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75章 时间之砂(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被老道士一通天花乱坠的瞎掰唬得一愣一愣地。

    “……师祖爷爷,我读书少,您可不能骗我。”温一诺定了定神,握住自己的小背包,眼里闪过一道狡黠的光,“您既然说我的软鞭是用共工的蛟筋做的,这可是特级珍稀保护动物身上最有用的东西。等我回国就给我另一个师父检验一下,看看它到底是什么成份做的。”

    老道士:“!!!”

    温一诺的另一个师父,现在叫路近,以前叫顾祥文的那个人……

    那可是个狠角色!

    老道士立刻直直地坐起来,打着哈哈连声说:“我就是给你讲个神话故事,你怎么能当真呢?再说共工这玩意儿存不存在还是另外一回事呢,我到哪里找它的蛟筋给你做软鞭,是吧?你可别拿去问你另外那个师父,让他看我们道门的笑话就不好了……”

    老道士这样一说,温一诺就知道他服软了。

    她也知道老道士说话真真假假。

    他承认的,未必是真的。

    他否认的,也未必是假的。

    到底是真是假,得靠她自己的大脑去分析判断。

    温一诺倒也不是很在意,只是确定了她这根软鞭跟那个什么共工没有关系,温一诺才松了一口气。

    她倒不是怕,就是觉得挺膈应的。

    共工怎么说听起来都像是智慧生物,她可不想抽一个智慧生物的筋来给自己做鞭子。

    纯粹的蛟龙倒是没关系。

    她是肉食者,也没那么虚伪,不会一边哭着说“兔兔真可爱为什么要吃兔兔”,一边又不亦乐乎的吃着大龙虾。

    从本质上说,兔兔和大龙虾都是动物,不能因为大龙虾张牙舞爪长得丑,就能吃得心安理得。

    在她这里,麻辣兔头也能和清蒸大龙虾一样吃得开开心心。

    而且她也不认为素食者就更高贵。

    因为植物也是有生命的,如果因为动物有生命问不吃动物,那为什么能吃植物呢?

    这是不把植物的命当命?

    veggie's lives matter too!(植物的命也是命)←_←。

    温一诺松了一口气,笑着说:“好吧,那您跟我说说,这鞭子为什么能发金光?而且……”

    她顿了顿,终于还是说了:“为什么只有我能用肉眼看见各种法器发出的不同颜色的光线?”

    “什么?!你能用肉眼看见各种法器发出的不同颜色的光线?!”老道士明显震惊了,他几乎大喊出声。

    温一诺的蓝牙耳麦里突然发出这么大的声响,震得她耳朵都快聋了。

    “师祖爷爷,您也不知道为什么吗?!”温一诺也吃惊了,“我问过别的人,他们都看不见。可是我能看见,而且跟直播里那个即时特效软件能做出来的效果一模一样!您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现在还不知道直播里出现的那些不同颜色的光线,并不是即时特效软件做出来的。

    但一样惊讶。

    老道士震惊过后,缓缓坐回自己的竹制长榻之上。

    他把座机的免提打开,叠着双手,皱着眉头,盘起了腿,缓缓地说:“你能看见那些法器发出的光线,是吧?用肉眼?”

    “对啊,我甚至能看见委托人女儿从脸上各个器官冒出来的黑烟……他们都说是黑魔法……我不懂黑魔法,但是您给我的鞭子,正好能发出金色光芒,他们说是‘圣光’,正好能克制黑魔法。”

    “为什么这么巧?”

    “为什么一个东方法系的法器,能够发出西方神话传说里的圣光?”

    温一诺脑袋里的问号越来越多。

    她渴望老道士给她答案,或者,给她指出正确的方向,她自己去寻找答案。

    老道士眯起双眸,脸上的神情阴晴不定。

    他沉吟了一会儿,从长榻的枕头下面摸出三个龟甲,随便往长榻上一扔。

    看着龟甲显出的卦象,老道士长吁一口气。

    他居然为温一诺占出了“乾”卦。

    周易六十四卦的第一卦,乾卦,乾为天。

    乾,元亨利贞。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这是至高至上大吉大利的卦象。

    她羽翼已成,任何人都无法掩盖她的锋芒。

    这一卦,无论是问运势、前程、事业,都是好得不能再好。

    唯一不利的是,温一诺是女子,但是得“乾”卦,意味着阴盛阳衰,在婚恋上会有波折。

    可是再想到温一诺出生的时辰,老道士又觉得正正好。

    只有那样的生辰,才配得上这样的卦象。

    老道士也是个心大的人,琢磨了一会儿,觉得顺其自然就好。

    他笑逐颜开,对电话那边的温一诺说:“一诺啊,这也不是巧。这么说吧,你看见的那些法器发出的光线,我觉得跟跟那什么特效软件没有多大关系。你师祖爷爷我,也曾经见过这些法器发出的光线,就是这些颜色。”

    “啊?!真的吗?您也是用肉眼看见的?!”温一诺又惊又喜,既然老道士也能看见,她顿时觉得没那么紧张了。

    人呢,有时候特别喜欢特立独行,讲究的是跟别人不一样。

    但有时候,也特别怕与众不同,生怕自己跟别人不一样。

    温一诺现在的心情,就在后者,她不想这么“特立独行”。

    老道士却嗤了一声摇头说:“当然不是,我的眼睛可没你那么厉害。我是在超高倍数的光电显微镜下面看见能量的光线。那些法器是能发出特定能量的,不然怎么叫法器呢?当年我在国外实验室的时候,专门研究过这些东西……”

    老道士一时不察,说漏嘴了。

    温一诺果然更加惊讶,“国外实验室?!师祖爷爷您可别告诉我,您也在国外读过书哦……”

    她知道张风起曾经想出国留学,但因为她和妈妈的事,最终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

    老道士不想说那么多,哈哈笑了两声,继续说:“我就是个打杂的,读什么书?不过我确实见过这些法器能量的颜色。”

    “如果一个法器发不出这些颜色的光芒,那一定是假法器。”

    温一诺“哦”了一声,还是非常执着地问:“您要用超高倍数的光点显微镜才能看见,那我怎么能用肉眼看见?难道我的肉眼是超高倍数的光电显微镜?可是我平时生活中很正常啊,就是视力比一般人好一点点而已。”

    如果她眼睛真的那么厉害,那她眼前的世界早就是显微镜下的世界,那真是别活了。

    老道士撇了撇嘴,有点嫉妒地说:“这是三清祖师爷赏给你的特异功能,是祖师爷赏饭吃,你懂吧?”

    温一诺:“……”

    一不小心有了个“特异功能”,她真是没法适应。

    温一诺头疼地揉了揉额角,又说:“好吧,就算我有特异功能,能够看见法器发出的能量线,可为什么我的软鞭作为东方法器,能够发出西方的金色圣光?”

    老道士这是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地说:“一诺,你这就不对了,同样是修道,心里不要有东方西方之分。”

    “道法自然,天地间万物皆有自己的道,并没有西方的道,和东方的道的区别。”

    “你的鞭子是东方法器不错,但是并不意味着,它不能发出西方的圣光。——谁规定圣光属于西方?难道东方就不配有圣光吗?”

    温一诺眨了眨眼,突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对啊,她何必要拘泥于东方和西方的区别呢?

    都是修道,为什么东方不能有圣光?

    温一诺虽然还是似懂非懂,但已经不纠结这个问题了。

    不过因为说到金色圣光,温一诺又想到一样金色的东西。

    跟着祝氏夫妇出现的暗金色尘砂。

    温一诺忙说:“师祖爷爷,还有一件事,我有点担心是不是有人在暗中算计我。”

    说着,她就把跟祝氏夫妇相识的事说了一遍。

    “师祖爷爷,您不知道,我开始真是一头雾水。”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姓祝的夫妻俩,我确定他们也没有回过国,可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我,就跟见到亲人一样,热络得不得了。”

    “而且他们信任我的能力,比我自己更离谱。”

    “他们对我很多事情似乎也很了解,知道我喜欢吃的东西,处处安排都很合我心意。”

    “他们一直强调只有我才能救他们的女儿,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的鞭子有圣光,他们却好像早就知道了。”

    温一诺就差掰着指头数了,“而且更奇怪的是,每次伴随着他们出现,我就能看见暗金色尘砂,细细的,像是白色沙滩上的沙砾。”

    “但是当我想仔细看看那些尘砂,它们又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老道士对这个现象很感兴趣,仔仔细细问着温一诺。

    “他们第一次看见你,就很熟悉你?”

    “嗯,是呢。”

    “然后还对你的口味和喜好也很熟悉?”

    “是啊,还对我很恭敬呢。”

    “而且确定只有你才能救他们的女儿?”

    “对,很确定。后来也证实他们的看法是正确的。”温一诺叹了口气,“还有更离谱的,他们的女儿获救了,但是他们却去世了。”

    “我刚刚得到的消息,他们五天前回返游轮,但是游轮第二天就出事,他们死在公海上了。”

    老道士沉默下来,过了好一会儿,说:“……一诺,既然他们找到你,你也帮了他们,说明你们之间应该有这段因果。”

    温一诺点点头,“我现在明白了。可是我还是很可惜,为什么他们辛辛苦苦把女儿救回来了,自己却死了呢?他们明明说什么都没有他们的女儿重要,可最后还是回到游轮上去签他们那个合同……”

    “如果不是那个合同,也许他们的女儿就不会遭遇这段危险了。”

    温一诺把祝莺莺堂哥威廉的事又说了一遍,“……您看看,国外也是藏龙卧虎啊,连这么厉害的黑魔法都有人用。”

    老道士听得眉头皱得更紧。

    他本来是想打个马虎眼,把温一诺糊弄过去的。

    他也几乎成功了。

    可是听见温一诺说起了那对刚刚去世的祝氏夫妇,还有那暗金色尘砂,他觉得他不能再隐瞒了。

    有些话,应该对温一诺说了,至少给她提个醒儿,让她心里有谱。

    老道士站起来,把大开的窗子关了起来,再去检查了一下自己房间的门,确信关得紧紧的。

    他这房间的门上包有厚重的牛皮,隔音的效果非常好。

    等检查完门窗之后,老道士才坐回竹制长榻上,严肃地对温一诺说:“一诺,师祖爷爷等下跟你说的话,你一个人记住就可以了。不能跟别人说,哪怕是你妈妈和你师父,知道吗?”

    “这么严重?”温一诺也不由自主坐直了身子,“真的不能对他们说吗?他们是我最重要的人。”

    “我不让你说,是不想让他们为你担心。”

    老道士这么说,温一诺马上同意了,“我明白了,您说。”

    老道士关了免提,拿起座机的话筒,一字一句地说:“这还是跟你的软鞭有关。”

    “你的软鞭有个名字,叫做黑骑。它确实是用非常珍稀的材料做的,是不是蛟龙的筋,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它里面的金丝,是用纯金夹杂一种非常罕见的材料熔炼而成的。”

    “那种材料来自一块天外陨石里的提取物,因为它有非常特殊的性质,可以如同量子一样,发生量子纠缠。”

    “能够发生量子纠缠的材料,天然能够突破三维空间的限制,进入到更高一级的四维空间。”

    “三维空间,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空间,有长、宽、高三个维度。”

    “而四维空间,就是在长宽高上又加了时间这个因素。”

    “当给长、宽、高加上了时间这个变数之后,就成为了四维空间。”

    “四维空间是比我们这个三维空间更高一级的空间,本来只有在微观世界可以观测到。”

    “但是因为这个东西的出现,从理论上说,四维空间成为可以从宏观上观测到的现实。”

    “可是我曾经做了很久的实验,最后得出结论,一般人是不能突破三维空间的限制,进入四维空间的。”

    “所以后来我放弃了这个实验,把那些提取物和纯金一起冶炼,得到一些暗金色尘砂。”

    “我把这些暗金色尘砂,叫做时间之砂。因为它能突破时间的限制。”

    “然后我把时间之砂,和另外一些道门珍藏的材料一起,铸成了这条软鞭。”

    “我给它取名叫黑骑,因为它可以如同坐骑一样,带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软鞭做成之后,我一直带在身边,想寻找它的有缘人。”

    “直到那一年,你师父来找我,求我帮忙。”

    “我和你师父一起把你接生出来,我看见你的第一眼,就知道我的黑骑,等到了它的主人。”

    温一诺听到这里,已经傻眼了。

    她屏住呼吸,双眸瞳色更加幽深漆黑,像是能够吸收一切光线的黑色天鹅绒,带着闪亮的质感。

    她久久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幽幽地说:“师祖爷爷,您是不是告诉我,这祝氏夫妇,是来自未来?”

    “他们是在我的帮助下,从未来而来,解救他们的女儿?”

    “这也是不是说,他们的女儿祝莺莺,相对于未来来说,已经去世了?”

    “在以后的岁月里,这对夫妇无法释怀,最终回到现在,找我解救他们的女儿?”

    “可是未来的我,怎么知道现在的我……”

    温一诺又停顿下来,然后苦笑了,“对了,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现在,那对于未来的人来说,就是已经发生过的事。”

    “未来的我当然会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所以能给他们指点,告诉他们始末……”

    老道士重重点头,“就是这样。只有你有时间之砂,只有你能使用时间之砂,帮助他们回到过去。”

    “但是,就算有时间之砂的帮助,改变过去,也就是改变历史,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

    温一诺的心漏跳了一拍:“……什么代价?”

    “以牙换牙,以血换血,以命换命,以情换情。”老道士一字一句地说。

    “所以他们一定要死吗?”温一诺很是遗憾地摇了摇头。

    她想,这就是祝氏夫妇托司徒澈转告她那句话的原因吧?

    他们说,他们不后悔。

    为了救自己的女儿,给她一个再活一次的机会,他们不惜放弃自己的生命,选择回到过去。

    而回到过去的代价,就是自己的死亡。

    温一诺正感慨着,突然听见手机里又有来电话的声音。

    她忙对老道士说:“我接个电话。您稍等。”

    她拿出手机,转接了刚打进来的电话。

    那是个陌生的号码。

    温一诺一般是不接陌生号码的电话,但是因为在国外,一般不会有陌生人给她打电话,多半是认识,但没有交换过电话号码的人。

    温一诺接通了电话,那边的人略犹豫地问:“请问,是温大天师吗?”

    温一诺微怔,这个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

    好像是……祝莺莺的声音?

    她怎么给她打电话了?

    温一诺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试探着问:“……是祝小姐吗?我刚知道你父母的噩耗,还请你节哀。”

    “嗯,是我,祝莺莺。温大天师果然厉害。”祝莺莺长吁一口气,低声说:“……谢谢,谢谢您,温大天师。”

    温一诺:“……”

    不用特意打电话来谢我吧?

    温一诺正想客气一番,只听祝莺莺又说:“不过温大天师,我还有个问题想问您。”

    温一诺忙点头,笑着说:“你问吧,只要我能回答。”

    祝莺莺说:“……我去游轮上领我父母的遗体,查了一下游轮的记录。我发现他们从来没有下过船,一直在公海的游轮上,还有游轮上的监控录像证明。”

    “……五天前出现在我家跟我爸爸妈妈长得一模一样的那两个人,到底是谁?”

    ※※※※※※※※※

    这是第一更,今天两更哈。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