,“谁给我请帖,你在乎吗?”

    温一诺:“……”

    她若无其事别过头,“也对,关我什么事。你先出去,我得换衣服。”

    萧裔远勾了勾唇角,漫步走了出去。

    温一诺很快在屋里换好衣服。

    她很饿,想去大吃一顿,因此没有穿什么裙子或者晚礼服。

    她只穿着宽松的大摆雪纺白色裙裤,纯棉的湖泊蓝七分灯笼袖圆领上衣,露出精致的锁骨,和锁骨窝中间卧着的田黄石小锦鲤吊坠。

    利落的短发很好打理,现在已经干了,她随便用手抓了抓,造型就出来了。

    脚上换了一双宝蓝色镶碎钻的manolo bhnik高跟鞋,这个牌子号称是最好走路的高跟鞋,足弓的设计非常人性化,穿着站一整天都不觉得脚累。

    唯一的缺点是太贵了,对温一诺来说,没法把这种鞋“应收尽收”,只能买几双自己最喜欢的样式和颜色。

    她打开房门,看见萧裔远也换好了衣服靠在门边等他。

    他穿着卡其色工装裤,白色带细条纹的纯棉衬衫,下摆扎在皮带里,显出劲瘦而有力的腰。

    侧脸的轮廓精致得像是油画里的美男神祗,虽然是黑头发黑眼睛,但是比金发蓝眼的神祗更多了一份神秘的诱惑。

    不过温一诺不为所动,自己觉得自己已经对他的美色免疫了。

    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楼,来到停车场。

    温一诺坐上他的车,一起来到司徒家的大宅。

    这里庆功宴的气氛飘荡在空气中,要给圆满结束第一轮比赛的众人庆功。

    他们到的时候,已经六点过了。

    傍晚时分,空气中还残留着夏末的暑热,不过经过大西洋海风的过滤,已经没有那么燥了。

    柏油路边,绿色的鹰蕨灌木绿披招展,青绿色大树几乎将整条柏油路遮得严严实实。

    沿路的灌木上,挂着一个个彩色气球,指示着司徒家的方向。

    司徒家大宅的大铁门是开着的,路边也停着很多车,有些人只能把车停在门口,然后走着进去。

    但是萧裔远的车却能长驱直入,一直往庭院深处开去。

    司徒家大宅的后院草坪上,已经摆好了几张长桌,铺着白色桌布,上面摆满了菜肴。

    有东方菜系,也有西方菜系。

    最显眼是在一张长桌上,摆着的全是清蒸大龙虾!

    几十只红通通的大龙虾一字排开,气氛蔚为壮观!

    温一诺对着大龙虾们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司徒澈快步走了过来,笑着说:“一诺你来了,我还想派车去接你。”

    但是被司徒兆制止了。

    司徒澈也觉得不太妥当,所以也没坚持。

    温一诺笑着说:“那倒不用。澈少,说实话,我们现在得避嫌。等三轮比赛结束,我们再叙旧也不迟。”

    “嗯,我知道,就是想恭喜你,今天你的表现特别棒!”司徒澈克制着自己的心情,“那几位科学家评委想跟你说说话。”

    他朝九点钟方向微微颔首。

    温一诺看见那几个科学家评委,也朝他们点头示意。

    而就在这时,穿着一身白色裙裤蓝色上衣的沈如宝也朝这边跑过来了。

    “萧哥哥,小舅舅!你们都来吃龙虾吗?”

    温一诺扯了扯嘴角。

    这家伙怎么能跟她又撞衫了!

    ※※※※※※※※※

    这是第三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