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74章 神话里的科学影子(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师祖爷爷,您怎么知道是我打的电话?我还没说话呢!”温一诺精神一振,好奇的问。

    老道士笑呵呵地说:“我的电话有来电显示。”

    温一诺:“……”

    卧槽!忘记这茬啊……

    她也觉得好笑。

    温一诺戴上蓝牙耳麦,将手机放回小背包里,随手将背包拎在手中,一边礼貌地先寒暄起来:“师祖爷爷您身体还好吗?山里最近热不热?”

    老道士摸了摸脑袋,看着窗外的青山绿水,笑着说:“好啊,山里现在可凉快了,就像住在一个天然大空调里,还自带湿度调节。”

    “这么好啊?”温一诺连声夸赞,“那我就放心了。我妈妈和师父呢?他们也过得好吧?”

    “他们俩更会玩,昨天说去山顶露营,要看日出。结果现在太阳都出来了,两人还没下来,八成是睡过去了,看什么日出……”老道士轻哼一声,好像不以为然,其实语气里轻松自在,连吐槽都带着一股懒洋洋的闲适。

    “山顶露营看日出?!啊呀他们可真会玩!”温一诺表示实名羡慕,一边又想幸亏自己没有直接打妈妈的手机,不然破坏了两人温馨的二人世界,就算妈妈和师父不生气,她自己也过意不去。

    老道士躺在窗前的长榻上,微风透过纱窗吹进来,带来一股透心的凉意,将夏日最后的暑气吹得干干净净。

    他又问温一诺:“一诺,在国外一切顺利吧?吃得习惯吗?住的地方呢?在家百般好,出门万事难,别顾着省钱……师祖爷爷这里有钱,都是你的!”

    温一诺听得心里暖烘烘的,特别是老道士一句“师祖爷爷这里有钱,都是你的”,简直是王母娘娘的灵丹妙药,她隔着万里之外只要听一听都觉得浑身是劲儿,宛若新生。

    她笑得一双明媚的大眼弯成正月初一夜空上的月牙,甜甜地说:“挺好的,在唐人街还是能找到习惯吃的东方食物,西餐我吃不惯,但也可能是我没吃过特别好的西餐。我住的地方也挺好啊,五星级酒店。嗯嗯嗯,我在外面不会省钱的,该花就花!”

    两人寒暄几句,老道士又絮絮叨叨地夸她:“一诺,我看见你参加比赛了,真是给我们张派增光!比你师父强多了!”

    “当年我想让你师父参加比赛,你师父研究了一通比赛规则和人员组成,就偃旗息鼓不干了……哼!这小子就是懒!不然哪里能让那个什么诸葛连夺两届大魁首!”

    温一诺惊讶极了,“啊?师祖爷爷您知道这个比赛啊?!我还以为您不知道呢……”

    不然这二十年,她就没听老道士和张风起提起过。

    “我当然知道。”老道士嗤了一声,“不过葛派那些人早把我当死人了,根本没有联系过我。我本来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你爷爷还是你爷爷!结果你师父不争气!”

    老道士抱怨了一通张风起,当然顺道又把温一诺夸得天上有地上无:“还是我们一诺厉害!天赋异禀!天纵奇才!祖师爷专门赏的饭,不吃都不行!——一去就把他们镇住了!好好比赛!给我们张派拿个大魁首,气死那群瘪犊子哈哈哈哈!”

    温一诺也有点小得意,不过她还能忍得住,没有跟着一起自吹自擂。

    等老道士夸完了,温一诺已经在酒店一楼大堂找了地方坐下来了。

    她现在不急着去吃饭了,打算要跟老道士好好说道说道。

    她坐的这个地方在酒店大堂东面的咖啡厅里,现在这个时候没多少人,只有两三个人坐在这里,每个人之间都隔得很远,彻底贯彻了社交距离原则。

    温一诺甚至拿出一个黑色口罩戴上。

    这样可以遮住自己的嘴,说话的时候不露唇形。

    有些会读唇语的人就不知道她说什么了。

    而且她坐的这个位置开着窗子,窗外是一个小花园。

    天已经黑了,花园里飞舞着闪烁的萤火虫,夏虫的唧唧声十分嘈杂,但是并不讨厌,还有偶尔的蛙鸣和鹧鸪的咕咕声,也像置身于群山之中。

    温一诺悠闲地架起腿,拿出ipad,好像装模作样在看书的样子,一边悄悄地问:“师祖爷爷,您看我比赛了?”

    “当然看了!道门app直播,你师父数钱数到手软!他这几天嘴都是歪的!”

    “……数钱数到手软我明白,可是嘴为什么会歪?”

    “哈哈哈哈!乐歪的呗!你师父跟你一样,都是财迷!”老道士笑得更开心了。

    温一诺失声笑道:“那师父肯定非常高兴了!”

    “那当然,自从跟你妈妈结婚,你师父可是掉到蜜罐里了……”老道士的话听起来好像有些酸溜溜的,但是那股为他高兴的自得还是很明显的。

    温一诺知道自己亲人的日子不仅过得顺利,而且过得幸福,心情就更好了。

    她点点头,继续问:“那您看见我上周最后挥鞭子救人吧?”

    老道士激动地站起来,顺手就比划起来:“当然看见了!我一诺宝贝如同神兵天降!手持神鞭,一切魑魅魍魉无所遁形!”

    温一诺听老道士吹完,接着说:“这个案例比较难搞的地方,不仅有东方的风水局和魇镇,还有西方的黑魔法。不过您给我的软鞭说是蛟筋鞭,怎么会发圣光?还能克制黑魔法?”

    老道士嘿嘿笑道:“东方的蛟筋鞭怎么就不能发圣光?怎么就不能克制黑魔法了?你这是歧视我们东方的法器吗?”

    “我怎么会呢?!”温一诺知道老道士是在开玩笑,但还是要给自己正名一番,歧视这两个字已经成忌讳了,大家都怕担这个名,“我只是很好奇而已。您知道在场的另外七个道士,他们也有法器,但是他们的法器,都不能发出圣光,更不能克制黑魔法。”

    老道士笑容更盛,轻哼一声:“葛派那些人鼠目寸光,又不学无术,读个高中就觉得自己学富五车了,怎么能修好道法?——都是一群渣渣!我们一诺不管是智商还是学历,都直接碾压他们!”

    温一诺啼笑皆非,还是挺公正的为葛派那些人说话:“师祖爷爷,其实我觉得修道已经是一门学问了,跟我们上学的体系不一样。说实话,读不读大学,对修道的人来说,不重要。只要认识字,会用电脑,有基本的常识就可以了。”

    老道士点了点头,“你这样说也对,可是一诺,你要知道,凡事要做到最好,做到极致,都是互通的。做学问和修道一样,科学和玄学走到尽头,说不定是殊途同归呢?也或者它们本来就是同源,是一个妈生的。”

    温一诺:“!!!”

    神特么“一个妈生的”!

    这真是牛顿听了要骂娘,爱因斯坦听了要流泪,三清祖师爷直接挥着大扫帚要把老道士赶出师门了……

    温一诺腹诽着,当然不敢说出来。

    她笑着“嗯嗯嗯”地敷衍老道士。

    老道士以为她同意他的想法,说得高兴了,手舞足蹈起来:“真的,很多神话可以用科学来解释,如果科学发展到一定地步的话。”

    “比如说,东方和西方的远古神话里,都有大洪水的记录。”

    “可是你知道为什么有大洪水吗?东方和西方的神话里,连大洪水的原因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

    温一诺:“……”

    她好奇了,“不是吧?我记得东方神话里的大洪水原因,好像是共工撞倒了不周山的柱子,才使得天缺了一个口子,天河水倒灌,淹没大地。”

    “西方神话里的大洪水,则是上帝对罪人不满,才降下大洪水清洗人类。”

    老道士点了点头,“表面上确实是这样,可是你有深究过这里面的细节吗?”

    温一诺差点给老道士跪了,心想我为什么要深究这个细节?我又不是宗教人士,更不是神学院的研究生……

    但是她还是耐心听老道士解释。

    老道士继续说:“其实原因很简单,如果你细究东西方神话传说里有关大洪水的细节,就会发现,两者的起源一样,过程一样,连结果都是一样的。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其实是真有其事,只是被远古那些遗留下来的先民蒙上一层神秘色彩,掩盖了真相。”

    “那真相是什么?”温一诺很尽职尽责地做一个捧哏。

    老道士说得激动起来:“这么说吧,东方神话里的大洪水,是各种怪物跟神搏斗,最后共工撞倒不周山,才有大洪水。这些怪物就有意思了,它们据说是神跟人结合,生出来的各种物种。想想‘龙生九子,种种不同’,再想想为什么十二生肖里只有龙是不存在的动物,别的都是真实的动物,小朋友,你是不是有很多问号?”

    温一诺:“???”

    我问号确实挺多,不过师祖爷爷,我发现您在东拉西扯,转移了我的注意力!

    温一诺回过神,终于明白老道士在做什么。

    他在回避她问的有关蛟筋鞭的问题!

    温一诺看了看ipad上的时间,忍不住说:“师祖爷爷,我过一会儿还有个饭局,您能不能先跟我说那条蛟筋鞭的事儿?”

    “我就是在说啊!你听我说完!”老道士笑呵呵地抹了一把额头,心想这个小徒孙真是不好忽悠,都这样了,还能把话题拉回来。

    只是老道士也是个特别随性的人,见温一诺执着于蛟筋鞭的问题,他也不再隐瞒。

    继续说:“长话短说,东方远古传说里那场大洪水,归根结底,是神跟人生出了很多比人厉害的物种,当然,这些物种比不过神本身,可在人间已经够了。它们兴风作浪,肆虐人间,弄得乌烟瘴气,别说人的生存空间被挤压,就连神都看不过去了,于是提前向人类预警,让他们躲避,同时用一场大洪水,将这些怪物都弄死。”

    “这些怪物也反抗过,比如说共工,传说里,它人脸,蛇神,红发,用我们道门的眼光来看,其实就是一条成精的蛟。”

    “它不怕水,因此在大洪水里带领那些怪物曾经一度跟人类斗得如火如荼。但是人在神的帮助下,还是更胜一筹。”

    “最后人类的领袖大禹将共工抓住了,说是流放幽州,其实是把它软禁了。你那条蛟筋鞭里的蛟筋,就是大禹氏亲手从共工氏身上抽取的蛟筋。”

    “要囚禁一条成精的蛟龙,最重要当然是要抽掉它的筋,它才没有神力了。”

    温一诺:“……”

    想起手边背包里的软鞭,温一诺突然觉得有些棘手。

    这里面真的有共工的蛟筋?!

    这算不算残忍戕害国家珍稀特级保护动物?

    会不会违法?

    温一诺满脑子的问号。

    老道士还在滔滔不绝:“再看看西方神话里的大洪水起源,为什么呢?是因为地面上也有一群半人半兽的怪物肆虐,把人间弄得乌烟瘴气!上帝对自己造出来的这些怪物也看不下去了,因此也是提前对人类预警,然后降下大洪水,清洗了所有半人半兽的怪物!”

    “你看,东西方大洪水神话里,是不是连起源都是一样的?”

    “都是出现了一群半人半兽有特异功能的怪物作恶,让造物主无法掌控,才要毁灭它们!”

    “这是神学的视角。”

    “但是用科学的视角来看,就是有更智慧的生物或者文明,用人类基因和动物基因杂交,整出一群半人半兽的怪物,自己又无法收拾,所以才把它们全部杀死!”

    温一诺:“……”

    真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她听得有些入迷了,“可是为什么这些更智慧的生物或者文明,要用洪水把这些怪物杀死呢?没有别的手段吗?它们连这样厉害的基因工程都能做到,您可别说它们没有更厉害的杀人于无形的手段。”

    “我们家一诺真聪明。”老道士笑眯眯地点头,“对,它们当然有更厉害的手段。但就是因为它们的手段更厉害,可又没有厉害到改天换地的地步,才引得整个环境的失衡。最后大自然发威,一场大洪水,将这些更智能的生物全数抹去,特别是它们的文明,它们的文化。”

    “当大自然的灾难发生的时候,文明程度越高的文化,越脆弱,越容易被毁得干干净净。”

    “相反还处于蒙昧时期,靠本能生活的物种,比如那个时候才刚刚启蒙的人类,还有各种动物,就能活下来。”

    温一诺“哦啊”了一声,总结说:“所以东西方的大洪水,都是‘神’摧毁一种更智慧的文明的手段,而那些半人半兽的怪物,都是它们整出来的。而这些半人半兽的怪物,其实并没有被那些更智慧的物种,和那场大洪水完全灭杀吧?”

    “当然没有。还是留下了一些漏网之鱼,不然怎么后来又有各种神话故事传说呢?”老道士嗤之以鼻,“比如你那根蛟筋鞭,那是真正的法器神物。不过能发圣光这一点,还是跟你有关。只有在你手里,它才能发出圣光。”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