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476章 寻找(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

    她没想到还有这一遭……

    对面手机那边的祝莺莺还在等待她的回答,她不能犹豫太久。

    温一诺脑子急速分析着这件事,缓缓地说:“他们是谁,你自己都不清楚吗?”

    “我要是清楚,会问温大天师吗?”祝莺莺的语气有点生硬,嗓音隐隐带着沙哑,像是哭了很久的样子。

    温一诺有点心软。

    这个姑娘刚刚从一个生死攸关的局里走出来,就失去了自己的父母,她应该对她宽容一点。

    温一诺知道她是有点钻牛角尖了。

    她轻轻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说:“先别说你在公海游轮上看见的监控录像,我就问你,这两个人,做过任何对你有害的事吗?”

    祝莺莺:“……没有。”

    不仅没有,他们对她的疼爱是切切实实的,甚至比她真正的父母对她还要好。

    “但是,他们再好也不是我的父母。”祝莺莺强硬起来,哽咽着说:“我只想知道他们的存在,跟我父母的去世有没有关系。如果因为他们的存在,导致我真正的父母去世,那他们再好我也不要!”

    温一诺听她的意思,是把这两个人已经确定为“骗子”了。

    哪怕他们对她很好,哪怕他们救了她的命,哪怕他们不求任何回报。

    温一诺心里五味杂陈。

    她不能说祝莺莺的看法是错的,而且甚至被祝莺莺的这点强硬感动。

    因为她也是不求任何回报的爱着自己的父母,哪怕曾经被他们忽视,哪怕曾经因为他们的忽视,丢掉过性命……

    这些失去在时间长河里的东西,因为爱和守护,又有了一种改变的可能。

    而且温一诺现在明白,祝莺莺的父母为什么不惜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也要从未来回来改变自己女儿早逝的命运。

    因为她值得他们这样做。

    温一诺轻轻吁了口气,嗓音更柔软了。

    她轻轻地说:“祝小姐,你能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祝莺莺皱了皱眉头,“温大天师,我想知道答案。”

    “你听了这个故事,应该就知道答案了。”

    祝莺莺不说话了。

    温一诺缓缓开口。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对夫妇有了一个宝贝女儿。”

    “但因为这对夫妇忙于工作,疏忽了这个女儿,或者还有点重男轻女,他们把关注,给予了自己的侄儿。”

    “因为这一点,这对夫妇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们是失去了这个女儿。”

    “很多年后,他们无比后悔,想弥补这个过错,于是他们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找到一个大天师。”

    “在这个大天师的帮助下,他们回到过去,挽救女儿的性命。”

    “当女儿被彻底救回来,他们也失去了回到未来的机会,消失在时间的长河里。”

    “因为他们消失了,在这个时空的这对夫妇,也会失去自己的性命,因为他们没有了未来。”

    “……你明白了吗?为什么会有两对一模一样的父母同时存在?”

    “他们没有见过彼此。但是我相信他们对你的心,是一模一样的。”

    祝莺莺突然痛哭失声。

    知道这个原因,比不知道还要让她痛苦。

    她觉得自己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歇斯底里地朝温一诺大叫:“胡说!你胡说!我爸爸妈妈才没有……才没有……”

    但是她说不下去了。

    因为她的潜意识已经告诉她,这个说法是真的。

    不然不能解释为什么那两个人对她这么了解,而且他们的举手投足,一言一行,都是她熟悉到铭心刻骨的样子。

    如果不是她偶然看见监控录像确定了时间,她绝对不会怀疑这两个人的身份。

    温一诺没有阻止她,也没有劝她,只是静静地听着她哭。

    除了喜极而泣以外,哭泣大部分时候是一种负面情绪的发泄。

    哭出来,精神负担会小很多。

    果然祝莺莺的哭声越来越低,温一诺能感觉到,她的情绪已经渐渐恢复过来了。

    温一诺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不能再拖了。

    她对着手机那边的祝莺莺一字一句地说:“祝小姐,你不用觉得遗憾和内疚。”

    “你所得到的,是命运做出的能最好的安排。”

    “你的生命,是用你父母的生命换来的。”

    “只要你努力,只要你不放弃,只要你好好的活下去,他们就没有白白付出他们的生命。”

    有些事情只要换个角度想,就能海阔天空。

    祝莺莺也是一时想不开,她听了温一诺的话,真的觉得自己不能再自怨自艾的颓废下去了。

    她还用纠结自己的父母爱不爱自己吗?

    他们已经用生命说出了答案。

    她能做的,确实如同温大天师所言,要更好的活下去,让他们在天之灵能够欣慰看到,她这个女儿,无愧他们的付出。

    祝莺莺使劲儿点头:“我知道,谢谢温大天师宽慰我!”

    她又说:“其实,那两个人……我的父母临走的时候,让我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你。我那时候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

    温一诺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含笑说:“其实我也只是推理而已,毕竟他们来自未来,我对未来的自己,也没社什么把握。”

    又叮嘱她:“这件事,你知我知就可以了,没必要再对别人说。你找游轮方把监控录像要过来,这是属于你父母最后的影像,找律师跟他们签**条款,让他们销毁所有原始记录。”

    这话提醒了祝莺莺,她马上说:“我明白了,我不会再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我现在就去找律师。”

    “……你需不需要我帮你找个律师?”温一诺又问了一句。

    祝莺莺才十七岁,一朵养在温室里的小花,突然要面对这种复杂的情况,温一诺很体谅她。

    祝莺莺摇了摇头,“我带了律师去领父母的遗体的,接下来还要接管他们的公司,很多事情要做。温大天师,真的很谢谢你。”

    虽然看不见,但是温一诺神奇地觉得祝莺莺在手机那边给她鞠躬了。

    祝莺莺确实鞠躬了,她整个人都在颤抖,但是硬撑着表现坚强。

    没有了父母,她发现自己一夜之间真的长大了。

    以前那些纠结,那些疑虑,那些伤春悲秋自怨自艾统统灰飞烟灭。

    她现在只想好好活着,认真活着,打理好父母留下的公司,让他们看见,她这个女儿,不会让他们失望。

    温一诺见祝莺莺做事井井有条,也很佩服她。

    没有多少人在十七岁遭逢这样的遽变,还能稳住自己的心神。

    就凭这一点,温一诺也理解了未来的自己,为什么答应帮助祝氏夫妇回到过去拯救自己早逝的女儿。

    因为这一切已经发生过,因为她知道祝莺莺可以担起这样的重担。

    ……

    因为这样一耽搁,温一诺接到了萧裔远的电话。

    她本来是打算自己过去,才早早动身的。

    结果还是没能坐上车自己走。

    她对萧裔远说:“我刚下楼,在酒店门口等车。”

    “你别急,我马上下来,咱们一起去。”萧裔远随便换了件衣服匆匆下楼。

    “等很久了?”他去停车场取了车,来到半月酒店门口温一诺身边的马路上。

    从车里下来,他对她笑了笑。

    萧裔远穿了件浅灰色小立领免熨衬衣,剪裁合身的黑色薄羊毛长裤,裤缝笔直,腿型修长,腰间是一条爱马仕h扣皮带。

    头发打理过,虽然看上去很随意,但是这种随随便便用手抓一抓就成型的发型,是最贵的。

    脚上的皮质休闲鞋舒服又随意,但是看牌子,应该是lv的。

    从头到脚显出一种雅痞式的精致,更衬他本来就帅绝天际的样貌。

    温一诺:“……”

    她似笑非笑地点点头,“萧总的审美总算是跟上萧总的身份和地位了。”

    萧裔远淡定地笑了笑,“温大天师跑得那么快,我不追的快那不就落伍了?”

    “打住,我可没有跑,我是优雅时尚的圣光美少女,别把我说得跟兔子似的。”温一诺朝他撇了撇嘴,坐上萧裔远拉开的车门。

    萧裔远勾了勾唇角,走到另一边上车,关上车门,往何之初跟他们约定的餐馆开去。

    一路上,萧裔远也没闲着,一直在问她:“你的肩膀还疼吗?”

    “你那条鞭子是怎么回事?”

    “真的能发圣光吗?”

    “你们不是东方的道门张派吗?对圣光和黑魔法也有研究?”

    温一诺以手支颐,靠在车窗上,淡淡地说:“肩膀早就好了,至于鞭子,萧总也关心这些旁门左道吗?”

    萧裔远默了一会儿,自嘲地笑了笑,说:“说实话,这些在我眼里,依然是旁门左道。”

    温一诺:“……”

    她就知道他头铁得很。

    和他认识十几年,他是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

    萧裔远又说:“可是只要是你喜欢的,我表示尊重。虽然我依然不理解。”

    通过这一次的道门比赛,他也认识到,温一诺所在的,恐怕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他无法理解,也不想理解的世界。

    古人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又有敬鬼神而远之。

    他诚心诚意地说:“我为自己以前的狭隘道歉,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安安稳稳的,不要冒太多的危险。你只是一个人,不是别人的救世主。”

    那对祝氏夫妇的表现,真是让萧裔远叹为观止。

    虽然温一诺最后确实救了祝莺莺,可是在萧裔远心里,他还是对这家人有些不舒服。

    他对温一诺有那么强烈的保护**,看不得她受到任何伤害,哪怕这些伤害来自她自身。

    可能是她小时候状况频出的童年让萧裔远有了心理阴影。

    保护她,已经成了他的潜意识。

    温一诺很意外萧裔远居然会道歉。

    她看了他一眼,讥诮说:“……现在不嘲讽我的家族企业了?”

    萧裔远抿了抿唇,耳尖微微发红,但还是轻轻说:“对不起,是我太狭隘了,你能原谅我一次吗?”

    他放软了声调,带有磁性的男中音显得格外低沉,像一把大锤撞击着温一诺的心。

    温一诺瞪着他,恨得简直牙痒痒。

    他略带歉意的面容,湿漉漉的漆黑眸子,微红的耳尖,像是乞求原谅的小鹿……大鹿。

    这谁受得了啊?!

    内疚可怜到犯规的程度!

    他的一举一动都像是长在她的心坎里,从尘埃里开出花。

    温一诺猛地移开视线,闭了闭眼,轻抚自己跳得很急的心脏,轻哼一声说:“我们已经离婚了,无所谓原不原谅。”

    萧裔远:“……”

    这样都不行?

    他没有继续说话,就这样安安静静一直开到跟何之初约好的餐厅。

    这里是曼哈顿上东区一间非常优雅古典的餐厅。

    钢琴师现场演奏的是德彪西的《月光》,有种从朦胧中来,到朦胧中去的虚幻感和不现实感。

    如同给这间餐厅大堂罩上一层如水般的轻纱。

    温一诺和萧裔远被侍应生领到大堂深处被一排绿植掩映的角落里。

    这里的地方其实很宽敞,旁边就是擦得像水晶一样明亮的落地窗,窗外月色溶溶,几朵绣球花在窗边的花圃里盛放。

    何之初已经到了,还有司徒澈,沈齐煊,以及一个看上去很干练的年轻女子,眉目精致,漂亮但冷冽。

    这女子穿着烟粉色真丝上衣,灰色薄羊毛长裤,眼神清澈,坐姿端庄,一副精明强干的精英范儿。

    看见萧裔远和温一诺一起走进来,何之初朝他们点点头,“就等你们了,坐。——千雪,让餐厅上菜吧。”

    他最后一句话是对那女人说的。

    然后向温一诺和萧裔远介绍:“这是韩千雪大律师,她是我在这边律所的团队成员之一,精通知识产权法,特别擅长打跨国知识产权官司,从无败绩。”

    萧裔远明白过来,这是给他介绍的律师。

    何之初本人不会上庭,但是他说过,他会找最好的团队,帮他打这个官司。

    温一诺好奇地看了韩千雪一眼。

    这个人面相端正,眼白和眼黑的比例恰到好处,是个心思正直的人。

    容貌虽然漂亮到妩媚的感觉,但却有股端庄自持的味道。

    她款款站起来,也是一米七的身高,和温一诺站在一起不相上下。

    “好的,何先生,我去跟他们说说。温小姐,萧先生,你们有忌口的地方吗?”她很细心地问,笑得虽然职业,但并不惹人讨厌,反而觉得这才是专业人士该有的样子。

    温一诺觉得最特别的是,这个女人没有一看见萧裔远这种美男帅哥,就露出花痴的模样。

    她是真的没有感觉,不像是故意隐藏的。

    温一诺对这一点很敏感。

    萧裔远微微笑道:“我没什么忌口,但是诺诺喜欢清淡鲜甜的味道。”

    “知道了,两位先坐,我去去就来。”韩千雪快步走出这片小天地,去找侍应生安排今天的菜式。

    从温一诺一进来,沈齐煊就在观察她。

    对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得很仔细。

    他的目光不时停留在她面上,像是在寻找,也像是在缅怀。
小说推荐